2020 年 11 月 3 日

“先生,您是第一次來到我們洗浴中心吧?”那名漂亮的女服務員彎下腰笑眯眯的說道,由於角度原因,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春色,隱約間宋陽發現對方似乎裏面是真空的,好不誘惑。

“是的,有什麼問題麼?”

“那太好了,先生,凡是來到我們洗浴中心的客人都會受到最優的待遇,這次您將擁有一次選擇按摩師的權利!”服務員微笑着說道,胸口春光乍泄,讓宋陽不禁心頭有些火熱。

從服務員那裏接過單子,瀏覽下去發現品種還挺多,不愧是這一帶最大的洗浴中心,竟然服務如此周到詳細,也難怪慕容楓那個傢伙樂不思蜀。

“那我就來一個公主套餐吧!”宋陽挑選了一會兒說道,這個名字聽上去倒是挺不錯,公主套餐,不知道會遇上什麼樣的女孩。

“好的,請您挑選一下您的服務公主,這裏是我們這裏最受歡迎的服務公主,如果您選擇了她們,只需要稍稍付一點額外的費用就可以度過一個美妙的夜晚。”服務員熱情的解釋道。

聞言,宋陽微微一愣,那不就是可以帶出去開房麼,幹嘛說得這麼直白啊?還以爲所謂的按摩服務會稍微有一點遮掩呢。

“咦?你們這裏的名單是什麼?價格似乎便宜不少啊!”宋陽將目光落在一旁的名單上面,之前那些公主無疑不是上千的價格,兩三千都是正常的,但是這裏只需要三百的低價,可以說便宜了太多了。

不僅如此,這些標價比較低的長相似乎還稍微漂亮一點,尤其是其中一個,價格達到了五百塊錢,長相十分甜美。

“您好,這裏的服務公主都是一些大學生做兼職的,不能陪您度過美妙的夜晚,而且手法也比較生疏,所以我建議您……”

“就要她了,68號女孩,就叫這個吧!”服務員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宋陽打斷了,指着其中那個長的最漂亮的女孩說道。

“好的,請您稍等!”服務女孩恭敬的說道,就要轉身離去。

“等會!”宋陽叫住她,接着說道:“你們給我朋友也來一個服務吧,恩……就這個吧,少婦套餐,記在我賬上就行!”

宋陽一指一旁的林天豪,後者頓時一愣,但是容不得他拒絕,服務員女孩就已經歡天喜地的接過宋陽的卡去刷卡了……

“宋陽,你這是……”林天豪嘴角直抽的說道。

“伯父,既然來了那就好好享受吧,反正以後也沒有太多機會了!”宋陽笑眯眯的說道,自己這個女婿也真是夠壞的,竟然帶着未來岳父來這裏,還給對方點了一個可以帶出去開房的服務……

不過既然來了,那就好好享受吧!

(本章完) “先生,您的按摩室已經準備好了,請您跟我來!”

服務小姐見到宋陽出手這麼闊綽頓時眉開眼笑,熱情的帶着宋陽朝着某個方向走去。

“八成有提成!”宋陽心裏想道,這妞笑的太曖昧了,看着自己的目光都快變成看錢的了!

穿過休息大廳,在服務小姐的帶領下來到了一條長廊,長廊頂部紫色的燈光,顏色絢麗,但是卻不刺眼,顯得十分好看,地上鋪着紅地毯,赤腳都能在上面走路。

服務小姐帶着宋陽來到長廊盡頭,打開了其中一間空着的按摩室,讓他進去稍等,神色曖昧的笑了笑,隨即禮貌的離去,不用想也知道是找按摩的小姐去了。

按摩室不大,只有十來個平方,只有一張牀和牀頭櫃,不過那裏還放着一盒杜蕾斯,旁邊的垃圾桶裏面丟着兩個用過的玩意,顯然這裏之前才發生了一場交易。

按摩室的牆上掛着一幅畫,屋頂粉色燈光讓宋陽有種曖昧的感覺,這裏空間雖然不大但是卻不顯得擁擠,百無聊賴的拿起一本雜誌來翻看,打開一看宋陽差點一口口水噴出來,這裏面竟然全部都是**郎的圖片!

