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3 日

但是人家餘娟子這麼熱情,她也不好說什麼了,加上餘娟子那討人喜歡的相貌和含糖量高的嚇人的小聲音,怎麼也沒法讓人反感。

牛萌萌問馬峯:“你們倆也認識啊?”

胡紅傑對餘娟子的演技佩服的五體投地,心裏說:“娟子就是聰明啊!隨便給幾部動畫片一配音,這個演技就堪比專業了。”

不過這話要是被餘娟子另外一個“敵人”秦雯雯聽見,肯定嗤之以鼻,這點演技算什麼?人家餘娟子哭起來那個才叫會演呢!

胡紅傑見牛萌萌問馬峯,剛想說:“這個是我們。。。。(室主)”

接着話題就餘娟子搶過去了:“我和馬峯住在一個小區裏。”

餘娟子的話倒是沒有撒謊,馬峯一聽這話,也點了點頭。

事情完全按照餘娟子的設想進行着:既然大家都認識了,當然就一塊玩了。這幾個人擠到前面,看了看衝關的人,餘娟子開始給馬峯出主意:“喂,你也去試試吧!你看,順利過關有一部手機呢!”

馬峯看了看水面,有點眼暈,趕緊搖了搖頭。說:“那個,算了吧!跑步不是我的強項。”

這個時候,一個小插曲出現了,有人高喊:“喂,餘娟子,餘娟子。”

馬峯推了推餘娟子說:“小氣鬼,有人喊你。”

餘娟子一聽這個熟悉的聲音,不耐煩的說:“你聽錯了吧!哪有人喊我。”

說着,餘娟子拉着馬峯就想躲。

這個聲音餘娟子太熟悉了,想當年這個聲音在她宿舍樓下哼哼唧唧的彈着吉他唱了好幾天情歌呢!

餘娟子正想躲,籃筐一下子就擠了過來,這個小子看着餘娟子激動的說:“喂,餘娟子你好,好久不見你了,沒想到在這裏遇見你了。”

餘娟子剛想發火,看到籃筐一隻手還拉着一個女孩,她的火立即消了大半,笑嘻嘻的說:“是啊!真巧啊!你也來玩,這個是你女朋友?”

籃筐毫不避諱的點點頭說:“是啊!來,認識一下,這個是我女朋友江英。”

胡紅傑看着江英,又打量了一下餘娟子說:“娟子,你有沒有發現,你們兩個長得有點像啊!”

馬峯看了看,你還別說,江英和餘娟子長得還真有三分相似,只是餘娟子比江英漂亮罷了。

江英狐疑的看了看餘娟子,回頭對籃筐說:“你不是要給我贏個手機嗎?咱快過去吧!”

籃筐答應一聲,又回頭對餘娟子說:“餘娟子,你等着我過三關,能贏三塊手機呢!咱們三個一人一塊。”

江英一聽,不滿的看了籃筐一眼。

籃筐不愧是校隊的精英,果然被他連過兩關,但是在過第三關的時候落水。主持人一邊給籃筐發着獎品,一邊開始讚揚籃筐,說他雖然沒有連過三關,但是他的速度也可以參加總決賽了。

這個時候,餘娟子看到江英一隻手喜氣洋洋的挽着籃筐,另一隻手拿着獎品手機,心裏突然莫名其妙的開始煩躁,這時牛萌萌也開始遊說馬峯闖一闖。馬峯又看了看後面幾個掉到水裏的闖關者,好像水也只是到腰部,又看了看自己身邊兩個熱情的小妞,就勉強同意了。餘娟子一見馬峯同意,“烏拉”一聲,興沖沖的跑去給他報名。

組織者見到跑來報名的餘娟子,眼都直了,一個小子聲音有點變調的問:“姓名?”餘娟子說:“馬峯。”“年齡?”。。。。。。

接着,這個小子痕跡明顯的開始照顧餘娟子,衆多報名者被擠到後面了,餘娟子興沖沖的拿着一個號碼牌遞給馬峯,馬峯一看,差點趴下,只見上面寫着:馬鳳,女。。。。。

馬峯一臉無奈的站在起跑點上,電子音想起3、2、1、.,馬峯盯着水面看了半天還在猶豫,後面的餘娟子和牛萌萌焦急大聲在那裏喊:“開始了,快跑啊!”

