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你可知道莫不可的祖父是什麼人?”老僕人一臉嘲弄的說道。

浪天狂笑道:“反正不是我,我管他是什麼人。”

“找死!”老僕人見浪天狂這般說話,一頭灰色的頭髮猛然豎起,帶着森然的殺意衝向了浪天狂,一道道的法決也破開了空間,道道奔向了浪天狂。


浪天狂不爲所動,直到那些法決來到他身邊的時候,他才伸出了一隻手,輕輕一彈,一股輕風拂過,那些法決驟然破碎了。

那老僕人見此一驚,隨即露出了猙獰狠色,雙手法決連連掐動,喝道:“能死在這式法決之下,你也足以自傲了!”說話的時候,一個鋪天蓋地般的手掌就自壓向了浪天狂。

浪天狂笑意更濃,低聲自語道:“太玄印,呵呵,比之我的太玄印相差十幾個層次,就這等修爲,如何讓我死?”自語後,浪天狂盯了那老僕人一眼,眼中寒意冰冷,但臉上卻是笑如春風,說道:“原本我很尊重老人,但你除外,這把年紀了還不分是非,死了也怨不得別人!”

“狂徒!”老僕人陰森說道,又自向太玄印中灌注了幾層力道,一時間風起雲動。

“不過是破障修士罷了,找死!”浪天狂道。屈指一彈,一滴水珠搖晃而上,直接洞穿了那遮天巨手。

不但如此,在那太玄印破滅的瞬間,那老僕人的手掌也炸開了,只剩下了一截血淋淋的斷臂。

“這小子是誰?怎麼這般強勢?在邊角這個地方居然敢動莫家的人,活夠了嗎?”有人說道。

“他可能不是邊角人氏,所以不知道莫家的勢力,唉,好好的一個修士,很可能會被抹殺了。”另外一個人惋惜的說道。

PS;求收藏、鮮花,您的支持,就是小西碼字的動力! 那老僕人在被浪天狂重創後,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另一隻手死死的握着斷裂的手臂,臉龐之上也佈滿了冷汗。痛叫過後,那老僕人才想起來自己是一個修士,是可以爲自己解決這種痛苦的。法決流轉中,封住了流血的傷口,雖然傷口還是血色駭人,但那痛不欲生的感覺已經消失了。

陰冷的看了浪天狂一眼,還未說話,就見浪天狂笑道:“再看?再看我直接把你滅了!”雖說浪天狂不喜歡惹事,但只要他決定惹事了,就會把事情做絕,反正已經結仇了,何不快意一點?況且這莫不可與那老僕人沒有一個好東西。

“你死定了,敢在邊角做這種事情…。”老僕人的話未說完,就感覺眼前一黑,心中一驚,暗道一聲不好,身形還未開始閃動,就感覺自己的靈海中傳來了一聲破碎的聲音,之後他身上的靈氣就開始快速的流失了起來。

“我不輕易殺人,但你這種人不懲罰一下也對不起我的良心,如此只好廢你修爲了。年紀大了,也應該分清是非了,莫不可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嗎?居然助紂爲虐。”浪天狂微笑說道。

那老僕人死死的盯着浪天狂,但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短短几句話的時間,莫不可被廢,莫不可的老僕人被廢,這在邊角來說還是破天荒的頭一遭。

“你可知道莫家老祖是奎木門的長老?你這麼做就是與整個奎木門爲敵!”莫不可嘶聲說道,現在他雖然一點修爲都沒有了,但公子哥的氣勢還在。

浪天狂呵呵一笑,說道:“接下來你會不會說,與奎木門作對就等於與太玄宮作對?而與太玄宮作對就等於與整個密境作對?”說完這話,浪天狂轉過身去,說道:“看你也不像傻子,怎麼說出的話卻連一個傻子都不如呢?”

“嘿嘿,多少年了,邊角一直沉悶悶的,讓老夫很是無聊,現在好了,終於出現一些事情了。”就在浪天狂要舉步離開這裏的時候,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過來,只聽那聲音中隱含的莫名威能,就知道這個老者的修爲很可能達到了化仙之境!

浪天狂停住腳步,只見天際劃過一道人影,下一刻就出現在了浪天狂的身邊。那老者的身上穿着粗布麻衣,看似很是樸實。但他的雙手之上卻是帶着十隻奢華的寶石戒指,脖子上更是掛着用晶石雕琢而成的項鍊。

“你是何人?”浪天狂笑問道。

“老夫律法聯盟中的項飛。”項飛毫不在意的說道。

“什麼?邊角執法者項飛?”外圍人羣中有人竊聲低語。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了,傳言項執法剛正不阿,從來不會因爲強勢家族而包庇犯人。”另一人說道。

“這樣說來,那個年輕人或許還能逃離邊角了,畢竟項執法是律法聯盟中的人,就算莫家再怎麼強勢,也不敢在他的眼前傷人。”

“你知道什麼?傳言項飛早就與莫家串通一氣了,不然,爲何這莫家可以在邊角爲非作歹這麼多年?”