宋陽有點無語,這不知道這麼一家誇張的洗浴中心是怎麼開起來的,這種地方生意不火爆都難啊!

等了幾分鐘,門口傳來腳步聲,腳步聲很輕柔,一個只有十八九歲的少女輕輕推開房門,禮貌道:“您好!”

“你好!”

“我是068號徐若琳,很榮幸爲您服務!”女孩端着一個木盆走進來,上面搭着一條雪白的毛巾,宋陽打量着少女,身高約莫一米六五,身形單薄,看上去柔柔弱弱的。

但是女孩長相卻十分漂亮,瓜子臉柳葉眉,略施粉黛顯得恰到好處,眉宇間還透着一股柔弱美,模樣清秀可人,乍一看還有點林黛玉的感覺。

女孩雖然年齡不大,看上去也是柔柔弱弱的,但是身段卻已經有着不小的規模了,穿着一身淺紫色旗袍,將身材襯托的玲瓏有致,前凸後翹,只不過旗袍的下襬實在短的可憐,宋陽甚至第一次見到比齊逼小短裙還要短的存在。

“徐若琳……很好聽的名字!”宋陽輕聲道,目不轉睛的看着女孩,對方長相的確不錯,不過看上去也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在這種地方工作是不是太小了。

不過好在對方並不是那種可以帶出去開房的公主,否則他就有點不能接受了,畢竟對方實在是太小了。

“謝謝……”聽到宋陽誇讚自己的名字,少女禮貌的點頭感謝,隨即將臉盆放下,背對着宋陽彎下腰開始整理臉盆裏的毛巾,因爲俯下身子的緣故,從淺紫色旗袍開叉處露出筆直修長的大腿,不用出沒就已經可以想象那雙少女的大腿是多麼的彈性驚人,順着雙腿向上看去,宋陽頓時鼻子一熱,目光接觸到一層薄薄的白色棉質內褲,緊緊的包裹着少女的翹臀,因爲過於緊繃的緣故,竟然能夠清晰的看見底褲的下方凸起來一小塊,某個柔軟地帶的輪廓清晰的印了出來!

宋陽不禁感到渾身燥熱,口乾舌燥的,好在少女背對着他,對此渾然不覺。

“先生,我準備好了。”徐若琳將一切都準備好,轉過身看向宋陽,發現對方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雙腿部位頓時面紅耳赤,小臉蛋紅撲撲的煞是可愛,目光也是一陣躲閃,看向宋陽的目光不禁多了一絲畏懼。

見到少女目光躲閃,畏畏縮縮,宋陽不禁恍然大悟,有點尷尬的撓撓頭,說道:“哦哦,好,那我躺下是吧?”

說着,宋陽整個人趴在了按摩牀上,因爲之前看着徐若琳某一處飽滿,那可人的輪廓印在外面,讓宋陽的身體不禁有了一絲反應,現在已經一柱擎天了,只能趴下去遮羞一下。

不然以宋陽現在穿着的,薄薄的紙內褲加上睡袍,要是平躺着,估計自己羞人的地方還不高高的站立着啊,到時候豈不是羞死人?

好在按摩牀上面十分柔軟,宋陽壓在上面還勉強受得了,有點尷尬,都不好意思去看人家小女孩了。

“先生,請您脫衣服好嘛……”這時,徐若琳怯生生的聲音再次傳來,語氣都有些顫抖了,帶着一絲嬌羞,不好意思的看着宋陽,這傢伙將屁股高高的撅着,不知道的還以爲在幹嘛呢。

“額……啊?脫衣服?!”宋陽一愣,嚇了一跳,眼睛都瞪圓了,心裏頓時狼嚎起來,這也太奔放了吧,剛來就要脫衣服,太刺激了太刺激了,就算自己已經不少純情小處男了,也不能這樣勾引陽哥我啊!

