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倒是陽頂天最後擔心了一下,問那售樓小姐:“你們會爲顧客的信息保密吧?”

他這麼問,那售樓小姐看了馬晶晶的簽名,終於認出了馬晶晶,一下子捂住嘴巴,一臉的驚喜,然後連連點頭:“當然,先生您放心,我們絕對不會泄露顧客的信息,任何信息都不會泄露,我們甚至可以替用戶代交水電煤氣等費用,寫的都是我們物管經理的名字,統一就交了,然後用戶再交錢給我們就行,當然你們也可以自己交。”

這樣的考慮好象確實不錯,挺人性化的,當然,這種人性化是衝着四千八百萬的天價而來的,再一個,任何買得起這麼貴別墅的人,都不簡單,哪怕就爲了拉個人脈,也會提供最好的服務。

陽頂天直接劃了帳,這幢別墅就歸馬晶晶了。

馬晶晶不看重錢物,但買了一套新房子,又是她喜歡的,當然還是非常開心,再拉着陽頂天在別墅裏上上下下看了一圈。

別墅是精裝修的,不過是格式化的配置,然後看物主自己的喜好再自行更換搭配。

“我想重新裝修。”

對開發商的裝修,馬晶晶果然就不滿意,拉着陽頂天的手,嬌嬌的提出自己的意見。

“好。”陽頂天道:“那我們再去找個設計師。”

“不要找,我有個同學,就是搞設計的,找她就行,我和她一起設計。”

陽頂天立刻瞪眼:“男的女的?”

馬晶晶咯一下笑軟在他身上:“女的拉,我大學同學,不過她學的設計,我學的播音。”

馬晶晶當場就打了她同學電話,她同學很快就過來了。

她同學名叫鍾鬱青,年紀跟馬晶晶差不多,一個氣質型美女,所謂氣質型美女的意思就是,長像一般,氣質不錯。

馬晶晶和鍾鬱青的關係相當不錯,見了面,親熱的拉着手,給鍾鬱青介紹:“青青,這是我正式的老公,陽頂天。”

這介紹,太有馬晶晶風格了,陽頂天立刻眉開眼笑,而鍾鬱青則是一臉驚訝又好奇的看着陽頂天,握了一下手,鍾鬱青笑對馬晶晶道:“晶晶,你果然是個風流尤物。”

“不能跟你比拉。”馬晶晶咯咯笑。

“我纔沒有?”鍾鬱青笑着,眼光又在陽頂天臉上打了兩轉,很顯然,她對陽頂天非常的好奇。

因爲她是瞭解馬晶晶的,馬晶晶有一種骨子裏的清高,這樣的女人,不會爲錢,不會爲物,不會爲名,更不會爲權勢而出賣自己。

能讓她頃心的男子,必然有着一般人不具備的獨特之處,可僅從外表看,陽頂天完全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長得一般,最主要是沒型沒款,即不是陽光型,也沒有書卷氣,即不斯文,也看不出高雅。

一眼看過去,這就是大街上的一個普通人,扔到人堆裏,分分鐘鍾消失不見。

而馬晶晶呢,馬晶晶可是東城第一美女,隨便往哪裏一站,都象月亮般奪目。

馬晶晶怎麼可能看上他? 多謝打賞的朋友們!




不過正因爲了解馬晶晶,所以鍾鬱青知道,這個看似尋常的陽頂天,肯定有他不尋常的地方。

最簡單的一點,這套別墅,馬晶晶是肯定買不起的,那麼必然就是陽頂天給她買的,而能出手買這麼貴別墅的人,就不是一般人。

當然,這肯定不是馬晶晶喜歡他的原因,馬晶晶喜歡他,必然有另外的原因,別墅只能是個搭頭。

鍾鬱青也是個極聰明的女子,當然不會現場問出來,只是跟着馬晶晶一起看了房子,初步看了一圈,討論了一下整體的設計風格,然後再一起出去吃了飯。

飯桌上,陽頂天就充分暴露了他土包子的原形,鍾鬱青和馬晶晶討論的一些話題,什麼構形啊,採光啊,美學原理之類的,陽頂天不但完全插不上嘴,甚至聽都聽不懂。

鍾鬱青做室內設計,和各形各色的客戶打交道,慣於察言觀色,很快就看出了陽頂天土包子的底蘊,飯後再回別墅,陽頂天坐在客廳刷手機,就聽到她們在二樓議論。

“這別墅他給你買的?”

