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佔據上風的凌操,深深撇了一眼戰場,心中浮現其一抹驚悸。

原來戰場中,敵軍的其他虎將隱隱有圍攻過來的趨勢,若是被其他他虎將拖住,他今天可能就損落於此或者是被俘虜了!

保存實力,在城主府之時再戰!凌操心中閃過一個決定。

凌操猛然一招力劈華山之勢,把落於下風的程普壓退後,怒喝一聲:「鳴金撤退!」

凌操身後的高閣中,驟然傳出陣陣撤退的金鳴之聲,響徹在整個戰場!

之後凌操壓製程普,緩緩抵禦著黃蓋的凶箭,掩護道法士兵撤退。

丟下一地屍體,凌操統御著守軍撤退了!

城牆之上,哀嚎仍然在響盪著,陣陣濃煙從熄滅的火炬中升騰而起。

城頭之處,伏屍滿滿,血流成河,殘器碎甲,笙旗倒塌,城桓破殘,一派慘烈之景。

其實,此戰,不要看孫堅部的氣勢如虹,論其傷亡,損失更大的是孫堅!

若不是有孫堅、程普黃蓋等虎將在場,傷亡可能更大。畢竟是攻城之戰,孫堅部能以區區二十多萬的士兵,悍然攻擊四十萬守軍的高大城牆,能大勝拿下城牆,已是大幸了。

在孫堅的指揮下,孫堅部在城牆之處整頓休憩起來!

「主公,這次攻城之戰,我們二十七萬士兵,損失了十三萬,折損快到半數了……」孫堅麾下另外一名虎將祖茂一臉悲痛稟報道。

這些可是孫堅麾下最精銳的部隊,損失了十三萬,確實是一次傷筋動骨的折損。

和王朗西城牆不同,這邊有凌操這個核心大將在,如同定海神針般,對守城士兵有巨大的鼓舞!

並且,凌操也是一個對局勢,看得非常清晰之才,善於揚長避短。

雖然許詔下死命令死守城牆,但凌操可是看得很清,若是繼續酣戰下去,敗的一方定是凌操他自己,可若是戰略性撤退一下,躲夠敵人的這波氣勢如虹的兵鋒后,再交鋒之時,勝負就難料了!

「十三萬!青龍城果然兇悍,區區一面四十萬士兵鎮守的城牆,竟然讓我們折損如此多精銳,凌操此人統軍治軍之能,果然出色!」

「若不是主公使用【天機亂魂符】,擾亂凌操之魂,說不定我們連城牆都打不下來呢!」程普心有餘悸,眉頭微蹙道。

「確實,凌操麾下的那千名超級士兵,真如傳聞中那般兇悍,我們的精銳遇到他們,也不堪一擊!」黃蓋抹了一把臉,粗聲道。

「哼,主公麾下也有超級士兵,只是沒有使用出來而已,若不是為等到圍攻青龍城城主府之時,起關鍵作用,而是用在這裡,定然擊潰守軍,擊殺凌操的!」孫堅另外一名大將韓當,凝聲鼓舞道。

聽到韓當的話語,孫堅微微鐵青的臉上,驟然浮現起一抹笑意,左手輕輕撫摸著懷中的一枚空間兵符。

「好了,大家先下去整頓兵馬,趁夜休息一番,等晨曦破曉之時,我們繞道攻去中央城主府!」

「繞道?」程普疑惑問道。

「沒錯,從東北方向繞道。」孫堅輕輕一指東北方向道。

「主公,為何我們不直接從正東方攻進去?反而繞道呢?」程普又問道。

而其他幾位虎將,亦是疑惑叢生。

「為了節省時間,我們要抓緊時間趕到城主府,我有預感,最後一戰可能就要發動了!我們要早點趕去偵查布置一番!」

「至於正東方,凌操此賊可能會在這裡布置暗兵,拖延時間,甚至是直接重兵埋伏於此,想要剿滅我們!」孫堅虎目一瞪,沉穩道,望向那在朦朧夜色中的連綿起伏的建築物。

「這樣啊!我還以為主公是在擔憂凌操呢,嘿嘿……」程普堅毅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好意思的笑意。

