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2 月 26 日

他摘掉臉上的那副金絲邊框眼鏡,露出一抹邪魅猙獰的笑容。

『撕拉!』一聲,他直接一把,狠狠壓制,抱住女秘書…!!

女秘書整個人,徹底被嚇得慌亂失措,雙眼泛紅,那是驚恐……懼怕……

霧氣充斥了她的眼眶。

周澤韜伸出舌頭,舔舐了一下嘴唇。

他很喜歡,這種被逼蹂躪的快感!!

那種感覺,讓他欲罷不能!

「撕拉!」他直接一把,狠狠強上……!

根本不給對方,任何反抗的機會……!!

「不……不……不要……求求你,放過我……!求求你……!!」女秘書整個人崩潰了,輕顫著求饒,聲音只剩下無盡的驚恐……!!

可,任由她的求救叫聲,回蕩整個辦公室外。

外面,卻無一名同事,衝進來救她。

此時,總裁辦公室外。 「扇動漆黑的羽翼,伴隨雷鳴奔跑吧!電光斬擊!同調召喚!傾注吧,強襲黑羽-驟雨之雷切刀鳥!」

同調召喚的星光陣中雷鳴陣陣,一隻手握長刀的黑翼鳥人伴着雷光飛出。

強襲黑羽·驟雨之雷切刀鳥ATK:2600

「強襲黑羽?」克羅很納悶,「這是新的黑羽系列?」

「蓋上一張卡,回合結束。」游燁說道,「這個瞬間,毒風之西蒙的效果放置的黑色旋風會被破壞,並且我受到1000點傷害。」

游燁LP:4000→3000

「你也是個黑羽卡組的使用者?」克羅抽卡前問道。

「是的,或者說曾經是。」游燁聳了聳肩。

以前的游燁入坑時興緻勃勃的組了一套黑羽卡組準備在小區里大殺四方。

游燁入坑的時候還是同調時代的早期,最初代的黑羽的強度在哪個時期還是很不錯的。

但奈何一整個小區的決鬥者找不到一個陽間人。

黑羽這套卡組在當時有着恐怖的展開速度與瞬間爆發,但在抗性和打斷對方上比較薄弱。

也就是說,這套卡組打陰間人有點乏力。

還是萌新的游燁在體驗了先攻出怪被秒解,後攻面對一排坑的日子后發現了黑羽的力量是有極限的。

所以打不過就加入,我不當陽間人了!

「是嗎?同為黑羽的使用者我可不能輸啊,我的回合!抽卡!」

「從手牌發動魔法卡,黑色旋風!」

「場上沒有怪獸的時候可以直接通常召喚黑羽·曉之希洛克!」

「接着黑色旋風的效果發動!從卡組將攻擊力在曉之希洛克之下的一隻黑羽怪獸加入手牌,將黑羽·微風之布利茲加入手牌!」

「微風之布利茲的效果發動!這張卡被卡的效果從卡組加入手牌時,這張卡可以特殊召喚!」

「接着,場上有其他黑羽怪獸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黑羽·黑槍之布拉德利!」

瞬間,克羅的場上出現了三隻黑色翅膀拿着各式武器的鳥人,與游燁的怪獸分庭抗禮。

「接着,手牌中的陷阱卡,烏鴉三角陣·反埋伏在場上有三隻黑羽怪獸時可以從手牌發動!破壞對方場上所有的蓋卡!」

克羅場上的三隻怪獸飛向空中形成了一個正三角形站位,三隻怪獸的中心,黑色的風暴向著游燁的場上席捲而來,將游燁的蓋卡粉碎。

「反射鏡之力嗎?還好我抽到了這張卡,不然還真著了你的道了。」克羅看着被粉碎的蓋卡,自信的說道。

「那麼,曉之希洛克的效果發動!將場上的所有黑羽怪獸的攻擊力集中在一隻身上。」

黑羽·曉之希洛克ATK:2000→3700→4800

「曉之希洛克攻擊驟雨之雷切刀鳥!」

隨着克羅一聲令下,居中的鳥人一聲尖嘯,黑色的羽翼一抖,成片的羽毛如雨點般落下。

游燁LP:3000→800

「戰鬥階段結束后,用等級3的微風之布利茲將等級4的黑槍之布拉德利調星!」

「黑色的旋風,成為翱翔天空的翅膀吧!同調召喚!LV:7黑羽·鎧翼鴉!」

有着黑色鋼鐵羽翼的重甲鳥人牢牢的守護在了克羅身前。

「這張卡的效果同為黑羽使用者的你應該很清楚吧。」克羅說道。

「不會被戰鬥破壞,不受戰鬥傷害,並且有將對方怪獸攻擊力歸零的效果嗎?」游燁點了點頭。

「蓋上一張卡,回合結束。」克羅說道。

「那麼,輪到我了,我的回合!抽卡!」游燁抽卡。

「自己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從手牌把調星師怪獸黑羽·朧影之業風特殊召喚!並且這張卡從手牌特殊召喚的場合,在場上把兩隻一星的朧影衍生物特殊召喚!」

