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1 日

他目光銳利的望著牧文山,凝聲道:「再問你一句,牧家到底退不退出金龍鎮!」

「不退!」牧文山渾身氣息爆漲,哪怕他知道自己打不過夏淵三人的聯手,但是他堅信,夏淵也不敢殺了他!

「那就死!」夏淵踏出一步,身體周圍陡然暴湧出了一抹幽黃的光輝,光輝瀰漫時,形成了一道烈火!

「燒死你!」夏淵拂袖一揮,幽黃的火焰劃過手臂,變成月牙形態,掃向了牧文山。

同一時間,林劍渾身暴涌著劍氣,劍氣凌厲至極,在周身流轉,旋即劍氣匯聚一處,以無比銳利的氣勢,襲向牧文山。

林塵倒是沒有出手,畢竟有夏淵在,殺一個牧文山輕輕鬆鬆。

「你們!」

牧文山見夏淵跟林劍竟然動用了殺招,他心下不禁一跳,這兩人竟然真的要殺他?

難道不怕他的兒子報復么? 牧文山連忙出手,若是不出手,說不定會有性命危險。

嗡!

「奔雷拳!」

牧文山沉喝一聲,拳頭之中纏繞著一抹閃電,當一拳轟出時,有一道驚耳欲聾的雷鳴聲響起,伴隨著一抹強橫的威能暴涌而出。

砰砰砰!

奔雷拳與夏淵的火焰、林劍的無數道劍氣碰撞后,陡然有一股強勁的爆炸力向著四周瀰漫。

凡是餘波瀰漫之處,房屋瞬間就被摧毀。

不遠處的眾多林家族人,紛紛驚聲道:「快退,快退!」

林塵倒是沒有退,他在瞧準時機,給牧文山致命一擊。

砰!

牧文山在兩股極致的力量下,根本承受不住這樣強悍的攻擊,不禁悶哼一聲,口中溢出了一抹鮮血!

林塵見狀,目光一咪,身影突然從原地消失!

砰!

我家有間萬事屋 待再次出現時,直接一腳踢中了牧文山的肩膀!

咔嚓!

「啊……」牧文山慘叫一聲,他感到自己的肩膀瞬間就斷了,是徹底的斷了,根本無法再接上。

「林塵!」牧文山目光陰沉的都要滴出了墨來,他雙目陰冷的望著林塵,他沒想到,這種時候,林塵竟然敢偷襲他。

林塵退到了後方的房頂上,他心中微微失望,剛剛他察覺到牧文山的身上有股獨特的氣息,能對他造成威脅。

為了保險起見,只踢中了牧文山的肩膀。

「林塵,若是我兒知道了今天發生的事情,你定死無葬身之地!」牧文山冰冷的望著林塵,咬牙切齒道:「你爹失蹤了,我沒法找到他,但是!我一定會宰了你!」

「哼!牧文山,你是腦袋進水了嗎?你現在連自身都難保,還想殺我女婿,簡直就是做夢!」夏淵嗤笑,他覺得牧文山腦袋缺氧,思緒混亂了。

「夏兄,別跟他廢話了,直接殺了他吧!」林劍沉聲道。

對林家而言,牧文山這樣的武師強者,越早殺掉越好。

「好!」夏淵沒有再廢話,渾身靈力暴涌,攥起一拳,向著牧文山轟去。

「哼!」牧文山冷笑,他的手中陡然多出了一道符紙,然後立即將符紙給撕破。

嗡!

符紙撕碎后,有一道光輝包裹住了他的身軀,隨後他的身形陡然飛離不見!

在消失之際,只留下牧文山的一道聲音:「待我兒從騰龍學院畢業之際,就是林家的死期!」

二嫁冷血總裁 「混蛋!」夏淵氣罵一聲,他沒想到牧文山手中竟然有瞬間遠盾千米的靈盾符。

林劍的白眉也是凝著,牧文山逃了,這對林家而言是一個很大的威脅啊。

林塵面色淡然,今天殺不了牧文山,早晚有一天能將他殺了。

「我去將牧家滅了!」夏淵皺著眉頭,他望著林塵囑咐道:「你回去好好休息,待我滅了牧家,再來找你!」

林塵輕點了點頭。

然後獨自回到林家。

林劍跟夏淵還有眾多林家的護衛都前往牧家了。

林塵回到自己的院子后。

只見柳青璇正在教林溪修鍊武技,而林溪所修鍊的武技,讓林塵的眉頭一皺。

砰砰砰砰!