「哈哈,德謀,我們主公,何時是一個怕事之人啦!我們繞道,只是因時制宜而已,等我們緩過手來,定要好好會一會凌操!」 邪獵花都 韓當重重一拍程普的肩膀,大笑道。

「凌操此人,德謀,你看如何?」孫堅轉頭望向與凌操交過手的程普,沉聲問道。

「識大局、統帥之才,武力實力亦不凡!」沉吟一會,程普凝聲開口道。

聽到程普的評價,孫堅點點頭,眼中閃過一抹堅定。

……

頗為順利搞定水神廟后,心滿意足的林牧,跟著率領大軍的風仲,不疾不徐來到了城主府北面。

此時,已是中午時分!

許詔的城主府,建造得甚為壯麗巍峨。三丈高、一丈寬的城牆,如同巨獸般,橫卧在大地上。

遠遠望去,高樓亭閣,連綿不絕,如同一座小城一般。

城主府內,小橋流水、奇樹垂垂;池塘片片,浮萍滿池;各種奇珍異草,滿園爭艷,芬芳漫天。

許詔這傢伙,對於這個城主府的建設,肯定是花費了大量精力物力人力的!

不過,此時的城主府,卻沒有那種平靜絢麗之感,反而有一股肅穆的兵戈之氣,在空氣中蔓延開來。

城牆上,站滿了守府的精悍士兵。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遠眺望著,如同一條黑色的絲帶,掛在府牆上。

「我乃曹司馬座下之將曹洪,牆內何人敢與我一戰?」

在林牧觀察著壯闊的城主府之時,一道洪亮的邀戰之聲陡然傳了過來。

稍稍一感應,就知道此聲是從城主府西邊傳來的。

好戲開鑼了!

(感謝大家的票票支持!謝謝【純白丶燚】的萬賞!接下來就是頗為精彩的部分了,想要好好琢磨下。今天就兩更了。加更的話,明天吧,明天盡量多更!另外,求訂閱,最近訂閱實在是慘不忍睹……) 不用密探回稟,林牧就已經猜測出,曹操,曹大老闆搞定了南城牆。

各路諸侯,都有自己的底牌,在商議戰略之時,都藏著掖著,各諸侯也都心知肚明。

王朗這個一直被看低的諸侯,不也底牌連連,最早拿下了青龍城的巍峨城牆嘛!

林牧思忖一會後,輕仰著頭,看了一圈如同三層樓高的府牆,旋即轉身對風仲道:「奉津,你看我們是直接攻府,還是等待其他諸侯一起?」

風仲在林牧沉吟之時,也把這面高大城牆上的狀況偵查了一番。

「主公,我們所在這面府城,雖然無超凡的武將鎮守,不過兵力卻甚是雄厚,那些黑甲之兵,可比擬我們中等之兵,若是直接攻擊而上,此番定損失甚大,並且,就算攻破了府牆,浩大的城主府中,肯定還有其他阻礙力量的,如此一來,我們還是先等待一會吧。」

風仲把領地之兵分為三品,上等兵、中等兵、下等兵。這並不是侮辱了士兵們,而是讓軍隊士兵的定位更明確,職能更突出。

下等兵,並不是就是最差的,只是其等級、技能、特長等方面還需要更多的錘鍊、磨鍊。

用玩家的話來說,下等兵就是新手村的菜雞,中等兵就是剛出新手村的合格的戰士!而上等兵,就是一名久經沙場的老練戰士!

當然,這些都是風仲自己個人訓軍區分。

聞言,林牧輕輕點頭,風仲的訓軍情況,他頗為了解。

「出頭的椽子先爛,我們不能妄動。」

大荒領地的中等之兵,這可是經過神級領地屬性加成后的,實力肯定頗為出色,能比肩此等兵,這些守府之兵,與林牧帶來的士兵,不相仲伯!

