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2 日

伸出手,沒有感覺,一切都是虛像。

聖墟的金紅色光柱竟然是一副虛像。

表明這裡就是聖墟所在地,僅此而已。

夏洛奇睜開眼,光柱消失。

所在地面是一片礫石分佈的荒原,白雪覆蓋在上面,地面情景不明。

夏洛奇取出方天畫戟,一招「橫掃日月」使出,大片大片的雪花往外飛揚。

不一會兒,就顯露出方圓十來丈的地面。

夏洛奇插入畫戟入地半米,手柱畫戟而立,靜待動靜。

這時,天空雲層開始聚攏,滾滾的雷鳴聲也隨之而來。夏洛奇抬頭觀看,那層層疊疊的雲層中似乎有蛟龍翻滾盤旋,還能隱隱聽到從雲層中傳來的龍鳴。

半個時辰后,旋轉速度越來越快的濃雲開始下垂,一道道閃電從下垂的雲朵中射下,那些樹杈般盛開的閃電赫然如倒立的大樹從天空緩慢墜落。

大樹中時不時露出黑白雙色蛟龍的腦袋,怒目注視著手持方天畫戟巋然而立的夏洛奇。

夏洛奇的頭髮被荒野上的颶風吹的四下紛飛,可夏洛奇感覺到這低垂而下的雲朵一旦接觸到地面,或許聖墟的異時空結界就會被打開。

於是,夏洛奇在狂風中耐心的等待著。

那漏斗般的濃雲已經遮蔽了大半個天空,天空變得低沉下來,大地彷彿在緩慢上升。

一株大樹倒立生長在低垂而下的雲層中。

這時,那兩條黑白色的蛟龍離開了雲層中的閃電樹枝,開始攻擊夏洛奇。

黑色蛟龍口中是冰刃紛飛,白色蛟龍口中是雪魄利箭。

夏洛奇左手抽出軒轅劍,不慌不忙的上下揮舞格擋兩條巨龍的攻擊。

終於,那漏斗般的雲朵轟得砸落在地面上,雲霧四散如海浪鋪開,閃電在雲霧中霍霍放光。

兩條巨龍虛像般如繩索一般將夏洛奇緊緊纏繞。

下一刻,瀰漫開來的濃雲與閃電倏地快速收縮,一秒的間隙,那遮蔽天空的雲霧全部消失不見了。

夏洛奇也隨著這狂風濃雲閃電蛟龍消失不見了。

等夏洛奇再睜開眼,已經身處雲霧縹緲而悠遠的異時空中了。

山峰青黛而如停靠的歸帆,雲霧乳白儼然如畫仙境。

蛟龍已無蹤影,閃電也恍惚的似乎沒有發生。

剛才的狂風如在夢中,面前的宮殿全是青玉砌成,金碧輝煌的琉璃瓦面時不時有流光閃爍。

不一會兒,一道彩虹橋從青玉宮殿處向夏洛奇衍生而至。

夏洛奇定睛細看,那兩條蛟龍竟然盤踞在宮殿的大脊兩端,依然怒視,但已沒有了剛才兇猛嚇人的生動。

雲霧縹緲被清風席捲,一名黑衣甲士站立橋頭,昂首向天,閉目不語,手中一柄寬刃寶劍,鐵甲閃爍寒光,寶劍沉默駐地。

夏洛奇一看,這是要通關的節奏啊。

淺淺遇,深深纏 於是,踱步上前,走到十米處,那黑衣甲士睜開雙眼,手中寶劍前指,對著夏洛奇說:

「打贏我,可過此橋。」

說完后,憑空一道金紅色光暈注入黑衣甲士體內。頓時甲士整個活了過來,開始衝鋒而來。

在衝鋒的過程中,那黑衣甲士竟然還在不斷變身,越來越高大,越來越巍峨。

那寶劍也隨著闊大,寒光掠過雨後的彩虹,一道鋒銳橫切向夏洛奇的身體。

夏洛奇舉劍格擋,滑步錯身。

劍痕能量天柱僅有十秒時間,身上還存有三根,所以,必須快速結束戰鬥,否則後面若再有戰鬥,自己的能量怕不夠用。

於是,夏洛奇軒轅劍法精華盡出,破時空、斬落月,凝時間,疊空域,七劍歸一,神與劍合,軒轅七殺的精妙已妙入毫巔了。

一招,將那黑衣甲士的能量中樞給刺穿。

夏洛奇頭都沒回,向後拖著寶劍,邁步踏上那五光十色的彩虹橋。

黑衣甲士一個衝鋒都沒有完成,心臟就被夏洛奇從側後方擊穿。

他看著自己心臟部位的窟窿,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已有上萬年沒有人來闖這崑崙聖墟了。

哪裡來的小子,竟然一招滅殺彩虹橋的守護神——黑衣鐵衛。

儘管不相信,但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黑衣甲士那巍峨的身軀轟然倒地,然後就化為一團黑色的雲霧融化在四周縹緲瀰漫如畫的空中。