不是說好了這種公主按摩是不做那種事情的麼,怎麼現在又做了?難道看上陽哥我英俊帥氣、器宇不凡,一枝梨花壓海棠了?竟然有這麼個小丫頭要主動獻身,天哪,這該如何是好?

宋陽心裏美好的憧憬着,心思一下子活絡起來,如果徐若琳知道宋陽的想象力如此豐富估計會一下子撞死吧!

見到宋陽似乎有點不明白,徐若琳吸了一口氣,認真道:“先生您好,公主按摩需要做全身,穿着睡袍會十分不方便,所以請您脫衣服好嘛?”

徐若琳聲音還有些嬌羞,有點不好意思的看着宋陽,平時她活本來就少,她這種只賣身不賣藝的少女大多數時間會被叫過去幫女性按摩,當然,更多來這裏消費的女性則是來找牛郎的。

所以徐若琳根本很少做事,基本上一天也就一次而已,至於幫助男生按摩那更是第一次了!

所以當瞧見宋陽色眯眯的目光的時候,徐若琳本能的想要保護好自己,十分害怕宋陽不過爲了工作還是強打起笑容來。

“原來是這樣……”宋陽有點無奈的想着,還以爲自己撞大運了呢,憑藉個人的超級魅力讓人家小姑娘都主動獻身了,搞了半天是個烏龍。

宋陽三下五除二將自己的衣服脫光了,反正自己也不是少男了,無論是林冰還是林萱萱都見過自己的身子,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了,於是便大方的脫掉衣服,連自己的紙內褲都沒有放過,直接脫下來丟在了垃圾桶裏面,大大方方的站在那裏,由於剛纔的反應還沒有消退,露出下方一根面目猙獰的大傢伙!

“啊……”少女驚叫一聲,目光落在宋陽下方,直勾勾的看着,跟看見了奇蹟一樣,猛然間覺得自己有些失態了,頓時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宋陽,雙頰緋紅,臉上跟煮沸了一樣發燙,十分嬌羞,小嘴鼓起來,別了好半晌方纔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道:“先生,其實公主按摩不需要脫紙內褲的……”

狂暈!

宋陽鬱悶的撓撓頭,不過想想紙內褲本來就是薄薄的一層,穿了跟沒穿基本上區別不大,就算不脫自己那玩意也是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見的,索性還是脫了吧,反正都一樣,再說自己將紙內褲已經丟進垃圾桶了,那是不可能再拿

起來的了。

“哦,脫了就脫了吧,那就做個全套吧,這裏也做一個吧!”宋陽滿不在乎的指着自己的昂揚之物說道,臉不紅心不跳的,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要害羞也是對方害羞。

說完宋陽就直挺挺的躺在了按摩牀上,一柱擎天,那場面好不壯觀,看的徐若琳兩眼發呆,一時間不知所措。

“做……全套?!”徐若琳傻眼了,渾身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畏懼的看着宋陽,倒退兩步雙手護在胸前,怯生生道:“先生,對不起,我們是不做那種服務的,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幫您換人!”

再次狂暈!

重生之毒妃 宋陽白眼一翻,這妮子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隨即攤開手無奈道:“我的意思就是按摩做全套,你想太多了,當然,如果你要給我來個真正的服務全套我也不介意的!”

宋陽有點不懷好意的說道,讓少女頓時一陣嬌羞,臉紅紅的,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宋陽,又看了看那個第一次見到的大玩意,心裏一陣慌亂,按摩全套,那豈不是意味着自己要用自己嬌嫩的雙手去按摩那個地方?!