「此面府牆之上,里裡外外三層,估摸著,也有十二萬守兵啊!」林牧眺望著前方,摸了摸下巴,輕輕道。

「四面府牆,至少也有五十萬守兵,許詔的兵力還是挺雄厚的。」

「五十萬守兵,可不全部都如這般兇悍的,依我看,其他幾面府牆的士兵可能素質低上一籌。」風仲彷彿若有所感道。

「許詔被我們圍攻於青龍城中,斷絕了與山陰城的聯繫,兵力肯定匱乏,特別是在四面城牆被攻破的情況下,士兵數量更是猛降。」

「以前夜影部打探出來的消息,許詔的青龍軍,約摸有七八百萬的數量,除開鎮守餘姚城、山陰城的,青龍秘境內,應該還有二百萬左右!」林牧凝聲說道。

「對的,四面城牆的守兵,東城牆和南城牆可能會多一點,西城牆與北城牆,可能會薄弱一點,如此一來,這二百萬的數量,就去了大半了!」風仲輕笑一聲,道。

「不過,這些都夜影部傳來的信息,並不是許詔最真實的信息,心中需保留一份警惕。」

林牧點點頭。

「奉津,你說,周泰的訓練出來的青龍蛟兵,是不是真的在青龍城南城與曹操對決呢?」林牧想到青龍蛟兵,眉頭微微一皺問道。

許詔麾下,暴露出來的超級兵種,除了道法兵種外,就是這個青龍蛟兵了!

平凡人的飯碗 這個青龍蛟兵,是周泰的專屬兵種,是水師!可惜在訓練出來后,因各種原因,被許詔掌控住了,沒有跟在周泰身邊。

之前,林牧等人在商量各種戰略戰術之時,也討論過青龍蛟兵的去向問題,認為最可能的就是在南城牆中抵禦曹操的兵鋒!

「我看不像,曹操這傢伙,比我們更早來到城主府,想必南城牆上的戰況頗為順利,他才如此直接。」風仲微微一怔,旋即猜測道。

「不管如何,最後都有一場血戰,並且還是大混戰!到時候,在戰起之時,囑咐好士兵們在左臂系好標識,銘記其他人馬的標識信息,以免與友軍酣戰起來。同時,若是因寶物起爭執,一律強硬起來,不管是敵軍還是友軍,無需慫!」林牧臉色一狠道,眼中閃過一抹厲色。

標識,乃是各路諸侯約定好的。林牧部乃是左臂,曹操部右臂,孫堅部右胸,王朗部左胸!

「好!」風仲頗為認可般點點頭。

「我們先去西邊看一看吧,我也頗為期待,曹操麾下的虎將與許詔的超級武將的碰撞!」林牧嘴角噙著一抹期待的笑容道。

之後,風仲安排下士兵們在北府牆這邊駐紮起來,養精蓄銳。

暗中,風仲也派出數個暗探,把城主府的各牆狀況打探清楚。

林牧騎著高大的龍鱗馬,與風仲一起,率領一千精銳,朝著西府趕去。

……

青龍秘境,青龍島,青龍城。

此時的青龍城,確實如凌操口中那樣,風雨飄搖!

四面想要堅守的城牆,都被諸侯以各種各樣的手段破掉了!

烽火已經點燃到核心之地,佇立著以青龍神令鑄造成城市之心的城主府!

整座青龍城,因許詔的原因,十室九空,普通的民眾,在林牧趕路之時,基本都沒有見到一位。

「奉津,沿途中,普通百姓蹤跡全無,看來真如俘虜所說,許詔使用某種傳送通道,把他們都轉移到其他地方去了!」林牧看著冷清蕭條的街道,臉色微微一苦道。

「許詔此人,裹挾百姓,掠奪資源,罪大惡極!天必定讓其亡之!」風仲眼中煞氣一揚道。

會稽郡,可是大荒領地的大本營所在之郡。用狂妄的話語來說,會稽郡以後就是林牧的。

其內所有百姓、資源等等,如同囊中之物,現在被許詔這麼一收刮,不知道何時能恢復元氣呢!

