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但是,最終解釋權歸FDA所有,他們說,這不是歧視,只是需要強人湯補充資料而已,他們對所有的藥物申請一視同仁。

真是笑話!

遊戲規則的制定者,可以奪取其他人的生死。

這就是為什麼華夏一直在努力發展經濟,在政治上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努力讓自己成為世界強國,掌握話語權的重要原因。

楊順準備撤銷這個項目了,生產還在繼續,但他這輩子都不想再踏進鎂國市場半步。

這時候,默克何穆琪親自帶隊過來,還有來自徳國總部的老熟人愛德華。

兩人穩住楊順,何穆琪說道:「別著急,我知道你很生氣,但你別衝動著撤銷合作項目。」

楊順冷冷問道:「還有辦法?」

何穆琪道:「當然有辦法,歐盟那邊願意和你談談……」

「歐盟我也不想涉足。」

楊順打斷他,冷冰冰地說道:「我讓瑞秋給你們帶的那番話,肯定會實現,放心,治癌的中藥,我已經有想法了。」

何穆琪將楊順拉著,來到大家都聽不到的地方,低聲道:「不要意氣用事,聽我說完。這次歐盟那邊還是很有誠意的,是默克總部親自談下的,我們可以造勢,反擊FDA。」

見楊順沒有說話,何穆琪補充道:「如果我們合作,是三贏的局面。我們可以不進入鎂國市場,但最好不要得罪歐盟,你將來還是要拿諾獎的。」

諾獎?還不是學術界的遊戲,一樣也是權力和政治的玩物。

楊順有點不屑。

「想想百年後,人們提起你的名字,你不僅是諾獎的獲得者,也是第一個和FDA爭鬥的華夏人,你改變了整個世界,逼得FDA最終低頭承認自己的錯誤和傲慢。你應該向這方面努力去做,讓世界的焦點落在你身上。」

情深不候:前夫別惹我 何穆琪在一旁勸慰,他知道很難說服這個年輕小夥子,但他真不希望看到楊順和全世界為敵,到時候受傷的肯定是楊順自己。 宗瑞幾人沒想到君璟墨和姜雲卿這麼好說話,而且姜雲卿的坦然也叫他們狠狠鬆了口氣。

奚佑瞬間露出兩個小虎牙來,「看吧,我就說璟墨師弟他們不會介意的,這事兒要真直接說出去那才蠢呢,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機會。」

「現在這樣最好,咱們這邊暫且瞞著,就算剛才知道消息的那些人也來不及把消息散出去,等入了滄瀾境再出來時,都是一個月後了,到時候雷鳴師叔能要的想要的都要了。」

何童長得秀秀氣氣的,笑起來卻有著一股子狡黠,在旁說道:「玉家這事說大不大,可說小也絕對不小,要是突然暴露出來,恐怕玉家會麻煩不斷。」

「雷鳴師叔親自找上門去,這次肯定會趁機好好管玉家敲上一筆,他下手可狠了,上次跟隱世大族那幾家打賭時,聽說將夏侯家的人都給宰哭了,到現在防著雷鳴師叔都跟防賊似的。」

