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先來一打酒吧!”餘小曼往吧檯走去,這樣的場合沒酒, 哪叫燈紅酒綠啊?

六隻眼睛硬是有點愣的看着往吧檯走去點酒的餘小曼,反常!

“哥,她受刺激了?”莫小玲有點丈二摸不着頭的表情看着楊鋒。

楊鋒輕聳了一下肩,無從解釋。

“張絡,你說!”莫小玲早忘了淑女之事,麻辣女要變成小白兔,一句話,難!

“我?可爲什麼是我說啊?”張絡有些嚅嚅的了,他只要一見莫小玲,就沒由來的感覺一陣緊張,有時連說話舌頭還打結。

“她不是你朋友嗎?”莫小玲聽他撇得一乾二淨,心情大好。

“是啊!可我不清楚她怎麼了?下班前還陽光燦爛的,這會就起風了,或許是咱總裁有事,沒接她下班吧?”

“她是你總裁的馬子?”

“小玲子,淑女!”楊鋒微皺起眉頭,語氣之中卻盡是寵溺,“什麼馬子?她是咱的總裁夫人!”

“啊?哥,那不是你沒戲了?”楊鋒本想狠敲她一爆粟的,看餘小曼走了過來而作罷。

張絡勾嘴輕笑起來,以往他見莫小玲與楊鋒打笑,以爲……現在,他知道了,楊鋒對莫小玲沒那種感覺,他們之間只是情濃的兄妹之情。

他的心也在此時豁然開朗了。

“聊什麼呢?這麼開心!”餘小曼走過來,見每人都笑得如桃花開般的燦爛,心情也似乎好了一點。朋友是療憂傷的一劑最好的良藥,她慶幸遇見了楊鋒這樣的朋友,像是有他,快樂就無處不在一樣。

“小曼,有沒有幫我叫紅酒啊!”楊鋒有些殷切的望向餘小曼。

“哥,你準備吃窮我嗎?”莫小玲‘哇、哇’叫了起來。

“小玲了,放心吧!今天張絡埋單!”楊鋒揚起狐狸的般的微笑,“是不,張絡!”

“對,小玲,今天我埋單!”張絡今天可沒有一點不願意這的意思,而且好像很樂意的的樣子,有點榮幸之極!

張絡的慷慨,倒是讓楊鋒傻愣了,這小子轉性了?

錦衣衛之臥底江湖 餘小曼輕拉了一下那現着奇怪表情的楊鋒,“楊鋒!”

“嗯!”

“我們到位置上坐一下吧!”

“我去給他叫瓶紅酒!”張絡有些不好意思看楊鋒那天下紅雨的奇怪表情,他沒拆他的臺已經很夠朋友了,所以特賞一瓶紅酒也不算什麼。

一行人在莫小玲早就訂好的位置上坐了下來,酒保也跟着張絡的步子把他們點的酒給送上了。

“先喝杯酒吧!”餘小曼站起來,反客爲主的拿起打開的酒把每一個杯子都滿上,先他們端起了杯子,櫻脣輕吐,“cheers!”

楊鋒並有立即的端起酒杯,深思的眸子透過五色的燈光輕落在那帶着微笑的精緻小臉上,她是真正高興嗎?還是堅強的僞裝?

酒杯輕碰的清脆聲,讓餘小曼笑得更是燦爛了,這樣的聲音纔是美,清脆,響亮,無一絲的雜質,如果愛也像這樣的清脆、明鏡那該多好啊?

愛爲什麼會有那麼多的猜忌呢?

她或許不該有那樣的情緒,不就出個差嘛,或許他真的來不及吧?

她在家等着他回來就好嘛!

對,等着!她的愛最多的就是等待!

她的愛怎麼可能如曇花一現呢?她的幸福絕對不是就是這兩天的事,她以後的每一天都會很幸福!

對,幸福的每一天都是屬於她的!

她一想開了,精緻的小臉在五彩繽紛的燈光下顯得更是妖豔媚惑了,仰頭把杯中之酒一乾而盡,愛要乾脆熱烈!

