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像眼前這兩個美人兒如此仙女般的模樣,若是大笨蛋那可就太沒意思了。

好在,最終所出現的情況,讓他雲中鶴比較滿意。

「難怪今天一出門就聽見喜鵲叫呢,今天可真的是我雲中鶴的幸運日,美人兒們,不要急,一個個來,且慢慢來,不用如此急著投懷送抱的,放心,哥哥我一定會好好疼你們的,哈哈哈……」伴隨著雲中鶴心中快遞的念頭轉動,他驀地對東方傾城三女哈哈大笑道。

雖然東方傾城和夢飛飛后發制人,先木婉清一步迎上他,所展現出來的身法不錯,但云中鶴卻是並沒有升起什麼危機感。

幾乎是在他的大笑聲落下的剎間,他的身形緊跟著一動,就向著是夢飛飛和東方傾城迎接而上,迎接而上的時候,手中鐵爪一揮,毫不留情的狠向著蕭逸擊殺而至。

雖然一見到東方傾城和夢飛飛后,雲中鶴就全然無視了蕭逸,但這卻並不意味著他就真的完完全全不在意蕭逸了。

既然眼前這小白臉敢和眼前這兩個美若天仙的美人兒對他瞬間動手,那自然也就要有瞬間死亡的覺悟了。

「殺!!!」

雲中鶴這一爪,極快,極狠,絲毫不留情,完全就是準備一擊必殺蕭逸的節奏,鐵爪徑直向著蕭逸的要害抓來,若是被他給擊中,雲中鶴有著極強的自信,眼前這小白臉必死無疑。

「唰!!」

電光火石間,蕭逸腳下步法一點,其快速掠出的腳步,竟是鬼魅的向著一旁挪了一下,且腳步挪開的時候,身形也是詭異的一偏,就像那不倒翁忽然偏倒了的情況一般,將雲中鶴的攻擊給全然躲過。

「什麼!!」

雲中鶴心中猛地一驚,然後輕功一展,不待蕭逸對他展開攻擊,身形騰挪而起,幾乎是在他騰挪而起的剎間,蕭逸的一掌就印在了雲中鶴所消失的位置。

「不愧是四大惡人之一,不愧是號稱輕功天下第二呢,雖然這名號誇大其詞了點,但卻也真的有兩把刷子。」蕭逸笑眯眯的看著眼前這一幕,並沒有向著那騰挪而起的雲中鶴追擊而上,因為,這會夢飛飛和東方傾城都在雲中鶴騰挪而起的時候,向著那雲中鶴同樣騰挪而起,兩手成掌,向著雲中鶴攻擊而至。

雲中鶴身處空中,見得此等情況,怪笑一聲,沒有絲毫的懼怕,「喲,兩個美人兒,你們這到底是有多麼的猴急呢,我不是都說過了,不用急么。」

伴隨著他的怪笑,他手中的鐵爪揮動,向著夢飛飛和東方傾城快速迎了上去,下手毫不留情。

雖然他嘴上說得好聽,且心中也是準備將夢飛飛和東方傾城給收為私寵,但這傢伙不虧是四大惡人之一,眼見情況有些不對,下手卻也不會因為心中的佔有慾、望,而有什麼留手,從而讓自己陷入險境。

(ps:最近昏昏沉沉的,今天碼字竟然碼睡著了……) 然,以雲中鶴如此反應,如此果決很辣的行為,換做在和其他人對戰的時候,也許很管用,效果必然是非常的驚人,但用在眼前這等情況,用在和夢飛飛以及東方傾城的交手當中,就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二女雖然因為來到這天龍八部世界,實力全消,但一身武道經驗還在,伴隨著如今吸收了一定內力,且又在無量劍宮觀看了一定武學,兩人和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相比,那是有了很大的變化。


只見兩女面對雲中鶴的攻擊,兩人縴手揮動,竟是以一雙肉掌,將雲中鶴的攻擊給化解,眨眼就與雲中鶴交手數招,且在化解了這等攻擊的同時,由東方傾城施展掌法快速纏住雲中鶴讓其騰不開手,而夢飛飛卻是趁著機會,一掌向著雲中鶴攻擊而上,縴手沒有絲毫阻礙的印在了雲中鶴的身上。

「嘭!!」


沉悶的聲音響起,緊跟著就見夢飛飛將北冥神功給發動了起來,強勁吸力產生,瘋狂的掠奪起來了雲中鶴身體當中的內力。

「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的內力……」

「化……化功大法!!」

雲中鶴的臉上驟然浮現出震驚,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內力在這一刻瘋狂流失,他震驚的同時,鼓動體內內力,就強行掙脫了此等情況,然,他剛一掙脫這等情況,東方傾城卻是又在那電光火石間一掌印在了他的身上,讓其再次陷入了被吸收內力的險境當中,且,隨著東方傾城如此,被他給脫離了吸收內力情況的夢飛飛,也是再次一掌向著雲中鶴攻擊而至,北冥神功也是再次催動而出。

