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4 日

以點破面,聚少成多,一次寒冰箭帶來的寒冰之力入侵或許不足為慮,可兩次三次,二十次三十次……

這樣慢慢積攢下來,終究不可小覷。

便是這般,兩個小時后,「嘭」的一聲,保持不住平衡,飛天毒蚺帶著一側被侵染成冰藍色的肉翼膜墜落在地。

這個時候,戰場距離最初的瀑布水潭已經十多里,而葉箐也已經筋疲力盡。

真正的戰鬥才剛剛開始,但是結局已經註定了。

落草的鳳凰不如雞,落地的飛天毒蚺,說白了也就是條會吐毒液皮糙肉厚一點的大蛇。

雖然林昊沒再插手,雖然葉箐已經沒什麼力氣再參與戰鬥,可剩下的四人正是龍精虎猛之時。

「殺!」

「畜生,吃我一劍!」

「破甲槍,給我死!」

「……」

十分賣力。

單對單,四個人任何一個都不是飛天毒蚺的對手,哪怕是地面上。

可四個精英中的精英合力起來,飛天毒蚺空有一身蠻力,空有一身致命毒液,依舊註定敗亡。

而對於四人來說,能夠親手擊殺這樣一頭強悍星獸,本身也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一場鏖戰,一直打到午夜時分,終於飛天毒蚺不動了。

確定是真的死了,辛亮哈哈大笑:「總算殺死了,這條飛天毒蚺身上的東西,我跟楊坤先行挑選如何?」

戰鬥結束的第一時間,坐地分贓。

舉動沒什麼問題,畢竟飛天毒蚺身上很多好東西,就是吃相太難看了。

張楠當場諷刺道:「這一戰出力最大的好像不是你們吧,就算要先挑,那也應該是箐姐跟林昊先挑啊!」

「就是,若不是箐姐跟林昊費儘力氣將它射下來,我們能不能活命都兩說,憑什麼現在在這裡分贓?」曲欣也十分不滿。

楊坤哈哈大笑:「非也非也,葉箐與這姓林的小子的確有功勞,可又怎能與我和辛亮相提並論?

捫心自問,就算射下來了,要是沒有我和辛亮出手,這飛天毒蚺能殺死嗎?

再說了,我看著姓林的小子似乎早就知道那水潭裡面有古怪,那麼我是不是可以認為,其實這一切你們都知道,只是故意不說將我兄弟二人蒙在鼓裡呢?」

完全就是強詞奪理,想要將飛天毒蚺身上最寶貴的東西據為己有。

曲欣破口大罵:「放屁,你們還敢再無恥一點嗎?」

辛亮面色也冷了下來:「曲欣,你嘴巴放乾淨點,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們就一定要讓著你!」

