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他的方法可不僅僅試探他是否穩當,還有其他更多的東西,而且也及其粗暴簡單的。

也不知他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尋來了一位絕色美人,然後指使手下,讓他爲尚雲海和這位美人主婚,若是尚雲海不答應,就嚇唬會殺了他。

按說這等事,根本不用多想,就會有無數人選擇前面一種,如果是個醜女,可能還要猶豫一下,但是可是個絕色美人,在性命威脅下,哪裏還需要考慮。

可尚雲海卻沒有答應,反而在冷靜地試探宋缺手下人的用意,可以說就衝着這一點,尚雲海以後也是江湖前列的俊彥之一。

宋缺的手下人可不是隨便嚇嚇尚雲海,而是真的將尚雲海的打成了重傷。

任文萱看着倒地不起的尚雲海,嘆道:“他娶了,我爲美仙失望他沒骨氣,他若不娶,我又會爲美仙嫌棄他不知變通。宋郎你這法子,到真讓人爲難。”

宋缺說道:“世間上本就沒有完美之人,阿萱看着辦吧!”

任文萱聽了,竟然爲難她。

夫人她又去虐渣了 她轉過頭問他:“若是你是尚雲海,你會怎麼做?”

宋缺頓時後悔了,又是一個怎麼回答都不會讓阿萱滿意的話題。

他說娶,自是沒二話,就會面臨阿萱的怒氣。

若說不娶,會說他頑固不知變通,說不得還會懷疑他故意說好話。

“這世上,沒有人能逼我娶親。”他說得超常自信,讓任文萱爲他吸引,又甚是不滿他這般偷換概念。

任文萱涼涼地說道:“可不是……當年那能醜暈人的南蠻醜女被你心甘情願地求娶,看來是我幾輩子積來的福氣?”

宋缺很無奈,這是他和阿萱之間又一處隔閡……他還是識相閉嘴好了。

任文萱見他不答話,瞪了他一眼,繼續看尚雲海應對。

尚雲海還是挺有本事,消息竟然能讓他傳出屋子。

等到被劫回來,尚雲海還是選擇了同意。

到底是東溟派的少主,還是會衡量利益得失的。

這是在情理之中不是嗎?

到底也曾反對過,而且對那位美人真沒任何想法,由此看來,宋缺還是能給尚雲海一個不錯的評價。

任文萱不想再看了,說道:“走吧,放了他。”

隨後壞了她一些好印象,但是她也得承認,這個答案是合適的。

此次琉球一行,對於外人來說,是宋缺揚名立萬的事情,但是對於宋缺和任文萱當事人來說,卻是讓他們兩個進一步得到磨合。

自從談過石之軒和突厥問題,任文萱回到嶺南後,一時半會也沒準備離開了。

而等到她想走的時候,發現她有了不能走的理由。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祝玉妍的母親拓跋蘭是大魏皇室後裔,格外的清秀美貌,這樣的家世在亂世下,哪怕大魏到了末路,被權臣擁立出東西魏來,拓跋氏宗室女還是能保持一定的風光。

只可惜,說福氣卻也不夠。

拓跋蘭議嫁那年,宇文氏取代了大魏,她們這些大魏宗室女自然成了皇權交替的犧牲品。

拓跋蘭幸運卻也不幸運,在局勢大變之時,拓跋蘭的父親慶侯帶着一家子在這個時候逃出了京都,可是在這樣到處效忠宇文氏的時候,拓跋氏就是一羣靶子,久而久之地躲逃中自然分散開了。

拓跋蘭幸運,是因爲她一和家裏分散,但是立刻卻被人救下,而且那人也相當愛惜她,替她隱瞞身份,並娶她爲妻。沒有像她其他姐妹一樣,要麼慘死,要麼成了亂世被送來送去的物品。