然而,不善喝酒的她一下無法適應那種酒的濃烈,酒一下喉,她卻不忍的輕咳了起來。

“小曼,你會不會喝啊?”楊鋒輕拍拍她的背。

這時,張絡不再用異樣的眸光看他了,因爲他現在才發覺, 楊鋒對每一個很親近的女性都是那麼的溫柔體貼,莫小玲是,餘小曼也是,那隻證明他心如明鏡的,對她們一點也沒愛戀這心,他的那種體貼像是對自己親人般的。

他心中對她們的那種情叫親情。

“不是很會!”餘小曼對他嫣然一笑,晶亮的眸子不再有着鬱悶之情。

“那就少喝。”

“嗯!”

“小曼,跳支舞?”楊鋒看了一眼那眸光不斷閃躲的兩人,心裏有些好笑,不禁的疑問現在是什麼年代了,戀愛還有這麼奇葩的表情,左右閃躲,卻又想見,又是所碰見。

他敢打賭,這兩人手都不敢牽!

“好啊!”餘小曼在楊鋒的盛情邀約下伸手了纖細的小手。

楊鋒優雅的牽起餘小曼的那細滑的小手,頓感溫暖,昨天被南宮輝 一搶,他心還覺得有點窩囊,舞伴就那樣被他**裸的搶走了。

不過,他這話絕對不敢在南宮輝的面前說,因爲南宮輝太瞭解他了,那正好入他那彆扭的情緒。如果南宮輝真摟着龍淑嬌跳着一曲又一曲的舞時,可能要搶舞伴的就是他。

想到這,他心裏一暗。

舞散了,曲終了,她再也不見他了。從離開‘菲而恬’在她必經的轉角之處等了 三個鍾,卻不見她的身影從自己那一瞬不瞬的眼前晃過。他很急切的倒回了‘菲而恬’,然而那種寂靜讓他的心驀然的涼了,她已經走了,選了一條不跟自己一個方向的路走了,她去了哪裏?直到現在,他再也沒有見到她一眼。似乎她是刻意的避開了自己,那種刻意,讓他的心痛得如萬箭穿心。

其實,他錯了,龍淑嬌根本就沒有走,而是在‘菲而恬’住了一夜,她不想回那個冷得如冰的窩。

自己緊抓着過去不放,對嗎?

他不禁在心裏偷偷的問着自己。

他笑得更是陽光了,因爲習慣了,習慣用燦爛的笑容掩飾自己內心的淒涼。

似乎,那樣他就是快樂的,然而,卻是越笑越痛,笑到最後只剩寂寞。

他跟餘小曼是同路人,她也是笑得寂寞之人,因爲他知道南宮輝心中住着一個人,那個人不是紫漫。這種思緒他從來不敢對小曼說,因爲南宮輝對餘小曼表現出的那種嫉妒不像不愛。

思緒萬千,以舞終結,希望能如此!

楊鋒牽起餘小曼的小手在要滑進舞池之際,微看了一眼那彆扭的兩人,心裏不禁有些窩火,他們還是不是現代人啊,這麼龜毛?他微嘆了一聲。

“楊鋒!跟我跳舞你不樂意?”餘小曼揶揄着他,“是不是想着爲什麼龍淑嬌沒來啊?昨晚的舞跳得是多麼的完美無缺啊!”

“龍淑嬌?關她什麼事啊?”剛罵了別人龜毛的他現在也龜毛了,“你沒見她跳個舞,像跟殭屍般!哪像你跟南宮輝一樣,配合得天衣無縫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都那麼的恰到好處,你們那組的矯豔已經壓倒所有的賓客!”

“你說的是你們自己吧!”餘小曼輕笑了起來,他們這一組倒有些奇怪了,牽着手卻不跳,反而站在舞池邊聊起天來了。

“唉,小曼!你看他們倆覺得不覺得有些奇怪?”楊鋒牽着餘小曼的手,微側身的輕貼着餘小曼壓低聲音的問了一句。

其實,他不過是多此一舉而已,蓬嚓蓬嚓的激昂音樂哪聽得見他們說什麼啊?

“他們嗎?”餘小曼回眸望去,還真是奇怪了,彼此眸光不相接,卻在轉過之際,又偷偷的望向對方,“他們也太彆扭了吧?”餘小曼心裏都覺得有些好笑了,要是自己的愛也是這樣的得龜毛,那要等到猴年馬月啊?

“還要跳嗎?”餘小曼輕眸一笑,“要不回去拉他們一起?”

