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元天青冷喝一聲,手中重劍陡然發出璀璨的光芒,連宋陽都來不及阻攔,一道可怕的劍芒便是穿過了裂縫轟然間朝着那頭涅槃在的獸王爆射而去!

轟~~~

可怕的劍芒炸裂,擊中了獸王的身軀,但是卻沒有任何的損傷,卻讓獸王的身軀猛地一顫,一聲憤怒的咆哮傳出!

嗷吼~~~

獸王雙目噴火,露出怨毒之色,與人類一般,讓宋陽兩人不禁感到渾身冰涼!

“快走!”

宋陽頭皮發麻,這股殺意猶如潮水一般,讓他的衣襟都不禁溼潤了,趕忙拉着元天青就跑,這傢伙太瘋狂了,居然敢出手,若是這頭獸王不顧一切的追殺出來他們死定了!

元天青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舉動過於魯莽了,頭皮發麻,腳下生風快速開溜,可怕的咆哮聲傳出,將山體都震得不斷顫抖,十分可怕!

“宗師級強者太可怕了,這頭龍獸王儘管受傷

但是卻如此可怕,就算真正的宗師強者也很難殺死!”

宋陽一邊跑一邊說道,渾身都是冷汗,元天青這傢伙太過魯莽了,好在那頭獸王似乎處在關鍵時刻並沒有追殺出來,否則他們完蛋了!

元天青也是不禁摸了一把冷汗,艱難道:“這頭畜生可能比我爺爺還強……”

要知道他的爺爺元尊可是貨真價實的宗師級強者,但是也沒有如此可怕的威壓,若是這頭獸王恢復了巔峯實力並且吞噬了另外十頭龍獸,不知道會達到什麼樣的程度!

當然,他不知道的是,自己這一劍足足讓獸王蛻變的時間延長了三個月……

“是時候回去了,快點走吧!”宋陽催促道,誰知道元天青這個傢伙繼續待下來會惹出什麼樣的麻煩,他可是一刻都不想呆了。

雖然沒有馴服到地級龍犬,但是這裏似乎充滿了危險,也顧不得其他了,兩人快速的朝着北嶺村的方向跑去,一路上見到龍獸都是一劍斬殺!

就在兩人離去的時候,可怕沉悶的咆哮聲從山體之中傳出,足足傳了一里之遠,但是聽到這道咆哮聲的龍獸全都第一時間癱軟在地,抖若篩糠屎尿齊流!

咔嚓~~~

這頭憤怒的獸王咆哮了許久最終消停下來,那裂開的山體開始癒合,最終連裂縫都消失不見了,這股威壓方纔緩緩消失,外面的龍獸皆是露出慶幸之色,灰溜溜的跑了老遠……

北嶺村外,哦,現在應該叫岐山村了,兩個村子合併之後這裏已經改名叫做岐山村,居住在岐山腳下的村子。

兩道身影朝着岐山村走去,在他們身後,宋陽製作的簡易板車被拖動,上面堆積成小山的龍獸屍體不斷滴落血跡,其中最弱的都是玄級龍獸,達到地級龍獸的都有七八頭的樣子。

宋陽的龍玉自然不可以輕易暴露出來,於是便再次做了一個簡易的板車,反正元天青力氣大,由他來當做動力。

見到兩人歸來,岐山村一道道身影走了出來,其中不少人還在搭建新的房屋,畢竟是合併之後的村子,需要大肆擴建。

但是見到兩人老遠的歸來都是停下了手中的活兒,一個個站在那裏等待着,尤其是之前南嶺村的衆人,雖然早就聽說了北嶺村兩個武者的強大,但是見到了跟小山一樣的龍獸屍體之後還是忍不住呆滯了。

最重要的是,這上面的屍體連一個黃級龍獸都沒有,最低的都是玄級,甚至有地級龍獸的存在,讓他們幸福的快暈過去了,那可是地級龍獸啊,似乎村子的歷史上就沒有被斬殺過!

“果然是可怕的存在,居然輕易斬殺地級龍獸……”屠雄驚歎,眼中更是露出希冀之色,他想起了宋陽二人交給他們的古武修煉法門,以後他們也都將成爲武者!

