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余陽也朝永樂城城主周雲拱手作揖,算是告別。同時,還朝面戴輕紗的周風華也看了一眼,這才踏上尋寶之路。

就在周風華那水靈靈的眼睛,透著無限渴望的眼神,再一次與余陽碰撞之時,泛起了幾許企盼……

這個奇妙的變化,誰也沒有注意到,包括余陽。只有周風華自己內心清楚明白,為何會與余陽的眼神接觸之時,會產生異樣的感覺。

在余陽旁邊的王一帆,總算看到了永樂公主的真面目,只不過這個真面目,是戴著輕紗的,根本看不清美艷絕倫的美人,會如此神秘,而且還飄散著淡淡的幽香。

只要是男人,都無法抗拒這種沁人心脾的味道;只要是男人,都會被永樂公主臉上那神秘的輕紗所吸引,至少是出於好奇,甚至有的完全是想入非非……


王一帆曾經夢想著擠進永樂英雄的行列,抱得美人歸,繼承永樂城城主之位。

可是,有這樣想法的永樂英雄們,目前不得不向一個更難完成的目標邁進,這既是考驗,也是歷練,更是最後決賽。這就意味著,離死的距離更近了一步。


面對這樣的現實,王一帆有一點難以接受,但是他仍然心存幻想,只要擁有足夠強大的功夫,就完全有能力逆轉。

那麼,接下來,一定要讓余陽傳授自己幾套象樣的功夫。王一帆這樣想著,心中也就充滿了期待。

給讀者的話:

早晨7點,下午1點,各一更,新書各種求 三十支永樂英雄隊伍,總人數加起來也有五百餘人,除去三十名永樂英雄外,其餘人都是隨從、車夫。

萬里之行,始於足下。

萬餘里的路程,並非一朝一夕能夠到達,一路上必須通過車夫、隨從的幫忙,才能夠讓永樂英雄們輕鬆地行路。

正如那些王朝之中,書生進京趕考一般,稍有資產的富家公子,總會帶上一兩個隨從,甚至一隊隨從,負責飲食起居,好讓趕考的書生一路輕鬆,不受旅途生活之中的困苦。

此刻,三十支永樂英雄尋寶小隊,在去往豐盈大陸西南方向的路上,一路行進。

雖然是滴水成冰的季節,但是刺骨的寒風仍然也無法阻擋熱血英雄們的堅定步伐。

余陽、王一帆和一名車夫,三匹寶馬、一輛馬車,與那些少則五六人,多則二三十人的隊伍相比,顯得十分弱小。

當然,不是人多就能夠佔得優勢的,這一點大家心知肚明。不過,隨從多了,尋寶的路上就會派頭十足,如大將軍出征一般,耀武揚威,風光無限,好生令人羨慕。

羨慕歸羨慕,余陽並不在意,而是不緊不慢地走自己的路。

按照永樂城城主周雲提供的地圖,人間地獄城距永樂城有萬里之遙,那裡是荒蕪人煙之地,人跡罕至,被列為豐盈大陸的禁地。一些稍有常識的武林人士,都知道這一點。

相傳,一些獵奇的武林人士,探尋修真大世界的追尋者,以其大無畏的精神,長途跋涉,不畏生死,前往探奇,紛紛有去無回,但卻是前赴後繼,讓很多人不可思議。如此荒蕪之地,為何有這麼大的吸引之力,難道真的有什麼值得人們為之付出生命代價的財寶,或是其它東西?

這個謎一樣存在的地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地方呢?有沒有妖魔鬼怪……沒有任何文字記載,也沒有人知道其中的真正秘密。

不過,在奪取永樂聖杯、繼承永樂城主之位和迎娶永樂公主的巨大利益驅動之下,敢於冒險的永樂英雄們,充滿激情,滿懷自信,對於前路的艱難、危險,似乎並未放在心上。相反,他們個個對這處神秘之地,充滿期待,都想涉險大試身手,最終成為真正的永樂大英雄。

這就是永樂英雄們的宿命,為了同一個目標,但最終只有一個人成功,或者說沒有人可以成功,而奮力拚搏。

再加上,三十名永樂英雄一起同路,結隊同行,共赴人間地獄城,也是一股不容忽視的強大力量。

然而,充滿熱情、激情的永樂英雄們,卻沒有多少人會去想一個很實際的問題,永樂城的傳世之寶,為何會落入人間地獄城?永樂城主周云為何不自己親自去將永樂聖杯奪回來?為何要大費周折遴選出三十名永樂英雄前往?