姜雲卿和君璟墨雖然認識雷鳴已經有些日子,可是這段時間雷鳴大多都是在指點兩人修鍊,要麼就擺著師父的架子瞧上去一本正經的。

此時聽著兩人的話,姜雲卿不由好奇道:「這話怎麼說?」

何童笑道:「你們兩入門晚所以不知道,雷鳴師叔有個外號叫做戰瘋子,他與人打起架來就是拚命的架勢,偏偏他修為極高,整個東聖能打的過他的也沒幾個。」

「雷鳴師叔外表瞧著正正經經的,那是因為剛收了你們兩個入門,不想壞了他當師父的形象,可是以前他敲詐起旁人來的時候,那是半點都不手軟的。」

奚佑也是開口說道:「雷鳴師叔自己會煉器、煉丹,可實際上他挺懶的,之前你們見過他用的那一尊紫雲鼎吧?」

「那原本是宗門裡上一任玉鼎峰峰主,也是雷鳴師叔的師父最為喜歡的寶貝,是拿來煉器用的,可實際上傳到雷鳴師叔手裡之後,他都已經好些年沒開爐了。」

「前些年也不知道雷鳴師叔怎麼想的,居然直接將那紫雲鼎煉製成了法器,然後被他拿去當了武器砸人玩兒。」

「你們兩個可能不知道,雷鳴師叔還未踏足破虛之前,就是咱們流明宗所有長老裡面最富有的一個,丹藥、法器、功法、資源從來不缺,甚至時常還能拿出一些來補貼宗門。」

「可是這些東西都不是他自己機緣或者煉製得來的,而幾乎都是他跟人打架搶來的,或者與人對賭后贏回來的。」

奚佑說起雷鳴的事情時,滔滔不絕,而姜雲卿和君璟墨簡直驚呆。

總覺得雷鳴偉岸的形象瞬間跌了大半,突然就多出幾分匪氣來。

宗瑞瞧見兩人震驚的模樣,也是低笑起來:「雷鳴師叔的豐功偉績可多了去了,要真說起來怕是三天三夜都說不完,等你們入了宗門之後慢慢就知道了。」

「不過雷鳴師叔是真的很厲害,你們之前應該瞧見了吧,那個碧羽宗的太上長老韋宿之就特別怕雷鳴師叔。」 勞倫斯從華夏回鎂國后,第一時間就來到朋友的公司,將成熟的秋葵交給朋友處理。

朋友是個亞洲面孔的中年男子,個子不高,但說著一口純正美語。

勞倫斯稱呼他叫Yamada,他叫石原涼介,中曰混血兒,父親曾經是曰本著名葯企「東都製藥」的董事,二十年前全家移民至鎂國,成立東晟藥物研究所,為曰本企業提供FDA代理服務,典型的醫藥掮客。

勞倫斯的這次華夏之行有太多收穫,同時也非常疑惑,他笑稱:「華夏這個國家太神秘了,我懷疑他們許多人都會巫術,能做出違反科學常理的事情。」

石原涼介一直在聽,他操作電腦,根據GPS定位數據,找到楊順的藥材種植園衛星地圖,調入到氣象軟體里分析。

「你說那裡四季如春?不對吧,這個地方不可能出現四季如春的氣候,華夏只有最南邊的雲南地區才是亞熱帶。」

「這就是我最奇怪的地方,我看到許多植物都沒有按照常理生長,如果不是巫術,就和他們使用的營養液,以及植物遺傳改良有關。」

「有點古怪,我先檢測一下。」

成熟的秋葵裡面有許多種子,但即使研究所里有世界上最先進的儀器設備,卻什麼都沒檢測出來,感覺和普通的亞洲秋葵品種沒有什麼差別。

石原涼介問道:「其他的藥材呢?」

勞倫斯攤手:「不太好獲得,有些種在土裡,我的同事做過泥土取樣檢測,氮磷鉀含量稍微高一點,不過我已經委託傑克遜想辦法去弄藥材了。」

「那個『無所不能傑克遜』?」

「沒錯,聽說他們這次還從華夏搞到一點好東西。」

兩人停下聊天,心照不宣地笑了起來,大家都是共同的利益團體,合作了二十多年,一直很愉快。

勞倫斯從研究所離開后,搖身一變,又成了FDA專家,專門審核全世界的植物葯,民族葯。

網上的言論,還有FDA的內部調查,都沒有影響到他。

他每天正常上班,勤懇工作,怎麼看都是個好員工,回到家,妻子感情穩定,兒女都已經結婚成家,鄰里關係和睦,他是好丈夫,好父親,好朋友。

勞倫斯一直在告訴自己,還有四年退休,再堅持一下,五年之後「強人補腎丸」應該會上市了吧?

