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他身後的衛生間的門突然悄無聲息的開啓了一道縫,但是又慢慢的關上了。

“去衛生間看看!”系統突然感應到了什麼。

張謙立刻轉身帶着鬼卒來到了衛生間門前,猛地拉開門——裏面很正常。

“不對啊,剛纔我明明感覺到衛生間內有一股魔氣的。”系統自言自語着。

“魔氣?肯定是那個孫老太太了!媽的把我房間翻成這樣不說還躲躲藏藏的?有本事出來!”張謙怒道。

“滾出來!”張謙已經從系統空間中召喚出來了青龍偃月刀握在了手裏,憤怒的四處查看着。

兩個鬼卒也穿過牆四處查看,但是卻怎麼也找不到老太太的蹤跡。

“去地下室找找。”系統說。

張謙提着刀領着鬼卒來到了地下室,也沒有發現老太太的蹤跡。

“這個魔啊,隱匿的本領還真是厲害。”系統冷笑不已。

“我就納了悶了,她爲什麼要這麼做?她爲什麼要來翻我的屋子而不是找我報仇?”

系統沉思了一會說:“應該是找你的封魔瓶。魔和鬼不一樣,鬼只是魂魄,而魔卻有身體也有魂魄。他們的身體是‘形’,魂魄爲‘神’,形滅而神不滅,魔就會重生。封魔瓶吸走了她孫子的神,所以她要找到封魔瓶把她孫子放出來。”

“還有這些門道!”張謙也冷笑了起來:“還好把封魔瓶放在了你的存儲空間裏了。我說她下午那時候對我是那種態度,原來是緩兵之計,就爲了穩住我然後等我走之後去搜我的房間!”

“差不多,”系統說,“她應該是個非常謹慎的傢伙,知道了你有呼延灼和青龍偃月刀,出於謹慎同時也爲了她孫子所以不跟你當正面。”

“你這就把她孫子吸收!”張謙怒道:“斷了她的希望!”

“那樣更不好辦。她會一直尾隨着你,所以咱們得想個辦法斬草除根…”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突然打斷了系統的話,張謙心說這都大半夜了誰會打電話,結果拿起來一看,居然是林琳。

“喂林琳姐。這麼晚了…”

“謙兒!出大事了!”還沒等張謙問完林琳就大聲嚷嚷了起來。

“什麼事?”

“我剛剛接到了一個消息,城東靠近市中心那一片有一個老太太三天前死了!”

“死了就死了唄。”張謙有些好笑,死個人有什麼可驚奇的。

“你聽我說完!她詐屍了!”

“啊?”張謙一驚:“詐屍了?怎麼詐的?”

聽完林琳的話張謙就知道了全過程。

那老太太是自殺的。

老太太含辛茹苦的撫養兒子長大,成家立業,但是婚後婆媳鬧不和,再加上她兒子也不是個東西,不但縱容老婆虐待自己的親孃甚至有時候自己也會動手,結果老太太最終受不了這份苦難和屈辱,在家上吊自殺了。

當晚因爲她兒子和兒媳婦出去玩很晚纔回家,所以發現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老太太早就氣絕多時了。

他們覺得把屍體放在家裏有點嚇人也有點晦氣,於是就把老太太的屍體搬到了樓下的地下室內等第二天再研究這個下葬的事情,結果他們放下屍體要走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裏突然蹦出來了一隻黑貓,正好跳到了老太太的屍體上。

黑貓跳走的時候發出了一聲相當淒厲瘮人的喵叫,然後這對夫妻就看到了極度恐怖的一幕——本已死去的老太太猛地坐了起來,並且也張嘴發出了一聲貓叫!

在地下室那昏暗的燈光下,他們分明看到那老太太的眼睛裏沒有一絲眼白,全是一團黑,並且還長滿了一嘴的尖牙!

他們嚇得奪路而逃,跌跌撞撞的跑回了樓上自己家,直到第二天上午太陽高高掛的時候才叫來了一羣親戚朋友去地下室查看,但是那詐屍的老太太早就不見了。

他們出去找了一天沒有任何消息,但是當天老太太的兒子一晚上都沒回家,第二天才被發現死在了小區一個監控攝像頭照不到的死角那裏,渾身都是恐怖的抓痕,臉也被抓的血肉模糊,眼球都被抓爆了,直接死因是脖子上的一個巨大的傷口,警方鑑定後得出結論,這些傷痕是貓科動物乾的,比如老虎豹子啥的。

但是城市裏怎麼可能會有老虎和豹子這種兇猛的貓科動物?