說完轉向葉箐道:「葉箐,你自己說,誰先選?」

葉箐一臉為難。

她倒是可以放棄,可是林昊……

自認沒資格代人做出抉擇,她便問林昊道:「林昊,你怎麼說?」

多多少少還是希望林昊能放棄的,一是不希望真的在這裡打起來,二是不希望隊伍就此散掉。

林昊本也無所謂,聞言道:「讓他們挑吧!」

「箐姐!!」

「林昊!!」

張楠曲欣二人氣得說不出話,可結果沒法改變。

辛亮冷笑一聲,瞥了林昊一眼道:「算你小子識相。

看在你這麼識趣的份上,之前的事就不與你計較了。

不過小子,你最好記住,下不為例,否則的話,我兄弟二人有的是辦法讓你在學院混不下去……」

威脅過後,果斷開始挑選戰利品。

首先被拿走的便是那顆最為珍貴的毒屬性星核。

因為力量極具腐蝕性,這種星核往往比一般同等級星核貴重許多。

若是換算成積分,僅僅這一枚晶核就價值上萬。

隨後被收走的是毒牙。

天生自帶腐蝕毒的毒牙是鍛造兵器的絕佳材料,由此而鍛造出來的兵器對人族武者可能意義不大,但面對皮糙肉厚的星獸時往往有絕佳效果。

之後身上的鱗片大多也被收走了,跟著筋也被抽走。

則樣一層一層下來,剩下的幾乎只是肉,再有便是大段大段的脊椎骨。

用處最小的就是這些了,唯一有點意義的,大約就是那個裝滿毒液的毒囊。

對於這樣的結果,張楠曲欣都快氣哭了,反之,辛亮楊坤二人笑得好不得意。

此間事了,一行人還是回到瀑布水潭邊。

辛亮楊坤也沒再說要走,吃過之後便自顧自休息去了。

張楠曲欣二人委屈得要死,吃都沒吃,便躲進了帳篷。

最後,只剩下林昊很葉箐在外面守著篝火與篝火上的烤蛇肉,安安靜靜。

不知過去多久,葉箐忽然道:「對不起!」

林昊仰躺著,看著星空,沒什麼反應。

搖了搖嘴唇,葉箐又道:「對不起,我不應該……」

剛說一半,林昊淡然道:「你該說對不起的是張楠和曲欣,不是我。

你可以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但我告訴你,人生在世,沒有誰有義務一定要對誰好。

一個懦弱的人,一個隨時隨地會犧牲朋友利益的人,終有一日會眾叛親離。」

這些話其實很好理解,說白了,人還是要學會護短,要學會維護身邊親人朋友的利益。

可能道德層面來講這樣不對,但從人性的角度出發,只有這樣的人才值得交。

葉箐張了張嘴,半天沒出聲。

雙手抱著膝蓋,目光定定看著跳躍的火焰,許久她苦笑道:「或許你說的是對的,只是……」

又是一段長時間的沉默,許久沒有下文。

似乎不大想說這些,某一刻,深吸一口氣,她振奮精神道:「仔細想了一下,你那個連珠箭好像是蠻厲害的,能教教我嗎?」

「沒什麼好教的,你把射箭的速度提上來,力量把握好,自然而然就能做到兩箭,三箭,或者更多。」林昊隨口答道。

葉箐有些吃驚:「就這麼簡單?」

「那你以為多難?」林昊反問。

葉箐癟癟嘴:「好吧,我先試試。

順便說一句,你今晚太不可愛了,比第一次見的時候差很遠……」

說完就起身跑開了,留下林昊一頭霧水。 一夜無話,轉日一早,隊伍重新出發。

五日後,一行人抵達此行的終點站:月狼谷。

月狼谷是一個有著神秘傳說的地方,傳言谷中生活著一群美麗的生物,名叫紅月天狼。

然而傳說終究只是傳說,事實上,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經證實,月狼谷根本就沒有紅月天狼。

紅月天狼這種傳聞中可以吸納月光精華不斷進化的強大生物,除了少量存在於大陸西部的紅月之森,根本不存在於其它任何地方。

但是月狼谷有狼是真的!

「谷口附近盤踞著一頭嘯月風狼,實力很強,直逼皇者。」

「今晚我要進月狼谷,而你們需要做的,就是幫我牽扯,將那嘯月風狼引開。

然後等我消息,出來之前我會提前放出信號,到時候你們接應。」

「……」

月明星稀,緋色月光籠罩下,森林裡一片安寧。

距離月狼谷不遠,一處乾燥的山洞裡,葉箐說著一些有關月狼谷的情況,順便也對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做了詳細安排。

隨後四周徹底安靜下來!

