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你就放心吧!”

所羅門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回到了地面上。他現在正奮筆疾書,刻畫着一個又一個的符文。

妙俊風和所羅門在之前戰鬥的時候,就已經商量好了作戰策略。

對付那個大傢伙,要消耗的時間太多,而且也不能久戰。這裏是器靈祕境,不知道有多少器靈徘徊在附近。

他們剛纔口中的精力實際上是暗指自身的戰鬥力,女人是暗喻這數不清的器靈。

所羅門現在在刻畫的是一座傳送大陣,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把這個傢伙傳送到遠一點的地方。自己和妙俊風的根本目的不是殺了它,而是要趕到那座山峯上。

一回生二回熟,現在的他們可不是懵懂不知的菜鳥,有了上一次的經歷,要是還在這件事上犯傻!那才真丟了偉大英明所羅門的臉。

“啪啪啪”的聲音接連響起,一個又一個的結界不斷地被器靈給掙碎,那界禁囚籠也是出現微微的晃盪。

“結界術!”

妙俊風再次釋放結界術,甭管恢復了多少,反正要給所羅門留有充足的時間。就算自己下一刻栽倒在地,但只要所羅門成功了,那這一關就算闖過了。

再說,自己可還有底牌未使出呢!文者的能量值可是滿滿的。

“嗷嗚!”器靈第三次發出了咆哮。

在這一聲咆哮後,它的體積開始不斷縮小,一個又一個黑色的小器靈是不斷地從它體內迸出。

它到也聰明,想到了化整爲零的戰術。

伴隨着他的化整爲零,妙俊風的結界鎖鏈是完全失效了。密密麻麻的器靈在啃完了結界鎖鏈後,開始瘋狂的啃食界禁囚籠。

妙俊風的額頭上,汗珠開始不斷流下,如今真的是到了爭分奪秒的時刻。自己能做的也只有不斷的修復界禁囚籠,但修復的速度完全趕不上被破壞的速度。

“所羅門,好了沒?”

“快了,再堅持一會!”

“咔嚓”“咔嚓”的聲音接連響起,界禁囚籠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只要再有那麼一下,就會瞬間轟塌下來。

“好了沒?要堅持不住了!”

“成了!傳送吧!我的陣!”

“嗡”的一聲響起,一圈金色的光環是圍繞着千瘡百孔的界禁囚籠。

下一刻,一束流光自下而上的升起,將瘋狂的器靈們傳送出了百米遠。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才這麼一點距離?”

“大哥!能這樣已經不錯了!我是就地取材,又沒有準備空間石!現在我們趕緊跑吧!你沒看到那黑壓壓的一片又壓過來了嗎?”

“哎!真想暴揍你一頓!”

兩個人飛快的往前方跑去,也不管後方洪水滔天,反正只要跑到山腳下,安全瞬間就會降臨。

“嘭”的一聲巨響,界禁囚籠完全崩碎。

破籠而出的器靈們再度化零爲整,強壯的器靈雙手不斷的捶着胸膛,憤怒的咆哮了幾聲。之後,它更加賣力的指揮着器靈大軍,向前面的兩個人就追了上去。

距離一點點的拉近,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五米,眼看就要追上了。

然而,成功終究是屬於勇於堅持者的。他們倆憑藉着頑強的毅力,安全抵達山腳之下。

“得救啦!我們終於安全了!我又來了!”