兩女如此施展之下,雲中鶴完全傻眼了。

有心再次鼓動內力掙脫這等情況,但隨著夢飛飛和東方傾城一起出手,他卻是一下子沒能掙脫開。

如果只是東方傾城和夢飛飛如此,就算是一時沒能掙脫開,但云中鶴卻也是仍舊有著一定信心掙脫開這等情況,可,夢飛飛和東方傾城的行為僅僅只是開頭,而不是什麼結束,只見那蕭逸也是一下子向著雲中鶴奔襲而至,一張毫不留情的印在了雲中鶴的天靈蓋,北冥神功同樣是施展而出,與東方傾城和夢飛飛一起吸收起來雲中鶴的內力。

作為四大惡人之一,雲中鶴所擁有的內力,比之蕭逸前不久所吸收的左子穆的內力要強很多。

因為如此,他先前才能一下子掙脫夢飛飛的吸收,但隨著蕭逸三人一起,雲中鶴頓時就跪了。

他面容隨著蕭逸三人的吸收,瘋狂扭曲嗎,有心反抗,但在這等奇特的吸收之下,他卻是發現,自己的身體再難動彈分毫,不但是不能掙脫開來,且,就連揮動手中的鐵爪攻擊眼前這三人都做不到。

驚恐!!

恐懼!!

這一刻的雲中鶴完全被嚇到了。

雖然作為四大惡人之一,雲中鶴手中沾滿鮮血,死在他手中的人不知凡幾,但像今天這樣的情況,雲中鶴卻是頭一次經歷。

再這般繼續下去,他的一身內力必然盡數消失,且不但內力會盡數消失,就連小命肯定也會栽在這裡。

「老大,二姐,救命啊!!!」

伴隨著心中的驚恐,雲中鶴忽然扯起嗓子,大聲呼救了起來。

「呃?」

蕭逸眼神有些怪異的看著眼前這樣的情況,剛剛木婉清的行為就已經讓蕭逸感到怪異了,不想,這會的雲中鶴竟然也是如此。

這傢伙竟然會呼救?

這傢伙竟然會在被自己三人給這般吸住了后,呼救,這不得不說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呢。

貌似,在蕭逸的記憶當中,這傢伙好像沒有出現過什麼呼救的場面吧。

更別說是這等扯著嗓子呼救的場面了。

不過,轉念一想,蕭逸卻又覺得這才是正常情況,畢竟這傢伙作為四大惡人,連普通人遇見了這樣的情況,尚且懂得呼救,自然就更別說雲中鶴這等完全沒有什麼節奏的四大惡人了。

隨著雲中鶴的呼救,周邊並沒有出現什麼應答聲。

而在這等情況之下,木婉清此時呆在了一旁的不遠處,眼神古怪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剛剛雲中鶴窺視了眼前這兩個美若天仙的女子,她竟是準備犧牲自己來擋住雲中鶴。

如今看起來,木婉清覺得自己有些搞笑了點。

化功大法!!

她很確定自己剛才沒有聽錯什麼。

這雲中鶴竟然在驚呼化功大法!!

化功大法啊!!

這可是星宿老怪的成名絕技,這可是無比邪惡,無比強大的功法。

以她們如此情況,哪裡又需要自己搭救什麼。

雖然,周邊好似沒有什麼應答,但隨著雲中鶴成功呼救出聲了后,他臉上的驚恐,卻是驀地收斂了不少,明顯是有了什麼依仗。

隨著如此情況,很快,破空聲響起。

只見,從遠處東北方向,驀地快速奔襲過來了一個人影。

此人是一個矮胖的男子,他的手中和雲中鶴一樣,提的是一件奇形兵器,乃是一把造型獨特的巨大剪刀。

此乃鱷嘴剪!!

而這快速奔襲過來的男子,名為岳老三!!

同樣是四大惡人之一,排行老三,名為岳老三!!