同樣的,拓跋蘭也不幸運。

她的丈夫是江湖中人,他愛惜拓跋蘭,但終究時間久了,沒有共同語言下,感情會越來越淡薄。

事實上,拓跋蘭產下女兒,也就是祝玉妍的時候,她和丈夫已經有三個月未曾見面。

這本沒什麼,只是平靜才四年,丈夫的仇家找上門來,丈夫出門未歸,留下婦人弱女可想而知。

拓跋蘭死了,但是女兒卻活了下來,是拓跋蘭將她藏了起來。

自此,一個四歲的孩子流落成乞兒。

直到五歲那年,她碰見了祝胭紅。

她成了天魔祕的傳人,也改了名字,自此以後她便是祝玉妍了。

在祝玉妍心裏,祝胭紅就像她印象中變得模糊的母親一樣,會耐心地教她認字,會喂她吃東西。

一天天長大,在祝胭紅的教導下,她可以開始修煉天魔祕的時候就已經將祝胭紅當做母親一樣。

本一直以爲就這麼在山谷無憂無慮的過下去,但是很快,祝胭紅重傷而歸,而且這時候慈航靜齋收了一位嬰兒做了弟子。

祝胭紅對祝玉妍嚴厲起來,到達天魔八層的時候,她的手上開始見血,殺的是教授她各類技藝的老師。

以後的日子除了修煉天魔祕就是還要在師尊的眼皮子底下試着處理門派事物,一有不妥,便會遭到嚴厲的教育。

到了天魔十四層,也就是進入先天境界之時,師尊就安排她進入門派核心,與長老比鬥,並且放任看着她在門派內收攏屬於自己的勢力。

她做得很出色,已然將奼|女*的傳人麗華和繁熾甩在後頭,陰癸派內外都已經心知肚明她是未來的宗主,她的名聲也同時傳入了整個聖門,大家都知道,她祝玉妍是天魔祕歷代傳人中最出色的。

不久,師叔梅豔思帶回了兩個孩子,祝玉妍原本沒放在心上,但是隨後感知天魔祕的吸引,她迎了過去。

梅豔思此人在師尊面前格外老實,其實就是硬骨頭,心裏頭對她這個天魔祕傳人是很忌憚的,因爲沒有她,她的大弟子麗華很可能就是下一任宗主。

將這樣一個孩子帶回來,祝玉妍不認爲是給她們天魔祕一脈增加實力?試探了兩句,雖然梅豔思圓的好,但是祝玉妍也看出來,梅豔思根本不知道她手中的孩子可以修煉天魔祕。

否則也不會對這個一歲多的孩子直接弄暈。

祝玉妍有一瞬間真的想不理會這個孩子,任由梅豔思施爲,可是看這個孩子不斷地向她懷中蹭,她還是將她抱進了師尊所在。

師尊說,她比自己的資質好,祝玉妍心裏頭不可能舒服,但是她還是有自信壓得住這個小她十四歲的師妹。

到底,天魔祕一脈太過單薄了些。

只是可惜,這個師妹天生害怕她和師尊,在她們面前憋不出半句話,反而和雲婆婆要好,偶爾看到她眼中的儒慕,卻在她靠近時又縮了起來。

她給這個師妹起蒙,這個師妹還是憋不出幾句話,她的事情很多,加上她的年紀還小,便暫時不去管她。

而師尊,從不插手師妹的事,顯然是爲了安她的心,將師妹交給她控制。

在她慢慢接手陰癸派,而天魔祕達到天魔十六層圓滿,而且她還摸到天魔十七層的宗師境界的門檻,只需要靜心閉些時日,她就可以成功成爲宗師。

可是她還未閉關的時候,她遇見了一個人。

這個人叫做石之軒。

石之軒是花間弟子,十七歲的他是先天后期,離宗師境界還有一些距離。

不過據瞭解,他八歲纔開始修煉,不過九年,修煉不如天魔祕多矣的花間心法就能達到這個水平,可見也是聖門中最優秀的人才了。

祝玉妍初次和他一戰,她對這位師弟的武功和氣質就產生好感,可也僅此於好感而已。見到一個可以和她一樣優秀的人,而且他和自己沒有衝突的時候,產生一些欣賞是很自然而然的事。