衆人聽到這個聲音,都沉默了下來,誠然,如果項飛當真如同外界傳言的一般,莫家早應該被律法聯盟拔起了。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項飛對浪天狂問道。

“浪天狂。”浪天狂說道。

“跟老夫走吧,無故傷人不說,還狠下辣手,把他們兩人的靈海廢了,這等惡事當受死罪。但老夫念你年幼,不會當真滅殺你的,等你認罪後就去思過苦海受罰吧。”項飛一臉正容的說道,幾句話就爲浪天狂定下了罪名。

“思過苦海?那裏根本就是有死無生,比之直接滅殺還折磨人。”一人說道。

這話浪天狂當然也聽到了,微微一笑,浪天狂說道:“果然夠氣魄,來這裏不過是眨眼的時間,不問事情原委,就定下了我的罪行,難不成你律法聯盟都是這樣治罪的?那這樣說來,整個密境中恐怕是冤案累累了。”

項飛聽到這話,饒有興致的看着浪天狂,說道:“小子,你一個破障初期的修士,在老夫面前居然敢大言不慚,還污衊律法聯盟,就憑着這兩點,你就應該死。”說話的時候,那項飛伸出一隻手掌抓向了浪天狂。

浪天狂看着那不住變大的手掌,輕輕一笑,說道:“最討厭你這種人了,做惡事就做惡事吧,還說的大義凜然,你不覺得噁心,我都噁心了。”說話的時候,那帶着恐怖氣息的手掌就來到了浪天狂的面前。

浪天狂微微轉動了一下身形,迴風斷浪斬直接祭出,一時間密集的爆響不絕於耳,一股股強勁的力量波動把在圍觀的衆人推出了上百丈。

“這小子好厲害,居然能在項飛的手中過上一招!”這個時候有人驚訝了。雖說他們不是修士,但也知道,在修士中,相差一個層次就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而眼前的浪天狂好似把他們的認知推翻了一般,只憑着破障修爲就能硬撼項飛一招而不落下風。

不但是別人感到動容,就算是項飛也收起了輕視之心,凝重的看着浪天狂,說道:“小子,你是哪一個門派的修士?”

浪天狂微微一笑,直接一個太玄印拍了下去。轟然一聲巨響,項飛居然被浪天狂拍在了地上。

“找死!”項飛嘶聲叫道。多少年了,項飛在邊角都是高高在上如同神靈一般的存在,別人見到他都會恭敬的行禮,而現在可好,他卻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一掌拍在了地上。

“好傢伙,這個叫浪天狂的年輕修士真的不想活了嗎?”有人驚然嘆道。

而此刻項飛卻是夾帶着無盡的力道,如同瘋魔一般衝向了浪天狂。那化仙境界的能力也充分的體現出來,狂風捲動中,地面之上的幾株參天巨樹也被颶風連根拔起了,更不要說周圍的普通人了。一時間半空之上捲動着無數百姓與石頭磚瓦。

浪天狂微微皺眉,笑問道:“你我動手,何必連累無辜?”

“不過是些刁民罷了,放着自己的事情不做,反而在這裏看熱鬧,死了也是白死!”項飛冷然說道。

半空中狂風呼嘯,靈氣波動下,一道道逼人的靈氣如同滅世利刃一般衝向了浪天狂。而在那些靈氣中,卻還有着百姓絕望的叫喊着。

浪天狂心頭泛起了殺意,這種殺意是如此的直接,定神術都不能壓制,而且這殺氣也是發自浪天狂的內心,並不是缺羽密卷帶出的殺意。

太玄印捲動而出,風行逆回動蕩而過,一時間周天狂風驟然平靜了,那些百姓紛紛落在了地上,之後發瘋了一般的狂奔着離開了這裏。

“有些手段啊,不對,你是太玄宮的人!”這個時候項飛的臉色有些不自然了。

“嗯?怎麼了,這裏怎麼有人鬥法?難不成不知道今天是莫家老祖大喜的日子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略帶傲氣的聲音響起。

“叔叔,你來了,快幫項執法殺了那個小子,他把我廢了!”莫不可見到來人,連忙大叫。

而那中年漢子聽到這話直接怒不可遏,狠聲喝道:“是哪一個狂徒!”說話的時候,他見到了項飛對面的浪天狂,獰笑一聲,二話不說就衝向了浪天狂,手中太玄印驟然施展而出。

浪天狂如法炮製,太玄印對太玄印,震天巨響過後,那中年漢子被逼到了地面之上,一連驚訝的說道:“你是奎木門的弟子?”