這一連串的問題,稍有想法之人,都會深謀而遠慮。

余陽作為其中的一個參與者,也曾想過永樂聖杯與人間地獄城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關聯。他甚至想與永樂城城主周雲當面問詢。

不過,此次人間地獄城之行,並未見到周雲的身影,周雲會不會也跟著大隊人馬,一起前往人間地獄城呢,這也說不定。

在余陽看來,如果自己就是永樂城城主周雲,肯定會加入到此次尋寶行動之中,或者混在隊伍之中,畢竟這是一次奪取永樂城傳世之寶的大行動,必須在第一時間將自家的傳家寶——永樂聖杯拿到手中,才會甘心。

不難看出,永樂城城主周雲目前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永樂聖杯。所以,周雲是不會置身事外的。

已是中午時分,浩蕩的尋寶隊伍,已經來到一處背風的小山谷中。此時,天空昏暗,看似要下雪的樣子。前路已有人開始停下來,生火做飯,一來解決飢餓問題,二來給馬匹增加飼料,隊伍也可以得到休整。

於是,每一個尋寶小隊紛紛效仿,各自找了適當的地形,生火做飯。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到了吃飯的時間,就得停下來,拿出準備的食材,燒烤、蒸煮,只要能吃上熱乎乎的、美味可口的飯菜就行。

在野外,不比城中的酒樓,畢竟條件所限,能夠將就著也就行了。對於這群永樂英雄們來說,行走江湖,風餐露宿,簡直不值一提。

再說,就算是有人要急著趕路,先行到達人間地獄城,也不知道那裡的情形究竟如何,更沒有人照應,若是自行探尋,那將是等於去送死。

所以,一些不願顯山露水的永樂英雄,都不願脫離這個整體,獨自先行去探路。

余陽的三人小隊,選擇了一處小山坳,作為臨時生火做飯的場所。

余陽下馬之後,王一帆與受雇的車夫忙開了,從馬車上取來精飼料,準備給馬兒餵食;又將鍋碗瓢盆卸下來,準備生火做飯。

車夫名叫春生,是永樂城中人,三十來歲,身體壯實,為人老實本分,做事勤快利索,僅僅是一個上午,就得到了余陽的好感。

「春生,我們吃簡單一點,能吃飽就行!」余陽吩咐道。

「余英雄,那就做一鍋飯,再燒烤兩隻飄香雞、炒一盤冬筍,您看可好?」春生問道。

「這個……你看著辦吧,只要能夠飽餐一頓,那就沒有什麼問題。」

「好哩!」春生說完,開始去做飯了。


「少爺,你先歇一歇,我這就去喂馬。」王一帆不由分說,主動地將余陽手中的寶馬牽到一邊,給馬兒喂飼料。因為此時是冬天,沒有嫩草,只有精細的麥麩,所以馬兒的伙食也是不錯。

余陽向四周看了看,不遠處炊煙四起,趕路的人們都停了下來,做飯的做飯,歇息的歇息,原本冷靜的野外,突然之間變得熱鬧起來。

這時,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來到余陽的身邊,並說道:「余英雄,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真是緣份啊!」

余陽轉過臉去,看到是一個黑臉的年輕人,立即想起此人在永樂英雄擂台爭霸賽第二場次中,與自己成為對手的「黑子李」——李默。

「真巧!原來是李默兄弟,你也參與了尋寶計劃?」余陽難得見到一個熟人,對這個充滿好感的李默甚是熱情。

在當初的對決中,李默表現異常磊落,給余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雖然,那一場比賽是以余陽獲勝告終,但也讓余陽認識了一個值得一交的武林朋友。

「余英雄說笑了,其實我是沒有資格參加這次尋寶的,但是我的師兄陳達奪得了永樂英雄的名號,我是追隨師兄而來的。」李默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哦,原來如此!不過,沒關係,我們路上也有一個照應,有什麼困難,也可以相互幫助嘛!」余陽安慰道。

