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你小子就是欠揍!”黃泉意志怒喝一聲後,還是乖乖的飄到了對面。

“老皇,趕緊跟我說說其中的門道吧!”

“你喊誰老黃?這個稱呼我不喜歡,換一個!”黃泉意志沒好氣的回道。

“別介啊!我口中的皇是皇帝的皇,不是黃泉的黃。喊你老皇不是顯得我們關係好嗎?”

“也行!你愛咋滴就咋滴吧!下面我說的話很重要,你務必要牢記於心。

你能泡在黃泉潭中而不死,說明你通過了黃泉潭的考驗,擁有了掌控黃泉的資格。但這樣的資格不僅僅只有你一個人擁有。

在以往,也許只有你一個人。但誰讓我們這個世界法則不全呢?故而,也就多出了五個候選人。

在今後的日子裏,你必須把這五個候選人找到,是收服還是殺掉,你自己看着辦。

不要問我怎麼尋到那五個人。在你們六個人身上都會留有黃泉印記的氣息,當你們接近時,你們會自動留意到相關競爭者。

你現在所在的黃泉界只是北大陸的黃泉界。十個通道爲何只能看到三個通道有亡靈出沒?那是因爲世界之力的自我保護和隔絕。

到了中央大陸,你可以去黃泉界看一下,那裏會有四個通道,其餘六個通道和我們這裏一樣,空落落的,沒有一個鬼影。

至於南大陸,那裏不去也罷,只要你取得了中央大陸的控制權,南大陸等同於囊中之物。

我知道你接下來要去中央大陸歷練,你自願想去是最好。要是你原本沒有這個打算,我也會逼着讓你去。

殘缺的六道必須補上。只有六道齊全形成一個輪迴,才能讓這個世界的秩序變得齊全,才能讓這個世界變成完整的世界。”

好不容易等到黃泉意志停下來,妙俊風立即開口問道:“你說的大部分我都懂了,但有兩個疑問希望你幫我解答一下。

一個是爲什麼在你們口中,南大陸都顯得不重要呢?

從現在開始當男神 另一個是,六道輪迴我聽過不下於百遍,但究竟什麼是六道輪迴,我至今沒有搞明白!”

“你問的這兩個問題很不錯。第一個問題我現在就可以回答你。

南北大路息息相關,一陽一陰,陰陽既相互對立又相互統一。北大陸的氣運若是加在你身上,漸漸地也會讓南大陸的氣運加在你身上。

話說南大陸你也去過,你應該可以發現那裏的人和我們這裏的人有什麼不同。

鏡子裏的你難道就不是你了嗎?身爲陰鏡的南大陸自然要隨着北大陸的變化而變化。”

“原來如此。你們早告訴我不就完了嗎?個個都喜歡裝深沉,玩深奧。哎!簡直是氣煞我也!”

“好了!現在知道也不算晚。關於六道輪迴,我覺得還是讓你親身體驗一下比較好。”

“怎麼體驗?”

“你不是困了嗎?既然困了,那就睡一會吧!”

“嗯!”妙俊風伸了一個懶腰,睏乏之感說來就來,讓他毫無準備。

禪音陣陣,金光四起,仙霧繚繞,靈氣充沛,佛陀,仙子,聖君,一個個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不等自己看夠,一瞬間從九天直接摔落而下,來到紅塵滾滾的人間。

人間雖好,但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兩眼一閉之後,漆黑的空間,九幽的呼喚在耳邊響起。

好人轉世,惡人入獄,地獄中的殘酷積年累月,不會停歇。罪惡深重之人褪去人身,化爲惡鬼。在鬼道中弱肉強食,整日食不飽,睡不好,擔驚受怕。

修羅一途並非全是大奸大惡之人,他們與魔不同,有自己的行爲處事原則。非人非神非鬼,男的醜陋,女的貌美。

牲畜蘊含靈性,只不過大多數的靈性被封印在了識海深處。只有到解脫的那一天,封印纔會解除,讓封印中的靈魂再看世間一眼。

一個世界,一個身份,一個輪迴。

妙俊風漸漸從睡夢中醒來。說六道,悟六道,沒有什麼比親身體驗更好的了。

現在的自己不敢說對六道瞭若指掌,但基本的含義和規則,自己總算是弄明白了。

“醒了嗎?這個夢感覺怎麼樣?”黃泉意志的聲音在妙俊風耳邊響起。

“我睡了多久?”

“剎那。”

“什麼?我剛纔經歷那麼多事,時間纔過去短短的剎那!”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以前的你可曾想過,有一天會泡在黃泉潭中悟道呢?莊周夢蝶的典故大家都知道,可真要應驗在自己的身上,又有誰能大徹大悟呢?”

