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6 日

他領`間的襯衣`扣開了幾顆,呼吸時胸`膛大幅起伏,身邊一個年輕男人輕碰了下她,說,「陸總剛才喝多了。」那人說完就轉頭過去,繼續和一幫人瞎鬧。

她挨近了湊過去看他,濃濃的酒味立刻拂了過來,程染起身倒了杯茶,低聲對他說,「喝點水吧。」

見他沒動靜,程染以為是周圍太吵,就拿掉他覆在眼睛上的大手,身子也坐起來,整個人傾在他身~上。

極近的距離,眼前女人呼吸溫~熱,湛湛水眸似幽潭般,讓他酒後燥~熱也涼下去些,陸雲權一把將她手腕捏`過來,唇`靠近杯沿,就著她手喝了幾口。

程染看著他喉頭因為吞水動作不斷滑~動,也不知怎麼了,瞥開了眼。

他倒沒什麼,喝完了水繼續靠回沙發里,但手一直攥著她的,程染掙了掙,他手勁大,握的更`緊。

不多會賴心寧就喊著要散,大夥可能沒玩夠,幾個精神頭正好的不願走。

賴心寧可能真的累了,也沒說什麼,只要求明天上班不能遲到,大夥也樂樂的都答應。


「陸總喝多了,也早點回去休息吧。」一位女職員說。

「行了,你們繼續玩吧。」陸雲權站了起來說,端起程染倒的那杯水喝完,又交代賴心寧給大夥再點些東西吃,賴心寧點頭,叫來服務員上些糕點什麼的。

三人一同走出蘭藤,賴心寧也喝了酒,陸雲權就讓司機老張把她送回去。

「我來開車吧。」她說。

陸雲權「嗯」了一聲,把車鑰匙掏出來給她。

她車開的慢,陸雲權坐在副駕,看了她一會兒才開口,「那邊打電話過來,說我爸檢查出了肺癌。」

她人一震,車身猛的一晃。

「你慌什麼,方向盤抓緊了!」他低喝,伸手過來穩住方向盤。

「情況嚴重嗎?」等車開出高速,程染才問。

「不知道。」他答。

到了公寓,兩人從車裡下來,程染落在後頭。他雖然喝多了,但步子依然穩。進房后,陸雲權直接去往浴室,程染在廚房住了壺清茶端上去給他解酒,這些忙完,她就回到自己卧室,躺回床上又不放心,起來去到他那裡,一看浴室燈還亮著。


程染敲了敲浴室門,輕聲問,「還沒好嗎?」等了一會兒裡面依然沒動靜,她靠在浴室門旁的牆壁上,腳尖點著地毯,猶豫了下,終於掏出手機給俆雨琴撥了通電話。

「姨媽。」電話接通后她說。

那邊俆雨琴「嗯」了一聲。

「叔叔最近——」她話還沒說完,就聽耳邊「哐」的一聲,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人就被大力拽進浴室,陸雲權狠狠掀了門,將她抵`在浴`室門后,手機摔在帶有水漬的地板上,滑的老遠。

陸雲權上`半`身~裸著,腰~上浴~巾因為剛才的動作鬆鬆垮垮,欲`掉不掉,他眼神冷峻,目光灼灼鎖著她,撐`在她耳`側的手從她肩頭滑~下,落在她腰~處。

手機屏幕還亮著,還能聽到俆雨琴叫她的聲音,程染掙開他要去撿手機,可她背剛離開門就被狠狠摁了回去。

陸雲權上前一步,身`體緊貼`住她,浴`巾下那處堅`硬如鐵般擦著她小~腹,他撈起她裙子下`擺,一路沿著那滑~膩腰線往`下滑。

臉上全是他滾`燙的呼吸,她的臉立刻染`上紅暈。

看她這樣,陸雲權也忍不了了,低下頭封了她的唇,地上手機屏還亮著,程染死活不依他,咬~唇將臉瞥了過去。

那`吻落在她鬢角處,陸雲權反而順著她,一路沿著她鬢角點點的親,含~住她染了`粉的耳垂允,他手滑~進她的腿~間,隔著一層布料沿著她的臀~·縫放肆的磨。

她難受,下午的那場偷~歡已經是她承受的極限,此刻他手指沒怎麼用力她都覺得疼、不舒服,她也不敢出聲,只皺了眉去推他,陸雲權哪這麼好說話,捉了她推拒在胸膛的手往下,讓她的柔~軟的手心包~裹住自己那堅~硬滾~燙。

