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傅芊芊皺眉。

「好,我知道了。」

雖然不知道白蔻是給誰打的電話,但是,傅芊芊有一點肯定,白蔻是想對裴燁下手。

「隊長,我上次讓您幫忙查的事,有眉目了嗎?」

傅芊芊如實回答:「暫時還沒有,你確定那個組織的下一個目標是生物研究中心嗎?」

「我們收到的消息是這樣的,應該錯不了。」

「我再繼續查,有什麼消息,我再通知你。」

「好!」

「等等!」傅芊芊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你剛才說,白蔻拿到了一張照片,是嗎?」

「對!」

以白蔻的性子,如果白家人妄想利用她,她不可能讓白家人繼續存在,而現在,白家人安然無恙,就說明,白家人的手中,或許握有白蔻的什麼把柄。

那張照片……或許就是白家人威脅白蔻的東西,她有直覺,那張照片上一定有什麼重要的信息。

傅芊芊微眯眼:「你想辦法,把那張照片拍下來,記住,一定不要被她發現!」

「好,我知道了,等我拍到了,就發給你!」

「嗯,那就先這麼說吧!」

她躲開的時間已經有一會兒了,這會兒裴燁那邊應當也已經接完電話,發現她不見了。

掛了電話,傅芊芊立刻往回走。

還沒走回原處,便與來找她的裴燁碰個正著。

看到傅芊芊,裴燁一雙疑惑的眼看著她:「你剛剛到哪裡去了?」

「我去洗手間,因為路不熟,走錯位置了!」傅芊芊直覺的撒謊。

傅芊芊平靜無波的表情,看不出她的情緒,可是,裴燁第一個反應,就是她在撒謊。

剛剛她的手機響,他聽到了,估計她是去接電話了。

她……到底是跟誰打的電話呢?

裴燁微笑的看著她:「下次如果想找什麼地方,直接問家裡的傭人,免得迷路。」

傅芊芊點頭。

點完頭,傅芊芊好奇的問向裴燁:「剛剛有人給你打電話,是不是已經查出是什麼人給你的車子動了手腳?」 裴燁皺眉看著傅芊芊的動作。

剛剛他是想藉機向傅芊芊索一個吻的,結果……傅芊芊突然把他推開,令他大受打擊。

站在窗邊的傅芊芊,回頭問向裴燁:「下面那輛車是誰的?」

總裁退散:我,與你無關 傅芊芊指著樓下的那輛銀色邁巴赫。

「我的,不過,今天上午你未來婆婆把鑰匙拿去了,怎麼了?」裴燁涼涼的盯著樓下的那輛邁巴赫,盯著車子的時候,眼睛里幾乎要冒出火來。

就是那輛車子,導致他剛剛錯過了索吻的機會。

因為和裴燁是未婚夫妻的關係,傅芊芊對裴燁『未來婆婆』四個字,並沒有什麼反應。

「她今天是不是準備出門?」

「是啊,她下午約了人去逛街,怎麼了?」

傅芊芊皺眉,一臉嚴肅的表情看著裴燁:「今天別開那輛車,還有……檢查一下那輛車子的剎車片!」

裴燁不明白傅芊芊說的是什麼意思,交待傅芊芊待在他的房間,便去了裴夫人的房間。

是的,裴夫人是在裴園的,但是,她以身體不適在房間裡面休息,裴燁和傅芊芊倆人都明白,裴夫人是因上次綁架的事生傅芊芊的氣,不想見她,所以故意窩在自己的房間裡面不出來,眼不見為凈。

