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但是那女鬼已經非常虛弱了,幾乎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張謙只能盡力的從她的嘴裏聽到了兩個字“地下”

“地下?”張謙有些奇怪,“難道是地下室?”

女鬼幅度很小的點了兩下頭。

“好,明天我就帶人去地下室滅了他!只是沒想到這個小破地方居然還有地下室。”

“你有可能過不了今晚了。”系統突然說。

“啥意思啊?”

系統沒說話,鬼卒突然衝了回來,而且小兵乙的整條胳膊都沒了,小兵甲的肚子上也有一個巨大的豁口,顯然都受了重傷! “那個魔果然是在扮豬吃老虎!”系統冷笑了起來。

“啓稟主公,屬下罪該萬死…”兩個鬼卒跪在張謙的面前說。

“呼延灼呢?”張謙問。

“呼延將軍正在地下和那惡徒交戰!我等實力實在…”

張謙擺了擺手說:“不怪你們,帶我去地下室!”

在鬼卒的帶領下他進入了地下室,那個魔果然正在和呼延灼打得火熱。不過看起來似乎還是呼延灼佔了上風。

鬼卒已經重傷,需要進入系統的空間修養一小段時間才能恢復,所以張謙把鬼卒收進了系統空間內。

那一鬼一魔打的太火熱了張謙現在根本插不進去。

趁着這個功夫他好好的四周查看了一下這個地下室。

刺鼻的惡臭燻人欲嘔,整個地下室活像是一個屠宰房,滿地都是發黑的鮮血和腐爛的肉和內臟,張謙走了幾步就感覺有個東西咯腳,擡起腿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一個人的手掌。

這裏還有一些人的大腿、胸腹腔什麼的,張謙很快就覺得自己待不下去了。

這傢伙到底害了多少人啊?

‘砰’的一聲,張謙轉頭看去,正好看見呼延灼一鋼鞭砸在了地上,而身材瘦小的魔則是接着機會逼近了呼延灼,手中兩把利刃迅即無比的切向了呼延灼的肚子。

張謙一驚,然而這兩下攻擊根本就沒有傷害到呼延灼,因爲呼延灼的盔甲非常堅硬。

“這個魔不簡單,雖然力量不如呼延灼但是速度太快,所以恐怕最後呼延灼也奈何不了他。”系統說。

“還有差不多十幾分鍾呼延灼就會消失,”張謙說,“不過我不怕這個魔,我已經想好了對付他的辦法了。”

“哦?”系統饒有興致的說:“沒想到你還挺聰明。”

“那是。”

“爲了以防萬一,還是先讓呼延灼退下吧。”系統說,“萬一你這招不行的話再讓呼延灼上。”

“也好,雙重保險。”

兩人商量完了,張謙走上前大聲說:“住手!”

呼延灼聽到了叫聲,揮動鋼鞭逼退了魔,跳出了戰圈。

魔嘿嘿直笑:“怎麼?知道不是我的對手了吧?”

“不是對手?”張謙冷笑不已。

“少年,讓我上吧,我一定會在時間用完之前消滅他的!”

“呼延將軍稍等,我先試一試我的辦法,不行的話你再上。”

“嘿嘿嘿嘿,一個一點道法都不會的凡人,我看你有什麼辦法?”

“你肯定殺了不少人吧?”張謙問。

“那是,我就喜歡吃人肉,我殺了很多這裏的住客!人我也吃,變成鬼了我也一樣吃!你我更要吃!哈哈哈哈哈!”

“你可真是厲害啊,不過想要吃我可沒那麼簡單,”張謙說着,猛地掏出一個東西對準了這個魔,“先吃我一招春夢爽歪歪!”

當老牛遇見嫩草 他手裏拿着的赫然就是那個赤果手辦!

那個魔一看是個光屁股手辦,頓時露出了一絲淫-笑:“不錯,是我喜歡的類型!”然而他剛說完這句話,手辦上就猛地爆發出一陣光芒,魔被光芒一照立刻就不動了!

呼延灼站在一旁都看傻了,這…這是何等法寶?居然能一下子震住一個魔?

雖然這只是一個由凡人墮落而成的魔,但是那也很厲害啊!最起碼能和自己打成平手了,卻沒想到被這個春宮泥塑一下子就定住了!