浪天狂含笑搖頭,斷浪斬驟然發出,直接劈向了莫不可的叔叔。

• ttκǎ n• ¢o

那中年漢子反應也是靈敏,剛趕到一股煞氣閃現,身形就衝向了九天。但就算如此,他的雙腿上也被斷浪斬破開了兩道傷口。

“小子,你不是奎木門的弟子?”那中年漢子喝道。

項飛卻是一臉凝重的說道:“看你施展的太玄印如此純熟,威力更是不凡,難道你當真來自太玄宮?”

“都不是,我只是一個散修,無根之人,殺了我也沒有人會來找你們算賬的。”說話的時候浪天狂直接動用了缺羽紫月,紫月搖曳中就籠罩上了項飛。項飛是化仙修士,而此刻的浪天狂又沒了靈身合一的感悟,是以憑實力的話,他當真不能解決項飛。

“缺羽紫月,難道,你就是那個滅殺了奎木門弟子的人世間修煉者?”身在半空的中年漢子一臉驚訝的叫道。

“就是我!”浪天狂笑道,風行逆回也衝向了那個中年漢子。此刻浪天狂一人獨戰項飛與莫家傳人,這兩人的修爲都是不凡,但在面對浪天狂的時候,還是有心無力。特別是項飛,此刻他已經無力抵抗了,在缺羽紫月的紫芒中,他感覺自己好似被融化了一般。

“好膽,在人世間殺人不說,還敢來到密境,當真不知死活!”那中年漢子叫道。

浪天狂微微一笑,雙手一握,那中年漢子就發出了慘叫,如果仔細查看的話,你就會發現,在那中年漢子的四周,有着一絲絲的風之力,現在那些風之力都刺進了那中年漢子的體內。

“死吧!”浪天狂頗爲惋惜的說道。紫月下壓,項飛化作一堆肉泥,而那中年漢子也被風之力分成了幾段。

解決了這兩個人後,浪天狂又看向了莫不可,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莫然的聲音在遠方響起,喝道:“狂徒,邊角不是你撒野的地方!”這人遠在百里之外,但聲音就傳了過來,由此可見,這人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而在這附近,除了普通人也有修士,他們有些是散修,有些是小門小派中的弟子。此刻他們都在遠處關注着這裏的戰鬥。

“這浪天狂當真不怕死啊,居然連莫家的人都敢殺,而且還惹來了一個不能惹的大傢伙,唉。”一個修士不由爲浪天狂擔憂起來。

“你說他一個散修,那裏來的這麼強悍的法決,居然能一舉滅殺化仙修士,這想想都是不可能的。”


“什麼散修,你沒見他那一手純熟的太玄印嗎?如果我沒猜錯,他當真是自太玄宮走出的弟子,只是看不慣莫家與項飛的作風,是以才把他們滅殺了。”另一個修士說道。

“有道理,不過那輪紫月是什麼東西?”有人問道。

“什麼,缺羽紫月,不可能吧?難道人世間的那個小子殺到密境了?”這個時候,一個消息比較靈通的修士動容叫道。 就在那些修士密切關注浪天狂的時候,一道人影就自天際落在了浪天狂的身前,落到地面後,那人先是看了一眼莫不可,冷冷的說道:“讓你出來給你的祖父定位子,你卻惹出了這種事端,當真有本事啊。”說完話後發現莫不可的靈海被廢,眼中閃爍出一絲寒光,冷然問道:“是不是這個小子把你的靈海破碎了?”

莫不可見那人一臉冷峻的看着自己,而手指卻是指着浪天狂,連忙點頭,說道:“叔祖,就是那小子廢了我。”

那人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轉頭看向了浪天狂,說道:“雖說莫不可的爲人不怎麼樣,但這終歸是我莫家的事情,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廢了他的靈海?”

浪天狂微微一笑,說道:“你又算什麼東西呢?敢對我這樣說話?”話音很輕,但語氣中卻是盡顯狂態。

那人微微一愣,好似沒有回過神來,片刻之後才低聲自語道:“難道這個世道變了?在邊角這個地方,什麼人敢對我這樣說話?或是說這個小子的閱歷還不夠,還不知道邊角一霸莫天的名字?”自語道這裏,莫天的嘴角露出一絲陰森的笑意,說道:“小子,不管怎麼說,今日你也難逃一死!”但話音剛落,莫天就見到了項飛的屍體,神色一滯,說道:“剛纔我就感覺到了項執法的氣息,原本以爲他在這裏與人動手了,但他怎麼死在了這裏?難道在邊角這個地方,還有人能夠擊殺他?”

