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他是在說,讓攝政王去前線領兵打仗!

一時間,女皇也摸不清他的目的是什麼,難道他是想輔佐攝政王稱帝嗎? 丞相?!

能被尊為丞相又不用行禮的人,除了那個身為男子卻為官的月然,還會有誰?

大臣們皆是一臉複雜之色,他要是不來還好,這來了,反對月然男子為官的人也是不少的。

而且他一來就涉足朝堂,關鍵這事還不是一件小事!

一個男子怎能為官?又能有什麼能力,而且居然連自稱都是『我』,而不是『臣』!

他還以為他和攝政王一樣嗎?!

果然,男子就應該深居閨閣,怎能拋頭露面!

月然並不在意眾人的目光,只是淺淺一笑道:「我認為,攝政王是最好的人選,因為王爺貴為儲君,能力必然出眾,這次也正好作為一次試煉。」

試煉?

大臣們險些沒被氣得吐血,用聖雅的存亡作為試煉?這是堂堂丞相該說的話嗎?

「臣也認為,攝政王有此能力!」

莫蓮思一步跨開,彎腰作輯,低著頭讓人看不清神色。

這一次,她要慕雪依有去無回!

一想到上次的狼軍都沒有讓她死在半路上,而且狼軍還幾乎全死光了,她臉色就更陰沉了。

女皇沉默半晌,問了一句:「雪依,你可願意?」

「願。」

慕雪依只說了一個字,她面無表情,看上去有些不近人情。

今天的事,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她也是因為知道自己會去前線,所以才把冰交給洛雨塵。

「如此,便由莫丞相帶兵前往,雪依跟著便是。」

女皇看上去是擔憂慕雪依,其實她也不相信慕雪依,而且莫容的能力她見識過,讓她前去最合適不過了。

畢竟這一次關乎聖雅,必要謹慎!

「臣願代母親前往!」

莫蓮思自願請命。

「這……」

女皇皺了皺眉,雖然說莫蓮思從小繼承母親習武天賦,小小年紀智謀無雙,但比起莫蓮思,她更加信任莫容。

「臣信家女有此能力,還請女皇下旨!」

莫容一貫的嚴肅,對於自己女兒,她十分的了解,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她相信她可以的。

「既然莫愛卿都這麼說了,朕便信你,眾位可還有異議?」

「臣等沒有異議!」

「如此,便退朝!」

女皇一揮長袖,從那尊貴無比的位上站起,便離開了。

「恭送女皇,女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臣皆跪,等到女皇完全離開這才起身。

「王爺此次可有把握?」

月然和慕雪依一同出了金鑾殿,四周無人之時突然問道。

「有。」

女人,你火了! 慕雪依很有把握,只不過是把握是輸還是贏,就不一定了。

「幾成?」

「十成。」

慕雪依面無表情的回答,這回答可謂是十分自信,十成,也就是百分之百。

就連月然也是一怔,隨後笑了笑:「王爺似乎很是自信。」

「不是自信,是事實。」

慕雪依突然停下,說出一句讓人匪夷所思的話。

「今天回去,聖旨也差不多就到了,明日一早,我與王爺同去前線。」

月然這次出現,慕雪依也是知道的,包括他讓女皇下旨安排慕雪依去前線。 穿越之凰臨天下 慕雪依也知道,因為這些都是她和他商議好的。

月然說完之後,便和慕雪依相反的路線離開了,在別人看來,兩人只是隨意客套幾句便各走各的了。

聖旨比她先行一步到,慕雪依在後面出來接旨,攝政王要去前線的事情沒過多久就傳的滿王府皆知。

就連洛雨塵都知道了,洛雨塵知道后,直接來找慕雪依,淡淡的看著她。

「我跟你同去。」

前線很危險,戰場上有千軍萬馬,而且就連慕婷薇都中了陰招被擒!

「你留下。」

慕雪依只是這樣說了一句,她覺得洛雨塵留下會更好,因為若不是這樣,她也沒必要把冰交給他。

「那裡很危險。」

既然洛雨塵要保護她,必然要在她的身邊,更何況就是因為上次他沒有在她身邊,才導致她深受重傷。

雖然他知道,是她不想讓他待在她身邊。

「嗯。」

慕雪依自然知道打仗不是玩過家家,危險死傷都是常見的,更何況風雲和北籬實在是陰險的很。

慕婷薇本是護送風雲國離開,剛好看看風雲國打的什麼主意,沒有想到,他們居然就直接反擒住了她!

這種行為本應遭到唾棄和不屑,是他們卻是並不在意,不然也就不會這樣了。

「我跟你同去。」

洛雨塵還是那句話,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擔憂,自從情劫出現,自己就愈發奇怪了。

「你且留在府中。」

她也知道洛雨塵是真的想跟她一起去了,但是她並不打算讓他跟著去。

洛雨塵看著她,沉吟道:「為何?」

「你照看好那隻狐狸。」

「它很好。」

洛雨塵幫冰看過了,他診斷出冰的癥狀是因為食用的紅蓮果,一時間消化不來而已,他用內力幫它轉換了,過不了多久便會恢復正常。

「隨你。」

慕雪依沒有再說下去,既然他意已決,她沒必要再說下去,她不想再毫無意義的回答同一句話。

「明日一早,我來找你。」

洛雨塵見她同意,便說了一句就離開了。

慕雪依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沉默不語,然後關上了門,準備好明日要帶走的東西。

她從暗格里拿出匕首,然後放在靴子裡面,這樣就完全看不出來了,隨後又將部分銀針抹好毒藥隱匿起來。

「王爺要去落日城?」

子祈走了進來,他目光觸及到她收拾好的行李上,媚眸微暗,但很快就斂了起來。

慕雪依沒有說話。

他又道:「前線危險重重,不適合王爺這種養尊處優發人前去,而且,王爺要是受了傷,子祈……會心疼的。」

子祈嘆了口氣,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他確實不太想讓這個冷血的女人去前線。

「你最好不要整出什麼幺蛾子。」

慕雪依驀然間對上他妖媚的眸子,眼底一片寒冰,極具有壓迫感和危險。

子祈居然有種自己所有都被她看穿的感覺,她是第二個人給他這種感覺!