另外,裴燁的父親恰好去了外地,也不在裴園。

裴燁找到了裴夫人的房間要邁巴赫的車鑰匙,裴夫人本來不想給,後來還是給了他,然後就讓他不要吵她休息,就又關上了門。

等裴燁把車鑰匙交給了一名護衛,讓護衛去檢查那輛邁巴赫的剎車片,他才重新回到了房間里。

天才小葯妃 書房裡,微風徐徐,傅芊芊靠在窗邊,輕輕的翻看著手裡的《資治通鑒》。

回到房間里的裴燁,剛進門便看到書房內倚窗而立的人兒。

看到裴燁進來了,傅芊芊歪了歪頭,把手裡的書擱在書桌上,才又問:「你剛才說不過,不過什麼?」

裴燁勾唇微笑的走到傅芊芊面前。

「我裴燁向來不做賠本生意,書我可以送你,不過,你欠了我一個人情,你打算怎麼還?」

傅芊芊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裴燁的眼睛:「你書買了多少錢,我打給你!」

裴燁輕笑道:「這套書,現在在Z國屬於有價無市的東西。」

傅芊芊皺眉:「那你想要什麼?」

窗外陽光明媚,窗內美人如斯,春光正好。

裴燁眸中的顏色加深,攬住傅芊芊的腰,低下頭,鼻尖抵著她的,氣息纏著彼此,旋即,他毫不猶豫的吻住了傅芊芊的唇。

當裴燁的唇舌探進她的唇內時,傅芊芊的眸子微動。

她向來忠於自己身體的反應,與裴燁接吻的時候,令她的身體感覺舒適,心情也感覺愉悅,可是,被壓?

婚戰:夢寐以囚 她身子一轉,將裴燁反壓在書櫃的櫃門上。

裴燁很快反轉過身,摟著傅芊芊的腰,翻身將傅芊芊壓在書櫃的櫃門上。

倆人又開始了誰是主導的角逐,雖然腳步有些凌亂,可是,倆人的唇始終未分開。

末了,裴燁被傅芊芊一個用力壓倒在書桌上。

倆人的唇稍分,傅芊芊的唇便又落在裴燁的唇上,倆人的氣息都有些不穩,而裴燁此時已經情動,身體開始有了反應。

然而,這個時候,裴燁的手機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裴燁的手指看也不看手機一眼,手指摸到了手機,直接將手機關了機。 但是,因為剛剛的那個電話,傅芊芊稍微被挑起的一點情緒已經被壓了回去。

她移開唇,從裴燁的身上起來,站直了身體。

她聲音略帶喘息的說:「你電話響了。」

裴燁有些戀戀不捨的撫著自己的唇,然後瞪了一眼自己的手機。

剛剛傅芊芊壓在他身上的時候,他正享受著,結果……

他坐起身,拿起手機,將剛剛的未接電話撥了回去。

「什麼事?」裴燁陰冷著嗓音問。

給裴燁打電話的護衛,聽到裴燁的話音里透著慍怒,再配合剛剛裴燁掛掉他電話的動作,直覺的意識到自己打斷了什麼事,脊背一涼。

「呃,那個,少爺,如果您忙的話,我等會兒再彙報!」

裴燁冷聲:「現在說!」

護衛趕緊道:「回少爺,剛剛我們已經檢查過了車子了,我們發現,車上的剎車片被人動過手腳。」

聽到這裡,裴燁的臉色陡然沉了下來:「立刻去查,是什麼人動的手腳。」

「是!」

說罷,裴燁便掛掉了電話。

掛了電話之後,裴燁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

如果不是傅芊芊及時提醒他,他派人去查看了那輛車子,到時候母親開了那輛車子出去,下午可能就會出現意外,結果不堪設想。

裴燁的眉頭輕皺。

可是,傅芊芊怎麼會知道他的車子有問題,而且,還及時提醒他去查看車子的情況呢?