所以,那附近知道老太太詐屍這件事的人都說是老太太回來復仇了,一時間人心惶惶。

林琳的朋友就住在那個小區,她現在嚇得都不敢晚上出門了,所以才告訴了林琳這件事。

張謙聽完之後後背也是有點發冷,這…算是鬼還是別的東西?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道:“林琳姐,你說,這件事發生在城東靠市中心的地方?”

“對啊。”

張謙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現在住的地方雖然靠近市中比較繁華,但是嚴格算起來其實就屬於城東!

“那是具體城東哪個地方?”

“興海家園,就是曲陽路和會林路交叉口往西的那個小區。”

張謙更是心驚膽戰,興海家園他知道,每天上下班都要經過那裏的! 林琳表示希望張謙能出手幫幫忙。

張謙一陣蛋疼,心說我這倒是想去幫忙,但是還得上班不說,這邊還有一個老太太對我虎視眈眈呢。

跟林琳簡單的說明了一下情況,林琳最終也表示理解。

掛斷了電話,系統若有所思的說:“因爲貓跳到了身上而詐屍嗎?有點意思。”

“我以前聽說過一個類似的都市傳說,叫做貓臉老太的,也是貓跳到了屍體上然後詐屍了,那老太太專門挑那些小孩子下手,吃人喝血。聽說是人死後借動物的陽氣還魂。”

“死人借動物的陽氣還魂?”系統不屑的笑了:“那也得是大型的動物啊,一隻家貓能有多少陽氣足夠支持一個人類還魂?”

“那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是真的的話,那我估計應該是妖在作祟。”

“妖?!”張謙蒙了,他見過鬼,見過煞、魔,就差妖了。

“先別想那個了,先把這個老魔對付了再說吧!”系統說,“我能感覺到附近有一絲隱隱徘徊的魔氣,但是感應不到具體的方位,唉要是我現在是10級以上就好了。”

張謙站在房間裏,和鬼卒一起謹慎的盯着四周的動靜。

呼延灼的停留時間有限制,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召喚,系統沉默了一會說:“這樣,房內空間太小,咱們去院子裏,你用封魔瓶把她引出來對付她。”

“她能上當嗎?”

“差不多,她的全部心思都在她孫子身上,待會咱們這樣……肯定能把她引出來,到時候憑藉呼延灼和他手下的鬼兵,再加上你的青龍偃月刀,肯定能把她徹底消滅!“

“好!就這麼辦!”

商量好了,張謙立刻出屋蹬蹬蹬下了樓,他完全沒有注意到他頭頂的牆壁上始終有一雙血紅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來到小樓的院子裏,張謙拿出封魔瓶舉了起來:“孫老太太,你不是想救你的孫子嗎?快來啊!你孫子就在我手裏呢!”

周圍靜謐無聲。

張謙冷笑一聲:“我告訴你,我不但能把妖魔鬼怪收進瓶子,還能煉化他們,如果你再不出來,我就立刻煉化他,煉化他他就魂飛魄散了,連重生轉世的機會都沒有了!”

有一陣微風吹了過來,張謙的身體微微一震。

“她沉不住氣了,再加把勁!”系統說。

張謙的臉上滿是勝券在握的笑容:“我數到三,再不出來我立刻煉化他!一!”

剛數完一個字,一道疾風突然從他身後吹了過來,張謙渾身皮膚一緊,右腳立刻往旁邊猛跨了一步,一道紅光從他的身體旁邊衝了過去。

還沒等張謙反應過來,這道紅光立刻折返了回來,張謙來不及變換動作,頓時傻了眼,還好小兵乙就站在他身邊,看到這道紅光直愣愣的衝向張謙,頓時發出了一聲怒吼:“休傷我主公!”

他迅速擋在了張謙的面前,同時舉起拳頭砸向紅光,小兵甲也衝了過來,但是可惜那紅光太快了,小兵乙的拳頭還沒砸下去就被紅光頂在了胸口,他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整個身體就在一瞬間支離破碎了!

而與此同時小兵甲的拳頭也砸了下來,正好砸在了紅光上,紅光發出了一聲尖嘯,轉移了方向。

“小兵乙!”張謙發出了震驚的大吼。

“兄弟!”小兵甲慘呼!

可憐的小兵乙被這紅光迅疾的一擊直接打成了漫天飛舞的細碎光塵。

“這個魔厲害!”系統的聲音也充滿了驚訝:“別愣着了,趕緊召喚呼延灼!”