彩虹橋的盡頭是青玉台階,共有八十多級,當夏洛奇走近到青玉台階約十米處,四周雲霧中赫然化出兩名白衣甲士,依然是昂首向天,閉目柱劍。

隨著夏洛奇的靠近,兩名白衣甲士說著和黑衣甲士一樣的話:

「打敗我,你可以踏上鳳闕墀!」

夏洛奇也不多話,兩名白衣甲士衝鋒,他也跟著衝鋒。

一手軒轅劍,一手方天畫戟,同時迎接白衣甲士的劍招。

黑衣甲士的實力約為戰尊境初階巔峰,這白衣甲士的實力已經是戰尊境中階初級了。

夏洛奇此時的實力為戰王境初階中級,與這兩個甲士的實力相差不少。

可夏洛奇的劍招乃是軒轅七殺,身法天下無雙,又有天魔雲力在左,暗黑能量在右,感悟過大地流水光明的基礎神力。

因此,夏洛奇雖然元力基礎弱些,但格局、眼界、技法卻遠遠在這兩名白衣甲士之上。

儘管兩名白衣甲士迎風暴漲,宛如劍神般的威猛,劍招如注,掃風除雲,可在夏洛奇的眼中,巍峨高大的身軀就是一個活靶子。

這次,夏洛奇花了三招,就解決了白衣甲士的阻擾,悍然踏上了鳳闕墀!

劍痕能量柱還有三秒時間。

夏洛奇暗暗焦急,前方還不知道有什麼機關戰鬥,這讓人著急的能量柱啊!

真是太要命了。

踏上鳳闕墀,就是迎神路。

夏洛奇一個飄身,雙臂展開,再落下,那條青白相間的迎神甬道赫然延伸在腳下,前面就是半隱半現的崑崙神殿。

就在這時,四周有些濃郁的乳白雲霧中閃現出三名金衣甲士,一般的昂首向天,閉目柱劍而立,成品字狀分佈。

夏洛奇向前走上一步,三名金衣甲士同時展開雙眼,眼光如電:

「打贏我,你可通過迎神路!」

接著就是如前一樣的衝鋒!

只是金衣甲士的速度更快,身形更加巍峨,劍法更加迅捷精妙,體內的雲力應該在戰尊境高階中級了。

夏洛奇咬牙迎戰,一接招,夏洛奇知道打敗這三名金衣甲士不難,可又要耗費他的劍痕能量了。

四下纏鬥,夏洛奇絕招盡出,三重天幻境中的第二重亦已使出,三名金衣甲士一下子墜入夏洛奇設置的無邊的幻境,頓時有些不明所以。

幸好這三名金衣甲士不是活生生的人類,他們沒有情感,因此,一秒后就閃身出了幻境,但這一秒已經足夠夏洛奇完成擊敗他們的任務了。

金光消散,三名金衣甲士轟然坍塌融化,四周一下變得平靜下來,剛才還是劍氣縱橫,雲氣翻湧,現在已然是平復如常了。

夏洛奇收起軒轅劍,大踏步走上了迎神路,此時,劍痕能量柱的能量僅夠維持一秒了。 忽然,六團金紅色的光暈注入到夏洛奇體內,夏洛奇頓覺精神大振。

果然,沒有白白戰鬥的,擊敗黑衣鐵甲、白衣甲士、金衣甲士后將他們的能量反饋給了夏洛奇。

這下,夏洛奇安心了許多。

黑道女當家 非常奇怪,這種能量與自己的劍痕天柱能量略有不同,應該是這方崑崙墟異界時空中的獨有能量。

夏洛奇暗暗運轉了一番,金紅色能量在全身流通無誤,與劍痕天柱能量並不衝突。

崑崙墟神殿本來也沒想到來到這裡的竟然是外界宇宙的人,能量還處於隨時會斷絕的狀況。

神殿器靈何等敏銳,當夏洛奇踏上迎神路后就發現了夏洛奇的狀況。

那器靈是擁有無上智慧的,現在已經後悔到不行。

若早知道夏洛奇是這種狀況,怎麼著也不會讓那六名甲士全力進攻了,防守才是擊敗夏洛奇最好的方法。

彩虹橋、鳳闕墀、迎神路考察的主要是被選中者的綜合實力。

按照器靈設想,戰鬥能量強的自然防守也查不到哪裡去。

誰曾想得到夏洛奇的弱點並不在攻擊與防禦,而在於其自身能量不足,也就是元力不足。

崑崙墟器靈有一種被耍了的感覺。

因此,當夏洛奇瀟洒無比的通過白米迎神路后,來到崑崙神殿前時,器靈說話了:

「卑鄙小子,別以為你連過三關就可以順利在神殿中獲取寶物,若沒有機緣與實力,神殿中的試煉對於投機取巧者來說想都別想,弄得不好還會丟掉小命。我勸你回頭去吧,我保證你可以安全退出,可好?」