“好主意!”楊鋒揚眉一笑。

兩人很有默契的牽手走回。

“張絡,也去跳支舞吧!”楊鋒一走回座位就對那還彆扭的兩人微帶着揶揄的表情輕笑的說着。

“跳舞?”張絡心顯狂喜,帶着喜悅的眸子偷偷的望向對面左顧右盼的莫小玲。

“小玲?跳支舞,好嗎?”張絡微帶一點羞澀,一點也不像是在辦公室那種落落大方。

張絡那種羞澀彆扭樣,又成了楊鋒的揶揄他一個料了,不過,他心裏此時是高興的,因爲他們終是兩情相悅的,不像自己,愛總是坎坷!

他在心裏微嘆了一口氣!

餘小曼沒有再跳舞的興致了,本來她都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心情一豁朗了,就想早點回家了,或許南宮輝就打電話回來了呢!

“楊鋒,要不我們先撤了吧!”

“撤?”楊鋒看了一眼那輕摟的身影,其實,他也有點歸心似箭的感覺。昨到現在都沒見到她一眼,他的心裏有點慌。

“你沒事了嗎?”

“沒事,我回家等他電話!”

“那行吧!走了,我送你!”

“不跟他們說一聲?”餘小曼也提起了包。

“說什麼說,張絡那小子可能巴不得我們這對電燈泡早點走,免得礙了他的談情說愛!”

“就你是這想法!”餘小曼鄙視了他一眼。

“是真的,你知道嗎?這還是他的初戀!”

“不太可能吧!這個年代?”

“你鄙視人愛啊,你的還是初戀,一戀還戀了這麼多年!”楊鋒率先往外走。

餘小曼微愣,他怎麼知道?南宮輝跟他說的。不太可能,以南宮輝的冷情性子,絕對不會說這些八卦的。

這些,她當然不知道了。其實,楊鋒早就見過她了,甚至那時她還是他的初戀對象,只是她那天真靈動的大眼總是隨着南宮輝的眸子轉動,他就把那種不可能的愛戀壓在了心裏。這一點,南宮輝都不知道。後來,到了美國,結識了龍淑嬌,才陷入了愛河,然而那種愛是那麼的刻骨銘心,那種愛愛到差點讓他沒了退路,溫柔的眸子透過五色的燈光染滿了痛徹心扉的痕跡。 s城最豪華,最黃金的歐式別墅內,南宮輝毫無形象的癱坐在白色的真皮沙發裏,端着水晶杯,一口一口的輕啜着。

坐在對面的那冰雕男不再冰雕了,而是笑如春風的、有些懶洋洋的看着對面喝着悶酒的南宮輝,有些奇怪他的酒量有多好,居然喝了兩斤六十度的珍藏茅臺,還一點醉意都沒有,而且好像越喝越精神了,要不要這樣子啊,他的茅臺很貴的!

“我說,輝,你心裏計較什麼?不就是被下藥了嗎?又不是要你的命,再說了,吃虧的不是別人嗎?你還得到了不少的福利,爽呆了,不是嗎?”

“少在哪說着風涼話!”南宮輝透着白色的酒液,蔑視的看了他那笑得猖狂的男人,敢情心裏正在幸災樂禍,“這樣的福利送你,要嗎?”

“我不要,我有免費的小白兔讓我玩,等我玩夠了,再說!”

“是嗎?”南宮輝黑得油亮的眸子帶着一股淡淡的興味,“她只是你覺得好玩的小白兔?”他微愣了一下心思,楊澤凡居然把陳果帶進了只有他們五大巨首知道的地方。

她是真如他所說的小白兔嗎?

看陳果那陰着眸子,南宮輝在心裏微微的偷笑了一下,希望他不再說出什麼雷人的話了。

“不然,你以爲呢?愛嗎?你覺得愛會適合我嗎?我們這一行的人的心都是冷的、硬的,沒有愛!有的只是利益!”

“她對你有利益嗎?”南宮輝布着陷阱讓他往下跳,誰叫他落井下石。

“她?誰?陳果?”楊澤凡一副不知所云的模樣,其實,他把陳果綁在身邊,還真不知道有什麼目的,說愛吧,他不覺得,說利益吧,她除了漂亮點,好像也沒有,然而,是爲什麼?他不清楚,他心裏現在最簡單的想法就是把她綁在身邊,等哪天他厭了,他就放她走了,可是,這麼久了,他沒有厭的感覺。

“除了她,還有誰?”