“老皇,我覺得今天的你有點不一樣,給我的感覺有點怪!”

“哦?是嗎?我不還是我嗎?變得是你的心,而不是我。”

妙俊風對他翻了一個白眼,這叫怎麼回事?每句話都攜帶禪機,難不成他即將飛昇,變身佛陀?

“你這是什麼眼神?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在想什麼。要是感覺差不多了就起來吧!再泡下去,你整個人就要成麪糰了!”

a 妙俊風雙手一撐,從黃泉潭中一躍而起。

他驚奇的發現,他身上竟然一點也不溼,連個水滴都沒有。

“不要大驚小怪!黃泉潭的神祕不是你一時半會能弄明白的。現在的你只要知道,你獲得了他的認可就行,其它的留待日後慢慢琢磨吧!”

“你說的我懂。但有一件事,你必須要給我個合理的解釋。”妙俊風眯起雙眼,一身的氣機緊緊鎖定黃泉意志。

“什麼事?該交代的我都交代了,還能有什麼遺忘嗎?就算我忘了什麼,你也不知道啊!”

“老皇,你就別在那裝傻充愣了,你之前對我說的大機緣難道就是一把鑰匙不成?”

“是啊!你還想要什麼?這可是天大的造化,不知道有多少大勢力的接班人想獲得這番機緣。”

“哦?多少大勢力。看來老黃你不僅可以在北大陸稱霸,也可以去中央大陸做祖啊!”

“那是!雖然麻煩,但我要想去還是能去得滴,這不,我”說到這,黃泉意志猛然醒悟,自己怎麼就上套了呢?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老皇,其他五位持有鑰匙的人我不會問你,但你總要給我個交代。你的做法嚴重傷害了你我之間的友誼。”

“你想怎麼招?劃出個道道來吧!”黃泉意志也乾脆,不再跟妙俊風繞來繞去。

“幫我提升一下修爲,我要的是沒有後遺症的提升。”妙俊風很肯定的說道。

“好!下不爲例!”黃泉意志這次很大方,沒有推三阻四。

“老皇,你這麼爽快就答應我,讓我感到有點匪夷所思。你不會在後面挖了大坑讓我跳吧!”

“哼!休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是那樣的人嗎?”

“可你本來就不是人啊!”妙俊風雙手一攤的說道。

“額?目前的我是不是人,但不代表我以後不是人。人的含義大了去了,非得是你們這些凡塵血肉嗎?就是天神,有時候也會自稱爲人。”

“好吧!我就勉爲其難的相信你吧!趕緊的,速度!”妙俊風故意做出一副很勉強的樣子。

無限生回

“好好好,我這就來幫你。你可要好好享受哦!”

黃泉意志的聲音讓妙俊風升起一抹不好的預兆。下一刻,一團朦朧的混沌之光把他全身上下,包裹的嚴嚴實實。

針扎般的疼痛從體表開始,向體內蔓延。擠壓的爆裂感與正常情況相反,由內而外的撐漲開來。

光是上的疼痛也就罷了,識海世界內,一個巨大的磨盤開始轉動。伴隨着它的轉動,整個識海世界被它不斷吸引,拉進磨盤,攪的粉碎。

神魂上的疼痛不是用言語就能描述出來的,箇中滋味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到。

“欲仙欲死”的妙俊風,憑藉其執着的精神,愣是沒有讓雙眼閉合,直勾勾的盯着在一旁幸災樂禍的黃泉意志。

“對!就是要有這股勁。若是沒有這股勁,在修爲提升後,會落下後遺症的。”黃泉意志對他的目光沒有放在心上,反而語重心長的誇讚了他一下。

識海世界在磨盤的磨合下,比原先的空間要小了一圈,但內涵的精神力卻要更加精純。

肉身上的疼痛逐漸開始被酥癢的感覺取代,這是破而後立,煥發生機的兆頭。

“啊!”,一聲大喊,神光一閃,妙俊風赤條條的縱躍而起,轉眼間,又跳入了黃泉潭。

“哎!黃泉潭雖好,你也總不能老跳吧!都說了再泡你就要成發麪了,你怎麼就是不聽呢?”

“謝謝。”竄出潭面的妙俊風對黃泉意志道了聲謝。

“客氣啥!趕緊去見那個小丫頭吧!她修爲不高,在這裏呆久了,活人也會變成死人。”

“對啊!差一點就把這茬給忘了!”妙俊風一躍而起,向後奔跑。

“穿衣服!你是想耍流氓嗎?再有,我不帶你出去,你知道出去的路嗎?”黃泉意志被妙俊風弄得哭笑不得,該不會在剛纔幫他的時候,傷到他腦子了吧!