近兩個小時的養精蓄銳后,行動正式開始。

「小心!」

「只需要引走就好,不要硬拼!」

「尤其是你,林昊,箭術再好,也是以拉開距離為前提的,一定保護好自己。」

「……」

月狼谷前不遠,留下幾句話,葉箐獨自走到一邊隱藏好,隨時準備趁機入谷。

林昊也不逞能,四周看了看,道:「我去山頂,撤退之時,我的箭會策應你們。」

很快在距離谷口近五百米處一座十多米高的小山頂上站好。

剩下四人,辛亮笑道:「我來勾引,你們隨時準備接應。」

話音落地,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四人完成戰鬥著裝。

而後嘯月風狼被驚動時發出的咆哮聲中,他快步上前,隔著近百米的距離,猛然一劍斬出。

竭盡全力的一劍,斬出一道近三米長的雪亮劍光。

劍光速度幾極快,幾乎就在出手的瞬間,只聽轟隆一聲巨響,月狼谷入口處碎石橫飛,一片狼煙。

便在那一片晦暗與渾濁之中,「嗷嗚」,狼嚎聲傳來,悠遠綿長。

「來了!」

「準備應戰!」

「箐姐,你自己多加小心!」

「……」

心頭一緊,都來不怎麼說話,「嗖嗖嗖嗖」,大片彎月形風刃切割著氣流自谷口處破空而來。

緊隨其後,是一頭月光下雪白的巨狼,氣息強大,形如魅影。

「好快,不過來得正好,吃我一劍,長風破浪……」

面對來襲的風刃與嘯月風狼,辛亮半步不退,當場一劍劈出。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楊坤張楠曲欣齊齊出手。

邪魅王爺嬌寵狐 「看我——破岳斬!」

「槍技:疾風三連刺!」

「玄冰劍斬!」

「……」

出手就是壓箱底的絕招。

伴隨著那一聲聲清喝傳出,夜的寧靜迅速被打破。

似乎也不敢硬碰,面對四人聯手,嘯月風狼迅速做出規避,前進速度大幅度降低。

而這個時候,辛亮四人毫不遲疑,掉頭就跑。

「就是現在……」

看著嘯月風狼咆哮著追出去,暗處,葉箐眼一眯,身法展開,青煙般消失在谷口。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山頂,林昊張弓搭箭,「嗖」的一聲,冰藍色箭矢在紅色月光中徜徉。

寒冰箭!

一箭準確命中嘯月風狼後腿,憤怒的狼嚎聲中,林昊清冷的聲音飄來。

「撤!」

就一個字,語出之際,「嗖嗖嗖嗖嗖」,五箭連珠,在月光中排成一線。

花樣年華 接下來就徹底安靜了!

等嘯月風狼避讓過去,再回頭,辛亮四人早已不見蹤影,山頂上,林昊也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

半小時后,幾個人重新在山洞匯合。

曲欣迎面就在林昊肩胛捶了一拳,笑著表揚道:「不錯,箐姐總算是沒找錯人!」

「是呢,要不是你及時出箭阻攔了一下,恐怕我們就要陷入苦戰了!」張楠也笑道。

話音剛落,辛亮冷哼一聲:「就算是沒有他,合我們四人之力,未嘗不能一戰。」

「然也,好歹我們兄弟也在各自兵器譜排名前百,再有你們二人從旁協助,正面一戰未必就沒有勝算!」

楊坤哈哈大笑,顯然,對於林昊的不屑與偏見,他並不比辛亮來得弱。

嗤笑一聲,曲欣正要反駁,忽然間地動山搖,有驚天咆哮聲傳來。

面色一變,也顧不得再跟這二人辯了,曲欣跑出山洞。

「糟糕,是月狼谷!」

「是嘯月風狼的咆哮聲,看樣子箐姐被發現了。

別愣了,情況有變,速速前往月狼谷支援!」

「……」

聲音來自月狼谷方向,赫然就是那嘯月風狼的咆哮。

情急之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曲欣號召前往支援。

張楠沒意見。

林昊也沒說話。

就在準備啟程趕赴戰場的時候,忽然辛亮道:「這好像不在我們此行的職責範圍吧?」

「是啊,說好我們只負責葉箐進出月狼谷之時的牽扯接應,可沒說她被發現的情況下我們要去跟嘯月風狼拚命。

況且剛才你們都看見了,那嘯月風狼速度到底多快,我們的攻擊完全打不到他,去也是送菜啊!」

這個時候倒是承認不是對手了。

聽著這些無恥的話,再看辛亮楊坤二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模樣,當場曲欣怒了:「難道你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

楊坤也不怕,嘿然一笑,聳肩道:「我們也不想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