“多了去了,想想了我楊澤凡怎麼可能只有一個女人呢?誰人不知道我是女性殺手呢?怎麼可能這了一朵花放棄座園呢?”

“哦,是嗎?”南宮輝微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那站在梯口準備下樓,卻聽了此話,眸子一冷,果斷的轉換身而回的陳果。

他有得受了!

“那是當然了!”楊澤凡得傲氣迴腸啊。

“喂,事查得怎麼樣了?”南宮輝又輕啜了一口杯中酒。

楊澤凡沒立即的回答他,而是給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後輕啜了一口,還是本土的酒地道,他頓感心情一爽,然後往沙發一微躺,十足的慵懶,像饜足的貓,又像是一隻蓄髮的豹,“我說輝,經歷這麼簡單的女孩子,你也要追殺?你還可以有出息點?何況是你豔福不淺,人家沒向你要夜渡費,都已經很不錯了,哦,對了,說錯了,是白渡費,嘖,嘖,輝,你當時有多猛啊,居然讓人家爽得在你身上留下如此多的痕跡,要是讓你的小美人知道了,不嫉妒死纔怪?”

“說正經的呢?”南宮輝非常不滿的恨了他一眼。

“正經啊,很正經,好不好!”

南宮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自己的身份不宜太囂張,他早就親自動手了,哪還用得着求他。

“行了,行了,你那狠利的眼神可別對我,我沒有糟蹋你哦!”楊澤凡想死的吐了一句。

話沒落音,水晶杯已經飛到他的面前了,他呀,早有防範了,眼皮子都沒有的動一下伸出了比女人還要纖細的的兩要手指輕輕的一夾,杯中酒連晃都沒有晃一下,“喲,厲害喲,這麼多年沒去訓練,身手還是這樣了得!”笑得如狐狸的臉在瞬間轉而的委屈,“可是,再厲害也別對我呀,再怎麼說我們可是同僚!”

“你還費話?”南宮輝眸光一冷,習慣使用然,食指跟中指微動。

“唉,別!你那小刀片我不想見!”南宮輝拋給他一個滿意的眼神。

吞噬進化到萬妖之皇 “追殺了,只是讓她逃脫了!據手下回報說,是一個叫‘水蟹幫’的人救了。”

“‘水蟹幫’?新近掘起的專幹燒殺搶諒的‘水蟹幫’?”

“你知道?”

“略有耳聞,不過,我們跟他們好像井水不犯河水的,他們主要是走私,販毒,而且喜歡黑吃黑,典型的強肉弱食。據說,他們的首領是特工出身的,由於與毒梟合作而被捕,然後逃獄到泰國。年後,就出了一個叫‘水蟹幫’的,在s城在非常的囂張,簡直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據說‘天翼盟’已經有了滅他之心了。然而他卻很狡猾,從不親自出面,出來的都是蝦婁。並且好像還沒有誰查到他的住處,果真是狡兔三窟。”

“有意思!想不到此次到s城度假還能有如此好玩的事!”

“好玩?不好玩,他可是特工出身的特級罪犯,心性非常的殘暴,當時,聽說他逃獄之時,殺了所有的獄長!“”哦,是嗎?那對你不是有好處,你就不用現追殺她了,她只是從一個火坑跳了燃得更旺的火坑?”

“也是,她可以不用理了,跟‘水蟹幫’扯上關係不是自取滅亡?現在查‘水蟹幫’是大事,不讓一個兇狠的毒梟在s城紮了根。”

……

暗色包間裏,周子惠還在爲剛纔的惶恐而瑟瑟發抖。

就在剛纔,就在二十分鐘之前,她還在舞吧裏扭着水蛇腰在舞池舞動着她那全身還沒有釋放完的極致之情,也是通過激悅之樂讓自己心中的驚惶煙消雲散,忘記自己就在那時差點魂飛魄散。她從‘輝煌集團’狼狽的跑出來,就一直的扎進了這個舞池。