妙俊風大喊一聲過後,是筆直的趴倒了地上。他是真的沒勁了,要不是後面的器靈大軍緊追不捨,自己早就要趴在地上,好好地休息一番了。

“是啊!得救了!我們又來了!只是不知道它還是那個它嗎?”所羅門到還好些,站到妙俊風的身旁,把權杖往地上一杵,守護在他的身旁。

“兩個小傢伙,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來了!這次的表現不錯,就不再難爲你們了,上來吧!”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

緊接着,兩朵白雲從地上升起,託着他們向着山巔就飄了上去。 白雲皚皚的山巔,充滿了神聖的氣息。

這氣息與周圍的大環境格格不入,血煞的風景與聖潔的景緻,兩種極端現象並列存在。

當然,與此奇異景象並存的還有那充滿靈性的器靈。

這些器靈和那些黑暗邪惡的器靈不同,從它們的身上散發出的是純純的赤子之心。

濃郁的能量不用他們動用一分力,自主的就涌入了他們的身體內。

妙俊風的疲憊一點點的除去,全身上下一陣舒坦之感。

“妙俊風,既然已經恢復了,就趕緊起來吧!你可不是那種貪得無厭之人!”

“咳咳咳,你可別被他的表象給欺騙了,他的演技可高明着呢!能夠在這裏輕鬆愜意的提升自己的修爲,爲啥不一次性的提升個夠呢!”

“所羅門,我可以理解爲你這是在幫他解釋嗎?”

現場的氣氛沉默了,妙俊風和所羅門都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不知名的存在,怎麼像是轉了性子一樣,這和金陵城的他不一樣啊!

“你們在想什麼?我感覺到你們內心的疑惑。”

妙俊風也不想在和稀泥,雙手一撐,從地上站起來說道:“前輩,請問您是金陵城的您嗎?”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你要知道人有七情六慾,平是展現的它們的綜合體現,以一種超然的意志在組合它們。

而我也是如此,每一個器靈祕境,都代表我的一種性格和情感。如今的我應該是愛屬性。”

“多謝前輩解惑,我來此並不想打擾您,只是想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爲。我既然答應您要救您出去,那就一定會辦到。”

“哈哈哈,我知道你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只是現在的你真的太弱小,我很擔心你會在今後的風浪中過早夭折。

爲此,我想送你一件禮物。當然,這禮物也不是那麼好拿的,需要你通過自己的智慧,去取到。”

“多前輩厚賜,我定會努力的。”妙俊風對着天空拱手一拜。

“所羅門,你就留在這裏吧!在這裏獲得好處比跟着他要多得多。他一會就會回來的。”

所羅門皺起眉頭,思索了一會,開口回道:“好,我相信您。”

“那我們就走起!”

一股柔和的力量將妙俊捲起,他眼前的景象也在飛快的變幻着。紅白二色快速旋轉,到最後只有一種“無”的顏色。

嫋嫋的白霧在腳下沉浮,青翠的色彩在周身飄蕩。頭頂上方,金色的光芒讓神聖的氣息灑遍大地。

“這裏是我內部的一處空間,在這裏只有機遇與寶物沒有任何危險。但你只能獲取一種機遇或者寶物。

機遇和寶物當中有好有壞,不過最壞的在凡間也是修行者夢寐以求的寶物。

好了,不多說了,你快去尋寶吧!你的時間不多,只有一刻鐘。祝你好運。”

妙俊風把頭一歪,眨了眨眼睛,呼出一口濁氣,開始邁着小心的步伐,在這裏尋起寶來。

三步以後,一個金色的箱子出現在他的眼前。從箱子上散發出的光芒可以看出,這裏面的寶物一定非同凡響。

不過他沒有去打開寶箱,而是繼續往前走去。

又走了三步,在他前面站了一位亭亭玉立的仙子,仙子對他點頭一笑。

妙俊風向她回以微笑,但並沒有向她走去也沒有升起多餘的想法。在見到仙子的那一刻,他發現對許琪的思念更深了。

再次走了三步,一套威風凜凜的鎧甲懸浮於自己的眼前,在它的旁邊,還有一個木牌,上面書寫着它的名字和功用。

妙俊風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心神平靜下來。

他發現,在這裏只要自己往前走三步,就會出現一件寶物。每一件寶物都會令自己心動,都會讓自己有想收起它的衝動。

可是,在自己的腦海中有一個聲音在不斷的呼喚自己,讓自己不要去管它們,徑直往前走。

妙俊風再深吸一口氣,隨即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他閉上眼睛,拋開六識,飛快的往前邁了九步。

九步之後,他沒有釋放六識,而是保持着這種狀態,伸手就向前抓去。

由於沒有六識,他只能憑藉着自己的第七感去判斷。

現在的他沒有功夫去想爲什麼自己會有第七感,爲什麼自己能將六感全部摒棄。

“抓到了!”