陸太太,餘生只等你 力王拎着朱珠參觀了黃泉幾處懲罰罪人的地方,在那裏朱珠首次見到了血腥的場景,聽到了深入靈魂的撕喊。

被懲罰的罪人在痛苦中品嚐着煎熬,在無助中懺悔自己的過錯,然後,慢慢的死去。可當他再次醒來後,會發現自己並沒有死去,接下來要面對的是再一次品嚐這生不如死的酷刑。 天驅

一路上,朱珠一言不發,她心中有很多話想說,但在看到力王瞪她的牛眼後,那即將出口的話,硬是被她給吞了回去。

“朱珠,黃泉界一日遊愉快嗎?” 契約剩女 妙俊風面帶笑容的出現在朱珠的眼前。

“拜見主公!”力王收到妙俊風傳音,知道自己的任務已經結束。

“主公?他怎麼會喊你主公?難道你們之前就認識?你們從一開始就在騙我!這裏也壓根不是地獄,我所見到的都是幻覺!”朱珠找到了宣泄口,大聲的呼喊道。

“閉嘴!收起你的大小姐脾氣。我承認我和力王一早就認識。但這裏的確是九幽黃泉,你見到的也都是真實的場景,並非是幻覺。

丫頭,我希望你明白。出身在絕頂宗門是你命好,但你若不珍惜這前世修來的命,你的未來將會變得很慘。

我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實話實說。你若是離開了宗門,離開了前輩的庇護,你覺得你能在強者林立的世界上生活好嗎?

誠然,你若是沒有公主病,沒有身上的諸多富貴病,哪怕你不是宗門的公主也能夠生活的安逸。

可現實是什麼呢?現實是你自小就被慣壞了,養成了頤指氣使,目空一切,高傲無邊的公主氣質。

假如在你擁有公主氣質的同時,自身的實力也很高,那我不會看不起你。

但現在,我鄙視你。不要以爲你有一副漂亮的臉蛋,我就要欣賞你。我可不是皇甫從龍那樣的小白臉,只有弱者纔會這麼做。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至於你今後怎麼選擇,那就是你的事了。前輩的請求我也算完成了,現在我們就回去。”

妙俊風不等朱珠開口,拎起她,向着陽世間就穿越而去。

“妙閻王,以後我就喊你妙閻王。哪怕世上真有閻王,也不會像你這麼狠,像你這樣對我。”

“啊切!”妙俊風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個噴嚏。

聽到這聲噴嚏,朱珠心裏一樂,沒想到這個稱呼還真能影響到他。好,那從此刻開始,你就是惡名昭著的妙閻王了!

。m.

2 “嗡”的一聲,空間泛起了一陣水波狀的漣漪。

妙俊風拎着朱珠回到了事先的庭院裏。可等待他們的是空空如也的殘破庭院。

“啊哈!妙閻王,一定是我父親來了!哼哼!你現在向我求饒還來得急,不然,一會有你好受的。”朱珠高興的鼓起掌來,憧憬着妙俊風在她面前求饒的樣子。

“去了一趟九幽,你怎麼變得比原來還天真了?救走他們的就一定要是前輩嗎?眼下,敢冒得罪我的代價來救他們的,只有世家林家。除此以外,還有誰敢救他們?”

“妙閻王,你成天到晚說我自負,你怎麼就不說下自己?就算是我父親,他也不會說出你剛纔的那番話。

放眼天下,比你強的人多了去了,敢惹你的人也多了去了。能一巴掌拍死的你,更是數都數不過來。你怎麼就能肯定是林家人跟你過不去呢?”

“你說的是事實,我不否認。但我的強大你又知道多少呢?我心懷敬畏,但卻不會止步於此。我要變強,變得比現在更強。

若真有一巴掌能拍死我的人,你覺得到了他們那樣的境界,會跟我斤斤計較嗎?會無緣無故的跑過來,把他們救走嗎?

皇甫從龍能認識你,已算是他的最高造化。要是他還能遇見超越聖鏡的大能,我覺得,之前你經歷的那一幕就不會發生,你更不會來到北大陸。

走,我們去登門討債!”

