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伸手進容戒從中掏出一大把金幣,向雷電區拋去,拋了幾次,看了看雷電的規率和空隙,最後一次拋的時候果然發現雷聲閃電最強,最強後有一秒稍弱,田青青立即掠身向上爬去,這時候在馭劍,那一定是找雷擊呢!果然有一絲的縫隙,田青青雖然身上有了電流,但並不太強,終是有驚無險的來到了峰頂,那冰峰上一片金黃,那冰靈雪蓮不是一棵,而是一片,田青青用最短的時間,採摘起來。

… 隨著雪蓮的採光,那雷電雲層,也以消散,原來這靈物居然由天雷相守.靈物不見,天雷自然也就消散了!

田青青決定帶王若千飛離這片冰域,因為就是解了毒,那麼王若千的身體也是很弱,抵擋這寒氣還要消費本身的真氣,傷根本就好不了,而且煉蓮霧丹和施針,都需要找一個安全的地方!

田青青決定一路向南,冰域雖沒有陽光,但也感覺不到黑夜,因為雪是白的

飛了三天二夜,終是天氣漸暖!背上的王若千雖然有氣息,卻還一直陷入昏迷,田青青此時帶著重傷的王若千,不得不小心,終於感覺到了空間的存在,田青青沉思了片客,就把王若千帶進了空間。

田青青把王若千放好,就急急的來到了練丹房,制起了蓮霧丹!

把蓮霧丹給王若千服下,用神針封了王若千的感觀,怕自己的真力不夠,服了三顆增氣丹,就立即施起針來,針起手落,那黑色終於有些反應,隨著時間的推移,田青青終於把毒都逼到了手腕處,手腕的黑色越來越濃厚,那個黑包也越來越高,終於形成了一個圓色球狀田青青拿出小刀在上面一割,一堆黑血瞬間掉到了地上,發出「滋滋」地聲響

此時田青青以是全身的虛脫,她收起神針時,想了想又用神針,扎向了王若千的睡穴,讓他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做完這一切,田青青並沒有立即休息,又吃了三顆補氣丹,來到囚的房間,囚還是金龍的樣子在昏睡著!田青青一臉輕柔摸了摸那金色的龍頭嘴裡喃喃道「此刻,我以經好了,你什麼時候才會醒來呢!」

田青青終是太累,靠在囚的床邊就眯睡了起來

三個時辰后,田青青來到了王若千的床前,檢查了一下他後背的傷,以在飛快的復元著,田青青去靈水裡打了些靈水,用瓶子封好,用采了些要用的葯,就一閃帶著王若千回到了地茺大陸!

田青青知道王若千很快就要醒來,想著他昏迷時不停的喊著青兒,臉上不由得有了些紅色,他這樣待她,她又怎麼會不明白他的心事!前世吳天的面孔在她的面前閃過,嘴裡輕喃道:「做朋友不好嗎,要求的不多,不是更能長久嗎?但願是我多想了,王大哥也許只是拿我當妹妹,當朋友」

王若千醒來的時候,聽著耳邊的流水聲,看著不遠處一位清麗的少女,正在聚精匯神地做著湯,此時湯正散發著清淡的香味!少女見她醒來,對他淺笑著走了過來:「大哥,你醒了」

王若千看著周邊的景色,河水裡以不見一點的冰塊,以知離開了冰雪谷的範圍「是青兒妹妹救了我,看來上次大哥真是說對了,危險的時候真的躲在了青兒妹妹的後面!」

田青青看著王若千的笑容,那笑容如春花燦爛,如春風沐浴!