“嗯啊。”

“晶晶,我必須說,你墜落了啊。”

“怎麼了嘛,就不興我喜歡的男人送我一點東西啊。”馬晶晶明顯不服氣。

“你喜歡他什麼?”鍾鬱青有些氣勢洶洶的:“我還真沒看出來,他有哪點讓你喜歡的,不會是器大活好吧?”

馬晶晶咯咯笑起來:“還真就是器大活好。”

“我不信。”鍾鬱青道:“看他的臉像就不象。”

“你還會看像,我怎麼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多了,本小姐可是天才,而且是不學自通的那一種。”

“唷唷唷,我知道了拉,那你倒是說說,你從哪一點看出他不行的?”

“看鼻子啊,你注意沒有,男人的鼻子,和那個東西長得一模一樣,不過形狀相反而已。”

“還說你不是腐女。”馬晶晶打趣:“不過好象是哦,那說明什麼?”

“所以,鼻子越大越直越高的,那東西也就越大,同時也就越強,你那位,可只是一般。”

陽頂天耳朵尖,她們的聲音雖低,陽頂天卻全聽了個清清楚楚,一時間又是吃驚又是好笑:“還有這樣一說,鼻子跟那話兒還有關係?”

不由得摸了摸自己鼻子,確實不是很大。

但也不能說鍾鬱青的說法沒道理,因爲陽頂天現在很強,是因爲有桃花眼,而在得桃花眼之前,他是可憐的處男,並不知道自己強不強。

“這是不會錯的,人身體內的一切,從臉上都可以看出來。”鍾鬱青語氣肯定。

馬晶晶咯咯的笑,鍾鬱青好奇了:“怎麼,我說的不對?”

“這一點至少是錯的。”

“我不信。”鍾鬱青不服氣。


“要不試試。”馬晶晶咯咯笑:“今天你只要是不求饒,出不了這幢別墅。”

她居然有這樣的話,陽頂天都聽傻了,不過他也早就知道了,所謂的女神,都是屌絲幻想出來的,事實上,無論怎樣的女神,到了男人身下,都會象母狗一樣叫喚。

“可以啊,只要你捨得,我還真就不信了,我這雙眼晴,絕對不會看錯的。”

兩個人說着,打起賭來,隨後又笑做一團。

“這些女人。”陽頂天也忍不住好笑。

她們看了一圈下來,鍾鬱青道:“我大致估算了一下,照你這樣的設計,裝修下來,大約至少得三百萬以上,嗯,設計費嘛,照約定的來。”

“可以啊。”馬晶晶咯咯笑。

陽頂天不知道她們是怎麼約定的,不過可以明顯的看得出來,所謂的約定,肯定不是錢。

陽頂天也不好問,只能跟着笑。

鍾鬱青對陽頂天道:“我說妹夫,這裝修的錢,不會讓晶晶掏吧。”

“當然不會。”

陽頂天搖頭,拿出手機,當場給馬晶晶打了三千萬。

馬晶晶手機短信一響,鍾鬱青好奇的道:“打了多少錢啊,我看看。”


她湊過來一看,驚呼一聲:“三千萬?這是多打了個零嗎?”