祝玉妍不是妒賢之人,在這一方面,她心胸寬廣得很。

石之軒的師尊穆雲海曾和祝胭紅有過一段交易,如今穆雲海死了,祝胭紅只得重新謀劃。

而這段交易是針對淨念禪院的聖舍利,邪帝舍利是聖舍利轉換而來,祝胭紅從向雨田處得到吸收和輸入真氣入聖舍利的法子,就有心再造出一顆天魔舍利來。

計劃鋪陳了多年,哪怕穆雲海死了,祝胭紅也不想放棄,所以她派祝玉妍繼續下去和穆雲海的傳人石之軒繼續合作。

至於祝玉妍會不會和石之軒產生私情,祝胭紅看着得到一些穆雲海神韻的石之軒,她不覺得他能吸引到祝玉妍。

祝胭紅的想法是對的,如果,石之軒一直是那個叫着祝玉妍祝師姐的花間少年,祝玉妍或許會有些好感,但是想要讓她愛上他,那是不可能的。

年輕的石之軒就能騙過江湖老人的祝胭紅,實在是個厲害人。

一路出行,祝玉妍很快發現,石之軒似乎什麼都知道,而且是個格外聰明的人,她欣賞的同時,心裏頭已經築造起心防。

石之軒發現後也並不在意,還是一如既往。

他欣賞祝玉妍的魅力,也常常沉醉其中,但是卻是很清明的沉醉,顯得格外純淨。 當愛情來敲門 讓祝玉妍見多了很多人對她的迷戀和無窮醜陋的色|欲,再見到這樣的目光,感覺格外警惕卻又新奇。

石之軒能言會道,不會讓女孩子半點不開心,處處保護,處處妥帖,祝玉妍能看到他眼中戀慕的目光,祝玉妍戲謔地靠近,可這風流花間傳人偏偏和她保持着距離。

祝玉妍興致上來問他,石之軒笑道:“師姐太過吸引人,我怕陷入了進去,然後出不來,這和我的心法有着衝突。我們花間派的傳人,遇見能讓自己的心跳的女人,覺得能夠脫離她的感情束縛纔會靠近,而覺得不能,就不會放任下去。”

言外之意,就是祝玉妍已經讓他的心顫抖,他覺得自己沒有把握脫離,所以會離得遠些不再放任。

還沒開始談感情,就想脫離了,別的女人都會生氣,可是祝玉妍反而因爲他這句話,反而放下了一些對他的心防。

兩個人繼續合作,計劃越來越順利。

祝玉妍對石之軒的好感加深,祝玉妍知曉之後,竟然還放任了去。

女主只想在線當顏粉 因爲她覺得找這樣一位對她避之不及的男人度過情關,應該會很容易。

能夠看破更好,不能看破……這個石之軒也是聖門難得的對手,現在還好,難保他日後長成不會產生野心……那麼她殺了他絕情,既能解決自己的情關,還能除掉未來一個難纏的對手。

石之軒大概猜到一些,越發的離祝玉妍遠了……可是祝玉妍又怎麼會放過他,或許可以說,石之軒越逃,她會越興奮。

等到利用碧家老婦向淨念禪院要求拿聖舍利救其孫子的時候,計劃已經到了尾聲。

聖舍利是一位百年前大宗師僧人所坐化,坐化的是碧家先祖,也就是碧家老夫人的公公碧呈瑜,碧呈瑜在妻子逝去後就出了家,現在碧呈瑜的孫媳要求拿回這顆聖舍利,淨念禪院終究還是答應了。