「大哥,如此說,不是讓妹妹無地自容嗎,如果沒有大哥,妹妹哪還有命在,妹妹在這裡謝大哥救命之恩」田青青想要行禮

「我們之間無需這些,青兒妹妹,那樣不是太生分了嗎!」王若千急急拉住田青青的手


又急忙放開,當眼前絕色的少女換了自己的稱喚,去除了那個王字,就明白,自己與他的關係雖然親近了一步,確也只是親人。看了看田青青的面色,笑道:「你是若水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救你是禮所當然的,我有困難了,我相信,青兒妹妹也會沖在前面的,好了,我們別謝來謝去的了,我有點餓了,你做什麼給我吃了!」

田青青臉是恢復了笑容:「你等著,我去給你舀去,是魚湯!」

看著田青青的笑容,王若千也是一笑,當少女扭頭的時候,王若千眼神中有一絲失望掩飾不住地一閃而過。再少女再一次轉頭的時候又露出了陽光明媚的笑容。他不想她有一絲的不自在。

一邊吃飯,王若千一邊問著他昏迷后都發生了什麼?

田青青淺淺一笑「都過去了,還問它做什麼,我們不是好好地活著嗎?」

王若千點點頭「嗯,昨日之事不可留,問了知道惹煩憂,呵呵,不問了!也不知道若水和融南怎麼樣了?」

「一定會很好的」田青青輕輕而又堅定的說道

吃過飯,王若千身體以恢復了大半,因挂念王若水,祝融南,兩人決定早點起程。

剛走出沒多遠,就發現河岸邊,一個白色的身影躺在地上,是楚懷陽。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就走了過去,看來是被水衝到這裡的。此時的楚懷陽一動不動,身上還爬了些小蟲子,王若千上前探了探鼻息,還有氣,用眼神看著田青青,救還是不救?

田青青點了點頭,雖然他想害她,可是也是因為她吃了他要救人的千年冰蠶,如果沒有他,自己又怎麼會遇到冰蠶,他那麼做也是為了救人,看來那個他要救的人,對他一定是非常重要。

田青青用神針檢查了一下他的身體,全身多處筋骨折斷,最要命的傷是五臟變位,丹田受損。

當下用神針封了他的感觀,怕其醒來亂動。一點點的糾正其五臟,然後把斷骨處對好,再用神針刺激體內的真氣,讓其產生修復功能,做完這一切,收了神針,讓王若千幫它清洗一下表面的傷口,拿出一顆玄品藥劑,修元丹,一顆天品,續骨丹,讓王若千幫其服下。

楚懷陽在昏迷前就知道自己凶多急少了,當他跌進水裡時,意識以清醒了許多,沒有剛發現自己等了三十年的千年冰蠶,剎那間就進了旁人嘴時那麼瘋狂了。看來自己是沒有那麼緣份。他和上官敏兒,註定是不能在一起了,聽到下面「轟轟」的聲響,知道是千米以上的瀑布,即然沒有拿到千年冰蠶,也沒有臉去面對敏兒。既然不能和她在一起,自己還活著幹什麼,當即也不使用真氣,就那麼的從千丈瀑布直落而下。隨曾想下面居然是個深潭,雖然受了重傷,卻沒有死,看來上天死也不讓自己死個痛快,當下就閉上眼睛也不掙扎的隨波漂流,兩天後終於身體不支的昏了過去!

… 楚懷陽醒來,看著那燦爛的太陽,發現自己的五臟以沒有一點的不舒服.而斷的筋骨也以經接上來,看來自己是遇到了一個藥劑大師,經歷了死亡,楚懷陽的心性也有了改觀,又恢復了他從前的樣子。既然自己命不該絕,那麼就重新開始,繼續的尋找千年冰蠶吧。只要有一絲希望,自己就不該放棄的,否則敏兒怎麼辦?

鼻子里傳來那清淡的香氣,不由得讓他的食慾大振,他把頭轉過去,想看一下自己的救命恩人,卻一下鄂住了。

那青年男人細心的發現了楚懷陽的動作,當下擋在了邊上少女的前面「你感覺怎麼樣?」

一副保護者的姿態,想到之前自己的舉動,楚懷陽臉上有點愧色,可是他並不後悔那麼做,只要有一絲希望,自己又怎能不為了敏兒爭取!

