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以前怎麼沒有看到他們這麼做呢?

他們到底是想幹什麼?

這麼長時間的籌劃,難道就這樣被輕輕擊破了?

沒天理啊,沒道理啊。

一腔熱血的來到這個社會,就這樣被打死了?

公平呢?

人道呢?

剛剛步入社會就開始被人給盯住了,容易嗎?

哈哈。

好。

我看你們怎麼做!

你們這是要搞亂這個市場嗎?

我陪你們玩。

布局以來,一步一步的進行到這一步。

竟然有人來摘桃子了。

好,好,甚好。

結婚晚點名 我倒要看看是什麼牛鬼蛇神,看看你到底在葫蘆里賣了什麼葯!

淡定。

淡定。

淡定。

目前來說的話,這個絕對是來者不善!

作為同行,怎麼可能會沒有一點的消息。

竟然是黑馬,那我就要看看你是怎搞事情的。

簡單的思考一下。

就目前的情況,他們的裝修流程人工成本到底幾何,運行秩序到底是怎麼操作的,都是未知的。

但是就這個地方,我大概能夠猜出來。

佳友裝修公司,這個名字起的好。

我的是響家,你就搞一個佳友。

這是給我加油的意思,還是其他的意思?

看著各位老闆,我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印象。

作為同行,我能不對這個市場進行調查嗎。

這麼大點的地方,有幾個店面,有多少戶人家,我能沒有一個簡單的摸排?

看著進進出出的各位老闆,我已經基本可以判斷這家老闆的風格了。

這些老闆,說認識,我也不算認識,說不認識,也有基本了解。

做人處事嗎,事在人為,我做事,注重的還是做人,這一塊。

這些個老闆,我多少還是有點印象的,有點小心思,有點小氣,還有點姦猾。

什麼人交什麼樣的朋友。

一個人有多大價值,有多大的能力,把身邊的最要好的幾個朋友平均一下就是他了。

至於老闆是什麼樣子的,我沒見過他,但是我從這幾個人,可以看到這個裝修公司的老闆是什麼樣子。

這麼一個架勢,這麼大的動靜,底蘊肯定要比我深厚。

人脈肯定也比我要廣闊。

在我開業典禮的這一天搞這麼一個活動,肯定不是友。

作為同行,會沒有交流嗎?

不會!

我不是閉門造車!

他肯定知道我在搞這一行。

而且他們的活動就是針對我的!

不用幻想著他們的友善。

這點,都到這個地步了,還幻想好事,哼,鬼信啊!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接下來就要看看誰技高一籌。

看看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第一百一十五節、內憂外患

面對即將要來的對手,竟然讓我有這麼大的壓力。

我在這裡花拳繡腿的排兵布陣。

他們輕輕鬆鬆的就搞出了這麼大的陣容。

這讓人情何以堪啊。

我倖幸苦苦的從零到一的發展。

從無到有的籌劃。

他們竟然一屁股坐到的終點位置。

我的奮鬥,就這麼輕飄飄?

完全沒有道理嘛。

這麼多天的,我在幹嘛了?

懷疑人生了。。。

我所追求的東西,努力的方向,不過是別人動動手指的事情。

這也太打擊人了。

但是你以為這樣就行了?

似乎你打錯算盤了!

小強為什麼被稱為小強?

因為它就是強。

在你們面前我就是螻蟻。

但是你們在這個環境里,又算什麼?

盲目的干,跟著我的路走,想擠的我沒有路可以走。

大可以試試。

「星哥,這是佳友裝修的資料。」

「對於這個你怎麼看?」

「裝修這一塊真有這麼多的利潤嗎?」

「你覺的呢?」

「我覺的沒有這麼高的利潤,不然市場怎麼那麼蕭條?」

「不要被表面現象給迷惑了,失去思考。」

「星哥啊,他們更本就是沖著你來的。」

「為什麼這麼說?」

「你看啊,他們的活動,都是和你的一樣,就是優惠的力度比你著大一點。」

「哪裡是大一點啊,稍微有點眼睛的都能看出來,不對比還好,稍微對比一下,我就是不存在的。」

「你打算怎麼辦?」

還行,在這種情況下,沒有想著其他的事情,還在想著我怎麼應對。

「你不是有資料嗎,看看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這哪裡能看出啦啊。」

「怎麼了,分析一下啊。」

「韓品,怎麼是韓品?」

這個人我好像在哪裡聽到過。

「韓品,韓品,韓品,到底是在哪裡聽過呢。」

「我知道了,行了,我知道他們要幹什麼了,舉哥,不用麻煩了。我知道對方是誰了。」

「我知道啊,韓品嘛,這個人就是這家的老闆。」

「我是說,我知道他們要幹什麼了。」

「額?星哥,說說。」

「這個人我知道的,一個社會人而已,不用怕,沒什麼好玩的,小人物而已。」

「額?」

「一個熱血上頭的人,沒什麼好聊的。晚上有沒有空,咱們一起喝酒去。」

「行,去哪啊。」

「待定,我先看看,忙完了給你發個信息。」

「行。」

這個世界真是讓人頭疼啊。

我只是想安安穩穩的生活。憑著自己的汗水賺錢,我從來不想給誰搞事情。

也不想搞的大家都不開心。

但是此刻竟然有人要和我開玩笑。。。

名門攻略:淑女請君入甕 問題是我這個玩笑還開不起。

我倖幸苦苦的做我的事情。到頭來,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這是什麼鬼?

大家都不是傻子,把利潤空間放到這個地步,他們又不賺錢,他們想要幹什麼?

無利不起早,我不相信他們在做無私的奉獻。

因為他們之前就沒有這麼做,在這個時候做好事?

吃多了消化不良了,想反哺社會了?

誰信?

我都不信!

他們一個又一個的人精會這麼做?

肯定有賺錢的套路。

肯定有!

只是,到現在我還沒有想到,到底在什麼地方。

「星哥。」

「嗯,什麼事。」

「剛剛我把你電話給他們了。」

「誰?」

我還沉浸在剛剛和劉舉的對話中,想著要準備做什麼的時候,施偉就打電話過來了。

「就是你讓我看的材料供應商。」

「你感覺怎麼樣?」

「我也不懂,我直接就把你的電話給他們了。」

我想罵人。。。

什麼都不懂?

你是在逗我嗎?

「你怎麼和他們聊的?」

「我就說,我們是做裝修的,想從他們那裡採購的。」

「其他的呢。」

「我還說了,你是老闆,要你做決定的。」

這是什麼和什麼啊。。。

「行了,我知道了,等會回去在說。」

「好的。」

電話剛剛掛掉,又響了。。。

陌生號碼。

「喂,你好,哪位。」

「喂,你好,是星老闆嗎?」

陌生人?

不像是,我什麼時候是老闆了?搞笑。

「不是,我不是星老闆,我是星河。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剛剛您諮詢了我們這裡的情況,我想簡單的和你介紹一下,我是小蘇。」

「等會啊,我現在還有點事情,等會回去我給你打電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