“看什麼看,又不是沒見過,快點過來!”宋陽有點不滿的說道,悠然自得,倒是少女腮幫鼓得跟青蛙似得,憋足了氣,才怯生生的走了過來。

少女還真沒見過這個玩意,她在這裏工作沒幾天,而且因爲選擇的服務項太過正規嚴謹,再加上畢竟也是初學,技術根本不行,若非憑藉着自己的長相還算可人,估計這碗飯是吃不了了。

即使是這樣,一次都沒有幫男子按摩過的她,因爲技術上的欠缺回頭客幾乎沒有,這也讓她更加窘迫了。今天接到宋陽的活兒,那是下了決心過來的,沒想到還是遇到了這樣的情景。

“徐若琳,你行的,不就是……不就是握着那個玩意麼,沒關係,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可以做到!”徐若琳深吸着氣,自言自語道,爲自己加油打氣。

看着對方忐忑的樣子,宋陽不禁有些好笑,這個小丫頭也太膽小了吧,自己這個第一次過來做按摩的都不怕,對方還害羞。

當然,他忘了自己臉皮可以免疫一切攻擊的屬性了!

似乎自我安慰了一番,少女稍微有一點勇氣了,拿起精油往宋陽胸膛上灑了一些,然後又弄了一些在宋陽的大腿上,用嬌嫩的小手輕輕抹開。

徐若琳小手柔若無骨,十分滑膩與嬌嫩,按摩在精油之上更是讓宋陽舒爽的不禁叫了出來,大呼過癮,心想現在林天豪應該也在享受的吧,自己給對方可是找了個可以春宵一度的少婦套餐啊,反正來到西海林天豪也沒有女人,這樣一來還可以緩解一下寂寞呢。

這普天之下能夠這樣對未來岳父的估計也只有宋陽一個了,拉着岳父去嫖娼,這種事情還真是做的出來。

思緒迴歸,宋陽發現少女依舊鼓着腮幫,皺着眉幫自己按摩,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胸膛,若是不小心落到了下方,頓時面紅耳赤,十分嬌羞。

“真是個害羞的少女……”宋陽不禁搖頭,感覺好笑,自己下方那玩意竟然不知不覺又大了幾分,只聽到徐若琳一聲驚叫,宋陽感覺自己那玩意還很不安分的跳動了幾下……

徐若琳面紅耳赤,嬌羞不已,心裏七上八下,看着那猙獰的大傢伙不斷跳動,好像要咬人一樣,苦着小臉,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本章完) 宋陽索性拿起一本雜誌佯裝看了起來,實際上只是遮擋住自己的頭,但是依舊能夠憑藉餘光看到少女那緊身旗袍下方白皙修長的雙腿,在粉色的光暈照射之下顯得很是誘人。

實際上他也是第一次接受這種曖昧的按摩,對什麼都不是很懂,心裏也是有些忐忑生怕表現的跟個菜鳥一樣,好在他臉皮夠厚,裝作無所謂。

宋陽目光到處亂瞄,在少女修長白皙的雙腿上打轉,不得不承認這雙腿跟林萱萱的都有的一比了,而且看上去就十分光滑,都有些反光了,可見對方還是少女之身。

要判斷一個女孩是不是少女有很多種方法,其中一種就是看大腿是否光滑了,少女的皮膚十分滑膩,而少婦則會稍稍不如,宋陽發現這點嘴角不禁露出玩味之色,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還是少女之身,真是不知道在這種地方工作怎麼安然無恙的,如果遇到一些無賴的客人,就算真的做了什麼怕是也無可奈何吧。

“先生,我現在要爲您按摩下身了,請您放鬆!”少女的聲音傳來,宋陽哦了一聲,將頭後仰,露出一副享受的神色,閉上眼睛頗爲愜意。

但即使如此,宋陽無奈的是自己下面那玩意似乎有點不聽使喚,依舊是屹立不倒,殺氣騰騰的,好想知道少女要開始按摩自己的下身了,反而更加脹大了幾分。

宋陽露出享受之色,絲毫不爲自己的樣子感到尷尬,被一個少女這麼看着他反正是不吃虧,看就看唄,又不是沒被人看過,林萱萱每晚都要把玩一陣,況且宋陽有自信自己的個頭絕對是大號的,拿出去都要自豪一陣!