「是你們救了我?天地靈物,各有機緣,我不會再傷害她了,現在就是傷害她也拿不出千年冰蠶了」當下嘆了口氣

「我知道你是為了救人,我並沒有怪你,如果我的至愛親朋需要那個靈物,我也會如此,何況你為了那靈物等了三十多年,卻讓我白白的撿了便宜。」

楚懷陽聽到那個少女小小年紀居然能這麼的事非分明,讓她不由得刮目相看,仔細的打量起這少女來

少女的面容清麗脫俗,清淡若菊,身上有一絲淺淺的草香,十五六歲的樣子,只是眼睛沒有一絲少女的天真,如一汪清泉平靜無波,肌膚曬雪,晶瑩剔透,鼻子精緻小巧玉潤,嘴唇粉紅如四月櫻桃!

他身旁的少年也是同樣的出色,不到二十歲,一臉的從容平靜,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如冬日的驕陽給人溫暖,面色如上好的玉,給人以通透,眼睛看是溫和,卻隱含著霸氣,那柔和的面容卻透露著堅毅,那嘴唇無害的的笑著,卻又讓人不容小覷

他很喜歡這一對如此出色的少年男女,彷彿看到了他和敏兒年輕時的樣子

「如果不是為了她,我也不會想傷了姑娘,感謝小友不盡前嫌為在下救治!」楚懷陽起身向田青青深深的施了一禮!

田青青看著面前一臉蒼桑的英俊男子,此時語氣盡顯深情又透著絕望的無奈!「她患了什麼病?非要用千年冰蠶」田青青不由得問道

想起自己斷的筋骨,沒有天品級的丹藥,絕對是不能治好的,楚懷陽的心裡不由的燃起了一絲的希望。不過,他可不認為那少女給她吃的丹藥是她練治的,想必是她的師父,也許這少女的師父有辦法呢

「在下楚懷陽,不知小友的令師是哪位藥劑大師?」

「家師以經不在了。。。」


楚懷陽聽到少女的語言,剛冒出一點的希望又被愕殺了,完全的絕望籠罩在他的臉上

「謝謝小友的好意了,沒用的,她。。。被毀了容」說到這聲音有了一絲的哽咽,「沒有天品丹藥還丹顏是不可能治好的」

想到被毀了容的上官敏兒,自從她知道自己的容顏盡毀,她的生存信心一下子被摧毀了,自己在她面前發過誓一定會給她找來還顏丹,為了怕她做出自殘的事,他就把她給冰封了起來,時間真快,一晃三十年了。。。。。。


「我能練天品的還原丹,只要給我一天的時間,我就能練好!」少女看著眼前傷心的失意人,不自覺的就想幫他,也許上一世自己的感情不順利,那麼這一世卻更希望別人都是幸福美滿吧!

「你能練天品的葯?」楚懷陽一臉的不相信,可是看著少女那自信又淡然的面容,不由得信了

「可練還原丹需要。。。千年的冰蠶。。」楚懷陽結結巴巴的道,我這幾十年,也就捉了十幾隻百年的,最好的也就七百年的。。

嗯,沒有千年的冰蠶煉還顏丹,煉製的人會被煉丹時所產生的毒氣所傷,不出五秒必死。而千年的冰蠶能完全的冰封和融解那些毒氣,這也就是煉丹師,沒有千年冰蠶絕不煉還原丹的原因!可是自己有了冰靈雪蓮,根本就不需要千年的冰蠶了,普通的就行,但沒有想到,楚懷陽有十幾條冰蠶,這回替它煉丹是只賺不賠了,也算是還了他的一個人情。自己吃了他的千年冰蠶,心裡總有點對不住他。

「你把冰蠶交給我,我不用千年的,一會兒我們找間屋子,你和王大哥,在外面給我守護,免得有人打攏,一天的時間,我就能煉好還原丹給你。也算是我吃了你的千年冰蠶給你的回禮吧!」

楚懷陽此時以被田青青的話給驚喜蒙了,下意識的掏出了所有的冰蠶,神志不清地跟隨著王若千他們往最近的城鎮掠去,直到看著田青青把自己關在了房中,聲稱她沒有出來前,萬不可有人打攏,他還感覺像是在做夢,老天終算睜開眼睛了嗎,他的敏兒終於能和以前一樣了嗎?