故而,許詔,在大荒領地各將領眼中,已是一個死人,就算他投降了,也定要搞死他!

「不過,在他死前,可要好好發揮其功效,主公,到攻進城主府之時,你定要親自擊殺他,霍奪其氣運!以防被其他諸侯搶先。」風仲想起某些東西,眉梢微微一挑道。

「恩!」林牧心領神會應道。

許詔身上,肯定有龍運,主與主之戰,就是掠奪氣運之戰!

林牧需要親手擊殺許詔,方可盡最大限度掠奪其身上的氣運。 青龍城城主府西牆。

順利搞定最難啃的南城牆后,曹操率部,直接攻到了中央之地,與許詔,在城主府前,對恃而立!

沉穩從容的曹操,沒有魯莽攻府,反而在拖延著時間,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在三位魁梧虎將簇擁下,威風凜凜的曹孟德騎著高大的戰馬,緩緩來到陣前。

此時的曹操,臉上瀰漫著勝券在握的笑容,一雙虎目精光閃爍,整個人突顯出一股崢嶸華茂之感。

一襲黑雲鎧甲,腳踏黑雲靴,頭頂黑雲盔,腰佩精緻禮劍,戎裝湛湛,配上座下的汗血寶馬,頗有一番蓋世英雄的氣概。

嘴角泛著笑容,曹操高聲喝道:「牆內賊首許詔,何在?」

在曹操高喝一聲后,府內一陣兵戈交響,腳步雜亂之聲后,牆頭之處,出現了四位英武不凡之人。

為首的,赫然就是許詔!

其身後,分別是凌操、徐晃和張紘!而樂進卻不見了蹤影。

「哈哈……許詔,你終於出現了,如今之局,你可預料到?」看到許詔出現,曹操深深看了一眼后,撫掌哈哈大笑起來!

「曹賊,休要猖狂,可敢攻打上來!我就在這裡等你!」許詔不甘示弱喝道。不過,隱隱之間,許詔頗有一番色厲內荏之意。

「哼,許詔,你之罪責,罄竹難書!其一,身為一郡太守,不當盡心盡責為龍廷效力,竟然擁兵自立,叛亂龍廷,此乃死罪!其二,裹挾百姓,擾亂天下,擅自亂世,此亦是死罪!」

曹操見到許詔本人後,怒氣一揚,怒喝罵道。

「其三,你本為世家,雖不顯赫,可亦是其一份子,竟然也霍亂士族秩序,收刮財物,驅趕士子,打破鐵律,此乃死罪三!……」

曹操自從開口后,就不帶停地數落著許詔,讓許詔想反駁都沒有機會,頗有一番啞口無言的挫敗感。

曹操想要以大義打擊對方一番。之後,在曹操停下來的時候,許詔也開始噴,什麼龍廷腐朽、朝綱不振,龍廷乃天下霍亂之源,破而後立,普救天下黎民百姓等等,如同噴池的水一般,狂噴出來,在兩人語言交鋒上,不甘示弱應對著。

曹操在與許詔對噴一番后,都退卻下來。

「主公,這個許詔,口舌之功也不弱啊,知道站在小義大德之上,反駁我們!」曹操的謀士毛玠,在曹操退下來的時候,驅馬上前道。

「主公的拖延之策,也頗為順利!只等我們的虎豹鐵騎,圍剿許詔的千名兇殘奇兵后,後顧之憂消失后,大軍一彙集,就是我們總攻城主府之時!」毛玠輕撫下巴的羊蹄鬍子,帶著一副勝券在握的神情道。

「這城主府內的士兵竟然還有如此之多,要不然我們早就一舉拿下了!」曹操身後一個魁梧壯漢輕聲說道。

「是啊!我本預測許詔應該是全力鎮守各城牆的,府內兵力應該少而精悍才對的,在數位虎將率領鐵騎,一涌而上,定能破府,掠奪寶物的。然而,想不到守軍數量上,還有數十萬! 魔帝歸來 如此一來,我們只能等待後面的大軍了!」