“多一個零而已,用得着大呼小叫的嗎?”馬晶晶說得隨意,但看向陽頂天的眼眸裏,卻是濃濃的情意。

再怎麼清高脫俗的女子,當心愛的男人無條件的寵着她時,她還是開心的。

“多一個零而已,這話說的,嘖嘖嘖。”鍾鬱青感慨着,再看向陽頂天時,眼裏又多了幾分好奇。

這人貌不出奇,但出手,卻是真的大氣。

兩點半,馬晶晶去電視臺,鍾鬱青也回設計室了,她先得出圖,隨後的設計,她要和馬晶晶慢慢討論,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

馬晶晶是一個精緻的女子,即然喜歡這套別墅,又有足夠的裝修資金,她肯定會慢慢的精心打磨,先是爲着泳池而來,但真正想要住進來,估計至少得一年以後了。

陽頂天不會參予過多,實話實說,他有些受打擊了,馬晶晶和鍾鬱青討論的一些東西,他根本聽不懂,強要插話,只是出醜而已。

想一想,也是啊,馬晶晶本就是這個城市頂尖的女人,她的圈子裏,必然也都是各有所長的精英。

如果沒有桃花眼,陽頂天是擠不進這個圈子的,也絕對不可能擁有馬晶晶這樣的女人。

這讓陽頂天即有些驕傲,又有些沮喪,心氣不平衡,就給趙小美阮紅雪兩個打了電話,她們很快就來了紅蓮會所。


這兩個少婦都打扮得非常時尚,她們也不會說陽頂天聽不懂的話,這讓陽頂天長了氣勢,狠狠的在她們身上折騰了一番,又每人給了兩百萬。

看着兩個豐豔少婦嬌媚的臉,摟着她們綿軟的身子,爽啊,十萬八千毛孔,無一不爽。

說白了,陽頂天真的就一俗人,太高雅的逼,他裝不出來。

不過真正讓他開心的,還是到了畫溪鎮後,盧燕吊到他身上,再一手摟着燕喃,這樣的姑娘,哪怕什麼也不做,摟着她們,心中就安詳喜樂。

吃了飯,八點多,不知如何又說起那鬼,陽頂天笑道:“要不我們晚上去把那鬼捉了吧。”

“呀。”盧燕尖叫:“纔不去。” 燕喃也搖頭:“陽陽,別亂說話,這些東西招惹不得的。”

高雪憐卻好奇:“陽陽你會捉鬼嗎?”

陽頂天笑:“真鬼沒見過,假鬼嘛,呵呵。”

盧燕一聽明白了:“你是說,有人裝神弄鬼。”

“肯定啊。”陽頂天笑:“你見過鬼啊。”

“纔不要見。”盧燕忙搖頭,大眼晴瞪起來:“你怎麼知道那是個假鬼?”

“因爲我昨天晚上出去了一趟,看到了那個鬼。”

“呀。”盧燕尖叫:“你昨天晚上出去了。”又疑惑,看燕喃:“我們怎麼不知道。”

“哪些人睡得象小豬豬一樣,怎麼會知道。”

“喃喃纔是小豬豬。”盧燕吃吃笑。

“你纔是。”燕喃嗔她。

邊上的高雪憐卻猛地脹紅了臉:“他晚上還出去了,那會不會……”

想到當時自己在窗前那個樣子,也不知躺了多久,更不知給他看到沒有。

“要是給他看到了,那就真不要活人了。”


她心中羞愧欲死,但同時間,卻又另生出一股情愫:“如果他真看到了,也許……”

她忍不住看向陽頂天,陽頂天卻沒看她,盧燕在問:“那鬼是什麼樣子?漂亮不?”

“還行吧。”陽頂天點頭:“如果你們是一百分,那女鬼大約也能打六十五分吧。”

“到底是什麼人啊。”燕喃奇怪:“裝神弄鬼的做什麼?”

“是啊是啊。”盧燕也好奇:“裝神弄鬼的嚇人,很好玩嗎?”

“不是好玩。”陽頂天搖頭:“其實是一幫子走私犯,爲了怕經過的人看到,所以裝鬼嚇人,這附近的人給嚇到了,晚上不敢從那邊走了,他們就可以肆無忌憚的走貨了。”

“原來是這樣啊。”盧燕几個恍然大悟,盧燕叫:“那我們報警,居然嚇我們,氣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