那時候,他的退休生活將會非常舒適,非常精彩。

先婚後愛之寵妻成癮 ………………

………………

「勞倫斯-海曼,1967年出生,今年53歲,猶太裔鎂國人,FDA的資深植物葯審核專員,華夏人的『老朋友』,二十年內被他親手否決的華夏中藥有37個。」

瑞秋手中的激光筆指向投影畫面,對在場眾人介紹道:「工作上他無可挑剔,從事相關工作28年,再加上猶太裔,有FDA庇護,很難抓到他的把柄。」

楊順手指摸著嘴角,淡然道:「但他被我抓住了。」

瑞秋進入下一頁畫面,點頭道:「沒錯,這是視頻截圖,可以看得很清楚。」

看到勞倫斯偷秋葵的動作,大家都來了興趣:「可以指證他嗎?」

瑞秋點頭:「可以,但證據不強,最多只能說他輕微違反了FDA的規定,甚至都可以說成沒有違反。」

眾人氣笑了:「這不是和楊總遭到483缺陷一樣的嗎?到楊總這裡就是上限,到他身上就是沒有違反,真是雙標!」

瑞秋眨眨眼:「所以說,最終解釋權歸FDA嘛。咱們繼續說勞倫斯,他也讓歐洲不少植物葯的企業受過挫,很多歐洲企業也恨他,最終,我們有幸在徳國艾莎葯業找到直接證據。」

一聽有證據,大家都精神起來。

「十二年前,徳國艾莎的一款治療女性宮頸炎的植物葯被勞倫斯等人否決,可是相關的配方和生產工藝,最後被一家曰本葯企獲得,這件事打了兩年官司,不了了之。」

嘩……

楊順身邊的幾人都氣憤了,如出一轍的套路!幸虧他們反映機敏,保護了配料車間的機密,沒被勞倫斯偷走。

瑞秋介紹道:「後來那家曰本葯企經營不善,幾個月前被艾莎葯業拐彎抹角地收購,這才真相大白,原來當年有個掮客組織主動聯繫曰本人出售艾莎的配方,還保證通過FDA審核,這個掮客組織,現在仍然在活動。」

這叫什麼?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徳國艾莎葯業配方被偷,頑強活下來,曰本小偷最終還是難逃被抓的命運。

何穆琪在旁邊補充道:「歐盟反腐調查機構接到投訴后,悄悄介入,這才注意到勞倫斯,順藤摸瓜找到了相關利益團體。受損失的不僅僅是艾莎葯業,歐洲還有多個企業,亞洲的華夏和印渡更是重災區。」

「果然是內部勾結!」

華夏這邊數人都氣憤了,網上說的陰謀論,還真的不是空穴來風!

何穆琪道:「FDA知不知情還不好說,但至少他們的制度是有問題的,有很大的漏洞。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配合歐盟調查組,找個合適的機會羞辱FDA。」

楊順摸著下巴:「只是羞辱他們嗎?」

何穆琪道:「最好讓FDA向你道歉,並且通過強人湯的臨床Ⅲ期審核,撤銷483缺陷報告。」

楊順笑了笑,手指頭在桌上彈著鋼琴,淡然道:「這樣啊……可以,等他們宣布強人湯通過審核時,我再撤銷臨床Ⅳ期項目。」

眾人愕然,接著吭哧笑起來。

這個楊順真是坑啊,這一招太賤了,還真是「我讓你高攀不起」,等你FDA認可了強人湯,想變成處方葯給鎂國人治病的時候,哼哼,他不賣了!

何穆琪笑得不行:「北美至少幾十億美元的市場,你說不要就不要?」

「不要!Ⅲ期實驗也不要了,我就當扔了1.2億美元,放個炮仗,聽個響!」

楊順斬釘截鐵,毫不猶豫:「去特么的鎂國佬。還有,麻煩你們告訴歐盟的人,惹惱我了,我連歐洲市場也不要。」

幸好默克這邊幾人都是華人,愛德華幾個徳國人聽不懂中文,翻譯斟酌了半天,最終委婉說出來,愛德華等人哭笑不得。

這也是老苗,黃市長,還有沈專員他們共同的建議,聯合歐盟,對抗鎂國,這也附和華夏人的思維,拉攏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共同打擊敵人。

國家並不方便直接出面,但可以稍稍表態。

就好像小區里幾個孩子打架,FDA把楊順給打了,楊順立刻拉著歐盟家的企業,聯手起來把FDA干翻在地,再往FDA臉上撒尿,那也是孩子們之間的事。

大人要是敢出來護犢子? 科技之門 那其他大人們也就不依了,誰怕誰?

雙方達成協議,開始做準備。

不過散會後,汪卉和汪芸把楊順堵著了。

汪芸哭笑不得:「你這個敗家子,1.2億美元的測試費,你說不要就不要?」

汪卉也覺得有點多,問道:「你這個土豪,1.2億美元只為爭一口氣?」

楊順捏了捏她的小臉,笑道:「我什麼時候吃過虧?芸姐上次不是說那邊供不應求嘛,我一個療程賣鎂國人3萬美元,幾千套就賺回來了,我賣個幾十年,年年找鎂國人收紅包,怕他個鬼!」

汪卉哭笑不得,老鎂的錢這麼容易賺嗎?這是挖資本主義牆角啊!

幾人都在笑,真耍起流邙來,那就不要講商業契約精神,怎麼噁心人,怎麼操作。

只有汪芸在猶豫,和FDA鬧翻后,她剛剛買的小別墅,怎麼辦呀,難道又賣了,換去歐洲買?