不過,此人比較喜歡自己稱呼自己為岳老二。

縱觀蕭逸以前所看的天龍八部電視和小說,這傢伙算是四大惡人當中,稍微讓人看起來順眼的人了。

不過呢,壞人始終是壞人,並不能因為他的某些表現,就覺得他是好人。

此人能夠排入四大惡人行列,外號凶神惡煞,自然也不是浪得虛名的。

在蕭逸的記憶當中,有過此人僅僅只是因為別人叫錯了他的名號,就將其給殘忍殺害的事情出現過。

所以,眼見奔襲上來的人是岳老三,雖然對方在蕭逸的心中比之這雲中鶴的印象要好,但眼見岳老三忽然出現,蕭逸的嘴角還是忍不住泛起了一抹邪笑。

又是一個送上門的傢伙來著。

只見,隨著岳老三的快速奔襲,他很快就來到了現場,不過當他來到了現場,來到了離蕭逸等人不遠的地方后,他卻是沒有一下子擦手,而是眼神古怪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我說,老四,你這是在搞什麼東東呢,你不是最喜歡美人兒么,怎麼,忽然遇見了這等絕色,你卻是一下子大聲呼救起來了。」岳老三來到了一旁后,嬉皮笑臉的對雲中鶴開口說道。 「岳老三,少說廢話,還不趕緊救我,快,快救我,在不救我,我就要完蛋了……」雲中鶴聽得岳老三的話,大急的對岳老三呼道。

「嘎嘎嘎,你這是求我呢,求我呢,還是求我呢……」岳老三在一旁壞笑。

「你……對,就是在求你,老三,快救我,真的快救我啊……」雲中鶴氣急,雖然他知道他們四大惡人,其實彼此之間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和睦,都想佔據對方的排名,做掉老大什麼的,但此等節骨眼上,還被岳老三給這般對待,雲中鶴的心情還是很不爽啊。

再怎麼說,他們那也僅僅只能算是內部矛盾,如今遇見了敵人,不論怎麼樣,都應該先救了他才對。

「你在求我?好,很好,老四你這果然是在求我,舒服,舒服,真的是太讓人感到舒服了啊。不過呢,雖然你這樣求我,讓我很舒服,那你這哪算是什麼求人啊,想我岳老二在南海,那些見了我的傢伙,求我饒恕他們,可都是叫我岳爺爺,老祖宗的……所以,就算你老四是自己人,但求人好歹也應該有一個求人的樣子吧……」岳老三無比開心的對雲中鶴說道,說到最後,那叫一個紅光滿面。

「岳老三,你……」雲中鶴再次氣急。

「哼!!」

然,不待雲中鶴把話說完,岳老三就冷哼出聲。

如此沒悟性的傢伙,就想讓他岳老二搭救,做夢,白日做夢!!

若是這傢伙死了,那就死了就是。

少了一個老四,還有千千萬萬個老四,他們四大惡人,想要招人,那還不容易。

正好他岳老二與一個徒弟,若是老四死了,實在是沒有什麼人的話,也不是不可以把那個小子給弄到四大惡人當中來暫時湊數,以他岳老二的能耐,所調教出來的弟子,自然也是不會比老四差什麼的。

雖然讓自己的徒弟與自己排在一起,貌似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不過,這不正是從側面像世人說明了他岳老二授徒有方么?

對對對,就是這樣,就是這樣,啊哈哈哈……

岳老三在心中壞壞的想著,越想那是越覺得自己想的對,越想,越是沒有了搭救雲中鶴的心思。

岳老三是沒有了搭救雲中鶴的心思,但云中鶴可就不淡定了。

內力就快被吸收完了。

這一會的雲中鶴已經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內力就快被吸收一空。

以他雲中鶴的實力,就算是被化功大法給化去一部分實力,但只要吸收一定補藥,然後花費時間休想,調息,恢復內力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可,若是內力完全被吸收一空,那情況可就糟糕了。

內力完全被吸收一空,那樣的情況,會直接損害他的根基,讓他從此再難恢復內力,有很大可能就從此變成一個廢人。

那樣一來,他雲中鶴活者還有什麼意思?

以他雲中鶴在江湖上所造出的殺孽,一旦沒有了內力,一旦被自己的仇家知道,必然死無全屍,必然被人千刀萬剮。

「岳爺爺,老祖宗,不對是,岳老二,二哥才對,二哥快救我,快救我啊,不要讓小弟死在你面前啊……」伴隨著心中念頭所想,雲中鶴猛地的對岳老三超級無節操的大呼了起來,即使喊岳老三爺爺,祖宗,只要這會獲救也是在所不惜,而伴隨著豁出去了,他驀地想到了岳老三一直所再也的某件事情,更是在瞬間對症下藥。

「哈哈哈,舒服,舒服……老四,你果然很聰明,我岳老二看好你喲,既然,你都如此叫我二哥了,那做二哥的若是這麼看著你死在我的面前,這般被人給欺負,當然是不可能的。無那賊子,都給我岳老二受死……」岳老三大笑了起來,接著揮動手中的鱷魚剪,向著蕭逸乃至東方城和夢飛飛攻擊而至。