余陽的一片真誠,立即讓李默感到了溫暖。良言一句三冬暖,大概就是這個理兒。

「那是自然,這一路上還得仰仗余英雄的關照呢!」

「客氣客氣……對了,你是怎麼看到我的?」

「余英雄,我們的小隊在後面兩百丈遠處,正在做午飯呢。我老遠就看到了你,心中十分高興,特來跟你打個招呼!」

「李默兄弟,真是有情有義之人,我們雖然是萍水相逢,但是戰場上建立起來的友情,還是很不錯的。而且,李默兄弟的為人,實在令兄弟感佩啊!」

「余英雄,用不著客氣,以後路上有什麼事情,需要我搭把手的,招呼一聲,我就會過來的。」

「一定!一定!」余陽客氣地答道。

當余陽正準備與李默詳談一番時,從遠處傳來一個聲音:「李默師兄,快回來,大師兄有事找你!」

李默見自己的同門喊自己,立即應了一聲:「我就來!」隨後,朝余陽抱拳告辭,很快就回去了。

望著李默離去的背影,余陽突然感覺到,結交一個朋友並不容易,結交一個好朋友更是難上加難。這一路上,這麼多永樂英雄,除自己一人之外,還有二十九個,個個都是武林高手,性格、脾氣都各不相同,如何與他們打交道、相處好,還真得費點心。

正思量著,車夫春生已來到余陽的面前,並說道:「余英雄,飯菜已好,請去吃飯吧!」

「好,你也去叫一聲一帆,請他快回來吃飯!」余陽道。

「好哩……」春生應了一聲,徑直去找王一帆去了。

余陽來到臨時的伙房,坐到火堆旁,已經聞到了香噴噴的飯菜味。

早已飢腸轆轆的余陽,將架在火堆上的三口大鍋的鍋蓋,一一揭開,頓時濃香四溢,讓余陽口中生出了不少口水。

不過,余陽還是忍了下來,吞了一口口水,並沒有先動筷子,而是等到王一帆、春生兩人坐到火堆旁后,這才與他們二人一起分享飯菜。

當然,細心的春生還溫了一壺酒。在冬日,喝點酒暖暖身子,抵禦風寒,很有必要。

給讀者的話:

今日兩章,早晨7點,下午1點,各一章。新書,各種求! 余陽、王一帆、春生三人,飽餐一頓后,立即收拾好行裝,繼續趕路,並保持著不緊不慢的節奏,行進在尋寶隊伍的中間。

這一路上,大都是官道,馬匹、馬車行進起來,都很方便。所以,坐在馬上,一心行路時,速度還是比較快。而且,時間也過得很快。

夜幕降臨了,北風怒吼,天氣顯得更加寒冷。再加上黑夜行路困難,三十支尋寶隊伍均選擇了停止前進,紛紛找到避風的位置宿營。

要知道,夜間行路黑燈瞎火,十分危險,萬一失足,跌入深淵,可不就成了千古恨?所以,大家都很謹慎,也不會去涉險。退一萬步說,就算是要在前面趕路,也要選擇在白天。

這時,天空中慢慢地飄起了大雪來,彷彿就在眨眼之間,地面之上積滿了一層白白的絨毛。

余陽他們選擇了一片背靠山坡的地方宿營。大家行了一天的路,多少有些疲倦,安營紮寨才是明智之舉。

余陽畢竟是永樂英雄,又是這個小隊的領頭人,還是豐足城原來的少爺,在宿營之時,一些雜務一般都被王一帆、春生二人搶著做了,根本不給余陽動手的機會。

其實,安營之後的一些雜務,除了生火做飯,就是料理馬匹,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

停頓下來之後,余陽倒是閑了下來,他估算了一下一天的行程,這一天至少行進了四百里路,除了吃飯,就一直在路上行進,並未停歇過。當然,這得益於三匹寶馬的賣力,比起步行來,不知道要快多少倍。

而且,一路行來,人也感覺不到很累,如果照這樣的速度行進下去,只要二十多天時間,就可以到達此行的目的地——人間地獄城了。

這對於余陽來說,是一件好事,能夠快速接近去往修真大世界的天都峰。而一旦一翻過天都峰,就能夠到達日思夜想的修真大世界了。

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美好夢想,余陽執著地追尋,才會一步又一步地接近這個夢想之地。

人而無夢,不知其可,悲凄於世,如風過無痕;好夢相伴,絢麗多彩,定能綻放光華——有夢才好拼搏,有夢才有未來。

關於夢想,只要是有想法的人,都會有。有的選擇長遠,有的選擇眼前,有的選擇實際,有的選擇虛無縹緲……凡此種種,數不勝數。而那些能夠綻放光華,絢麗多姿的夢想,都是很長遠,又很虛無縹緲,換句話說,就是意想天開……

果不其然,這世界並不缺少奇迹,而是缺少發現奇迹的智慧,捕捉奇迹的能力。當然,更為關鍵的一點是對意想天開的夢想,堅定不移,無比執著!