她期期艾艾,手攥緊反抗,陸雲權一隻手就製得住她,騰空另一隻剝了她肩頭,唇`映在上面,流連不止。

不多久,那手機屏終於滅了,繼而就是俆雨琴的來電。

她這才敢出聲,「是不是因為叔叔的情況,你心裡不好受。」

「你擔心他對嗎?」她又問。

陸震然患上肺癌的消息已經被封鎖,外界媒體都不從知曉。

他沒有回答她,眉擰的更深,下巴處鬍渣也泛青,她看的心疼,抬手摟住他的脖子,踮著腳去吻`他。

她主動伸出~舌,男人唇間清冽的味道讓她痴迷。

他向來急切強勢,不管在哪方面都處於主動地位,很快,這個吻`就由他主導,他舌~尖掃了她的上顎,引得她低叫連連。

「我是擔心,擔心能否早一點坐上他的位置。」陸雲權放開她,又不舍般咬了下她的唇。

程染愣住,心底都發涼。

**

G市那邊,陸震然的病情得到控制,已經組織專門的醫療團隊討論治療方案,這件事把的很嚴。俆雨琴也放下律師事務所的大部分工作,盡全力的照顧丈夫,幫助丈夫管理公司。陸氏大小工作的洽談跟進,她也都參與了些,陸震然病重的這段日子裡,她儼然已坐上了二把椅的位置。倒是陸雲權,不急不慢,依然呆在A市沒有動作,工作如常,讓人看不明白。

二月初,氣溫回升,言芷晴的婚禮日期就選在二月,這天程染被言芷晴叫出來,一起挑選婚紗禮服。

禮服都出自名家,就連伴娘的,也是專門與新娘搭配設計成套,程染反倒輕鬆,因為每一套婚紗有固定搭配的伴娘禮服,她只要等言芷晴選好就行。

尹湛也在,這裡有好幾間單獨的試衣間,試衣間里設計溫馨、沙發和背投電視專門為準新郎準備,還有一處陽台以供吸煙,言芷晴和尹湛在其中一間,程染等在外面,也不覺無聊,翻著畫冊,偶爾也有店員小姐陪她閑聊幾句。

「言小姐出生哪裡?」店員小姐問。

程染知道其中意思,這裡是名品店,來往都是名媛貴賓、財`閥權貴,隨便點一個都大有來頭,店員小姐這樣問,是想知道言芷晴的身家背景,就連這家高級婚紗定製店,都是會員制的。

程染假裝不懂,只答了句,「她是G市人。」而後就合上畫冊。

前日言母給她打了一通電話,有心讓程染再勸勸言芷晴,婚禮能拖些時間也是好的,尹湛來頭這麼複雜,女兒這樣閃`婚嫁人,言母確實擔心女兒吃虧。

言芷晴幼時父母離異,她跟著言爸爸生活,言爸爸是警察,再一次任務執行中犧牲,她這才跟去母親那邊,只不過母親再嫁,家裡又有精靈古怪的繼妹於瀟瀟,於瀟瀟調皮好動,幾乎吸引了這個家所有的注意力,言芷晴又乖巧懂事,長輩也沒過多的照顧她,久而久之,言芷晴疏遠母親,對於母親的話,也是打心底的排斥,所以言母才拜託程染勸勸。