她想由這揮汗淋漓的熱舞把心中所有的驚恐,所有的愧疚都揮灑出來。

她連跟周若香打個電話的勇氣也沒有。

她知道以她堂姐的聰明才智,南宮輝一定不會把她怎麼樣的,而且她知道南宮輝很快就知道是她乾的。她想事過境遷,他不會把她怎麼樣的。

所以,雖然害怕腦海中還是不由自主的想着南宮輝她身上狠狠馳騁的模樣,那種英俊面容在達到極端快樂時而緊緊皺起的性感表情,現在想來心尖上都發着顫,然而,正在她冰雪消融着眸子享受那爲醉之情之時,一團黑影突然的籠罩她的面前,那種黑讓她猛然的睜開了眼,在她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硬拉着了出了舞池,她的心時隱約的知道了些什麼,但是她從來沒想他會如此的狠,不就對他下了藥了嗎?她不是已經對了退避三舍了嗎?爲什麼還緊抓着她不放,還請打手?可是,他究竟想對她怎麼樣,不會是想殺了她吧?

她心裏猛然的一驚!

驚惶的眸子隨着着踉蹌的腳步在昏黃的靡亂的燈光下四處搜索着,然而,她失望了,驚怕得全身都冰涼了,每個人都隨着搖滾的音樂扭着媚惑極致的舞肢,每一個都似乎進了極樂世界,每個人的腦海裏像是隻有音樂舞蹈和自己。

每個人都是隻顧打掃門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如果自己有錢,有勢,那自己是不是一樣可能把別人狠狠的踩在腳下底下?

如是,她心中有了憤世嫉俗的想法,她一家要做人上人,看南宮輝還能把她怎麼樣,到時或許她把南宮輝想搓圓就搓圓,想捏扁就扁……

此時,她心裏還忍不住的做着美夢。

要想美夢成真,她得就自救,再找一個穩當的靠山,這是她心裏唯一的想法。

突然,她猛然的向那拽着他想把她拽出舞池的黑衣人手上狠狠的咬了一口。黑衣男人不想她會有此舉動,以有她不過是個弱女子,拽她也不是很用力,從來不想她會如此的狠,差點沒把他手上的肉給咬了一塊下來,鑽心之痛和突然爲之,讓他不由的放開了她。

她佔着自己的身形嬌小再加上自己對這裏很熟悉,左拐右竄的與他們拉開了距離,但是她是女人而且體力這種東西她從來都不擅長,她所有的精力都花在瞭如何把自己打打扮得美美的,好吊一個有金龜婿。眼看他們都快追上自己,她把心一橫,轉身往最頂級的包間跑去。她知道那個包間裏住着一個頂級人物,每一次來的時候,總是一羣黑壓壓的保鏢跟着。

她心裏想着,如果能得到她的庇護,那麼今天南宮輝敢找人找她的茬嗎?

想到此,她腳步跑得更是如風,沒命的跑……

其實,後面的黑衣人只是做做樣子的追她而已,老大說了,悠着點,她很嬌弱的!然而看看,這是嬌弱的樣子嗎?

這個女人的心太狠了!

周子惠沒命的跑着,只感覺雙耳都生風了,後面追來的腳步聲越來越遠,但她不敢鬆懈一點,跑到那間她常見那個人進去的房間,今天外面居然沒有保鏢?那人不是沒在吧?她心更是惶然了,怎麼辦?要是不在,那不是要被抓去?

她微頓了一下思緒,猛力的撞了進去。她從來不知道就是今天這樣猛力的一撞,撞走了今生所有的幸福,讓自己從此的跌入了水深火熱的萬丈深淵。

猛然的一撞,讓她差點狼狽的跌落在地,但是一隻緊如鐵箍的大手一把的把她提了起來。

周子惠這時纔看清,屋內的黑衣都是高大彪悍的男人,而且每人手裏都拿着槍齊涮涮的指向她這個突然撞進的外來者。

“幹什麼的?”

那坐在沙發上男人帶着一雙鷹利般的眼眸微眯着眸光冷漠的看着她。

坐在他對面是一個黝黑如炭的男人,那如毒蛇的惡魔眼光看得周子惠心裏發毛,這樣的人她惹不起,她知道撞入了一個不撞入的世界。看他們如此的禁嚴,一定在做着不正當的交易。

她想退!

她揚心絲絲的微笑,害怕身子不斷的打着顫,如果不是黑衣人提着她,估計她嚇得無力的摔倒在地。

“我……我……走錯了……房間……”她見那黝黑男人那眸中透着濃濃的侮穢之意,不看其他,只看他歪嘴塌鼻的,她心裏就感覺一陣惡寒,酸酸的胃液也不斷往上涌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