或許因爲宋陽並沒有出言調戲,比較安分,這讓少女內心稍稍安心了幾分,悄然鬆了一口氣,少女按摩的小手也不再顫抖,順着小腿朝着上方捏去,異常舒服,讓宋陽忍不住更加激動起來。

“對了,小姐,我看你的樣子好像還是大學生啊,怎麼到這裏來工作了?”宋陽見着小妞還挺可愛的,忍不住跟她搭訕起來,小姑娘俏臉憋得紅紅的。

聽到宋陽的問話頓時嬌羞的看了他一眼,羞怯道:“先生,我是西海大學的學生。”

“西海大學?那倒是不錯了。”宋陽點頭道,西海大學是整個西海的最強大學,如果論起學術的話西海大學無意是最厲害的,而西海藝大則是藝術類最出名的院校。

“那你怎麼會選擇來這裏打工,大學生兼職的地方應該不少吧?”宋陽說道,一個嬌滴滴的弱女子來這種地方的確是有點那啥了。

“先生,我平時都是在女子浴室那裏兼職,第一次來這裏。”徐若琳老實回答,如果不是自己手藝不行,幾乎沒有回頭客,她纔不會接下宋陽這個單子呢。她早就聽說這家浴場有着一些勾當,所以她根本不像來到男子這一邊,今天只是一個特例。

“啊?”宋陽一呆,第一次過來這邊?那豈不是剛纔自己的行爲無異於耍流氓了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想到這裏他就有點鬱悶。

這時,徐若琳將宋陽雙腿也逐次按摩了一下,連大腿內側都沒有放過,讓宋陽癢癢的有點受不了,但是依舊裝作一副沒事的樣子。

徐若琳見到已經弄得差不多了,頓時俏臉微紅,害羞的看了宋陽一眼,咬咬牙,彷彿在下決心一樣,弄得宋陽一頭霧水,但是下一刻他卻是渾身一顫,一雙柔若無骨的嬌嫩小手輕輕握在了自己的男性特徵上,十分輕柔,伴着精油的潤滑,輕輕一動就感覺無比舒爽!

噗!

宋陽鼻血狂噴,不用想也知道這雙小手是誰的了,頓時眼角直抽,錯愕的看着俏臉酡紅的徐若琳,此時對方正咬着牙握着自己的玩意,因爲尺寸比較大,兩隻小手都無法完全握住。

WWW● ttka n● ¢o

“我的上帝,這妞竟然誤會到了這種程度?”宋陽嘴角直抽,他算是知道徐若琳剛纔爲什麼聽到自己要做全套的時候俏臉微紅了,搞了半天是以爲自己要做這種事情!

這下子誤會大了……

“唔……”說歸說,徐若琳的小手十分柔嫩,握着那玩意還真是舒服的沒話說,讓宋陽白眼直翻,舒服的差點叫出來!

這丫頭也太會摸了吧,宋陽有點受不了這種刺激,都快爽翻天了,隨着少女柔若無骨的小手輕輕動作,感覺整個人都有點飄飄然,腦海中飛快的浮現出三個字眼:“**……”

聽着宋陽的聲音,徐若琳俏臉更紅了,本就十分精緻的臉蛋更是楚楚動人,含羞帶嬌,不好意思的看了宋陽一眼,手中動作絲毫不停頓!

“先生,你有什麼不舒服的麼?”少女嬌羞的看着他,還以爲他感覺到有點不舒服呢,靈動的大眼中閃過一絲忐忑。

瞧,多純潔的女孩!