游燁的場上,一隻包裹着虛影的鳥人憑空出現,身邊圍繞着兩團小小的颶風虛影。

「等級7的同調召喚?」克羅問道。

「朧影衍生物不能解放,不能作為同調素材。」游燁解釋道。

「朧影之夜風的效果發動!把這張卡和場上一隻以上的非調星師怪獸一起除外,從墓地將那個等級合計相同等級的黑羽同調怪獸特殊召喚!」

「歸來吧,驟雨之雷切刀鳥,幻影同調!」

場中的怪獸化作5顆虛幻的同調光圈,將身邊的兩團虛影包裹了進去。

虛影消散后,拿着長刀的驟雨之雷切刀鳥再度出現在了場上。

「幻影同調?斯國一!」圍觀的龍亞驚嘆道。

但游燁沒有停下,「攻擊表示召喚黑羽·上弦之滅弓鳥!」

「然後,場上有其他黑羽怪獸存在時,守備表示特殊召喚黑羽·疾風之蓋爾!」

一瞬間,游燁的場上又出現了三隻怪獸。

「好快!」龍亞這個小萌新都看傻了,這種快節奏卡組對轟對他這種還在決鬥學校念小學的小鬼來說可不常見。

「驟雨之雷切刀鳥的效果發動!破壞對方場上這張卡以外的自己場上黑羽怪獸數量的卡。」

「我場上除了驟雨之雷切刀鳥外還有兩隻黑羽怪獸,破壞曉之希洛克與鎧翼鴉!電光斬擊!」

驟雨之雷切刀鳥長刀一橫,一道帶着雷電的刀氣橫劈而出,掃過克羅場上的兩隻怪獸。

「不會被戰鬥破壞那就用效果好了。」看着化為一團黑色羽毛的兩隻怪獸,游燁淡淡的說道。

「驟雨之雷切刀鳥,直接攻擊!」

驟雨之雷切刀鳥飛向天空,持刀向著克羅劈去。

「陷阱卡,偽羽發動!將手牌中的黑羽·精銳之澤費洛斯送去墓地,選擇對方墓地的一張陷阱發動!這張卡的效果變成和那張卡一樣!我選擇反射鏡力!」克羅面對近在咫尺的長刀,打開了蓋卡。

打開的蓋卡中飛出了一隻小烏鴉,直接到了游燁的身邊,對着決鬥盤上墓地的區域啄了兩下,那張蓋卡的樣子就變成了上回合游燁沒來得及發動就被破壞的反射鏡力。

牛的,這年頭漢諾騎士都有人冒充。

場上的怪獸除了游燁防了一手守備表示特殊召喚的疾風之蓋爾外被全滅前,游燁想到。

不過問題不大。

「場上兩隻以上的黑羽怪獸被破壞時,手牌中的黑羽·追風之艾莉婕的效果發動!這張卡特殊召喚!」

…… 科爾特斯也是一個能屈能伸的人物,剛剛入殿中,就「入鄉隨俗」行了個大禮,眼神的餘光瞄著御座,而後迅速收回了目光。

身體上慘痛的教訓,讓他懂得了利益。

夷狄畏危而不懷德,古人誠不欺我!

御座之上的朱訓樘也打量著科爾特斯,而這一看,心中升起失望之意,外加無限惆悵。

科爾特斯個子矮小,哪裏像荷里活大片或者歐洲電影演得那樣高達威猛,美化的實在嚴重,按照後世的計量,朱訓樘估計科爾特斯最多有一米六五,而且老老實實得,哪裏有一點傲骨。

朱訓樘錦衣玉食,外加某種奇異原因,身高足足有一米八以上,尤其是在這種氛圍,更有十足得壓迫感。

氣場過於強大。

科爾特斯等人的身高與漢人相比,那也有差距。

亞歷山大身高一米六五,被歐洲認為是身材高大。

中國人的平均身高被歐洲人反超,完全是工業革命二百多年的結果,所以說,歐洲所謂的優越論純屬美化和放屁。

朱訓樘站起身來,來到跟前,在科爾特斯進入殿門之前,已經經過重重搜身,連後面裏面都被搜查了一遍,所以永遠不會出現後世蒙特祖瑪談判時被科爾特斯綁架的故事。

科爾特斯猛地感覺眼前多了一道黑影,頭微微抬起,映入眼前的是偉大高猛…..(一系列好的形容詞)的男子,他知道這是這個國家的國王。

這就是蒙特祖瑪嗎?

百聞不如一見,果真是像馬切林說的那樣,甚至有過之而不及。

科爾特斯目光閃爍,也不知道又在打什麼主意。

朱訓樘開口道:「你來自西班牙?」

一旁的人連忙翻譯成阿茲特克語言,而後再經馬切林,西班牙牧師,最終科爾特斯能夠聽懂。

簡單問了幾個問題,朱訓樘就立馬喪失了興趣。

此寮運勢已盡,不可能成為叱吒風雲的人物,也無法創出一片天地,外加語言溝通困難,朱訓樘了解基本情況后便擺了擺手,讓人把他們帶了下去。

然後吩咐錦衣衛繼續壓榨消息。

本來以為是一場頗有歷史價值的會議,就這樣以掃興告終。

科爾特斯因語言交流願意,無法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

科爾特斯吐了一口氣,有些懊惱,不過總算見到了國王,下一次一定會表現的更好。

而這次,可能是大明放鬆了警惕,竟然把幾個人關在了一起。

科爾特斯暗想道,自己一定還有機會。

馬切林偷偷摸摸的來到他的身旁,嘀咕了幾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