王若千看著田青青做的一切,他是百分百相信田青青的,田青青說能煉那就一定能煉得出來,自己重了那麼嚴重的巨毒不都被她救好了嘛,他知道田青青這麼做是為了不想欠楚懷陽的人情,這個有恩必報的柔弱而又強大的小女子,怎麼不使人心動?

田青青知道有他們守著不會有人進來,可是在門邊還是布了結界,下一秒就閃進了自己的空間,照例先看了看囚,囚還在沉睡,雖然它還在沉睡,可是看他一眼,自己就能感到心安!

來到丹房,準備好藥材,左手一出一團火焰就出來,現在有了靈水,田青青可以說事半功倍,只要控制好火候,丹藥都會自動的融合,根本費不了田青青多少的靈識,而且煉丹的時間也縮短了不少,且煉丹的數量也比從前有所增加,一會兒的功夫,葯香以傳出,右手輕敲葯蓋,三枚色澤金色的丹藥被田青青裝入了瓶中,金色代表天品,銀色是地品,藍色是玄品,黃品白色!

… 沒想到一百年的冰蠶就煉出了三顆天品丹藥,看那金光閃閃的光澤品質居然還是高級。想了想自己答應給大哥大嫂兩顆的,還有王若千他們三個,自己看來再煉一些吧。算了現在還有時間索性把常用的葯都一起煉點吧!

一天過後,田青青眼前的玉瓶以不斷的多了起來,還能在空間呆**天,自己這段時間都沒有好好的休煉,趁著這幾天好好的修鍊幾天吧!

田青青現在修鍊以習慣在囚的身旁,當下坐在離囚不遠地方,用靈識仔細的觀察自己的身體。此時那青色的晶體以比從前大了許多,散發出柔和的青光,心裡暗道,看來自己應該到了青品中級。可是自己還沒有修練出天眼,不知道這天眼是如何修練的?


大哥說自己可能和他一樣修練的是天水眼,想起大哥,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小灘前買的那把斷劍和書來,當時自己拿起那本書和劍的時候,就發現有一股強烈的親和氣息從上面傳來,自己就豪不猶豫的買了下來,這幾天忙,到是沒時間看,不由得從容戒中掏了出來。

左左右右的來來回回的看了半天,也沒發現什麼特殊的存在,難道是自己多疑了,這並不是什麼寶貝,田青青不由得懷疑自己起來。

把劍身想放進那劍鞘,那看著鈍鈍的劍身全身銹跡斑斑,讓田青青不禁起了擦拭的念頭。拿出了瓶靈水,輕輕的滴在了劍身上,那劍立即散發出萬丈光芒,斷劍的銹跡一下子盡退,極薄的劍刃一下子割傷了田青青握著斷劍的。剛才田青青因為劍太鈍,為了擦拭方便也就直接握著劍身沒拿劍柄,所以才會割了手。

那血順著劍身沒有往下滴而是慢慢的滲入了劍身,一聲龍吟,那劍飛了起來,圍著田青青轉了三圈,下一秒田青青就被吸了進去

此時的田青青來到了一個白芒芒的世界,在白茫茫的世界里,她看到了一系列的畫面。一個千年火山爆發出來的異焰藍火,在天地之間自由的飛翔,卻不幸被一隻惡鷹當作食物給吞到了肚子里。那惡膺因忍受不了異火的赤熱,竟然一頭扎進了水裡。剛掉進水裡,又被水裡的一條千年鯉魚吞了進去,千年的鯉魚因為吞了它,也同樣受不了其炙熱,一下子躍過了龍門,化成了一條火龍。