他的手段,毒辣,凌厲,一出手,就毫不留情,剪刀攻擊下,全然透著將人給一刀兩斷之勢。

「鏘!!」

電光火石間,金戈交擊的聲音響起,隨著這等聲音響起,只見在那瞬息間,蕭逸忽然拔劍出鞘,手握焱所化的黑色寶劍,向著岳老三揮斬而上,與岳老三的剪刀重重撞擊在了一起,然後,下一秒,憤怒,凄慘,瘋狂的咆哮聲響了起來。

「我的鱷魚剪,該死的,我的鱷魚剪碎了,我的寶貝鱷魚剪碎了,你毀了我的寶貝,你毀了我的命\根子,我要你償命,我要你償命,小子,給我去死,給我去死……」岳老三無比瘋狂的對蕭逸咆哮,隨著咆哮,只見岳老三所握的鱷魚剪,竟是在和蕭逸的瞬間交手當中,碎裂了開來。

好似在先前的撞擊當中,岳老三手中的鱷魚剪就跟紙糊的似的。

而在岳老三瘋狂咆哮的時候,只見他將那碎了的鱷魚剪給一下子扔到地上,然後全然操著拳頭向著蕭逸攻擊而上,他的攻擊無比快,同樣是無比凌厲,比之揮動鱷魚剪的時候,所帶動的氣勢,絲毫不差什麼。

在他這等攻擊之下,只見蕭逸好似一下子被岳老三的攻擊給嚇傻了一般,沒能做出絲毫抵擋,就被岳老三給擊中了身體。

「嘭!!」


隨著沉悶的聲音,岳老三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擊中在了蕭逸的身上,然,當他的拳頭擊中了蕭逸的身上的時候,岳老三的臉上卻沒有什麼喜色,有的是震驚。

只見,他的攻擊擊中了蕭逸后,竟是沒有什麼擊中什麼身體的感覺,反而像是擊中在了什麼棉花上,或者什麼泥潭當中了一般,沒有絲毫的著力感。

「噗!!」

岳老三是沒有什麼絲毫著力感,可那被蕭逸三人給吸收著內力的雲中鶴,卻是猛地張口噴血,身體劇烈一震。

「隔山打牛?!」

下一秒,岳老三反應過來,一張臉完全黑了起來,然後就待繼續對蕭逸攻擊,可,不待他對蕭逸繼續攻擊什麼,緊跟著岳老三的連按就泛起了不好,因為,他忽然驚恐的發現,自己的內力瘋狂流失了起來,且,隨著內力的流失,他不論怎麼抽離自己的拳頭,都不能從眼前這個小白臉身上,將自己的拳頭給抽離開來。

「化……化功大法,這是化功大法,該死的,這竟是化功大法。老四,你怎麼不告訴我,這傢伙會化功大法……你個殺千刀,你個坑爹的傢伙啊……」岳老三用無比激動的聲音,對雲中鶴喝道,一副完全是被坑慘來的樣子。 內力瘋狂流失,不論怎麼掙扎,都全然掙脫不開,如此情況,怎能不讓岳老三感到恐懼。

對於如此情況,雲中鶴能猜測出化功大法,他岳老二當然也同樣能夠看出來。

「啊……」

岳老三瘋狂的咆哮一聲,拚命的鼓動全身內力,但,不論他怎麼鼓動,都全然掙脫不開。

原本蕭逸吸收了左子穆和司空玄,以及不少的無量劍派弟子的一身內力,他體內的內力總合就不比岳老三等人差什麼了,而如今,隨著先前的打岔,又吸收了雲中鶴三分之一的內力,蕭逸的內力更是不差岳老三什麼。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蕭逸發動北冥神功吸收岳老三的內力,岳老三自然也就悲催了。

一身內力瘋狂流失,轉眼,就達到三分之一的流失量,然後三分之二……

而在岳老三如此的時候,那被蕭逸三人給合力吸收的雲中鶴更是凄慘,一身內力全消,整個身體都已然癱軟在了地上,對蕭逸三人而言,此人已經沒有了什麼太大的作用。

如果不是蕭逸對其的輕身功法有著一定興趣,準備等會再拷問一下雲中鶴,在吸收了對方內力的剎間,他必然就會將其給滅殺了。

「救命啊,老大救命啊……」

雲中鶴的慘狀,讓岳老三打心底的升起恐懼,情不自禁的也學起來雲中鶴仰天呼救。

四大惡人經常都會一起行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