“哇喔~~~”

一道道歡呼聲傳出,岐山村的衆人都是忍不住開始跳舞了,尤其是之前南嶺村的那些人,興奮的幾乎昏死過去,不禁感嘆這兩個村子合併實在是太有必要了!

而北嶺村的人則是一副嘚瑟的樣子,彷彿是在炫耀,看見了吧,這就是我們北嶺村的支柱!

很快,新成立的岐山村便是陷入了一陣喧鬧之中,洋溢着幸福的景象……

(本章完) 在岐山村村民眼中宋陽與元天青二人就是神祗,做到了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地級龍獸可以噴吐火焰,哪怕是遠遠看一眼都足以令村子裏的獵人渾身冰涼,絕對沒有獵殺的可能性。

哪怕是一頭玄級龍獸也藉助龍犬的力量進行圍剿方纔可能殺死,而一旦遭遇了地級龍獸目前就沒有人存活下來,北嶺村以前有着三頭玄級龍犬,但是都因爲遭遇了可怕的地級龍獸死亡,所以村子實力一落千丈。

如今宋陽二人卻打破了一個神話,在他們看來已經是深不可測了,更是讓村子裏的獵人以及孩子都雙目熾熱,更加迫切的想要成爲一名武者。

“村子裏現在已經擴建了不少,再有幾天時間就可以擴建完成了,到時候獵人們會利用這段時間開始修煉古武,龍獸肉的儲量足夠了,暫時沒必要進去岐山。”大壯叔一臉欣喜的說道。

現在村子合併了,一片新氣象,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而且宋陽與元天青二人留下的古武修煉法門更是讓兩個村子的獵人激動不已,期待成爲強大的武者,如他們二人一樣斬殺龍獸。

“古武的修煉並非一朝一夕,好在龍獸肉可以加速修煉,想必你們不久就可以斬殺黃級龍獸了,不過我與天青倒是沒機會看到了,希望你們好好修煉吧。”宋陽說道,他們二人已經快要離去了,現在探明瞭離去的道路,更是急不可耐。

聞言,大壯叔一陣沉默,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欲言又止,雖然很不想宋陽兩人離去,但是直到自己無法改變這一切只能點頭。

“對了,如今村子合併,屠山現在是岐山村的村長,爲了慶祝村子順利合併明晚將會舉行篝火晚會,好好慶祝慶祝!”

大壯叔舒展眉頭說道,既然沒法挽留,當然要好好慶祝一下,一來是爲了村子的合併,更重要的則是爲宋陽兩人踐行,當然,還有澹臺五月。

聞言,宋陽點點頭,忽然想起了那晚的篝火晚會,自己與澹臺五月第一次發生了實質性的接觸,如果不是那個晚上,或許自己之後也不會與澹臺五月發生什麼。

一想到那晚的瘋狂,宋陽就有點不好意思了,火焰動人,聖潔的仙子卻落入了自己的手中,發生一段美好佳話。

岐山村的村民一個個唱着歌開始處理宋陽二人帶回來的龍獸屍體,畢竟這裏可不像宋陽的龍玉之內,龍獸的屍體可是會變質的。

這也體現出龍玉空間的獨特,龍獸屍體存放在裏面居然不會變質,就好像是被定格在那一刻一樣,十分神奇。

村裏的獵人此刻就是最好的屠夫,開始處理龍獸的屍體,而女子們則有不少都開始擡着大鍋燒水,準備將處理過的龍獸肉全部清洗一下開始烹煮。

澹臺五月一身淡黃色長裙,蓮步微移朝着宋陽走來,帶起一陣香風,兩人手牽手一路漫步,走過村外的草地,向着河邊走去,難得享受這靜謐的時光,很是溫馨。

兩人來到河邊,澹臺五月輕輕的靠在宋陽肩膀上,一陣沁人心脾的幽香傳到宋陽鼻子裏,身上淡淡的聖潔氣息令人不禁沉醉,

嬌軀柔若無骨,宋陽輕輕攬住深吸一口令人沉醉的氣息。

“宋陽,我們……什麼時候離開?”澹臺五月幽幽的問道,清澈的眸子中閃爍着光澤,就像是慵懶的小貓咪一樣,聖潔之中卻又透出一股溫婉的誘惑,十分撩人。

宋陽輕輕叼住澹臺五月柔嫩的脣兒,溫柔道:“大概兩天以後吧,我和天青已經探明瞭離去的道路,需要一百頭地級龍獸的鮮血開啓,那樣我們就可以離去了。”

“一百頭地級龍獸?”澹臺五月美眸大睜,被深深地震撼到了,不禁倒吸了一口氣,一百頭地級龍獸,實在太過誇張了!