余陽想了很多,對夢想的理解,始終與眾不同。在他的心靈深處,選擇修真大世界的修行之路,對於無數武林高手而言,那就是意想天開,那就是虛無縹緲。

不過,誰又能說得清楚最後的結果呢。

結束了一天的奔波,余陽與王一帆、春生,吃過晚飯後,坐在火堆旁烤火。

「少爺,我上次跟你提的事,你想好了沒?」王一帆問道。

「什麼事?」

「學功夫啊!」

「你不會是真的要學功夫吧?」余陽遲疑地問道。

「是啊,我早就在永樂英雄擂台爭霸賽中跟你提過了,那時你說以後再說。現在就是你那時說的以後啊!」王一帆笑著解釋道。

「這個……」

余陽覺得有些為難,教吧,又違背了踏天圖中虛靈的告誡;不教吧,哪一天自己真的不在王一帆的身邊,要是他遇到了生死攸關的大事,那不是等於要了他的命嗎?一時陷入兩難境地。

「少爺,你就幫幫忙吧。你只把你會的功夫,教給我不就得了?」王一帆催促道。

「我……」余陽欲言又止,經過短暫的權衡之後,最終下定決心,打算教王一帆帝尊五印中的金鋼印,以備其防身之用。

「好吧!我答應你了!」余陽肯定地說道。

「好哎!」王一帆大喜,終於可以向余陽學個一招半式了。

過去都是偷學,只是學到了一些架式和取巧的方法,真正的武功精髓卻沒有領悟,所以一些武林中常見的招式,只有形而無神,攻擊力也就差了很多。如今,可以名正言順地向余陽學習,這是多麼難得的一件好事啊。

要知道,自古以來,窮文富武,出身貧寒的王一帆,從小根本請不起師傅,教授拳腳,只能跟要好的朋友余陽在一起時,偶爾能夠偷學一招半式,再找一個沒人的地方苦練。

時間一久,王一帆也能夠比劃一些招式。比如在剛剛結束不久的永樂英雄擂台爭霸賽中,王一帆正是運用了過去從余陽那裡偷學的功夫,還能夠取得兩勝一平的成績,雖然還受了皮肉傷,但總算是在比賽上露了臉,也算得上武林中人了。


余陽就不一樣了,運用真正的功夫,擊敗強勁對手,一路晉陞,最終奪得了永樂英雄的名號,還獲得了千兩黃金的獎勵,而且還有望成為真正永樂英雄,抱得美人歸,繼續永樂城城主之位,是多麼令人羨慕的一件事情啊。

就王一帆而言,窮怕了,也沒有什麼大的、長遠的夢想,只要認準了一件事情,就好努力地去做,身上有著一件特別的韌勁。所以,在學武這件事上,王一帆也是憋足了勁兒。

當王一帆聽到余陽同意的聲音之後,心中也就樂開了花。

「不過,在教你功夫之前,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余陽道。

「少爺莫說是一件,就是一百件,我也答應了!」王一帆十分爽快。

「那好,你可聽好了。我傳授你的功夫,你不得傳授給任何人,那怕是你將來的妻兒。你做得到嗎?」

余陽看著王一帆的雙眼,認真地問道。

「這個……這個條件是不是太苛刻了……」

王一帆有些不可理解,若是不讓傳給外人,那肯定沒有問題。而將來的妻兒卻不是外人,也要對他們保守秘密,是不是有點過了。再說,少爺傳授的功夫也不見得是天下最好的功夫,用得著那麼神秘嗎?

「如果你能答應,我就傳授給你功夫。」

余陽就是要一句王一帆的承諾。帝尊五印中的金鋼印,並非凡塵世界武林的武學,而是一種絕妙的法術,萬一由王一帆外傳出去,那還了得。

當然,余陽這樣做也很冒險,傳授給王一帆也是無奈之舉。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不傳也不行。再者,自己和王一帆是整個豐足城中,唯一兩個活著的人,若不出手相幫,那還能幫誰?

「我……好吧!我答應你了!」王一帆咬了咬牙,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

「那好,咱們都是說話算數之人,我傳授你功夫之後,你除了要好好修鍊之外,就是不要濫殺無辜,一心向善。當然,這些對你來說都不是問題。我只是提醒你罷了。」

余陽的提醒,其實是告誡,讓王一帆不要因為某種利益,而放棄了做人應有的原則,否則會大難臨頭。

「當然,我會以少爺為榜樣的。」王一帆笑著說道。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余陽說完,又將頭轉向一直坐在火堆旁不曾說話的車夫春生道:「春生也不是外人,我跟一帆所說的這些話,你就不要外傳了,自己知道就行!」

「余英雄,您放心,我又不是武林中人,對修鍊功夫之事又一竅不通,更不會胡言亂語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