遇到這種事情都不明白宋陽這傢伙完全是太舒服了,可見對男女之事壓根就是白紙一張!

“不,舒服,太舒服了,你繼續……”宋陽自己都覺得自己罪惡,竟然鼓勵少女繼續這種猥瑣的事情。

“你的技術不錯!”宋陽忽然發現自己幾乎找不到什麼詞語來誇獎對方,隨口這麼一說,說完還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繼續,多按摩一會兒……”

說完宋陽就不敢看對方了,不用看就知道對方一定臉蛋酡紅了,心裏大呼墮落了,竟然做這麼猥瑣的事情。

少女咬咬牙,在人間天堂工作需要一顧客爲上帝,既然宋陽這麼要求,她如果不做的話對她十分不利,到時候說不定還會被開除掉,況且自己回頭客本就少,如果宋陽滿意了的話說不定還會給一點小費呢。

宋陽爽的兩眼直翻,大呼過癮,一陣怪叫,心裏美滋滋的,這種異樣的刺激讓他舒服的快死了!

砰!

就在這個時候,宋陽爽的白眼直翻之際,一聲巨響驚動了兩個人,隨着巨響,原本緊閉的房門陡然間被撞開,兩道身穿制服的人影轟的一下衝了進來,跟蠻龍一般!

“啊~~”

伴隨着少女的驚叫聲,宋陽猛地睜眼,此時少女嬌嫩的小手

還握在自己最羞人的地方呢,保持着這個姿勢,呆立當場!

兩道人影分在兩邊,正是兩名男警察,當看到房間內的場景頓時呆了呆,目光落在宋陽的某物之上,眼底閃過一絲羨慕,看的宋陽渾身冒冷汗,看到兩名警察他頓時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正在這時,一道靚麗的身影緩緩走了進來,身材高挑穿着制服,竟是一名長相頗爲俊俏的女警,女警辮子紮起來,顯得英姿煞爽,見到女警走進來,兩個男警察齊刷刷的敬禮,喊道:“燕隊長!”

“恩”,女警點點頭,面無表情,隨即冷冷的掃視了一眼,頓時一呆,看着宋陽那玩意依舊昂首挺立,眼底閃過一絲厭惡,撇嘴道:“下流!”

“你們兩個乾的什麼事?還不找東西遮住然後帶走?”那名燕隊長怒喝道,俏臉冰冷,大怒道,將徐若琳從宋陽身上拖開,兩個男警察頓時忙碌起來。

兩個男警察將浴袍隨意套在宋陽身上,麻利的銬上手銬,讓宋陽不禁一呆,狠狠的搖了搖頭確定不是在做夢頓時心裏瓦涼瓦涼的。

就算他再傻也知道咋了,自己第一次出來就遇到掃黃的了?這人品也未免太挫了吧!

見到宋陽呆呆的,兩個男警察沒好氣的推搡着宋陽,直接將他帶出了按摩室,徐若琳已經完全嚇呆了,怯生生的被那名女警察帶到了牆角,喝道:“蹲下!”

徐若琳嬌軀一顫,大眼水汪汪的,就要哭出來了,委屈至極,心頭更是六神無主。

宋陽也被帶到了這裏,跟徐若琳蹲在一起,雙手抱頭,唯一有區別的就是自己手上銬着手銬,徐若琳則沒有。

這時,宋陽發現此事的人間天堂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到處都能聽到尖叫,還有喝聲,一個個房間門被打開,裏面的人都被拉了出現。

宋陽腦袋發暈,自己真是太悲催了,竟然就這麼被掃黃了,對了,貌似林天豪還在的吧,而且自己還給對方安排了一個少婦套餐,這下子樂子大了!

不行,自己必須做點什麼!