聖舍利從淨念禪院出來,事情就變得簡單。

只是可惜到了最後關頭,淨念禪院的和尚追上來,祝玉妍不得不放棄。

聖門中人自私自利,在強敵趕到的時候,兩人什麼也沒說就分散着逃走了。

後面的人緊追不放,而且還是從來不出禪院的了空。

了空是宗師高手,祝玉妍逃得有些困難,經過三天後,她竟然看見拜託了追殺的石之軒趕過來了。

祝玉妍很震驚,不過也只是那麼一瞬間,對於他們而言,擺脫了空纔是最重要的事。

可是後面的事讓祝玉妍有些措手不及。

在逃跑途中突破到天魔十七層的祝玉妍有了底氣正面迎敵。

只是這時候淨念禪院的長老也到了,一場亂戰,雙拳難敵四手,她準備再次逃離。

可就在這時候,她的背後響起了巨響。

石之軒替她擋下了一位聖僧一杖,卻也擋住了別的聖僧的攻擊角度,祝玉妍本能地用天魔帶拖着石之軒離開。

在奔逃的途中,祝玉妍的心一直是亂的。

若非她已經是宗師修爲,這般紊亂的心,早就被了空等人再次追上。

——————————————————————————————— 外邊淅淅瀝瀝地下着雨。

祝玉妍坐在牀邊,手上的天魔刃被她拿在手上,並且反射出燭光,讓天魔刃顯得格外危險。

而此時的祝玉妍,臉色變換多端着。

祝玉妍的理智告訴自己,她現在就應該殺了他。

因爲以前還只是喜歡,借他破情她覺得自己能夠收得回來。

但是今天他已經動搖了她的心境,她竟然害怕石之軒真的死了,這對她而言是件很重大的事。

如今,若不想日後更加下不得手,現在立刻殺了他以絕後患纔是最正確的。

時間慢慢過去,不知過了多久,祝玉妍幽幽地一嘆。

天魔刃被她收了起來,她的手上取而代之的是一盆燒好的熱水,她弄溼了帕子,輕柔地去擦拭他的髒污。

開始了她第一次照顧人的生涯。

祝玉妍從小到大,就未曾伺候過人,哪怕是師尊和母親,她也未曾伺候過,一個是她當初年紀太小,另外一個是師尊不需要她服侍。

石之軒傷得很重,若非他年紀輕輕,筋脈丹田比大多數武者都要來的堅固,以及他的根基打得及其牢固,受了這麼一杖定然會當初死去。

意識到他嚴重的傷,無可避免的,祝玉妍的心又進一步變得柔軟。

她一旦放棄殺他,那麼就已經決定將他救活。

三天,祝玉妍不眠不休地爲他療傷,他也終於清醒過來。

他睜開眼睛時很疲憊的樣子,可看到牀邊坐着人到像是不可置信。

祝玉妍笑道:“怎麼了?”

石之軒臉色蒼白,苦笑說道:“我以爲這次必死無疑了。”

“你救了我,我當然會救你,怎麼就必死無疑了?”祝玉妍別有深意地問道。

石之軒定定的頂着她看,但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他強撐着起來,不過到底重傷,剛一動就抽痛之極。

祝玉妍連忙扶住他。

“想死也不急着這一時半刻,怎麼也得讓我先將你救活,不欠你任何東西纔好。”

明明是不想讓他動,要他好好養傷,但是到了她嘴中卻是很冷漠的話語。

石之軒的目光放到了扶住他的玉手上,祝玉妍感覺到後鬆開了手,石之軒忍着傷痛終於爬了起來。

“謝祝師姐救命之恩,我這就離開。”顯得有些急不可耐。

祝玉妍皺眉:“我又不殺你,更不圖你好處,你走什麼?”

已經走到門邊的石之軒腳步一停,他沉默一會兒,然後打開了門,卻也沒有立刻走出去,而是輕輕的說道:“怕再多呆一刻,你再溫柔一分,我便是知道前面是死路也不想走不掉了……”

這語氣端得柔情四溢,後面帶着深深得驚懼。

這矛盾的情緒,在他人看來實在是真得不能再真。

祝玉妍的身子一顫,想說什麼可是卻什麼都說不出口,然後眼睜睜地看着他踉蹌着離開了。

她的心跳得很快,在頃刻間就生出想和他一生一世的想法。

不行,師尊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師尊若知道她因爲一個男人而毀了突破十八層的希望,定會殺了他。

午後,祝玉妍出了房間,這時候雨已經停了。

她吐出一口氣,鬧了這麼一出,聖舍利定然是回到淨念禪院手中了。

可她卻沒想放棄,隱藏了身份,她重新走向去了洛陽的路。中途,她給師門傳來信,屆時會有人前來幫助她。

而她自己,在小施幾計,就有自詡人甘願爲自己驅使。

他們不是最講究慈心爲人、誅魔求道嗎?看着三山四寇的人掃蕩村縣,他們又怎麼能坐視不管。

終於支開了人,只剩下了空攜帶着聖舍利。

看着晁公錯一如自己計劃一般和了空打了一架,消耗了了空巨大真氣。

祝玉妍正準備下手的時候,一個乞丐撞進了她的視線。

然後他制止住了她繼續動手的動作。

他沒說話,但是嘴型告訴她,聖舍利不在了空手裏,現在是在調虎離山。

祝玉妍看到他一身狼狽,竟然信了他的話。

偷偷地離開此地,狼狽的石之軒顯然再也撐不住半跪倒在地上。

祝玉妍去摸他的脈。

“怎麼回事?”竟然加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