紅光停在了張謙的面前,正是孫老太太,那詭異的紅光就是她的眼睛。

“放了我孫子!”孫老頭的臉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副青面獠牙的樣子,配上那雙血紅的眼睛,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殺了我的鬼卒,還想讓我放了你孫子?”張謙憤怒至極,“你這個老不死的狗東西去死吧!呼延灼!”

“哼!殺你的鬼卒?我要把你弄出來的所有東西全都殺了!”孫老太尖叫一聲:“把我孫子放出來!”

紅光再次襲來!

一根鋼鞭突然從地下伸了出來,一下子就把紅光砸飛了。

“惡婦!”呼延灼怒哼了一聲,一個瞬閃就衝到了孫老太面前,一鋼鞭砸了下去!

‘叮’的一聲脆響,呼延灼大驚失色,他這氣勢千鈞的一鋼鞭居然被對方用一把一尺來長的屠刀給擋住了!

“別擋我的路!否則我連你一起殺!”孫老太怒吼。

“哼!惡婦,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呼延灼知道眼前這個敵人不好對付,於是瞪起眼睛,雙鞭一甩,發起了全力的攻擊。

但是讓張謙沒想到的是,就算呼延灼全力攻擊居然也逐漸佔了下風!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一鬼一魔打了一會之後,孫老太的身上居然又長出了兩隻恐怖而細長的尖爪,每一隻尖爪上都握着一把寒光閃閃的屠刀!

四把屠刀,這下孫老太的攻擊速度簡直比海潮還要迅猛了!

呼延灼一下子就陷入了苦戰!如果不是他的盔甲足夠堅硬恐怕他已經和小兵乙一個下場了!

“鬼兵怎麼沒跟來?”張謙疑惑的問。

“這種程度的戰鬥就算鬼兵跟來了也沒用。”系統嘆息了一聲:“是我估計錯了,沒想到這個老魔比她孫子強出這麼多,我畢竟還是等級太低啊!”

張謙沒說話,他在考慮要不要把最後一次抽獎機會也用了。

“主公!”小兵甲看不下去了,面對着張謙請站道:“主公,讓我上吧!我…”

“不行!”張謙嚴厲的拒絕了,開什麼玩笑?你上?你上也是被秒殺的結果!

“主公!我要爲我兄弟報仇!”小兵甲的身體周圍冒出了騰騰的鬼氣!

“絕對不行!老老實實待在這!”張謙擰着眉毛拒絕道。他已經召喚出了青龍偃月刀,一直在等機會。這戰鬥實在是太激烈了,比昨晚的那場還要激烈百倍,他根本插不進去,只能徒勞的等着。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場戰鬥僅僅持續了不到幾分鐘,呼延灼就好像體力不支了一樣越來越狼狽了。

“不好!”系統驚呼,“呼延灼的鬼力消耗的過快,已經快要撐不下去了!” “我擦?怎麼會消耗過快呢?”

“別廢話了!趕緊抽獎吧!”系統說,“呼延灼很快就會自動消失的!”

張謙立刻閉上眼睛進入了系統界面,但是還沒等他開始抽,呼延灼就大吼了一聲:“少年小心!”

他一睜開眼就看到了老太太那近在咫尺的恐怖的臉,呼延灼的鋼鞭脫手而出,打在了孫老太的腰上,這大力的一擊讓孫老太發出了慘叫飛了出去,然而呼延灼也半跪在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氣。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張謙咬牙切齒的說:“媽的這也太快了,我這還怎麼抽獎?”

“別慌,現在還有一個辦法!”系統說。

“什麼辦法?”

“趕緊溜!”

ωωω★ttКan★¢ o

張謙一愣,隨後大聲說:“呼延將軍!你幫我抵擋一會!”

“好!”呼延灼緊握鋼鞭再次撲向孫老太。

“別跑!放了我孫子!”孫老太瘋了似的撲了過來,一看呼延灼擋在了自己面前,她立刻發出了淒厲的尖叫:“滾開!”