妙俊風瞬間釋放六識,睜開了眼睛。

在他的手上,一顆核桃般大小的種子是穩穩的停在他的手掌上。

“前輩,我就要它了!”

“你確定?”

“我確定!”

“好!那你回來吧!”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妙俊風回到了所羅門的身邊。在他們的眼前,一個透明的影子像是面帶微笑的注視着他們。

“妙俊風,你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你知道你選的是什麼嗎?”

“好像是一顆種子。”

“沒錯,它的確是一顆種子。不過,等它開花結果後,誕生的傢伙可是驚天地泣鬼神般的存在。”

“不會吧!那是啥?”所羅門比妙俊風還激動,對於寶藏,他向來是癡迷且瘋狂的。

“混沌麒麟!”

“混沌麒麟?這是吃的,還是用的,還是幹什麼別的用的?”

“哎!有時候的你還真是傻的可愛。它既不是吃的也不是喝的。而是可以作爲你的夥伴,成爲你強大的助力,是活着的式神。

說得再簡單一點,你可以理解爲聖獸。在你們的世界不是有四聖獸嗎?它可以理解爲第五隻聖獸。”

“哇塞!這下發達了!俊風,以後本王再去尋寶,一定帶上你!我們有一頭聖獸啦!要是騎在它的身上,那會多拉風!”

“話是沒錯,可是要將它養育成聖獸,就要看你的造化了。他既然被稱之爲聖獸,那普通的飼養方法自然不行,它的誕生也需要你通過智慧去一點點的開發和了解。

只有這樣,在它出世以後,才能與你成爲最親密的夥伴,乃至兄弟。”

“很深奧,但我大致聽懂了。我剛纔有了一個突發奇想,麒麟和器靈這二者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係呢?器靈可不可以成爲它的食物呢?”

“嗦嗦嗦”的聲音響起,麒麟種子好像抖動了一下。

“哈哈哈…,看來你們還真是天生的一對。你剛纔的問題,我給不了答案,你自己去尋找答案吧!

我給你十天的時間,十天之後,我會送你出去的。”

說完,他的身影緩緩消失了,只留下妙俊風和所羅門大眼瞪小眼,還有一顆未發芽的麒麟種子。 “所羅門,你不覺得今天的你有些奇怪嗎?”妙俊風撓有興致的打量着所羅門說道。

“有什麼好奇怪的,本王還是那樣的英明神武,瀟灑英俊!”

“嘭!”的一聲過後,“哎呦”一聲響起。

“誰敲我?誰敢敲本王的腦袋?”所羅門捂着頭,四處搜尋起來。

妙俊風自然知道是誰敲了所羅門的頭,但這也太匪夷所思了。難不成,它現在就已經有智慧,有情感,能夠聽懂人與人之間的談話了?

“你能聽懂我說的話嗎?若是能,就晃一下。”

麒麟種子在妙俊風的手掌上滾了一下。

“所羅門,所羅門,你快過來!它是活的!”

重生八零甜如蜜 “嘭”的一下,妙俊風體會到了所羅門的敲頭之痛。

這回,輪到所羅門看得真真的。他臉上的笑容在下一刻,別提有多燦爛了。

“這是寶貝啊!價值連城,不對,就算拿皇庭跟我換我都不換!這可是聖獸啊!”所羅門兩眼放光,眼看就要撲了上去。

“咻”的一下,麒麟種子一下子鑽到了妙俊風的懷裏,還時不時的露出半截種子往外瞅瞅。

“哈哈哈…,我說所羅門能別這樣丟人嗎?它以後也是我們的夥伴,更是我們的兄弟。按照輩分,你可是他的二哥,能別這樣失態嗎?”