五百年後的某一天火龍因機緣巧合,遇到了惡鷹轉世投胎后化成的一個絕色女子。這少女再火龍的眼中集世間所有女子的風華,一笑傾城,一皺讓它心痛。火龍的情,如它身上的火一樣剎那間燃燒起來。

為了幫助那個柔弱的女子,火龍化成了一個男子,自願的守護在她的身旁。陪著她一路從弱小到強大,陪她經過了千辛萬苦,在一次與一條天雪靈龍的交戰中,她不幸受了傷。在情況危急之下它抱著雪龍一起跌下了誅仙鐵血池,在誅仙鐵血池裡,他和雪龍的靈魂得到了重組,化成了一把天地間最靈的一把寶劍,誅仙劍!

當它從誅仙血池出來的剎那,天地都為之振動,它除了沒有忘記那個女子,其它的什麼都不記得了,他還是執著地陪在她的身旁。。

一年又一年,女孩因為有了它,越來越強大,又因為她的容顏吸引了無數的追求者,當然也包含了別有用心的某些人。其中裘禮就是重多的追求者之一,裘禮的風華世間用筆難以形容,他的笑容讓天地失色,女孩深深的為了他著迷。可誅仙卻看出了那個男人的別有用心,他不過是為了她手中的誅仙劍。然,誅仙劍以自願和女孩簽訂的是靈魂契約,世間的法則根本解除不了,要是強解,那麼女孩魂飛魄散,而誅仙劍斷魂。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女孩和誅仙劍雙方自願。。

那絕色女子終於抵擋不住情的魔惑,為了表示對裘禮的感情,決定把誅仙劍送給裘禮。。裘禮就是當年的千年鯉魚轉世。。。

女孩對誅仙劍說,沒有裘禮他活不了,如果不能和他在一起,她活著也是生不如死,她苦苦的哀求和它解除契約!

誅仙看著這個自己用生命去愛的女孩,此刻正受著愛情的折魔,他為了她出生入死,一切擋在她的前面,可她卻愛上了別的男人,她的痛苦也是為了別的男人。此刻,她更是為了她的愛情,決定拋棄他,那一刻,他黯然銷-魂。。心灰意冷。。對世間的情義絕望!

有一種愛是守護,還有一種愛是奉獻,傷心的誅仙最後答應了女孩,當女孩笑臉如花的把它獻給她的**時。誅仙封閉了自己的靈識,女孩的笑臉深深的灼傷了它的心。**在和誅仙劍契約后開心的抱起女孩的同時,劍以插進女孩的身體。。。。

誅仙看著那個自己深愛的女孩死在自己的手裡,剎那間,濤天地恨意讓它以燃燒自己為代價,殺了自己的主人。而它也受天罰,魂以斷,劍身掉在地上,碎成了兩截。。。

田青青因為畫面里人物的起伏而心靈波動,看著誅仙斷裂,眼裡的淚終於掉了下來,這片斷一看就過了八天。當田青青淚落的時候,白茫茫的景色一變

一個男子坐在椅子上,轉過頭來,那容顏是立體的如刀刻一樣的俊美,眼睛是劍一樣尖銳,表情冷得似冬月的冰霜。好一個君里天下,霸氣盡顯的男子!

田青青知道他是誅仙,她為他的痴情所感動,為他的絕決而心痛

冷如冰的聲音「為什麼要喚醒我,就是得到了我,我也不過是一個無用的殘廢!」

「情不知所起,卻一枉情深,情到濃時可以死,情到盡時可以生,你只傷心了一次,就對這世間所有的情義都失望了嗎?誅仙!」少女平靜的聲音如春風吹來

誅仙打量著面前的少女,平靜無波的眼?神和她小小的年紀根本不符,那淡若如菊的氣質,柔弱而又堅強的眼神讓人著迷。。。

「一個異世之魂,不敢言愛的傢伙,你自己又度得過嗎?你有什麼資格說我!?」

男子冷笑的嘰諷道

… 「是,我對愛情是還裹足不前,可世間的情義,單單就那麼一種嗎?有一種感情叫不離不棄,同樣的適用於朋友之間,如果你把我當成朋友,我以生命起誓必會對你不離不棄!在危險面前,我不會讓你一個人戰鬥,再快樂面前,我會和你一起分享,你可以不信,你可以在以後相處的過程中,慢慢的決定,有的時候往前邁一步,總比這單調的白色孤寂要強,如果你發現我做不到,你還可以躲在這裡,我必不會阻攔」