僅僅過了三天,國內媒體還在為楊順感到惋惜和委屈時,又傳來一個震撼的消息。

歐盟EMA的海外調查團來到紅楓,進駐強人湯工廠!

「哈哈,這下有樂子看了!」

原本大失所望的媒體們,還有義憤填膺的老百姓們,一看到這個消息,誰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歐盟和鎂國掐起來了呀。

歐洲有兩個管理藥物的官方機構,EMA是負責新葯的評審委員會,EDQM主要負責上市后的各項管理和設立標準等等,類似前者負責新書籤約,後者負責上架賣錢求訂閱。

檢查了五天時間,EMA宣布,強人湯工廠符合歐盟標準。

沒有多嗶嗶,就是一個很簡單的結論而已。

但這足以讓外界產生極大的聯想,CNN和ABC等電視台都派出新聞記者,採訪EMA高層,問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EMA官方解釋道:「強人湯申請新葯在歐盟上市,正在進行臨床Ⅲ期實驗,我們按照規定進行檢查其工廠,而且通過了。」

CNN記者緊追不捨:「可是FDA一周前才宣布不予通過,你們卻迅速宣布通過,這是為什麼?」

這是非常尖厲的問題,回答不好,容易引發矛盾。

發言人回答:「這是EMA自己的工作安排,時間碰巧排在FDA後面而已。假設EMA排在前面,你會不會用同樣的話質問FDA?」

眾位其他的歐洲記者們集體鬨笑起來,如果EMA在前面檢查並且通過,緊接著FDA宣布不通過,那CNN的記者敢不敢質問FDA為什麼和歐盟做對?

回去打你主子的臉去吧! 姜雲卿和君璟墨都是點點頭,他們之前就看出來了,韋宿之和雷鳴同為破虛巔峰的強者,同樣是上三宗的長老,可是韋宿之在雷鳴面前卻總像是矮了一截。

哪怕神色如常,甚至也叫過「雷兄」,可言行舉止間卻透著一股子忌憚。

之前雷鳴在磐雲海見到他們時,韋宿之明明對涅火靈源起了貪念,可雷鳴一開口他就不敢再說什麼。

後來回了青滬,雷鳴和韋宿之同時想要收他們當弟子,韋宿之剛開始還各種誘惑許諾一堆好處,可雷鳴一句想要搶徒弟就動手,韋宿之立刻就蔫了,哪怕後來沒有死心,卻也都是避開了雷鳴想要私下來找他們。

當著雷鳴的面時,韋宿之卻是半句話不說。

姜雲卿他們剛開始時,還以為是因為韋宿之的修為不如雷鳴,可是後來卻又隱隱覺得不像。

如果只是修為不足,韋宿之謙虛禮讓一些還情有可原,可怎麼也不該表現出懼怕來。

他們兩人都是上三宗的長老,韋宿之還是碧羽宗的太上長老,如他們這般地位嗎,所代表的早已經不僅僅是他們自己,還有他們身後的宗門。

韋宿之對著雷鳴露出懼意來,豈不是連帶著讓人以為碧羽宗也低流明宗一頭?

姜雲卿好奇:「我們之前就發現了,他好像特別怕雷鳴師叔,是他們之間以前出過什麼事情嗎?」

宗瑞笑眯眯的說道:「因為韋宿之被雷鳴師叔揍過。」

見兩人睜大眼驚愕,奚佑在旁說道:

「這個我知道,四十年前雷鳴師叔還是半步破虛的時候,韋宿之仗著他破虛境的修為搶過雷鳴師叔一回,還打傷了他,讓他錯失了那一年靈樞山選拔。」

「雷鳴師叔是個特別記仇的人,傷好之後第二年就再次參加靈樞山選拔,入了上層,後來過了五、六年吧,雷鳴師叔就一舉踏入了破虛境,他入破虛之後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跑去了碧羽宗將韋宿之狠狠一頓。」

「那時候雷鳴師叔的脾氣比現在暴躁多了,韋宿之險些沒死在雷鳴師叔手裡,後來還是碧羽宗其他幾個強者出面才將人救了下來。」

雷鳴擅闖碧羽宗,還差點打死了韋宿之,碧羽宗的人氣怒之下,直接派了好幾個破虛強者追殺剛入破虛的雷鳴。

雷鳴也是個牛脾氣,流明宗這邊召回他不理,怕被碧羽宗追究直接「自請」離開宗門,而碧羽宗那邊追殺他也不怕,他就跟打不死的蟑螂似的,死死纏著韋宿之和碧羽宗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