四隻手臂四把屠刀像流星一樣砍向呼延灼,呼延灼本來就是強弩之末,一下子就陷入了苦戰。

張謙帶着小兵甲一路跑出院子來到了大街上,時間已經接近凌晨三點,路上一個人也沒有,張謙奮力的跑着,小兵甲跟在他後面。

吃了游龍戲鳳丹和豬肉水餃之後他的速度已經得到了大幅度的強化,跑起來簡直風馳電掣,比小兵甲還快,但是可惜還是比不上魔。

也不知道跑出了多遠,張謙沒勁了,放慢了速度喘着粗氣回頭看了一眼空無一人的街道,心裏稍稍的安穩了。

但是還沒等他喘幾口氣,背後就又響起了風聲。

小兵甲反應快,怒吼一聲:“還我兄弟命來!”

孫老太尖叫:“滾!”

張謙一回頭就看到小兵甲的拳頭擊中了那道熟悉而恐怖的紅光,緊接着小兵甲就被撞成了消散的光塵。

兩大鬼卒,全部被這個老魔秒殺。

張謙又驚又怒,召喚出了青龍偃月刀,擺出了戰鬥姿勢。

孫老太沒有再對張謙發起攻擊,那雙血紅色的眼睛死死的瞪着他:“你已經是孤家寡人了!馬上把我孫子放了我就放你走,否則我殺了你!”

“做夢!”張謙憤怒的說。他是不會跟這個老魔妥協的,一方面是因爲自己兩大鬼卒全都死在她的手裏,另一方面他已經在養鬼人那裏吃過一次虧了,知道像這種喪心病狂的魔煞是絕對不會說話算話的,只要張謙交出封魔瓶,那麼他必然是死路一條。

只要封魔瓶在手裏,老魔就絕對不會對他下殺手,他有這個自信。

“不放我立刻殺了你!”老魔怒吼。

“殺了我我的封魔瓶就會爆炸,你孫子就會徹底魂飛魄散!不信的話你儘管來試試!”張謙橫握青龍刀冷厲的說。

“我怎麼不知道你死了封魔瓶就會爆炸?”系統有些愕然。

“你別說話,我騙她呢。”張謙心說。

老魔果然猶豫了,在她的心裏她孫子的命重於一切。

“那你怎麼樣才能放了我孫子?”老魔怒問。

“讓她褪去自己的魔氣,只要褪了魔氣她就是沒了牙的老虎了。”系統說。

“褪去你的魔氣!”

“你也是做夢!”老魔怒道,“褪去魔氣我就任你魚肉了!”

“不褪去魔氣我就不放你孫子!我寧可跟你拼死一搏!”張謙猛地揮動手裏的青龍偃月刀:“我知道我可能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有辦法可以跟你同歸於盡,只要我一死你孫子就徹底完蛋!”

系統一愣:“你有辦法跟她同歸於盡?”

“你別說話,我還是騙她呢!”

老魔沉默了,她死死的瞪着張謙,過了一會她臉上的兇色慢慢的散去,嘆了口氣說:“年輕人,何必呢?咱們無冤無仇,你放了我孫子,就當什麼也沒發生,我也不會再爲難你怎麼樣?”

“無冤無仇?”張謙怒極反笑:“那個女鬼好心好意提醒我,這是對我有恩,結果被你孫子殺了!我的鬼卒對我忠心耿耿,而且爲了救我不惜魂飛魄散,這也是對我有恩,結果被你殺了! 強婚摯愛,首長霸寵嫩妻 我這個人恩怨分明,有恩必報有仇也比報!你殺了我的恩人就是我的仇人!除非你自己褪去魔氣,讓你孫子也褪去魔氣,否則咱們就同歸於盡!要死一起死!”

老魔的眉毛登時豎了起來,但是還沒等她說話,不知從什麼地方突然就傳來了一個聲音:“哈哈哈,說得好!”

張謙和老魔的臉色齊齊一變,一人一魔趕緊四處張望了起來。

張謙在心裏問:“剛纔是誰在說話?”

系統說:“不知道,沒感應出來。”

“怎麼聽聲音像個老太太?”張謙問完了這句話之後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他慢慢的回頭去看,結果發現自己的背後居然是一座小區。

“誰?”老魔凶神惡煞的四處張望:“是誰在說話?!”

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了張謙和老魔中間。

在路燈的燈光下,張謙看的一清二楚,突然出現的這個人影也是個老太太。

小區…老太太…

張謙突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他似乎已經知道這個老太太是誰了。

果然,這個脊背已經佝僂的老太太慢慢的轉過身看着張謙,張謙頓時渾身汗毛直立!

辣妹媽咪太囂張 兩隻沒有一絲眼白、烏漆墨黑的眼睛,一嘴尖利的獠牙,這不就是林琳之前跟他說的那個貓臉老太太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