“地級龍獸我們已經斬殺了足夠的數量,到時候直接離去就行。” 極品酷少的替身女友 宋陽說道,隨即單手一招,一具龐大的龍獸屍體便是出現,就像是變戲法似得,讓澹臺五月瞠目結舌。

將龍獸屍體收起來,宋陽跟澹臺五月解釋了一下龍玉,這點元天青都知道沒有理由不告訴她,聽着宋陽的解釋澹臺五月總算是回過神來。

兩人相依相偎在河邊,享受着靜謐時光,雖然即將離去,離開這個自己從小到大一直成長的地方,但是澹臺五月卻一點也不感到害怕,似乎只要有宋陽這個寬厚的肩膀在,就是最安全的……

夜幕漸漸降臨,一簇一簇的篝火升騰起來,將這裏照耀的很是明亮,村民們一個個跳着舞開始狂歡,不少壯漢擡着大鍋大鍋的酒肉來到村子前的空地上,肉香混雜着酒香傳來。

“宋陽兄弟,在你離去之前咱們可要好好的痛飲一次,不醉不歸!”大壯叔大笑道,十分粗獷,端起大碗大口飲酒,眼中有着不捨之色閃爍。

屠雄也是走了過來,擡起大碗向着宋陽敬酒,尊敬道:“宋先生,屠雄爲之前的魯莽向您道歉,從此以後您便是我屠雄的老師,一日爲師終身爲父,無論你身在何處,屠雄都會一直記住!”

他與宋陽之前有點小摩擦,但是宋陽此人十分大度,絲毫不去計較,否則以宋陽的實力一根手指頭就能夠戳死他,何必那麼麻煩?

更何況現在不僅既往不咎,還將武者修煉的方法留下來,這是何等胸懷,讓他敬佩,雖然他之前愛慕澹臺五月,但也不是小肚雞腸之輩,並沒有因此耿耿於懷,好男兒志在四方,他現在找到了自己的目標,要成爲一名強大的武者!

對於二人的熱情,宋陽絲毫不拒絕,與二人乾杯,不過宋陽畢竟是真武者,究竟對他基本上沒有什麼作用,兩人倒是直接被喝翻了。

至於元天青更是誇張,直接一個人灌翻了一羣,因爲元天青要走,不少少女都是眼眶紅紅的,不捨的看着他,恨不得將自己交給他纔好。

就算是澹臺五月都是喝了一點酒,她本就是一杯倒的那種類型,好在宋陽一真氣幫她化解酒勁,但是依舊小臉紅撲撲的,若非如此五月早就喝醉了。

篝火跳動,村民們狂歡,宋陽與元天青二人並排而立,看着橫七豎八躺了一地的村民們,有點不捨的嘆了一口氣。

“現在他們都醉了,我們是時候上路了!”元天青淡淡說道,雖

然冷漠但是卻透出一股不捨,索性不去看。

聞言,宋陽也是不禁幽幽的嘆了一口氣,不捨道:“也好,現在離去不驚擾他們,最是合適,少去了離別的痛苦。”

一旁澹臺五月眸中淚光閃爍,十分不捨,這裏畢竟是她長大的地方,如此離去多多少少會有點傷感。

“如果有可能,我們會再次回來的……”宋陽輕聲安慰她說道,元天青已經上路,離別之際還是果斷一點的好,所以他們選擇了今晚。

將衆人全部灌醉,等到他們醒來已經離開,少了許多的痛苦,這纔是最好的結果。

夜色如瀑,冷月如鉤!