田青青不顧他的冷笑,允諾道

「你為什麼這樣對我?」白衣男子誅仙的面色有了一絲動容

「因為我相信,一個用情如此深的人,值得尊敬和結交!也有資格成為我的朋友」

誅仙看著田青青滿臉真誠的臉,還是有些不信的說道:「我現在是一點法力都沒有的。。。」

田青青點了點頭:「我知道,朋友的結交貴在品性,而不在於實力,你可以慢慢的考慮,如果你想通了,可以隨時來找我。。。!如果你一個人還是喜歡在這裡自怨自哎,自得其樂,自作多情,那麼我也不反對你繼續呆在這裡,繼續哀悼自己的深情,我還有事要辦,我先走了!」

誅仙看著這個說走就走的女人,真是氣到肺疼,頂她個心肝脾肺腎,什麼叫自怨自哎,什麼叫自作多情,他有嗎?雖然有一點點的自哎,可也不能那麼說他啊,還說他自得其樂,這個可惡的女人,還說要對他不離不棄,把他當成朋友,有這樣說朋友的嗎?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走,是想活活的憋死他嗎?可惡的女人。。

田青青沒想到進了誅仙劍會呆那麼久,看了誅仙劍一眼,此刻劍鞘以完全變了樣,和他的主人一個樣,那是相當的霸氣啊。把它們在容戒中放好,又拿起了那本書,也放了進去,改天在研究吧,從這裡一耽擱,時間以是過得差不多了,還是出去看一下吧。

楚懷陽看著田青青在房裡,從昨天到現在以過了十個時辰,裡面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不由得心越發的急躁起來,田青青看著楚懷陽的神情「青兒妹妹說能煉,就一定會成功的!還沒到十二個時辰。。」

王若千正說著,屋裡有了動靜,一陣濃郁的葯香以飄了出來。讓濃郁的香氣一聞就知是天品靈丹。

氣味一傳出楚懷陽的心就越發難平靜下來。此刻身子更如火鍋上的螞蟻,不停的轉了起來。在田青青開門的瞬間,一臉期待的表情盡顯臉上,卻是不敢問,看著田青青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不由得有了信心,嘴巴結巴的道:「成。。了?」看著田青青點了點頭,上前一下子把田青青抱了起來轉了幾圈,又覺得不合適,訕訕地把田青青放在地上

好在田青青的臉色沒變,對自己的失態不由得道謙道:「對不起啊,小友,剛才我太激動了!」

田青青搖了搖了頭,把手上的丹藥送了過去「拿好了,快去救你的愛人吧!」

楚懷陽顫抖的接過白玉瓶,看了一眼裡面金燦燦的丹藥,那丹藥,色澤飽滿,光芒柔和,玉瓶一打開,那香味沁人心脾,讓人身心舒服。眼裡不由得含了淚,就要拜謝!田青青和王若千連忙一起扶起。

「原是我們搶了你的,而且也是用的你的原料,楚大哥你這樣做,會讓我無地自容的!,快去吧,我們知道你歸心似箭!」田青青一臉真誠的對他說

「既然你叫了我一聲大哥,我就託大了稱呼你一聲妹子,還不知道妹妹和這位小哥叫什麼?」

「田青青!」田青青淡淡的笑容

「王若千見過前輩,不知道前輩是否就是人稱北南皇,西楚王的楚王楚懷陽前輩!」

「我以三十年沒在這塵世走動了,沒想到王小哥,還知道我。看來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以後到北焰國,歡迎你們來找我,這是我的令牌,勿必收下!」說完放進了田青青的手裡,人影一閃,人以去了。。。