“你說的是真的?我是他的二哥?”

“廢話!我騙你幹嘛!凡事總得有個先來後到嘛!再說他當我們的三弟,又不吃虧,我們對他能不好嗎?”

“咻”的一下,麒麟種飛到了妙俊風的肩膀上,“噗嚕嚕”的轉起圈來。

“你看他已經同意我的提議了,你也別婆婆媽媽的了,從今往後你就是他的二哥了。”

“好!有個聖獸當三弟,那我出去也是很拉風的。二哥答應你,以後不欺負你了,會好好對你。”

麒麟種子飛到所羅門的面前,輕輕點了他的臉頰一下,看樣子像是孩子親暱家人的臉龐。

“俊風,給他起個名吧!總不能混沌麒麟,麒麟種子的叫着。”

“我看就叫混沌吧!好聽又好記。”

麒麟種子歡快的在半空中轉起圈來,想來它對這個名字也是很滿意。

“混沌,剛纔我說這裏的器靈對你有用,你好像有反應了。你能具體的告訴我有什麼用嗎?”

混沌筆直的落下,用身子在地上寫到,“他們身上的能量可以讓我成長。”

妙俊風和所羅門很有默契的一擡頭相視一眼,然後,“噌”的一下拔腿就向着山下跑去。

混沌自然是緊隨其後,在追上妙俊風后,是一下子跳進了他的懷裏。

如今有了神山作爲依託,進可攻,退可守,想要獲取能量那不是小菜一碟嗎?

半個小時後,兩個人衝到了山腳下。那駐紮在山腳下的大塊頭在見到他們二人跑下山來,還在繼續往外衝後,是高興的一蹦三尺高。

雖然智慧有限,但它還是感覺到了,眼前的這兩個人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樣。

他們的臉上怎麼會掛着令自己感到心寒的笑容呢?這是很不正常的,之前的他們,可不是這樣的。

再有,凡是被他們靠近的器靈,爲什麼就好像是變成石頭一樣,一動也不動呢?

妙俊風和所羅門就像是在收割成熟的稻穀一般,成片成片的器靈被他們倆給收割。

大塊頭再度捶起胸膛,當仁不讓的往前衝了過去。

然而,在往前衝了幾步後,它就後悔了,後悔沒有及時逃走。

來自於心底的顫慄讓它動彈不得,來自於天生的等級威壓,讓他不得不向眼前的二位臣服。

妙俊風自上而下的揮劍劈下,所羅門自下而上的舞杖揮上。

“嗷嗚”一聲哀鳴,大塊頭是一分爲二,化作一大股精純的能量向着妙俊風懷中的混沌就涌了過來。

“咔”的一聲脆響,麒麟種子發出了嫩綠的新芽。他高興的飛到妙俊風的肩頭上,跳來跳去。

“大哥,我可以說話啦!再快些幫我積攢能量。

www ▪Tтkд n ▪C ○

二哥,你也要加把勁,我看你的動作還沒有大哥快呢!”

這個小傢伙,剛一開口說話,就生怕天下不亂,挑撥起了妙俊風和所羅門的關係。

“混沌,不許這樣說。所羅門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了不起了!若換成是我,做的肯定沒他好。”妙俊風率先就批評了混沌,並擡高了所羅門。

“哈哈哈,俊風過讚了。小傢伙說得對,我的動作是慢了些。這不好久沒有這般痛快的戰鬥了,技藝難免生疏,等再殺一會,我這速度肯定就能追上來了。”

妙俊風和所羅門可能都沒有發現,他們二人之間的對話,讓才發芽的麒麟種子產生了一絲變化。

混沌不分陰陽,不分善惡。但他們倆剛纔的一番話,卻將善念和兄弟之情注入到了麒麟種子中。

混沌從此刻開始,纔算是真正融入到了他們這個小團體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