林溪揚動手指,凡是手指點過之處,木樁盡碎,造成了很強的破壞力。

這不是讓林塵皺眉的原因,讓他皺眉的是,她發現林溪渾身流轉著一抹霸道的魔息。

「魔功?」林塵挑著眉頭,目光望向了正坐在椅子上的柳青璇。

柳青璇的美眸閃了閃,她看著林塵,冷淡回應:「魔道功法!」

「哥,這功法好霸道啊,每一招一式,都能好像能招招致命一樣。」林溪停止了練習,走到林塵的跟前笑著道。

「恩。」林塵輕點了點頭,他望著柳青璇沉聲道:「魔道功法都會影響人的心性,能讓好端端的一個人變的神志不清,這一點你應該比誰都更了解吧!」

「知道。」柳青璇淡淡一聲。

砰!

寵妻成癮:腹黑大叔悠着點 林塵憤怒的將身旁的木樁一拳砸碎,他凝望著柳青璇,冷聲道:「既然你知道,為何還傳我妹妹魔道功法!」

「哥,你怎麼能責怪青璇姐姐?青璇姐傳我的功法很強,雖然是魔道功法,但是青璇姐姐不也修鍊了嘛?」林溪皺著眉頭,心中鬱悶,她還想撮合林塵跟柳青璇呢。

但是…沒想到林塵跟柳青璇這就吵起來了。

「你閉嘴!」林塵瞪了林溪一眼,斥道:「坐那裡別說話!」

「哦……」林溪撓了撓頭,這還是林塵第一次喝斥她,看來她的哥哥是真生氣了。

「現在,可以給我一個解釋了吧!」林塵望著柳青璇的眼睛。

柳青璇皺著柳葉眉,目光凝望著林塵,冷聲道:「林溪是七竅玲瓏心,能夠專一修鍊魔道功法,魔道功法並不會影響她的神智!」

林塵挑著眉頭,柳青璇所說雖然也有道理,但誰知道會不會有個萬一呢?

「林塵!」柳青璇美眸凝視著他,冷漠道:「不管怎麼說,你都是罪人,你毀了我的清白,現在又對我這樣的態度,還用我的血讓你跟林溪的天賦屬性達到頂尖,你覺得,你用這樣的態度對我,真的合適么?」

「還是說,你這個人冷血無情?」柳青璇凝視著林塵的眼睛,注意著他的眼神變化。

林塵輕呼吸了一口氣,他看著柳青璇的眼睛,說道:「我只是不希望有人傷害妹妹。」

「懂了。」柳青璇的氣消了,她聽懂林塵的意思,也就是說,在林塵的心裡,林溪更加的重要。

「之前承諾過,這半年的時間我會照顧好你,半年之後,你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林塵說道。

「一筆勾銷?」柳青璇面無表情的笑著,她只覺得可笑至極。

她與黑暗恐怖大戰,因為當時只有她一個武帝,而黑暗巨頭卻是有三尊,三尊黑暗巨頭聯手戰她,這才讓她受了重傷。

受傷之後,她跌落在金龍山的山峰上,然後就被迷失心智,服用了焚身丹的林塵欺凌了!

她的清白,毀於一旦!

若是讓認識她的人知道,她的清白僅僅只能換取半年的保護期,不知道有多少巨頭會想將林塵碎屍萬段。

「怎麼?難道不是一筆勾銷?」林塵挑著眉頭,這件事也不是他刻意造成的。

當時他是被焚身丹迷失了心智,才將柳青璇給欺凌了,若是讓他以命抵命,他是斷然不會做這種蠢事。 「呵呵!」柳青璇冷漠的笑著,她心中非常惱火,恨不得立即將林塵狠狠的打一頓。

林塵的話她聽明白了。

林塵是真的想憑藉半年的保護期,來抵消她的清白之身。

等著!