“就是現在!”系統大聲說。

“好!”張謙的臉上露出了獰笑,收起了春夢雕像,雙手虛空一握,一道金色的光芒在他的雙手之中閃現流轉,光芒散盡之後,呼延灼頓時發出了一聲驚呼!

張謙則是發出了興奮的狂笑:“哈哈哈,還想吃我?去死吧你!”

“青—龍—偃—月—斬!!”

張謙雙腿一彎原地一個起跳,舉起手中的青龍偃月刀對準了這個魔的腦袋奮力的劈了下去!

可憐這隻魔還沉浸在春夢中無法自拔,被張謙一刀劈成了兩片!

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死透了!

“爽!”張謙舉着青龍偃月刀,“太爽了!媽的,要的就是這種感覺!這法器太牛逼了臥槽!”

張謙手裏拿着的就是他不久之前剛抽出來的那個寶貝,也就是武聖關羽的隨身兵器——青龍偃月刀!

呼延灼站在一旁,兩隻鋼鞭耷拉到了地上,那綠油油的眼睛呆呆的看着張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個少年真是厲害啊!他到底有多少法寶?!

看着張謙興沖沖的用封魔瓶把魔的那兩片慢慢汽化的屍身收走,他簡直無語了。

娘子可愛 有這麼多法寶你還用得着我?呼延灼翻了個白眼。

“少年,此間事了,吾先行告退了。”呼延灼很受打擊的說。

“好,多謝你了呼延將軍!”張謙心情美的不得了,樂呵呵的說。

離開了這間地下室,張謙心想着不能就放任這些殘屍在這不管,但是轉念又一想如果報警的話很有可能會被警察煩死,所以就尋思着等什麼時候跟房東老太太說說。

但是隨即,他就皺起了眉毛。

這座三層小樓是房東老太太的,那麼這個地下室肯定也是她的,所以這裏發生了這麼恐怖的事情她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這不可能吧?她不可能不知道吧?

張謙心裏突然有了一些不怎麼好的預感。

一路跑回自己的房間,打開門張謙就愣了——那個女鬼不見了。

剛纔那會那女鬼已經徹底失去了行動能力,不可能自己跑走。

“估計是僅存的能量都消耗光了,徹底魂飛魄散了。”系統說。

“唉,”張謙嘆了口氣:“可惜了一個好人。”

“唉,”系統也嘆了口氣:“可惜了一個口糧。”

張謙拿起封魔瓶,集中了一下注意力,魔的記憶猛地衝進了他的大腦。

在這如同老電影一樣的光影下,他首先看到的畫面居然是一個女人的背影。

“媽媽!媽媽!”一陣撕心裂肺的哭聲傳來,張謙轉移了一下視角,然後就看到了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小男孩。

小男孩有些瘦,不停的在那哭喊着:“媽媽別走!媽媽別走!別走…”

一個上了些年紀的女人走到了小男孩背後輕輕的抱住了他:“別哭了。”

“我要媽媽!我要媽媽!”小男孩的哭喊聲聽起來很讓人心酸 隨着繼續的觀看張謙慢慢的明白了。

這個小男孩原本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但是好景不長,他的父親在一場車禍中死了,肇事司機逃逸,家境一下子就變了,而一段時間以後,他的當時還很年輕的母親也有了新的對象離開了這個家,張謙最開始看到的那一幕就是他母親永遠離開家的那一次。

可能是這段記憶的印象是最深刻的,所以張謙第一眼就看到了這一幕。

貧苦的家只剩下了他和他奶奶相依爲命,他奶奶就是孫老太太。

這個小男孩從此就變了,變得沉默內向,性格越來越古怪,而且眼神中經常飽含憤恨和殺意——尤其是當他看到其他母子或者年輕女性的時候。

後來,他們家的老房子拆遷,得了一大筆的賠償款,出於對未來的考慮,老太太就在市裏買下了一套當時來看並不很貴的房子,經過一段時間的翻新整修後來就變成了這個三層小樓。

家境的變化並沒有讓他的心理狀態變好,相反,隨着年齡的增長他對於這個世界的仇恨和敵意越來越深。

單親家庭的孩子都非常自卑,更別說像他這樣的“無父無母”的。在孫老太的教唆下,他對他媽媽的仇恨日益加深,甚至到最後會跟孫老太一起拿着他媽媽的照片怒罵“濺人臭表子”。但是無可否認,即便他心裏帶着仇恨,那時候的他還是愛他媽媽的,只不過這種愛已經慢慢變色了。