“咳咳,這位男警官,我有話要說!”宋陽有點尷尬的說道,聞言,那名男警察頓時回過頭來,斜視着宋陽,淡淡的吐出一個字:“說。”

“那個……其實我是西海軍區的人,能不能行個方便?”宋陽硬着頭皮說道,如今只能將自己的身份給搬出來了,否則要是被抓進去,到時候林萱萱過來領人的時候自己基本上要哭了!

“西海軍區?”那名男警察一聽頓時嘴角上揚,宋陽本能的感覺到不妙。

“就你還西海軍區?剛纔還有一個人說是中央的呢,你說我會信麼?”那名男警察戲謔的說道,眼底滿是鄙夷。

宋陽嘴角一抽……眼皮狂跳,今天樂子大了,偏偏自己的小本本還丟在了家裏!

宋陽腸子都悔青了,自己這個運氣不去買彩票實在對不起自己啊!

“將人全部帶走……”

這時,那名女警察冷冰冰的聲音再次傳來,發出一聲冷哼,徑直離去……

(本章完) “老實點!”

冷喝聲從背後傳來,兩名男警察冷冷的看着他,不屑的撇撇嘴,宋陽之前還跟他說是西海軍區的,簡直可笑。

宋陽黑着臉,被兩個警察帶着向外面走去,身旁徐若琳俏臉楚楚可憐,大眼忽閃都快要哭出來了,十分無助。

“你們敢抓我?知不知道我是誰,老子可是西海軍區的,快放開我!”這時,一個被抓的嫖客一邊走一邊喊,叫叫嚷嚷的,結果被兩個警察二話不說直接塞進了警車。

宋陽滿腦子黑線,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這一旦遇上掃黃的,那些嫖客真是什麼招都敢出,直接叫嚷自己是軍區的、官宦子弟,一個個膽大包天。

宋陽心裏那叫一個冤枉啊,自己難得想要借西海軍區的名義用一下都成了幻想了,這下估計逃不掉要進局子了……

前腳進去享受,後腳就被掃黃了,人生最悲哀的莫過於此了,更讓宋陽覺得蛋疼的是,貌似林天豪還不知道在哪裏呢,不過想來也被掃黃了,這下子悲催了。

此刻徐若琳大眼通紅,都快哭出來了,面對這種陣仗讓她很是無助。不安的看着這些不速之客,大眼淚汪汪的,配上清秀純淨的瓜子臉,我見猶憐,讓兩名男性警察都是一陣驚豔,鄙夷的看了一眼宋陽,這麼可愛清純的小姑娘竟然幫這個傢伙做那麼猥瑣的事情,簡直就是褻瀆。

兩名男性警察拉着宋陽走了出去,恭敬的走到那個女警察身前,啪的一聲敬禮,道:“燕隊長,請指示!”

宋陽再次擡起頭看了看這名燕隊長,頓時一愣,剛纔因爲有點錯愕還沒有看清楚,現在仔細一看頓時產生一股驚豔的感覺,剛剛消下去的下面頓時又有了反應。

這個燕隊長也就二十五六的樣子,雖然整天執行任務但是皮膚十分白皙,如陶瓷一般,下巴尖尖的,精緻的臉蛋上透出一股英氣,十分漂亮,比起林萱萱多了一份清冷的氣質,比林冰又多了一份英姿煞爽,簡直就是難得一見的警花啊!

如果能跟這麼一個靚麗的警花在一起上班,應該是很幸福的事情吧!

女警花身材曼妙,雖然包裹在警服之中但是凹凸有致,前凸後翹的一點也不失美感,反而多了一份制服誘惑!

燕隊長冷冷的看了宋陽一眼,瞧見他眼中那抹熾熱,頓時厭惡至極,冷冷道:“帶走!”

“是!”

宋陽被直接帶到了警察局,出乎意料的是一到這裏宋陽就感覺一陣喧鬧,還以爲走進了菜市場,仔細一看頓時嚇了一跳,着眼前那男男女女的擠滿了整個警察局,不少身穿制服的警察來回奔走,累的滿頭大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