澹臺五月最後不捨的看了一眼岐山村的方向,跟隨宋陽一起離去,深吸一口氣,努力不去想,最難莫過別離時……

因爲對自己有着自信,而且面對一羣村民他自然不會探出神識去看,如果他真的動用了神識,必然會發現這些村民實際上都沒有被灌醉!

當宋陽三人身影漸漸遠離,岐山村前一道道身影方纔從地面之上爬起來,目送三人遠去,在月光下將身影拉得老長。

“他們到底還是走了……正如預料的一樣,選擇在今晚……”大壯叔不禁有點難受,以老村長的觀察,宋陽必然會選擇今晚離去,爲了避免所謂的離別痛苦。

“宋陽先生絕非池中之物,元天青先生也非等閒之輩,他們都有着自己的使命,我們能夠做的只有祝福他們了!”屠山沉聲道,他從心底裏敬佩宋陽二人,不僅僅是修爲高超,更是心境高。

老村長白髮蒼蒼,在風中站都有點站不穩了,一旁的屠雄趕忙扶住,老村長露出悵惘之色,輕聲道:“五月這個丫頭也走了,正如當初她的母親預料的……哎,這就是宿命了,躲都躲不過去……”

“師傅……您一路走好,如果有機會可千萬要回來看我們啊!”屠雄眼睛通紅,有點難受的說道,他現在已經將宋陽看成了是自己的師傅,十分尊敬。

岐山村一行人遠眺,目送那三道身影漸漸離去,一個個心頭都是充斥着濃濃的不捨,對三人進行了祝願,心中祈禱。

宋陽三人終究還是離去了,與村裏面預料的一樣,所以他們今晚每一個人都裝作喝醉了,沒有點破,在背後目送三人離去。

篝火依舊在跳動,但是村民們臉上的喜悅之色卻是一下被沖淡了一大半,十分悵惘,有些人更是癱軟在地,不捨的眼眶通紅。

幾個少女抱在一起哭泣,她們之前一直追求元天青,但是元天青實在是太冷了,根本沒有接受,視若無睹,如今離去了,這幾個少女不禁哭泣。

一旁,幾個小不點也是苦的稀里嘩啦的,雖然平時稱呼澹臺五月爲“魔女姐姐”,但是真的到了離別的時候卻十分不捨,寧可澹臺五月回來再次修理他們也不遠分離。

小囡囡大眼通紅,瓷娃娃般的小臉上紅彤彤的,淚水流下,朝着澹臺五月離去的方向揮手,呢喃自語。

月光之下,岐山村村民站了良久,沉默良久,也哭泣了良久……

(本章完) 嗷吼~~~

三人剛剛踏入岐山,一聲龍獸的嘶吼便是傳來,自從紫炎神龍的本源被抽走,夜晚的岐山也不再有龍氣散出來,顯得正常多了,龍獸也失去了一個重大的儀式,夜晚呆在自己的領地。

龍氣造就了龍獸,所以一旦龍氣消失,這些龍獸便顯得低落了很多,而且幾乎失去了進化的可能性,三人步行進去,很快便是發現了一頭玄級龍獸。

嗡~~~

青龍劍出鞘,化作一道青色寒芒,一瞬間將這頭玄級龍獸斬殺,收進了龍玉之中,三人馬不停蹄的繼續趕路。

一路上遇上了不下於百頭龍獸,大多數是玄級,地級龍獸只有四五頭,還有十多頭黃級龍獸,無一例外的全部被宋陽斬殺,收入了龍玉之中,這些龍獸都是血肉寶藥,十分珍貴,若非離去在即,宋陽恨不得將整個岐山的龍獸全部斬殺!

很快,兩人臨近了那道峽谷,離去的道路就在前方,那是青山宗探索出來的道路,據說可以通往外界,需要一百頭地級龍獸的血液澆築在龍門之上,可以開啓離去的通道。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這百頭地級龍獸的鮮血就類似於破界令,可以破開這個結界和蒼山結界之中的門檻,從而到達外界,宋陽早就準備好了開啓通道的鑰匙。

夜晚的峽谷顯得有些陰森,向裏看去一片漆黑,而在外面則有着五頭地級龍獸趴在那裏,犄角之上火焰閃爍,充滿了強大的氣勢,時不時發出一聲嘶吼,就像是在討論着什麼。

龍獸有靈智,就相當於人類,等級越是高就與人類越是相近,就像是那頭高達十丈的超級龍獸王者,宋陽懷疑它的靈智已經超越了一般的人類,是個天才。

“天青,看你的了!”