「前輩你是誰?為什麼認定我是一位卑鄙小人?我連過三關不正是說明我的機緣還行么?」夏洛奇短短一句話說得那崑崙器靈啞口無言了。

「好了,我醜話已說在了前面,你自己要作死別怪我沒提醒你,哼!」那器靈的聲音就此消失不見了。

神殿大門緩緩開啟,裡面湧出大量的青白色玉光,然後變換成金色光芒,再轉變成血紅色光芒,最後定格在金紅色光芒。

夏洛奇沐浴在那金紅色光芒中,身體內元力有得到了數以百倍的補充。

夏洛奇對於能量的擔心終於放鬆了。

「看來這崑崙神殿並不小氣啊,為何剛才說話的傢伙如此不堪?」夏洛奇暗道。

「喂,誰說我不堪了?我只是對你這樣投機取巧的做法表示不滿。」那器靈竟然能讀心,這倒嚇了夏洛奇一跳。

「我怎麼又投機取巧了?」夏洛奇感覺莫名其妙。

「你自己的元力不足,竟然就來崑崙墟試煉,這不是投機取巧是什麼?莫非你知道崑崙墟神殿對於過關者會有元力獎勵?」器靈依然耿耿於懷。

「前輩可是這裡的器靈?」夏洛奇問道。

「嗯,正是,鄙人花千骨,乃西王母娘娘的手下,替她老人家看守這崑崙神殿。」

「難怪我聽你的聲音有點古怪,原來是一位姐姐。」夏洛奇笑道。

「不許笑,有什麼好笑的?再笑,我取消你的試煉資格!」夏洛奇面前忽然顯現出金紅色光暈的圖像,正是花千骨的光電投影。

「哇,姐姐可真漂亮啊!」夏洛奇一看這花千骨竟然跟安若梅的年紀相仿,當真是處子綽約,儀神豐美,眼中所見,口中所言,夏洛奇也好不吝嗇自己的誇讚。

「小傢伙,嘴倒是挺甜。不過我對小人可沒什麼好感。」花千骨說到。

「姐姐為何總是以為我是壞人呢?」夏洛奇叫屈道。

「那你為何自身的元力基礎這麼差?」花千骨因為被夏洛奇輕鬆過了三關,最後發現是自己的設置有誤,所以對夏洛奇有了成見。

「哎,姐姐,你別提此事了,我來此正是為了補充我的元力,你知道么?我的愛人被一個發了瘋的傢伙給抓走了。」

「我趕著去救她,可在這個世界中我的元力不知怎麼的受到了徹底的壓制。」

「幸好我找到了一絲機緣可以短暫獲得元力,又獲得這份大機緣來到了崑崙神殿,僥倖通過了三關考試,你說我容易么?我怎麼會是那種投機取巧的人呢?」

「你這麼一說,倒也成立,好了,你進去吧,我不為難你就是了。」花千骨聽夏洛奇如此一說,憑藉神殿所賦予她的讀心術,知道夏洛奇所言非虛,知道自己冤枉了他。

「神殿試煉可是有風險,獲取寶物的高低與風險成正比。神殿分前殿、中殿、後殿三部分。你自己挑選,有三次機會,開始吧。」花千骨說道。

「先前殿吧。」夏洛奇也不貪心。

花千骨見夏洛奇選擇前殿,並沒有隨便選中、後殿,暗暗點頭,看來這年輕人倒不是輕狂之輩,還知道禮貌,尊重神殿,不由得好感油然了。

花千骨啟動機關,將夏洛奇給挪移進了崑崙墟的前殿。

夏洛奇只見場景一變,一副浩瀚的星空圖景如挂圖般懸在頭頂,自己所處地方是一處陡峭的懸崖,濤濤銀河水從星河中如白練般宣洩而下。

天邊與腳下根本分不出界限何在,巍峨的高山向兩邊排列逶迤而去,縱深處隱約可見茂密的原始森林,只是沒見人煙,也沒見獸類。

除了跳下這深不見底的懸崖外,四周根本無路可走。

應該是結界所限了。

夏洛奇咬牙縱身一跳,忽然就置身於流星之中了,一大群閃爍著雪白色火焰的流星群裹挾著夏洛奇直接撲向那幽深的谷底。

銀河水就嘩啦嘩啦的在身邊奔涌而下,這場景讓夏洛奇心神俱爽,被這吞噬獸壓制的鬱悶一掃而空,自由自在翱翔在宇宙星圖間的快感又回來了。

轟的一聲,夏洛奇與一群流星撞擊在了一道氤氳無形的大氣層中,夏洛奇的雙腳也被大氣摩擦得拖出一道烈焰。

一分鐘后,夏洛奇眼前一空,山河清楚,天地爽朗。

這是什麼地方呢?

「來者何人?膽敢進犯我西昆神界!」

夏洛奇剛一落地,就被六名長著金紅色羽翅的神兵天將給圍住了。

「西昆神界?」夏洛奇反問道。

「難道說這崑崙墟中竟然藏有神界?倒是奇聞了。既來之,先安之。」

「在下夏洛奇,乃崑崙墟中挑選試煉的選手,你們六位是?」夏洛奇坦言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