她們倆從小一起長大,對於程染的話,言芷晴自然看得重。

正想著,突然沙發向下陷了些,她扭頭望去,來人是陸雲權。

「怎麼有空過來?」程染又翻開手裡的畫冊,低下頭沒有看他。

倆人的關係早已經不似情~好初時甜蜜自然,處處顯露著躲閃疏遠,當然,除了歡~愛時。

陸雲權揚手奪了她手裡的畫冊,扔在前面木質矮桌上。

「我抽空過來陪你,你就這個態度?」他反問。

程染垂下眼睛,心裡有些悶,她寧願不要他這個「抽空」,起碼還能給她一點清凈。

言芷晴剛好出來,程染也沒有那麼局促了,尹湛跟在她身後,笑的俊朗逼人,他們尹家人都帶有邪`魅之氣,即便是笑,也沒有那麼純粹,這一點,尹湛比尹尚欽更甚。

程染看了眼言芷晴,只覺好友髮絲微亂、面色酡紅,但也沒有多想。

「決定這件了?」程染問她。

言芷晴笑著點頭,那邊立刻有店員過來做尺寸的最後調整。

程染也進去試衣間試穿自己那邊伴娘禮服,淡粉色的及裸長裙,削肩的設計,腰下裙擺自然垂落,程染站在鏡子前,將頭髮散了下來,玉肌紅唇、皮膚白膩,往下曾襯托出一對鼓`鼓的`胸。

她看的出自己的變化,那是在他身~下輾轉承~歡后的變化。

身後傳來腳步聲,程染抬頭,陸雲權正闊步走過來,她沒有轉身,而是就著鏡子看他一步步靠近自己。

看著鏡中嬌`美之人,他神色也柔和下來,他兩手握了她的肩頭,低頭吻~在她耳邊的發上,她感覺到他深深嗅了一下,而後就是肩`頭一涼。

鏡子里的男人,正撩開女人長發,低頭吻在那光`裸瑩`白的肩上。

「很漂亮。」他低聲對她說。

男人聲音低醇,她從鏡中看的出他滿目深情,這對她來說,滿是誘惑。

作者有話要說:才修完,更得確實晚,我知錯。哎呀,好累好累,我先滾下去睡覺了。

我覺得哥哥見識迷死人啊,一邊是強我家小染,一邊又在誘惑我家小染。有木有覺得,我家小染完全被陸哥哥的美色給誘惑了。

來找我玩:

阿福微博:「青樹阿福」

阿福微信:afu5200

還有讀者群歡迎你們來各種無節操:256273363

姑娘們收一下我的專欄喲!: 第三十一章

**

言芷晴和尹湛的婚禮在二月底舉行,她G市娘家來的親戚並不多,婚禮宴請賓客多是尹湛生意上的朋友。

於瀟瀟人小鬼大,能說會道,特別惹長輩喜歡。

言芷晴見了母親妝都哭花了,尹湛一邊給她抹眼淚一邊將她帶回新娘休息室,叫人給她補妝。

施赫沒有來,電話里說有案子實在分不了身,程染想不來也是好的,何必看著言芷晴嫁人,自己找罪受呢。

「好了好了,都二十多歲嫁出去的姑娘了,哭成這樣說出去不嫌羞啊。」言母抱著女兒安撫,外面賓客多,尹湛也不好一直呆在這休息室陪她。

言母性子溫婉,看得出年輕時是個美人。

「不哭了,你爸天上看著呢」言母順著女兒的背,說這話時聲音低了下去。

「小染,你陪她吧,外面還有客人,得出去陪著。」言母對程染說,提起言芷晴的父親,母女倆心裡都不好過。

程染朝言母點頭。

等言母出去,程染坐到言芷晴身邊,握了她的手,說,「一門心思要嫁人,十頭牛都拉不回,怎麼,哭成這樣是後悔了?」程染笑她。

「才不後悔,我老公好著呢!」言芷晴揚了揚下巴,抽了紙巾擦眼淚,慢慢開口,「……我覺得我挺不懂事的,高考結束我媽想讓我讀G大,但我偏偏不幹,等畢業了,叔叔在G市給我找好了工作讓我回去,我知道那是我媽的意思,就故意不回去,留在A市……我看的出來,她對尹湛不是很滿意。」