宋陽看向元天青,他自己擅長單體攻擊,若是論起一對一的話,宋陽斬殺龍獸的速度在元天青之上,但是遇上一羣的話他想要對付起來就顯得很麻煩了,畢竟幻劍的攻擊目標還只是一個。

況且,澹臺五月的戰鬥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身爲中級武者,但是沒有絲毫的戰鬥經驗,就算是遇到黃級龍獸都不是對手,更何況對手可是地級龍獸,所以宋陽選擇留下來保護她,以免發生意外。

聞言,元天青點點頭,咧開嘴露出憨厚的笑容,鷹眼爆射出殺機,一股霸道的氣勢出現在他的身上,身形一閃,重劍鏗鏘一聲落在地上發出聲響,頓時引起了那五頭地級龍獸的注意!

“嘿嘿,一劍斬了你們這羣畜生!”

元天青咧嘴一笑,乳白色真氣跳動,注入重劍之中,一道璀璨的劍芒陡然劈出,那五頭龍獸頓時怒吼,皆是張嘴噴出火焰,化作一股火蛇要將元天青燒成灰燼。

轟~~

兩者相撞,將空氣都炸裂的扭曲起來。元天青的劍氣陡然一顫,轟然間爆裂成數道劍氣,每一道都十分可怕,分別斬向了五頭龍獸!

噗噗噗噗~~~

接連四聲輕響,鮮血飄灑,頓時有四頭龍獸橫屍當場,血液濺得老高,他出手一向狠辣,霸劍的劍道在他手中發揮的淋漓盡致。

見狀,澹臺五月不禁美眸大睜,即使知道宋陽兩人可以輕易斬殺地級龍獸,但是親眼所見依舊震撼,簡直狀若魔神,強大到了離譜的境界,一劍斬殺了四頭,這是何等威勢?

腹黑萌寶:孃親帶球跑 那頭倖存的地級龍獸猩紅的眸子中閃過濃濃的驚駭,恐懼的倒退,雙腿都不禁顫抖了,前一刻還是五頭龍獸在聊天,下一刻就被斬殺了四頭,讓它顫抖!

“咦,居然漏了一個,真是麻煩……”

元天青不滿的嘟囔着,隨

手一戰,重劍無鋒,卻蘊含了一種大道氣勢,那頭原本還企圖逃跑的地級龍獸身形猛地一顫隨即癱軟下來,從中間分作兩股,鮮血流了一地……

宋陽捂住澹臺五月的眼睛,將五頭龍獸的屍體收進了龍玉之中,現在可不是管屍體是不是完整了,最重要的就是快點出去,即使是晚上這裏也不是絕對的安全。

“往這裏,白天的時候來過。”

宋陽說道,他們三人路過峽谷的時候,他與元天青皆是一愣,因爲那破開的山體居然癒合了,看不出絲毫的痕跡,實在是太過詭異了,難道說這竟是那頭龍獸王者做的麼,但是既然對方可以做到這一步,爲什麼不將自己二人殺死?

亦或者是這山體竟然可以自動癒合,當真詭異!

沒有絲毫的逗留,三人來到了青山宗留下的血書之處,濃濃的悲意讓三人心底不禁一沉,有一種走到了末路的感覺,就算是元天青和宋陽都是忍不住一顫,神識自動出體!

“咦?天青你誕生神識了?”

宋陽一愣,他可以察覺到元天青的神識,但是似乎對方察覺不到自己的,當即有點詫異的說道,神識誕生很難,但是元天青卻是做到了,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力量。

元天青點頭,咧嘴道:“昨天被龍獸王者那股氣勢嚇了一下,沒想到居然成功誕生了,還真是因禍得福!”

聞言,宋陽點頭,不過最令他吃驚的是,澹臺五月身上的聖潔氣息到了這裏居然一下子變得濃郁起來,幾乎化作了一個淡金色的保護罩將她籠罩在裏面,就連這股濃郁的悲意也絲毫不影響她!