柳青璇心中暗暗決定,等她能動用修為了,一定要狠狠的教訓林塵。

「你們別吵了好不好?」林溪望著兩人,一臉鬱悶之色。

再這樣爭吵下去,別說撮合了,怕是要鬧僵,甚至是老死不相往來。

林塵聳了聳肩,他對柳青璇說道:「跟我來!」

林塵走向院子外不遠處的亭閣里,站在那裡望著眼前平靜的湖面。

柳青璇走了過去,到了他的跟前,冷淡道:「有事就說吧。」

林塵面向她,望著她的眼睛,緩緩道:「我知道你的清白被毀,你的心裡很難受,但我也不是有意的,我能做的就是保你半年期間的安全,另外,我傳你一門功法,希望這件事能一筆勾銷。」

「功法?」柳青璇面無表情,她堂堂武帝,隨手都能創造出高階功法,又何需要林塵的功法?

放眼整個神風大陸,也只有帝級功法能讓她想目睹一下。

「聖級功法!」林塵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張牛皮,牛皮上刻著晦澀難懂的文字。

柳青璇看了一眼牛皮上的功法篇章,這不禁讓她的柳葉眉一挑,驚奇的望著林塵。

一開始林塵說聖級功法她還不信,但是這牛皮上刻著的功法篇章,確實達到了武聖層次。

「你怎麼會有這樣的功法?」柳青璇心中疑惑重重,林塵只是小鎮之人,怎麼可能接觸到武聖層次的功法?

「這你不用知道!」林塵皺著眉頭,若有所思,這柳青璇看一眼就確定他拿出來的功法是聖級?

難道柳青璇的來歷不凡?

但是他曾經達到了巔峰武聖層次,認識諸多的強者,但是這些強者里,並沒有柳青璇。

柳青璇心中惱火,林塵的態度太過冷漠,就好像這一切都只是交易一般。

「聖級功法我不稀罕!」柳青璇別過臉,露出了一張絕代的側臉。

她俏臉冰冷,冷淡道:「你我之間的事情以後再說,現在你只要專心修鍊,保護我即可!」

「好!」林塵點了點頭,不管怎麼樣,只要他自身強大了,即便柳青璇想殺他,也斷然做不到。

「我想知道你的血為什麼能提升人的屬性天賦?」林塵將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柳青璇冷笑,你問我,我就要回答嗎?

柳青璇直接離開。

「……」林塵挑著眉頭,竟然學他。

待柳青璇走進院子里后,有兩道身影突然從天而降,落在了林塵的跟前。

「林塵,你個混蛋,你竟然背著我閨女,藏女人!」

來人是夏淵跟林劍。

剛剛林塵跟柳青璇在亭閣里的情景,他們全部都看在了眼中。

「林塵,你快點跟夏兄解釋,我相信你不是那種做出對不起傾月的人。」林劍沉聲說道。

林塵無語,他說道:「她受了重傷,暫時住在我這,這事我妹妹知道。」

「就算這樣,那也不妥吧,畢竟她是個女人,而且還那麼漂亮。」夏淵皺著眉頭。

林塵無言,懶的再說什麼。

夏淵氣急,竟然不理他!

林劍也是鬱悶。

他們也沒有做什麼,在他們的心底里,還是相信林塵的人品的。

時間轉瞬既逝,第二天清晨。

整個金龍鎮的氣氛變的格外熱鬧,只因為北冥城的少城主北冥秋來了。

在林家的大廳里。

一身青衣長袍的青年男子坐在主座上,那個主座原本是族長才能坐下的。

但因為北冥秋是北冥城的少城主,眾多林家族人也不敢說什麼。

北冥秋神色倨傲,他望著大長老林劍慵懶的說道:「我這次來金龍鎮,是代表騰龍學院,看看這裡有沒有武道天賦的好苗子,若是有,就將他們都帶過來!」

林劍聽后,白眉一抖,神色大喜。

騰龍學院啊,若是林塵跟林溪都加入了騰龍學院,那肯定會大放異彩。

到時候即便沒有了夏傾月這一層保護傘,也能憑藉騰龍學院的規則保全林家。

「林家還真有兩個武道天賦不錯的子弟,我這就讓人將他們帶過來。」林劍望著其中一名長老吩咐道:「快去將林塵、林溪請過來。」

那名長老點了點頭,走出了大廳。

北冥秋的神色慵懶,他懶洋洋的躺在椅子上,問道:「你說的兩個人是什麼資質啊。」

「一個是七品風屬性天賦,他叫林塵,還有一人是金、木、火,都是五品屬性天賦,她叫林溪。」林劍說道,他的眼睛一直望著北冥秋,等著北冥秋震驚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