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來自神域的兩尊仙王並沒有動,遠遠望著這裡,似乎沒有興趣參與進來,而至於那尊古族的仙王,則被古元纏著,根本沒有機會降臨,

「死到臨頭還嘴硬,」

「怎當自己無敵了嗎,,」

聖靈惡狠狠的吼道,

誠然,李昊如今很強,甚至真的有了證道的資本,足以在未來成就一番輝煌偉績,但是,現在,其畢竟還沒有真的成長起來,面對兩尊仙王一尊准帝,任他再怎麼強大也絕對沒有一點機會,

「想殺我,就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李昊大笑,眉心綻放永恆之光,陡然從中衝出一道道神光,

聚仙旗,招妖幡,人王旗,昊天界,翻天印,陰陽圖,龍帝印....

各種各樣的法寶在他頭頂翻滾著,釋放出一股股極道之威,壓蓋天地,

這不是普通的法寶,這是屬於古之大帝祭練的無上神物,每一件都擁有著毀天滅地的神威天能,此刻,他們一同出現,瞬間升騰而起的恐怖威勢,頓時驚懼了所有人,就連神族的准帝都忍不住退後了一步,一臉震驚,


「你...」

邪神一族的仙王臉色大變,緊緊盯著一臉笑意的李昊,久久說不出話來,

這麼多至寶,這麼多神物,同時掌控在一個人手中,簡直就如同神跡一般,讓人難以想象,這可是至寶啊,整個大荒也尋不出幾件來,每一件都烙印有古之大帝的無敵意志,堪稱無解,隨便一件都足以鎮壓天地,

「我雖然暫時打不過你們,但是,我若要拚命,總能夠留下一個來,」

「你們,誰想要來送死,」

李昊大笑,懸浮天宇之中,點指幾尊仙王,沒有一點畏懼之心,

事實上,確實如此,

雖然只有六重天的修為,根本無法完全復甦至寶的無上偉力,但是,李昊若是拼盡了一切,依靠如此之多的神物,絕對能夠將一尊仙王給拼掉,沒有一點反抗的機會,

能夠邁入這個境界的存在,都在可能在未來得道成帝,統領天下,而且,活了數千年的歲月,這些傢伙哪個不是成了精的怪物,自然沒有人願意做出頭鳥,

死,是一件讓所有天驕俊傑都畏懼的事情,沒有之一,

「不要惹我,」

「否則的話,大不了同歸於盡,」

李昊大笑,直接轉身,繼續他的斬殺大業,

頭頂諸多至寶,身放無量祥光,李昊化身死亡的使者,在這片戰場上大殺四方,最終,最有寥寥幾個人,諸如大魔神,邪神,神,神女幾人活著離開,剩下的所有修者,包括神域的兩尊帝子,全部都隕落了,化作血霧飄散在這片山谷之中,