雪神山聖女天生便是擁有聖潔氣息,只有生產下一個女嬰這股聖潔氣息纔會隨之失去,進入女嬰的體內,很是玄奧。

繼續向前,青山宗留下的岩石出現,宋陽再次沿着痕跡將字體加重了一遍,這自然是爲了以後的人服務了,如果還有人來到這裏,或許可以藉此離開。

前方是一對枯骨,雖然早已失去了血肉,但是依舊有光暈瀰漫,顯然此人生前修爲不弱,至少也是大師級了,所以死後骨骼依舊擁有這等氣勢。

“走吧!”

宋陽站住向着骸骨鞠躬,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前輩了,能夠走到這裏已經很不簡單了,只可惜最終還是沒能離去,隕落在了這裏。

噗通~~~

宋陽目光一凝,只見澹臺五月雙膝跪地,嬌軀顫抖,淚水不住的留下,粉嫩的臉蛋上滿是淚痕,聲音都有些嘶啞了,呢喃道:“母親……”

“額……”宋陽不禁一呆,母親?這……

“果然……此人必然是女子,而且來自雪神宮,我之前就已經猜測了,沒想到還是真的,居然是五月姑娘的母親,雪神宮前一任聖女!”一旁,元天青也是搖着頭說道,隨即一指骸骨。

“雪神宮修煉雪神經,據傳修爲高深之人會在頭骨之上留下雪蓮烙印……”

順着他指的看去,宋陽果然在頭骨之上看見了雪蓮的烙印,真如元天青所說此人可能正是澹臺五月的母親,前一任雪神宮聖女,卻隕落在這裏。

“五月……”宋陽輕聲說道,扶住對方的身軀,輕輕拍了拍,此刻他都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對方了,畢竟見到了母親的屍骸。

“他們是我的父母……”澹臺五月顫聲道,她還在年幼之際父母就已經離去,將她託付給了老村長照料,如今再次見到卻是白骨一堆。

她母親是武者,父親則是北嶺村的獵人,全部死在了這裏,這讓她最後一絲希望都破滅了,也就是說這世上她再無親人了



宋陽向着這堆白骨磕了三個頭,這是他唯一能爲沒見過面的岳父岳母所做的了,心底不禁感傷,對澹臺五月更是愛憐,將她攬入懷中。

吼~~~

這時,龍獸的嘶吼聲傳來,兩頭地級龍獸衝了過來,咆哮着,元天青眼中閃過冷色,一劍斬出,血肉橫飛,讓它們橫死。

“不能繼續呆在這裏了,又有龍獸接近了,而且很多!”元天青沉聲道,他感到了大地在震顫,絕對是來了一大批的龍獸,恐怕有着不少堪比大師級大成的存在。

聞聲,宋陽點頭,將淚眼婆娑的澹臺五月拉起來,青龍劍揮動,將山岩都斬開了,小心翼翼的將白骨放進去,刻下字體。

做完這一切,一雙雙猩紅的眸子出現在他們視線之中,可怕的威壓猶如潮水般碾壓過來,其中不乏堪比大師級大成的龍獸,足足有七八頭,不可力敵!

“走!”

元天青沉聲喝道,一劍斬出,化作可怕的劍氣朝着龍獸羣斬去,好在峽谷只能容納一頭龍獸通過,他的劍氣一直斬到外面,擊殺了數頭地級龍獸方纔停下,三人朝着裏面繼續出發!

嗷吼~~~

同伴身死,這些龍獸發出憤怒的咆哮,一頭堪比大師級大成的龍獸帶頭朝着三人衝來,後方的龍獸也猶如潮水一般衝了進來。

三人一路狂奔,因爲澹臺五月修爲最弱,宋陽直接抱着她開始奔跑,化龍訣運轉起來,隱隱間有着龍吟聲傳出,速度快到了極致,朝着裏面前進。

他們現在心中都是祈禱,所謂的通道可千萬別是一個騙局,否則就完蛋了,面對這麼多的龍獸,就算是宗師級強者也要夠嗆!

“前方有亮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