「她說東我偏往西,這幾年,我沒有一件事順著我媽的意思。」說著言芷晴眼淚又涌了出來。


「那你就更過的好,不能再讓她操心呀。」程染將言芷晴拉到化妝台,讓她坐好,拿了粉餅給她補妝。

「對了,陸雲權的叔叔人在A市,你知道嗎?」

陸霆然是是陸震然的弟弟,常年在國外,最近突然回國,已經上了報紙頭條。當年陸震然在接手陸氏后陸霆然就選擇出國,這麼多年過去,陸霆然在國外也沒混出什麼名堂,倒是花邊新聞一大堆。

「是不是G市那邊不太平,程染,陸氏控股運作複雜龐大,陸震然第一次手術剛結束,陸雲權又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你姨媽能撐過來嗎?」

「我們通過電話,她說我回來也幫不上忙。」

門被推開,化妝師進來給言芷晴補妝,倆人也不好繼續說話,程染在旁邊等了一會兒,才發現言芷晴還要換一套禮服,索性不等,起身離開。


新娘的休息室是單獨一層,這家酒店是尹湛名下的產業,為了準備婚禮,酒店已經有一陣子沒有營業。

程染沒有乘電梯,而是往走廊盡頭的樓梯通道走去。

這走廊燈光柔和,安靜的只有她的腳步聲。

臨近樓梯通道,一抹熟悉的男聲傳了出來,程染走進一看,那人正是陸雲權。

他一手掐著煙,身子半倚在窗台上,正在講電話。

「……讓我回去,總得拿出誠意,要不然就這麼吊著!」他語氣帶著怒意,狠狠吸了一口煙,頭一瞥看到程染站在台階下面。

「行了,就說到這吧。」陸雲權打發似的掛了電話。

「過來。」他收了電話,對程染說。

程染垂下眸子,一步一步的往他那走。

「你最近抽煙越來越凶。」她揚起頭對他說。

陸雲權聽到她這話略微有些閃神,有些不可置信,但那神情轉瞬即逝。

他將煙掐滅丟進垃圾桶,直了身子抱`住她,大`手沿著她後背曲~線慢慢的磨。

「一身煙味,離我遠點。」程染說了句。

他突然笑,抱的她更緊,俯~身咬了她耳~垂一下。

「我以後盡量控制。」陸雲權在她頸~間深吸一口氣說。

「盡量控制?」程染推了他一把,「你怎麼不說以後把煙戒了。」

「你還來勁了。」陸雲權掐了把她的腰,大掌控住她後腦勺吻`她,她越掙他咬`的更狠。

程染嗚嗚的推他,可裙`子短,又不敢太大動作,「鬆開,別在這裡!」

「別在這裡什麼?」陸雲權將她逼入牆角,手也在她禮服下擺`撩。

她氣的臉漲紅,髮絲也亂了,抬起高跟鞋狠狠一腳踏在他皮鞋上,陸雲權皮糙肉厚耐疼,未了揉了一把她的`臀,再沒有其他過分的動作。

他摘了她臉頰的亂髮收攏在她耳後,又狠狠親了她臉蛋一下。

「我們也結婚吧。」他突然說。

程染身子都往後一縮,頭低的更狠,不去看他。

感覺到她在逃避躲閃,陸雲權心下憋的厲害,捏了她下巴讓她抬起頭,「你這什麼意思?」他問。


程染答不上來,心裡一陣翻騰,可他目光急促銳利,分明是在等他回答。

「叔叔剛做完手術,那邊這麼不太平你又不回去幫忙,我們這時候結婚像什麼樣子。」程染偏過頭,口是心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