傅芊芊的身上,總是那麼多謎。



裴燁和傅芊芊兩個人在裴燁的房間里待了一會兒,裴燁便和傅芊芊一起去了棋牌室。

剛到棋牌室外面,便聽到棋牌室內裴皓的聲音。

「奶奶,您這一局已經悔了不下五十次棋了,這次不能再悔棋了。」

裴老夫人理直氣壯:「我眼睛不好,下錯位置還能怪我嗎?下錯了位置當然要糾正了。」

「可您拿走的是上上次您下的棋子!」

「我上上次下錯了不行嗎?」

「奶奶,您這棋子怎麼隨便挪?再說了,我的棋子又沒下錯,您拿我棋子往哪裡放?」

裴皓的聲音里,裴燁聽到了絕望的味道。

眼看著裴燁和傅芊芊倆人在棋牌室的門口出現,裴皓簡直像看到了救星似的。

「嫂子,嫂子,您快過來,您來陪奶奶下棋吧!」裴皓拉著傅芊芊便往位置上拉。

裴老夫人:「……」

「不行不行!」裴老夫人不樂意了:「阿燁,把你媳婦帶走,你們倆隨便找個地方談情說愛去,小耗子,你給我坐下來。」

末了,裴燁還是把傅芊芊帶離了棋牌室,裴皓繼續坐在位置上陪裴老夫人下去,就是那張臉別提耷拉的多難看了。

出了棋牌室,裴燁的手機便響了起來。

是派去調查裴夫人車子剎車片被人動手腳的護衛打來的。

裴燁直接接起了電話。

與此同時,傅芊芊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上面的號碼,傅芊芊的神色微凜,然後轉身迅速離開了原地。

當裴燁接完電話,想跟傅芊芊說些什麼的時候,一轉身,卻發現,傅芊芊已經不見了蹤影。

人呢? 某個沒有監控的無人角落裡,傅芊芊接起了電話。

「喂。」傅芊芊淡淡的一個字。

吳名的聲音立刻從電話的另一端傳來。

「隊長,你怎麼這麼長時間沒接電話,我還以為你不接了。」

「剛才不太方便!」

吳名『哦』了一聲:「那現在方便了嗎?」

「嗯,可以說了!」

「隊長,你讓我這兩天注意白蔻的行蹤,我查到,昨天傍晚有人給她送了一個信封,信封里是一張照片,然後,她接了一個電話,接電話的時候,她的情緒挺激動的,再後來,我看她又叫了一個她的心腹去了指揮部她的辦公室,後來,我跟蹤了她的心腹,她的心腹今天上午去了雙雲區的警察局。」

「我看到她的心腹回到了軍區,好像是事情沒辦成,早上,我又聽到白蔻又給誰打了電話,接了那通電話之後,白蔻氣急了,後來她打了通電話出去,我試著想破譯她是給誰打的電話,但是,她的電話加了密,破譯不出來。」

傅芊芊皺眉。

「好,我知道了。」

雖然不知道白蔻是給誰打的電話,但是,傅芊芊有一點肯定,白蔻是想對裴燁下手。

「隊長,我上次讓您幫忙查的事,有眉目了嗎?」

傅芊芊如實回答:「暫時還沒有,你確定那個組織的下一個目標是生物研究中心嗎?」

「我們收到的消息是這樣的,應該錯不了。」

「我再繼續查,有什麼消息,我再通知你。」

「好!」

「等等!」傅芊芊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你剛才說,白蔻拿到了一張照片,是嗎?」

「對!」

以白蔻的性子,如果白家人妄想利用她,她不可能讓白家人繼續存在,而現在,白家人安然無恙,就說明,白家人的手中,或許握有白蔻的什麼把柄。

那張照片……或許就是白家人威脅白蔻的東西,她有直覺,那張照片上一定有什麼重要的信息。

傅芊芊微眯眼:「你想辦法,把那張照片拍下來,記住,一定不要被她發現!」

「好,我知道了,等我拍到了,就發給你!」

「嗯,那就先這麼說吧!」

她躲開的時間已經有一會兒了,這會兒裴燁那邊應當也已經接完電話,發現她不見了。

掛了電話,傅芊芊立刻往回走。

還沒走回原處,便與來找她的裴燁碰個正著。

看到傅芊芊,裴燁一雙疑惑的眼看著她:「你剛剛到哪裡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