“我殺的!”浪天狂走上兩步,笑意盎然的說道。

莫天猛然擡頭,說道:“大言不慚!項執法一身化仙修爲,豈是你一個破障修士就能夠滅殺的?”說完這話,那莫天雙手一擡,一個玄妙的法決就自掐動了起來。

“又是太玄印,難道奎木門就沒有傳給你別的法決嗎?”浪天狂略帶苦惱的說道。

“哼,太玄印豈是你這個小子可以可破的!”莫天信心滿滿的叫道。說來也是,他一個破障巔峯的修士,豈會在意一個剛剛得到破障境界的修士?

“既然奎木門不教你,那我來教你吧!”說話間,浪天狂雙手之上泛起了層層雷霆光芒,天際之上也隨之佈滿了層層陰“不可能,這是太玄神雷!就算是奎木門的弟子都不見的能夠學到,你是自那裏學來的?”莫天一臉驚恐的問道。

浪天狂露齒一笑,燦爛而帶着濃濃的殺意,說道:“這些事情你就不需要知道了。”說話間,一道落雷劈下,直接把莫天的太玄印破碎了。

莫天驚怒異常,身形驟退,叫道:“不可能,就算是太玄神雷也不能憑着破障初期的修爲,就把我的太玄印破碎了。”說話的時候,莫天周身閃動出了一股奇異的波動,那正是法決真身的波動。雲。層層陰雲中,一道道電蛇閃射而出,就算是在青天白日中,那些閃電也是耀眼非常。

浪天狂見此一驚,當初程破軍與嶽海波施展出這個法決的時候就給他帶來了一些壓力,而現在莫天居然也施展了出來。

“這法決真身當真妙用無窮,如果我能夠學到就好了。”浪天狂心道。

“嘿,這傢伙一輩子也就是這種程度了。”就在這個時候,騰蛇冷笑傳音。

“爲何這麼說?”浪天狂問道。


“這等燃燒自己生命力與潛力的法決根本不登大雅之堂,就算他能夠擁有暫時的突破,但之後,在修煉一途上,他絕對難有寸進!”騰蛇冷笑連連。

而這個時候,那莫天也夾雜着太玄神雷衝向了浪天狂,口中叫道:“我看你如何跟我鬥,在邊角只要是不尊莫家的人,都要死!”

“好大的口氣!”浪天狂笑吟吟的說道,身形變動中,浪天狂一步步的走向了莫天。正是登天梯,這登天梯雖然不是法決,但在速度上卻比之一般的飛行之術還要快上幾分。

眨眼的時間,浪天狂就衝到了莫天的身邊,雙手成龍形展開,一聲撕扯之音閃動而出,太玄神雷直接被分成了兩段,點點雷光中,這太玄神雷就被浪天狂撕裂了。

莫天心中一驚,還未來得及反應,就感覺自己的靈海中傳來一震劇痛,下一刻,他身體之上的靈氣驟然消失。

“什麼!你居然廢了我?”莫天叫道。

浪天狂笑道:“難不成你想我殺了你?”

“這浪天狂好厲害啊,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把莫天這個邊角一霸給廢了!”遠處,一個修士大感羨慕的說道。

“哼,現在這小子風光無限,但這件事情一旦被莫家知道,莫家不會善罷甘休的,可惜了一個天才。”另一個修士感嘆的說道。

“說的也對,莫家老祖身爲奎木門的長老,門下弟子無數,而他的修爲更是莫測高深。這浪天狂的修爲雖然不凡,但也難逃厄運了。”之前的那個修士有些惋惜的說道。

“嘿,看來你還是太年輕啊,你以爲你廢了我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只要你在邊角出現過,那我莫家就可以把你找出來,最終你也難逃一死!”莫天叫道。

“誰說我要逃了?”浪天狂笑道,而這個時候,浪天狂突然擡起了頭,直直的看向了天際,只見天際之上流光閃爍,幾十道身影劃過了長空,直直的落在了酒樓的附近。

“嘿嘿,老祖來了,小子,你受死吧!”莫天叫道。

“這麼快?”浪天狂心中微微驚動,但細想之後也釋然了。之前莫不可來酒樓清場定位子,就是爲了這莫家老祖的壽宴。而之後莫不可的叔叔又來到了這裏,應該是來催促酒樓老闆做菜的,之後那莫天來到這裏應該是看一下酒樓中是不是還有不相干的人,只不過他們都沒有想到,這邊角,還有敢於莫家叫板的人。

“老祖,幾十年未見,你風采依舊啊,想來不久之後定會突破化仙之境,達到那修士嚮往的‘降龍’之境吧。”一人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