在他十二歲生日那天,孫老太問他想要什麼禮物。

他沉默了一會:“我想要媽媽來陪我過生日。”

事實上他每年生日願望都是這個,再美好的生日禮物也比不上他媽媽的陪伴。

以前的時候,孫老太每每聽到這句話都是報以一聲長嘆,掉着眼淚說“造孽”,但是這次不一樣,老太太的臉笑成了一朵菊花:“走,去看看奶奶給你準備了什麼!”

他非常不感興趣,無精打采的跟着老太太來到了地下室。

然而當那個綁着綵綢的巨大的生日禮盒打開的時候,他震驚了!

在昏暗的地下室燈光之下,盒子裏裝的居然是他媽媽!

只不過此刻的這個媽媽已經開始散發臭味了,身上也帶着一些黃黃綠綠的屍斑,太陽穴上的那個傷口的鮮血早已乾涸,只有一些蛆蟲爬來爬去。

“媽媽!”他震驚的叫了起來。

“嘿嘿,這份生日禮物怎麼樣?我可是準備了好久了!”孫老太笑着問。

“可是…媽媽她已經…”他已經十二歲了,不再是那種不懂生死的小孩子了。

“沒事!”孫老太拿起一把鋒利的屠刀,拉起他媽媽的一條胳膊幾下就砍了下來:“只要吃了她,她就能永遠和你在一起了!”

開始的時候他有點害怕,但是經不住孫老太一直說一直說,最終他內心的那股暴虐和殘忍升了起來,戰勝了理智:“好!奶奶咱們一起吃!讓媽媽和咱們永遠在一起!”

“這纔是乖孩子!”孫老太笑的很開心。

接下來的事情張謙看的噁心死了。

真的噁心死了。

張謙真的很難想象,這倆人到底是多麼的變-態纔會幹出這種事?!他們的心理已經完全扭曲了,完全不能稱之爲人了!

後來,這個男孩徹底從人變成了野獸畜-生,他開始食人,並且食人上癮!這個地下室就成了他的屠宰房和食堂,孫老太太就是他最好的掩護和同夥!

他們專挑那些獨身的租客下手,尤其是單獨入住的年輕女性!

他們都墮落成了魔!

回憶不長,但是在張謙的的感覺裏,這回憶裏面幾乎全都充斥着各種各樣的慘叫,分屍,肢解,生食人肉……等等各種想想都會有當一輩子和尚的衝動的畫面。

簡直尼瑪…還好老子替天行道斬了你!張謙心說。

“先別慶祝勝利,你只是滅了個小的,別忘了還有一個老的呢。”系統提醒道。

“那個姓孫的老太太?”張謙冷哼了一聲:“我這個人雖然尊老愛幼,但是像這種爲老不尊的變態老太太,我絕對手起刀落絕不留情!”

說罷他站起身:“走!”

“走個屁啊,這都凌晨三點多了,趕緊睡覺休息吧!你現在的體質雖然強化了不少但畢竟是凡人,別逞能。而且你現在殺了她孫子她肯定已經知道了會主動來找你報仇的,你就在這以逸待勞就行。”

“那也好,鬼卒修養的怎麼樣了?”

“暫時還不能戰鬥,但是可以放出來給你守夜。”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下午一點半,醒來之後頭昏腦漲,趕緊洗漱完了往外衝,來到小樓門口的時候卻碰上了孫老太太。

這個老太太平日裏就是陰陽怪氣不苟言笑,張謙一直認爲她比鬼還要恐怖。

兩人一見面,空氣中立刻瀰漫起了一股詭異的氣氛。

孫老太面無表情的看着張謙,張謙冷冷的看着老太太。

這時候的張謙其實心裏是沒有底的,昨晚那驚鴻一斬雖然厲害,但是那只是趕巧。

春夢雕像只對男性起作用,沒有了雕像的壓制,他的青龍偃月刀根本砍不中行動敏捷的魔,他畢竟不是關羽本尊,能穩穩當當的使出來跳劈就已經很不錯了。

王牌校草,校花你別逃 “穩住她。”系統說,“你現在不是魔的對手。”

“孫阿姨……”張謙轉了轉眼睛剛說出了幾個字,孫老太突然痛哭失聲!