馬峯又猶豫了幾秒,一咬牙,主持人只見一個身影“嗖嗖”就到了終點了。觀衆們一起驚歎的“哦”了一聲,主持人看着秒錶,馬峯的過關速度,只比記錄慢了0、1秒,主持人有點傻眼了,但是久經戰陣的主持人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接着先恭喜馬峯,又問他要不要試試後面的兩關,馬峯本來是不想再闖了,可架不住餘娟子和牛萌萌一個勁的起鬨,無奈之下,又輕鬆的闖了過去。

餘娟子、胡紅傑和牛萌萌興奮了,一起衝上領獎臺,餘娟子和牛萌萌一左一右,抱着馬峯就親,這時候胡紅傑也不客氣了,毫不猶豫也抱着馬峯佔了一下便宜。

當三個女孩一人一塊手機興高采烈的走到牛萌萌的漢堡包自行車跟前時,餘娟子這才假裝剛剛看到這輛自行車,餘娟子好奇的問牛萌萌:“你這輛車的電瓶很有特色啊!”

牛萌萌一聽餘娟子說起這輛自行車,就好像女孩子買了一件新衣服,穿在街上走了三條街,正在鬱悶的時候,終於被人發現了一樣。立即滔滔不絕的開始介紹:“什麼電瓶車啊,我給記介紹一下,這一輛是我發明的。。。 。。。到目前爲止,只此一輛,別無分號。”

餘娟子一聽,很感興趣的和牛萌萌商量:“讓我試試行嗎?”

牛萌萌看了看馬峯,餘娟子立即開始了有預謀的安排:“那個,你坐胡紅傑的車,我載着馬峯。”

馬峯本來是想說:“你自己騎着不就完了,我也坐車。”可考慮到這輛車可是寶貝,要是讓餘娟子弄壞了就麻煩了。只能無奈的同意了。

餘娟子小手一揮豪氣的對胡紅傑說:“你先拉着萌萌在愛情咖啡等我們,今天我請了。”

牛萌萌剛要說話,這回終於開竅的胡紅傑心神領會的一加油門,快速閃人。

餘娟子心情大爽的提醒馬峯:“你摟緊了我啊!我技術可不大好。”

馬峯暗暗琢磨:我摟緊了你,你技術就好了,再說你技術不行,我更不能摟着你了,看事不妙的時候我好提前跳車啊!

馬峯想歸想,還是坐在後面摟住了餘娟子,餘娟子輕輕一蹬,自行車“嗖”的一聲就出去了,餘娟子“咦”了一聲說:“這個自行車真不錯啊!”

馬峯在後面指點着她怎樣換擋,餘娟子覺的馬峯從後面摟着他的感覺真美,馬峯說了兩遍她也沒記住,馬峯開始嘟囔:“你悟性真差。”

餘娟子一邊享受着這種感覺,一邊故意騎得很慢,但是再慢也終於到了咖啡店了,餘娟子真想再返回去騎一圈,馬峯已經把自行車接過來放好了。


餘娟子心不甘情不願的跟着馬峯進了餐廳,一進餐廳胡紅傑正在拿着一張紙巾擦嘴。


餘娟子過去一看,不禁煩惱的說:“你已經吃完了,怎麼不等我啊!

胡紅傑委屈的說;“哪有,我先叫了一份牛排墊墊底嘛!今天中午就吃了一個漢堡包。。。”

餘娟子一聽要露餡,打斷胡紅傑,趕緊對服務員說:“那個,在給她上一份牛排。”

馬峯看着胡紅傑的吃相,覺得很有必要叫有空上胡紅傑,再約上方大海,看看她倆一塊吃飯是個什麼情節。

餘娟子喝兩口水,看着牛萌萌,腦子裏突然冒出一個想法,接着她興高采烈的對牛萌萌說:“那款自行車是你發明的吧!”

牛萌萌想了想也對,就點了點頭,餘娟子雙手一拍說:“你看這樣好不好啊?我出資金,你出技術,咱們合作批量生產怎麼樣?”