他朝她眨了眨眼:「王爺這麼聰明,子祈能耍什麼花樣?」 「呵……」

意味不明的笑聲響起,沒有溫度,反而讓人有種後背發涼的感覺。

慕雪依冷漠的勾唇,筆直的站著,跨開一步,便朝他離近一點。

「王爺想幹什麼?」

子祈笑意盈盈的看著愈發靠近的慕雪依,忽的玩心一起,調笑了一句。

「莫非是王爺明天就要走,所以捨不得子祈了?捨不得也沒關係,子祈不介意和王爺一起去的。」

慕雪依停住了,她看著他,那雙冷到了極致的眼睛,似乎是要將他凍住。

但她說出的話,卻又讓子祈十分的意外。

「既然如此,你便跟著,隨時伺候。」

子祈縱然心裡很是驚訝,但面上卻是一副『我就知道王爺捨不得我』的樣子。

「好,王爺明天記得帶上子祈,子祈晚上便收拾好東西。」

子祈笑得一如既往的妖媚,晃人的眼,當真是惑人,只不過可惜了。

慕雪依從來不看臉的,因為再好看,在她眼裡也和常人沒有任何區別。

更何況,這樣一個危險又有目的的人留在身邊,她只會有兩個選擇。

一,除掉,果斷不留情。

二,觀察警惕,在不明白他具體目的前不輕舉妄動,更何況她不知道除了子祈還有什麼人。

死了一個子祈還會有第二個或者第三個人來,也很有可能會打草驚蛇,倒不如……坐觀其動,到時候,一網打盡。

慕雪依很明顯選擇了后一種,她向來很理智,所以當然不會做打草驚蛇的那種蠢事。

晚上,子祈回到自己的院子,他住的地方算是中上等,在這個偌大的王府里,算是比較好的。

房間里很暗,因為他晚上從來不點燈,下人在晚上也會自覺下去,因為他之前就下過命令。

「你為什麼要跟她一起去前線?」

房間里忽然響起一道略顯低啞的男聲。

「我為什麼不能跟她一起去?況且,你不覺得很有意思么?」

這聲音是子祈的,顯然,房間里有兩個人。

王妃請賜教 總裁老公太霸道 「聖雅的獲勝幾率很低,慕雪依此次前去也怕是凶多吉少,你跟著去也撈不到好處!」

那個人語氣陰冷,對子祈的做法感到可笑。

「她不能死,也不能出事。」

子祈低笑一聲,不管如何,她的命,他要定了,別人若想拿,呵,不可能!

「你不會愛上她了吧?」

那道聲音語氣忽的一變,這一聽,居然有些幸災樂禍和蔑視。

「愛?呵呵,你覺得呢?」

子祈覺得好笑,他愛上慕雪依?他從來是自私自利的人,也向來看得清自己的心。

他很清楚,他並不愛慕雪依,至少現在不愛。

子祈是個隨心所欲的人,他不會壓制自己,任憑欲-望和情緒支配著自己。

「不然你為何要嫁給她?」

聲音的主人很是不解,明明完成任務的方法有很多種,偏偏選擇這種。

女尊國的男子一旦嫁人了,就生是她的人,死是她的鬼,也絕無可能改嫁,更沒有資格喜歡上別人。

「不然怎麼叫勾引呢?」 子祈不在意名譽這種東西,因為對他來說都是可有可無的。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把人交出去?」

「我說過,她可以幫助我殺了那個人。」

「你憑什麼認為她會幫你?」

「因為她身上有和我一樣的蠱,只要那個人一天不死,危險就會日夜潛伏在她身邊,我死了,還會有下一個人!」

子祈很自信,慕雪依不會放過那個人。

「所以你打算什麼都跟她說?」

「現在……還不是時候。」

子祈現在並不打算攤牌,因為這場遊戲,慢慢玩才有意思,一下子全部揭開,著實無趣。

那道神秘的男聲沒有響起,就彷彿被黑夜吞噬了般消失匿跡。

子祈像是很累似的癱在了床上,往日波光瀲灧的媚眸失去了神采,他低聲喃喃。

「慕雪依,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今夜過得很漫長,有人一夜無眠,也有人憂心忡忡。

……

晨。

慕雪依換了一身衣服,平時她都是一根簪子束起部分的,今日算是截然不同了,頭髮全部束起來,腰邊袖口都是緊的。

「王爺這樣,也很好看。」

子祈笑了聲,簡約清爽,但是……依然冷漠。

「跟上。」

慕雪依冷冷的丟下兩個字,便朝王府門口走去。

今天去落日城,而女皇則安排了重大臣一同送行,也給她們安排了一支軍隊同去,雖然只有一千人而已。

子祈摸了摸鼻子,然後跟上了,換了身衣服不還是一樣?都是白色的。

兩人一同到了城門口,女皇親自為慕雪依送行,她朝慕雪依走來,嘆了口氣。

「一路小心,實在不行……便回來,母皇會護你周全。」

慕雪依避開她的手,沒有說話,直接躍上馬。

女皇見她沒有說話,臉上的笑意一僵,但也就僅僅一瞬便調整好,目光觸及子祈時,愣了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