這是一場大殺劫,李昊在無盡的屍山血海中崛起,將各族人傑給斬殺了個乾淨,

屹立絕巔,唯我獨尊,

到了現在,無需多說,

李昊用行動證明了一切,舉世無敵的氣魄大成,

至尊只有一個,

未來的大帝,自然也只有一個,

捨我其誰, 這是一種極其具有威勢的一幕,

一個年輕人白袍飄飄,獨立蒼穹之中,在其身畔,是數不盡的屍骨堆積,望不穿的血河流淌,伴隨著神明在嘶吼,魔神在怒嚎,天地之間一片血雨腥風,

而,只有那個年輕人渾身遍放光明,如同一尊天神一般,俯視蒼茫大地,


這已經不是年青一代的帝子了,大勢所趨,氣魄初成,他已經隱隱然有了一點古之大帝的威壓,恍惚間屹立萬道之巔,高高在上,

僅剩的幾尊仙王,臉色鐵青,緊緊盯著那個年輕人,心中翻江倒海,

「還不走,」

李昊陡然轉頭,臉上勾出一抹笑意,露出一個璀璨的弧度,

在他頭頂,一件件至寶在搖擺,綻放出璀璨永恆的神光,將其渲染的一片瑰麗耀眼,不可直視,

毫無疑問,這一刻的李昊,是強大的,幾乎無敵,

即使幾尊仙王,甚至是神族的准帝,都不由生出一點仰望的念頭,不敢與之對視,

「哼,」


「不要太得意了,即使你邁入了這個境界,也不一定能夠成為大帝,」

「總有一天,你會為今天的行為付出代價,」

聖靈一族的仙王冷笑一聲,果斷轉身,化作一道仙光,快速消失不見,

「自求多福,」

邪神倒是沒有放下什麼大話,只不過,其眸光之中的殺意更加濃郁了,

「你真的不考慮歸於我神族嗎,」

神族的准帝開口,望向李昊,輕聲道,

這是一尊准帝,在現世幾乎可以橫掃世間的一切了,是無敵的代表,此刻的她,臉龐籠罩在清冷的月華中,讓人看不清楚表情,只是,她的語氣中,有著一抹渴望,眼眸中,閃爍著一縷瘋狂,

「...」

搖了搖頭,李昊無言,

「既然如此,下一次相遇,我會直接動手,斬殺了你,」

神族准帝開口,聲音變得冷漠,

「從你對華林動手的那一刻起,我們之間,就只能是敵人,」

李昊漠然,吐出一句話,有不加掩飾的殺意在沸騰,

神族准帝身軀微微一顫,雙眸中陡然綻放出一股強橫的殺意,就連腦後皎潔圓月都忍不住在劇烈搖動,然而,看了一眼李昊頭頂的那些至寶,她默默嘆了口氣,身形閃動間,消失不見,

「這片地方,曾經也是我的家,只是可惜,已經不屬於我了,」

望著這蒼茫大地,看著著熟悉又陌生的古老神域,李昊輕輕嘆息一聲,

一步邁出,他來到神域中的那兩尊仙王面前,其中一個,還是個熟人,赫然是那尊在道紋一脈成就很高的仙王,誕生於神域世界之中,被譽為諸神之下的最強者,

如今的神域世界,神明隕落,天帝出走,有很大一部分,都歸於此人的手筆,正是他,同張銘聯手,策劃了那個天大的陰謀,將諸神全部隕落,

也正是他,在天帝降臨凡塵的時候,同張銘一起拆了天宮,煉化了信仰神力,使得天帝功虧一簣,

「神域不應該再有神...」

望著那尊仙王,李昊輕輕說道,

「以後的神域,絕對沒有神,」

「他們,應該為自己而活,」

那尊仙王默默開口,很是堅決,

點了點頭,李昊欣慰,直接轉身,面對那個宿命之中的大敵,

「要殺我嗎,」

張銘盤坐在十二品蓮台上,渾身混沌霧氣洶湧,

「我們都是棋子,本應該可以做朋友,」

李昊望著那個青年,不自禁感嘆,

他們的命運,何其相仿,只是可惜,造化弄人,他們兩個永遠走不在一起,

「自從被選中的那一天起,我們的命運,便不屬於自己,」

「那種一切都被別人掌控的日子,我不願意再過,」

張銘開口,聲音中滿是冷冽,很是堅決,

「你走吧...」

「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夠尋到各自的出路,」

嘆了口氣,李昊輕聲道,

「......」

沉默,寂靜,

張銘無語,與李昊對視良久,

最終,他嘆了口氣,十二品蓮台化作一道光霧,快速消失不見,

良久,才有一個聲音傳出,繚繞在李昊耳旁:靈兒在仙界之中,那是一個好女孩,你運氣不錯,喬七寶被佛門收走,應該已離開了通天路,至於剩餘的那人,想必,我不說,你應該也知曉...