馬峯看着見錢眼開餘娟子逗她:“你準備出多少錢?”

餘娟子認真的想了想說:“我拿個一千萬怎麼樣?”

牛萌萌一口牛排沒有嚥下去,差點噎到,她吃驚的看着餘娟子,心裏想:“真沒看出來,餘娟子這麼有錢啊!隨便就能拿出這麼多,自己倒好,老媽每個月只給五百塊,還樂的自己屁顛屁顛的。唉,這可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牛萌萌剛喝了口水,只聽馬峯對着餘娟子說:“小氣鬼,你憋了半天就準備拿這點錢啊?你還是留着錢發黴算了。”

牛萌萌再也忍不住了,一口水噴到馬峯的衣服上,馬峯看了看牛萌萌,牛萌萌不好意思的一邊用紙巾擦拭,一邊說:“喝急了,嗆了一下。”

餘娟子不服氣的看着馬峯問:“一千萬怎麼少了,你倒說說看?”

這個問題馬峯倒是早就考慮過了,他不慌不忙的給餘娟子算賬:“大姐,一輛車的成本怎麼也要2000多塊吧,這還不算人工和其他費用,就是不買設備,你這一千萬能造幾輛自行車啊!你準備擺個地攤就賣完了啊!再說你不準備流動資金了?”

餘娟子一聽,心裏涼了半截,可嘴上不服氣的說:“就你那自行車,也值兩千多塊?”

馬峯笑笑不做聲,可心裏想:“這個還是改良了的,要是按照牛萌萌早期的設計,兩千塊只能造三分之一就不錯了。”

牛萌萌給餘娟子解釋:“那個,這個自行車已經準備賣給別人了。”

餘娟子立即反應了過來,一定又是她的老對頭什麼秦雯雯或者是沈婷婷捷足先登了。餘娟子苦惱的握着餐刀,對着牛排狠狠的切了下去。 這天上午,馬峯接到一個電話,看了看號碼,十分陌生,馬峯疑惑的接起來問:“你找誰?”

對方沉默了幾秒,呼吸明顯有些加快,馬峯剛想再問,對方說:“你好,我是侯美雲啊!”

馬峯在侯美雲說你好的時候,就已經聽出來了,馬峯趕緊說:“我正想找你呢?秦雯雯和你說過了嗎?”

馬峯聽到侯美雲好像調整了一下呼吸接着說:“嗯。”

馬峯問:“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侯美雲輕輕的一笑說:“我已經回來兩天了,這兩天一直呆在自行車廠呢!自行車廠的胡廠長剛纔問我,什麼時候你要是有空,一起談談收購的細節。”

馬峯心裏暗暗說:“自己怎麼這麼走運啊!找的員工全是工作狂,我說這幾天崔明怎麼一直沒有着急呢,原來侯美雲已經開始和自行車廠接觸了。”

馬峯問侯美雲:“縣裏的代表什麼時候有空?”

侯美雲說:“他們說抽你的時間。”

馬峯暗暗想:“自己的時間還用抽啊!秦雯雯和沈婷婷不在家,只要餘娟子不找自己的麻煩,自己好像除了睡覺外就是剩下的時間了。”

馬峯問侯美雲:“今天上午可以嗎?”

侯美雲說:“我去問一下?”

不到十分鐘,侯美雲打過電話來說:“已經約好了,九點在經委可以嗎?”

馬峯沒有什麼不可以的。答應一聲,掛了電話,馬峯開始煮方便麪,一邊煮,一邊開始唸叨起田紅來。嗯,這個傻大姐在家的時候沒有感覺怎麼樣,可一到吃飯的點,感覺還是她在家的好。嗯,自己的牀單好像也很髒了,自己有多久沒有幹這些活了?嗯,真是由奢入儉難難啊!不習慣啊不習慣!