“登門討債?這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林家欠你錢了嗎?”朱珠的心思變得活絡起來,她很想看到妙俊風吃癟的樣子。

朱珠的話妙俊風沒有聽進心裏,現在的他進入了對往事的回憶中。

曾幾何時,妙家被一雙無形的手牢牢壓制,眼看就要分崩離析。好在師父的出現,讓妙家出現了轉機。

舅舅和劉楊兩大世家對自己的幫助,自己時刻牢記。若是沒有他們,說不定在自己還沒成長起來前,就被扼殺在搖籃中。

世事無常,風水輪流轉。沒想到十幾年過去,自己已然有了和世家叫板的本錢。

命運就是這樣不可捉摸,撲朔迷離的人生纔會讓生活充滿樂趣,充滿期待。

………………

皇都,楊家議事堂內,楊家核心人物齊聚一堂。此時的氣氛很緊張,他們面帶肅容的商量着一件事。

“父親,這一次我們跟林家聯手,並非沒有勝算。我們兩家加起來,一共有仙境大能十五位,神境大能二十位,聖鏡強者更是不下一掌之數。

您覺得這樣強大的陣容,難道還不能將妙俊風誅殺在林家設好的局內嗎?”

“楊弦,妙俊風非同尋常,在他身上我感覺到了大氣運。他受上天庇護,歷經磨難,如今璞玉已成,刀鋒銳利。別說是我們兩家,就算再加上幾家也斷然不是他對手。”

“父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他一個人的力量有那麼大嗎?幾大世家加起來的力量還不如他一個人?難不成他真是天之子嗎?受到世界意志的庇護。”

“楊弦,我們楊家本可置身事外,你爲何要一意孤行,跳入這渾水中呢?

墨家在吃一次虧後,已斷然拒絕林家的提議。我不相信你看不透其中的厲害!”

“好了,都不要再爭了!這個決定是我下達的!”突來的威嚴之聲,讓全場立刻變得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敢發出異常的聲音。

楊秋,楊家老祖,楊家活得最長的人,也是楊家的支柱。原本楊家可以晉升成爲伯爵級世家。但在楊秋的主張下,直到現在仍維持子爵級世家的頭銜。

“我們楊家蟄伏這麼久,也該到活動筋骨的時候了。伯爵級世家算什麼?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公爵級世家纔是我們的目標。

妙俊風是有大氣運的人。殺了他,我們便能掠奪到他身上的氣運。有了這股氣運,我們楊家若是還不能崛起,不能在世家之林中佔據中心地位,那我也只能說,我們楊家離衰敗已經不遠了。”

楊秋的話給這場商議定了最後的基調。沒有一點懸念,楊家核心高層會議通過了家主的提議,與林家結盟,加入圍殺妙俊風的計劃。

………………

“老祖,您說妙俊風這次很危險,有生命之憂,那您能不能去幫他呢?”劉雲風向劉能焦急的問道。

黑桃皇后 “傻孩子,我要是不準備幫他,會跟你說這件事嗎?林家要對付妙俊風的事,已經在世家的圈子裏傳開了,大多數世家還是理智的,不願參與其中。

但個別幾家,似乎讓豬油蒙了心,硬要捲入這場風波中。其中以楊家嚷得最兇。

可最危險的不是楊家,而是一直隱匿在幕後的李家。我不知道李家這麼做是爲了什麼!按照李家的行事風格,他們完全應該超然於外才對。”

“老祖,氣運一說向來玄乎。雖然我們找不到證據證明它的存在,可在歷史上,凡是能夠逆流直上,衝破層層關隘,取得輝煌成就的人,無不是大氣運加身。

我覺得李家出手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爲了這個虛無縹緲的東西。他們的高度已經很高了,想要再往上走一步極其艱難。

若是能夠有大氣運加身,說不定他們一族便可騰飛而起,駕風雲而成真龍。”

“你說得對。在這世上能讓他們動心的東西真的太少了,也許只有這個纔會讓他們不顧身份,對一個晚輩下手吧!

雲風,這一次的事你不要插手,我去幫妙俊風是以我個人的名義,並非是家族名義。你若參與進來,恐怕會連累家族。

“老祖,妙俊風是我兄弟,我不能眼睜睜看着兄弟有難,而不伸出援手啊!若最後,妙俊風不幸遇難,這恐將會成爲我一輩子的心魔。”

“你要對他有信心,不然,不僅是他會成爲你的心魔,老祖我也會成爲你的心魔。”

………………

李家林園的一處樓閣內,一名老者端坐在蒲團上,身旁點了一爐上等的檀香。

“噗”的一口鮮血噴出,沾染了他潔淨的衣袍。

“天機不可測,越是接近天道,就越不能揣測天道。不!我不甘心,我一定能抓住那留下得一,換取新的蛻變。

妙俊風,你不要怪我。大道爭鋒,不到最後關頭,任何人都有可能成爲你的敵人。你若真是天選之子,必定能笑到最後。若不是,就讓我解脫你吧!”

2 林家,男爵級世家,位列世家之林的時間不到千年。

要不是家族內有一位神境圓滿的老祖坐鎮,憑林家的底蘊,連世家的門檻都邁不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