原來,曹操在攻破南城牆后,也是第一時間趕來城主府的,不過,因為考慮到許詔的神秘士兵的突襲,曹操在毛玠的建議下,玩了一手暗度陳倉的把戲,讓主要部隊吸引那千名超級士兵,而他們率領一萬精騎,繞道趕來西府牆這邊。

然而,令曹操等人想不到的是,城主府內,竟然還有數十萬大軍鎮守著。

上策不成,就執行中策,等待後面大軍攻府。至於下策,那就是攜手其他諸侯一起攻城了。

「其他諸侯可能也要來了吧,我們抓緊時間!子廉,你上前挑釁一番,最好能引誘出許詔麾下的凌操,若是可以,將其斬於刀下,斷其一臂膀!」曹操轉頭凝望許詔旁邊的兩位武將,厲聲道。

相互對恃,互噴一番對方的不是后,就是斗將之時!

曹洪得到曹操的吩咐后,雙腳一夾,座下寶馬打了一個響鼻,四條粗腿猛然一蹬,如同一道閃電,衝出了軍陣,飛快來到城主府前的空地上。

曹洪提著長刀,臉色兇狠,雙目綻放出陣陣煞氣,稍稍一拉韁繩,怒吼一聲:「我乃曹司馬座下之將曹洪,牆內何人敢與我一戰?」

此時的曹洪,霸氣張揚,煞氣陣陣,配上那一聲怒吼,彷彿震得整個城牆微微一顫般。

站在牆上的許詔眾人,看到對方馬不停蹄又開始挑釁,甚為氣怒,泥人也有三分火氣,這般挑釁,定要重挫爾等銳氣!

府內一陣嘈雜之聲后,西府一處偏門,緩緩打開,一道精甲身影,騎著黑雲寶馬,陡然從中狂奔而出。

此身影,右手提著一柄宣花大斧,氣勢如虹,煞氣衝天。

重生農門嬌女 曹洪看到此人,渾身一凜,頭皮微微發麻,此人竟然是徐晃!這個與他們曹軍大戰了許多回合的敵將。

在諸暨城、青龍城兩城的攻防戰中,都是徐晃作為鎮軍大將,統率眾部抵禦他們曹軍的兵鋒。

說誇張點,曹軍與徐晃,都打出『感情』了!

曹洪本想指名道姓讓凌操出戰的,想不到徐晃竟然跑出來了,讓他心中微微起毛,浮現起一個打退堂鼓的念頭。

因為曹洪知道,他不是徐晃的對手。在之前的戰役中,曹洪已經與徐晃交手過了,雖能交戰十數個回合,但那都是落於下風的戰鬥,壓抑!

徐晃如同一道黑風,凝聚著悍然的殺氣卷席而來。

曹操這方,也看到了敵人的出招,眾人心中也是微微一凜。

「子和,子孝,你們在合適的時候,援助子廉,以防萬一!」曹操轉身對旁邊的兩位武將凝聲說道。

「子孝,你的實力是最強的,之前在諸暨城與青龍城的攻城之戰中,你沒有出動,這次出動,定要立下大功,最好能把徐晃給拿下!徹底把許詔的士氣擊垮!」

「是!」曹仁鏗鏘有力應道,臉上閃過一抹自信。

曹操清楚徐晃的戰力,在之前的戰役中,出動兩員虎將,方能與其打得不相仲伯。

這一次,曹操準備出動三員大將,把麾下實力最雄厚的曹仁也出動,圍攻徐晃!

三英戰徐晃!

交代好后,曹操又望向前方,盯著徐晃,眼中閃過一抹讚賞與滿意。

「諾!」曹純與曹仁應聲道。

曹操麾下,三大傳奇級歷史武將,曹洪、曹仁、曹純,都隨著曹操出征許詔!

將星雲集!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