馬峯到了經委的時候,崔明早已領着另外兩個副主任早已等候多時了。馬峯開着方大海的吉普車過來,崔明沒有太在意,只是掃了一眼,又伸着頭像大門口張望,直到馬峯下了車,崔明纔看到馬峯。

崔明先是一愣,接着就熱情洋溢的打着招呼,衝着馬峯就過去了。崔明手下的兩個副主任見崔明衝着吉普車過去,接着車裏下來一個毛頭小夥,他們還以爲是這個小夥子是個司機呢,兩個副主任理都不理馬峯,一個副主任還自作聰明的顛顛的過去開後車門,可他打開後門看了看車裏沒人,在看崔明,正拉着馬峯的手在寒暄。不禁有點尷尬。崔明用眼的餘光看着他手下的副主任出醜,也不糾正他。

馬峯在崔明的帶領下,來到會議室,兩個副主任臉紅脖子粗的跟在後面。會議室裏侯美雲和一箇中年男人早就等在那裏了。馬峯衝着侯美雲笑了笑,侯美雲的小臉沒來由的一紅,接着她趕緊點點頭。崔明給馬峯介紹:“這個是我們自行車廠的胡經理。”又對胡經理說:“這個是蜜蜂企業的代表馬峯。”

胡經理看到蜜蜂企業又來了一個小屁孩,心裏說:蜜蜂企業的人怎麼都這麼年輕啊!真是後生可畏啊!臉上卻不敢怠慢,立即把腰彎道馬峯胸前的高度,又熱情的握住馬峯的手說:“你好,你好,早就盼着和你見面了,來來,請坐。”

胡經理的熱情讓馬峯感覺都有點不太真實,好像有點太假了似的,但是馬峯還是也熱情的迴應了一下:“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

崔明還沒說話,胡經理又連忙說:“那裏,那裏,我們也是剛到。”

崔明疑惑的看了胡經理一眼,心裏說:“你是剛到,你剛到40分鐘吧!我這裏還沒有辦公呢,你就在門口等着了。”但是這個話崔明也就在心裏想想,人家自行車廠可是正兒八經的國有企業,人家胡經理也是正科級。要是蜜蜂企業收購自行車廠成功,人家胡經理說不定接着就調到那個局當局長去了,以後可又是同僚了,再說誰知到人家胡經理有什麼關係,說不定調到一個和自己工作範疇相關的單位,那擡頭不見低頭見的,要是現在弄僵了可就不好了,以後怎麼和人家相處啊!

崔明是這樣想的,胡經理心裏可又是另一個想法了。前幾天牛語專門找胡經理過去和他談了一下,又把蜜蜂企業準備收購自行車廠的計劃和他說了說,接着問他有什麼看法。

胡經理這段時間把自行車廠弄的一塌糊塗,本來被縣長叫去,以爲又是一通批評是免不了的了,沒想到是這個事。胡經理一聽蜜蜂企業準備收購自行車廠,腦子裏立即像閃電一樣想了想,一方面他知道自己這個經理已經幹到頭了,另一方面他頓時感覺自己的機會也有可能來了。

蜜蜂企業這段時間風頭正勁,加上這個胡經理的一個遠方親戚就在蜜蜂發動機廠,他平時參加各種酒局的時候也沒少聽這個廠的各種消息,別的不說,就是蜜蜂企業的工資這一項,就讓他太羨慕了。

胡經理辛辛苦苦的熬了大半輩子,好不容易熬到一個正科的位子,本來之前覺得自己的小日子過的還不錯,自行車廠效益再次,自己每個月有四五千塊進賬,再加上俗話說的窮廟富方丈,自己好賴不濟還有個公車坐着,可後來自己那個蜜蜂發動機廠的親戚,原先就是個窮小子,可進了蜜蜂之後,轉眼就買了個比自己還好的汽車,據說他有一次喝多了吹噓:“不就是一年的工資嘛!”