「王大哥,讓你守在外面,你的身體還沒完全好,一定累壞了吧!我們先吃點飯,然後休息片客,在去找祝大哥和若水姐好嗎?」

王若千點了點頭:「煉丹也耗心神,我們簡單對付吃口,你也儘快休息吧,這幾天,可把你累壞了!」兩人相對一笑,向飯館走去。。

祝融南在親眼看到楚懷陽的劍划向田青青的時候,由於懷裡剛接住王若水,搶救以來不急,急的只能大喊「青青。。」

眼睜睜的看著王若千中劍和田青青墜落冰縫,耳邊傳來田若水慘裂地驚呼:「哥!。。青青!。。」

濤天的恨意充滿祝融南的心中,把王若水放到地上,劍指楚懷陽「我今天讓你血債血償,我與你不死不休!」

真氣一下子布滿全身,直接從綠品高級,上升到青品初級,青品中級,青品高級,藍品初級,藍品中級,才停了下來,那藍色的氣焰停在他的周圍,恨冽的眼神,讓他看上去彷彿一個酷殺修羅!那耀眼的藍色翡翠變異劍,瞬間凝結成一條巨大的彩鳳,向楚懷陽襲去。。

此時的楚懷陽,看著掉到冰縫裡的兩個人,瘋狂中帶著一股不甘心,當感覺後面的威險,一股暴怒湧入心中,回頭猛地的一掌,掌中帶有紫色氣焰,隨即跳入冰縫,他不甘心,還要試試那最後的希望。。。

祝融南的巨大彩鳳在楚懷陽的紫色火焰面前只抵抗了幾秒,就以消散,下一秒那股氣息一下子衝到他的身上,衝破他的結界,身子一下子被擊退了十幾米才落在了地上。原來那個男人的實力竟到了紫品中級,看來青青得到那千年冰蠶真的是天意了!

王若水看祝融南落在了地上,身上被真氣貫穿了十幾個血洞,心痛的如刀割,從來沒有這麼後悔自己沒有好好的修練,成為他們的累贅,如果自己想站在他的身邊,自己必須得強大起來。

王若水拿出止血丹,喂到祝融南的嘴裡,看著氣息微弱的祝融南,擦乾淚水,拿起一件衣服把祝融南綁在自己的後背,背起他,一步一步的向冰雪谷外面走去。。

… 「喲,趙兄快看,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居然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小姑娘,背後居然還背著個男人,嘻嘻,難道躲到這冰雪谷失奔來的!」

王若水此時真氣以消耗大半,靈敏度也比從前下降,聽到這輕挑的話,不由得氣得銀牙暗咬。

看她前面不遠處走來兩人,一人著一身白衣,書生打扮,模樣也算周整,只是舉止輕浮,雙目低陷,讓人一眼就能看出是長年縱慾的後果。眼裡此刻發著不懷好意的光芒。另一位一身黑袍,一看就是委瑣之輩,一雙拾翠尋香之鼠目賊眼再王若水身上亂漂,紅色酒糟鼻下,一品金燦燦的大黃牙,讓人看一眼就無比噁心。。說話的就是他

王若水暗叫一聲:「不好」

一看這兩人冒光的眼睛就知道不懷好意,這兩人的實力都在自己之上,祝大哥昏迷了三天還未醒來,難道今天她二人要埋藏這裡不成。

「魏兄,你說小美人,才黃品的實力居然不怕這嚴寒,嘿嘿,你說她身上會有什麼寶物?如果一會你讓我先上,那寶物就歸魏兄如何?」那白面書生打開摺扇,假裝的扇了扇,這動作在冰雪谷里做,真是讓王若水感覺無比的可笑。

「才半個月不近女人,趙兄就如此急/色,真不虧大家給趙兄的封號,玉面蜂見到美女就發瘋啊。。哈哈哈!好好好,就讓你,不過菊花你可不能弄,要給我留著享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