她大步走到張謙面前一把抓住了張謙的手:“謝謝你!謝謝你了年輕人!”

惹愛成癮 張謙一臉懵逼。

“他這些年做了太多的惡事,我不想看他這麼一直作惡下去但是我又管不了他,所以謝謝你出手讓他解脫了,謝謝你!”老太太哭的稀里嘩啦,看那樣子不像是在做戲。

她這麼一搞讓張謙很是手足無措。

接着不等張謙說話老太太繼續說:“你的大恩大德我都不知道怎麼報答你了,房租我不收了,我把錢全都退給你你免費住這,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想什麼時候來住就什麼時候來住!”

張謙糊塗了,他不知道此刻該以一種什麼態度來回應了。

“就這麼說定了!小夥子你真是個有本事的好人,我這就回去拿錢給你,你是不是得去上班了?”

張謙一愣:“啊對啊!”

“那你趕緊去吧,等明天我把錢給你。”

“那倒不用了……”

“不行,你可是我的大恩人,就這麼說定了。”

說罷她飛快的走了。

張謙還是有點沒反應過來,這劇情反轉的也太特麼快了吧?

他和系統已經考慮到了好幾種老太太對待他的態度,或是一見面就喊打喊殺,或是和以前一樣不形於色,或是笑裏藏刀伺機而動,或是惡語相對無情驅趕,但就沒想到會是這種反應。

張謙一陣無語:“這啥情況?”

“不管是什麼情況都是好事,現在鬼卒受傷,呼延灼進入冷卻,春夢雕像對她沒用,所以拖時間是最好的辦法,等過了午夜能召喚呼延灼再說吧。我剛纔還擔心你會不管不顧的大吼一聲上去跟她打一場呢。”

“你以爲我傻啊?不過這老太太爲什麼會這樣的態度呢?唉算了我還是先去幹活吧。”張謙一邊說着一邊走向停靠在院內的自行車。

“等一下。”系統突然說。

“怎麼了?”張謙問。

“這自行車是老太太租給你的,最好別騎了。” 於是張謙坐上了公交車。

老太太看着他的背影,臉上的悲痛消失的一乾二淨,取而代之的是恐怖的猙獰和滔天的殺意,等他走遠之後她迅速的跑上三樓進入了張謙的房間。

魔是有形的,被斬殺之後死亡的只是他所蝸居的皮囊軀體,也就是‘形’,而他的‘神’卻不會滅,只要這個‘神’還在,那麼只要再找到一個合適的皮囊,魔就可以再次復生。

魔被斬殺之後,孫老太通過意念得知了張謙是用一個啤酒瓶子把她孫子的‘神’吸走了,所以她要在給孫子報仇之前找到那個瓶子。

進了張謙的房間,她開始瘋狂的搜尋了起來。

……

今天的活兒還是和昨天一樣,張謙只覺得兩條腿都快跑斷了,到了半夜十二點半才送走了最後一桌客人。

吃飯的時候周哥又詢問了有沒有遇到什麼靈異事件,張謙笑着搖頭,還什麼靈異事件,可能今晚回去就能把剩下的那個餘孽解決了,到時候這地方就再也不會有什麼靈異事件了。

因爲沒騎自行車,所以張謙選擇讓兩個鬼卒擡着在天空中飛,反正時間已經到了半夜一點多了,也不怕被人看見,鬼卒雖然還是不能戰鬥但是擡着飛行還是可以的。

直接從窗戶飛進了三樓,張謙打開門一開燈就愣了。

整個房間都是一團糟,他的行李箱被翻得亂七八糟,裏面的各種衣物全都被翻了出來扔在了地上,牀鋪比狗窩還亂,甚至喝水的杯子都被打碎了,滿地都是碎片。

“媽的,這是誰幹的!”張謙惱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