這個事情對胡經理觸動太大了,人家只是個小技術員,不偷不搶就是自己工資幾倍,自己倒是想多拿點錢,可就自行車廠的效益,前途渺茫啊!唉。

現在縣長突然找自己來問自己對蜜蜂企業收購自行車廠的看法,胡經理腦子裏立即想到:一,這是自己的一個機會,抓住了,可能改變自己的後半生。二、縣長既然把自己叫來徵求自己的看法,估計就是走個過場,這明顯的就是個好事嘛!估計自己的意見就是個屁,放也可以,不放也可以。可自己要是不能和縣裏保持一致,小胳膊擰不過大腿不說,還損失了自己辛辛苦苦在縣長眼裏建立起來的好印象。

當下,胡經理首先表達了自己的看法是接受蜜蜂的收購是最正確的辦法,其次是建議要儘快促成此時,以免夜長夢多。

牛語看了看胡經理,感覺這個小子現在這個狀態是他接手自行車廠以來,讓自己看着最順眼的一次。

牛語微微的點了一下頭,接着又問胡經理:“假設蜜蜂企業真的收購了自行車廠,你是願意繼續留下呢?還是聽從組織的另外安排?”


胡經理一聽這話,立即先做了深刻的檢討,表示自己在自行車廠經理的位子上,沒有帶領自行車廠創建輝煌,反而把自行車廠帶進困境表示深深的自責,接着又表示既便如此,自己對自行車廠的感情是深厚的,自己願意繼續留在自行車廠,爲縣裏的經濟建設增磚添瓦。

至於胡經理的前半段,牛語還是認同的,牛語在心裏說:“你小子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嘛!雖然這件事也不能全部怪你,但是自行車廠的落寞,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但是既然蜜蜂已經準備收購了,牛語也就不再說這些了,只是提醒胡經理:“那個,既然你有意留在自行車廠,要是人家蜜蜂企業真的收購成功了話,那人家怎麼安排人事問題,我們不便干預,這樣的話,你可就不能保留現在的身份了。”

胡經理一聽這個話,也有點捨不得,可理智告訴他,就他在自行車廠乾的這份成績,加上牛語的性格,他就是不留在自行車廠,再回來聽安排,也不會有什麼好事等着他了。再加上眼前這個機會他必須抓住,怎麼算也是留下合適。想到這裏,接着胡經理義正言辭的表態,既然是選擇了,就絕不後悔。

牛語很滿意他這次的表現,讓他配合崔明和蜜蜂企業談判。

有了前面這些鋪墊,下一步胡經理就開始絞盡腦汁想怎樣和蜜蜂企業的人搞好關係了。侯美雲去自行車廠瞭解情況,他雖然看着侯美雲是個小屁孩,也是盡力配合,這回和蜜蜂企業的代表談判,他更是想盡量給人家留下好印象。雖然馬峯只是個毛頭小夥子,可他也不敢大意。

大家坐下之後,崔明先寒暄幾句無關緊要的屁話,像是什麼這次談判縣裏非常重視,牛縣長指示要本着互利互惠、雙贏的目的去談的目的之類。接着大家進入正題,崔明給每給人發了一份草擬的意向書,接着等大家看了一下後又說:“當然,這個只是我和胡經理商議之後的一個意向,大家有什麼建議儘管提。”

www☢ttκд n☢¢O

胡經理只是略微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馬峯看了看意向書,說實話,馬峯只是準備收購自行車廠,可這個小子連自行車廠的車間門朝那邊都不知道呢,就放下意向書,用眼神徵求了一下侯美雲的意見。


侯美雲對着馬峯點點頭,接着拿起意向書清了清嗓子說:“我看了一下你們這份意向書,大體方面我基本同意,但是有幾個方面覺得需要修改,第一、你們說要我們蜜蜂付一千六百萬的設備款,這一點我們不同意,我們知道你這是折舊後的價格,但是我要提醒的是,你們最後進的這套價值八百萬的設備,一直處於閒置狀態,也就是說,你們這套設備引進是錯誤的。我們不會爲你們的失誤買單。再說你們就是正在使用的這些設備的利用率也只有二分之一,剩下的比方說輪胎之類的,你們都是外包生產,鑑於以上事實,所以我們只能付給你四百萬。”

崔明一聽這一條,侯美雲一張嘴就給砍掉四分之三,反駁的他還沒有話說,這小子有點難受的看了看胡經理,胡經理感覺侯美雲雖然說得是事情,可這麼說顯得他更是決策失誤頻頻,他的面子上也太難看了,這個小子低着頭,開始裝孫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