李昊面無表情,望著無垠蒼穹,沉默了良久,

最終,他搖了搖頭,來到古元身邊,恭敬的行禮,


這是人族的護道者,頗具仙氣,有大局觀,而且,其對李昊恩情浩大,曾經多次為其解圍,更是獨抗數尊仙王,為李昊爭取時間,讓李昊心存感激,

「你有了證道的希望,已經在這條路上走出了很遠很遠,」

「但是,不可失了本心,不要被力量迷了心智,」

老人望著李昊,臉上掛著無盡欣慰,卻依舊苦口婆心,凝重的告誡,

畢竟,其活了數千年歲月,見過了數不清的少年英傑出世,卻也見證了許多至強者的隕落,深深知曉,這條證道路,不好走,

「多謝前輩指點,」

李昊虛心接受,

畢竟,古往今來,當真是有數不清的修者崛起,卻往往有絕大部分人都失敗了,只有寥寥幾人能夠得道,這條天路,早已經能夠被稱作絕路,可謂九死一生,

「還有,如果能夠的話,還是多多留手,少造一些殺戮...」

頓了頓,古元猶豫,還是開口道,

看著李昊點頭,顯然是聽進了心中,他才終於露出一抹笑容,佝僂著脊背,默默的離去,

...

幽深山谷,偏僻而荒寞,伴隨著諸雄的隕落和遠去,再一次陷入了寂靜之中,

這片小天地,早已經被破壞的慘不忍睹,也只有最深處的一點凈土,被諸多仙根神物守護著,依舊安逸而祥和,

陳逸飛等人盤坐在仙樹下,專心療傷,恢復傷勢,

而李昊,也一動不動,懸浮在天宇中,體味之前的一場場大戰,鞏固自己的道果,

如今的他,徹底煉化了識海中的不滅靈光,將其與渾身血肉熔煉而一體,更是鎮壓了一副先天道圖,從中體悟到了萬道之源,成功將諸多星辰神明烙印消化,

以後天之軀,演化混沌,以不朽神魂,體悟萬道之源,讓其走出了一條無上神途,終於從前人的陰影之中超脫了出來,

可以說,如今的他,才真正能夠做自己,從妖師的禁錮之中超脫了出來,

以後的日子,將會更加璀璨,任其馳騁...

一晃眼,十年的光陰快速流淌而去,

這段時間內,眾人經歷了短暫的安寧,在這處神域世界中,或潛心悟道,或四處遊玩,自由自在,沒有一點約束,只不過,多了一個彩蝶公主,整日整日追打著李昊,口是心非是為了上次打暈他而復仇,

對於這個肯舍了命來救自己的美麗仙子,李昊只能夠苦笑,打算一切隨緣…

而這一戰過後,整個神域世界,再也不被諸神束縛,成為了一片難得的樂土,期間,也有大量的域外來客降臨,不過都頗為收斂,並沒有起過什麼太大的爭端,

甚至,有人族護道者出現,與神域商討,將神域世界納入通天路中,成為諸族的試煉地,相互協助,

顯然,這是一件好事,只不過,同李昊他們沒有了關係,

「而今,我們要去哪裡,」

應昌駐足在虛空中,輕聲說道,


幾人經歷了上次那一場殺劫,修為或多或少都有提升,如今的幾人,一個個都邁入了古仙之巔,真的有了縱橫天地的資格,這樣一股勢力出行,就是一尊仙王出現也能夠拼上一拼,絕對沒有人敢放肆,

「去通天路,去最後一關看個究竟,」

李昊開口道,

據張銘所說,靈兒早已經通過了通天路上的八十一關,甚至邁入了傳說中的仙界之中,他心中思念,恨不得直接追隨而去,

「也好,傳說中的仙界,有足夠的誘惑,」

眾人大笑,一個個豪情萬丈,開始上路,

整條通天路,為古之大帝,以及眾人上古先賢所鑄造,乃是留給後人的無盡福澤,希望能夠培養而出一尊九天十地無敵的大帝來,能夠護佑眾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