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他推動了火眼金睛,視線直接穿透了百丈的距離,而後,左眼是一片黃金色噴薄而出,太初荒瞳復甦。

一目太初,一目火焰,一對神眸直接堪破了虛無,穿越到了千丈的距離!在他的視線中,到處都是人形的霧氣。

那些人形霧氣都是黑色,居然是死氣凝聚而成的,充滿了腐朽的味道。他大體掃了一眼,足足有上萬的死靈正在緩緩向眾人圍來。

福澤花驚恐無比,退後幾步,身軀一閃,踩到了空間錯位之地,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居然是在洪錚的左邊方向十丈處。

洪錚眸光一閃,直接向福澤花衝去。但就是這十丈的距離,就像是隔著千山萬水一般,才踏出三步,他感覺到一陣的天旋地轉,而後出現在了楚軻的對面,離楚軻也不過是三丈的距離。

楚軻見到洪錚的模樣,心中震了一下。

眼前這個年輕人實在太神異了,一目中有火焰在燃燒,一目中,黃金神光在噴薄。

「道友,我觀看你修的是某種瞳術,我們一起合作,打出去怎麼樣?」楚軻身後的一個年輕人問到。

楚軻身後聚集了四名年輕人,一個是長相妖艷的女子,剩下的三個,都是中域年輕一代的高手。

「哼,這蠻夷之地,不會出現比楚大哥更厲害的年輕一代。他就算修鍊出了瞳術也無用。」長相艷麗的女子說道。

楚軻看了洪錚一眼,不再多言,只是面色凝重的看著越來越近的死靈霧氣。洪錚直接將幾人無視,轉身開始向後方開始退去。

「咯咯。」一陣清脆的聲音傳來,空靈無匹,像是銀鈴一般。如果不是在這詭異的環境下,這笑聲很容易讓人平靜下來,心中毫無雜念。

洪錚向霧海深處看去,眼眸微微的眯了起來。在霧海深處,居然有一大片潔白的光芒在閃耀,氣息很是聖潔。

外界死氣重重,深處聖潔無比,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再亂看,戳瞎你的雙眼。」一道柔媚至極的聲音從霧海深處傳來,眨眼間覆蓋了整個死靈霧海。

楚軻震驚的看向洪錚:「你……你居然能夠直接看到霧海深處?」

洪錚並沒有理睬,看向四周,面色一肅。手中出現了仙魔龍齒棍,突兀出手。仙魔龍齒棍橫掃。

幾乎就在同時,幾道黑色的死靈從霧海深處沖了出來,咆哮連連,向眾人圍擊了過來。這些死靈霧氣的速度奇快,眨眼間就跨越了幾十丈的距離。

若放在平時,楚軻等人不會在意這幾十丈。但是現在,他們的視線,神念所及之處,只能夠達到二三十丈。所以那些死靈幾乎是在一眨眼間就突破了眾人的視線極限,來到了眾人的身前。

啊!一聲慘叫傳來,楚軻身後的一個年輕人被一隻死靈抱住。頓時,那年輕人全身的血肉在一瞬間萎縮了下去,肌體瞬間乾枯。一陣風出來,化為了飛灰,直接湮滅在天地間。

「啊!」那艷麗女子見狀,尖叫一聲,極度驚恐起來。

死靈霧氣吞噬了那年輕人之後,氣息增強了不少,眼中似乎出現了靈動之色,退後幾步,看向了楚軻等人。

洪錚一棍橫掃,料敵先機,足足七八道死靈剛剛沖了出來,就被洪錚的仙魔龍齒棍給擊碎成了碎片。濃濃的死氣淹沒了這裡,要鑽入到洪錚的孔竅中。

洪錚一聲冷哼,渾身跳動神焰,將死氣瞬間彈開,焚毀成了虛無。

楚軻大吼一聲,天照十二形意骨全部復甦。除了被洪錚擊碎的那塊巨龜,足足十一尊形意化為的巨獸,圍繞在他的身邊。

有長達十丈的赤龍,有高大雄偉的白虎,也有展翅擊天的仙鶴。十一尊巨獸都是血肉之軀,眾星拱月一般,將楚軻圍繞在了其中。讓他此刻像是化為了天地間的主宰一般。

他一捏手印,十一尊巨獸護住四面八方,開始了與那些死靈廝殺。獸吼連連,幾乎要吼動了蒼穹,死靈尖嘯間,震的人耳膜不斷的鼓動,尖銳至極。

「為何這些死靈沒有踩入到空間錯亂的節點?」洪錚接連幾掌,每一掌都將死靈全部的轟碎。

這些死靈特性詭異,修為不算太高,大約只有靈體大境三重天左右的實力。所以在洪錚的迅猛攻勢之下,根本就沒有活路。

福澤花擅長遁術,幾乎不懂得攻殺之術。不斷的逃遁著,在死靈霧海中上躥下跳著,尖叫連連。

「媽呀,好可怕啊。」

「媽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媽呀,誰來救救我,放我出去啊。」

它上躥下跳,每次都是很驚險的躲避了致命一擊。偶爾踩入到了錯亂的節點上,身軀消失,最驚險的是有一次出現在了洪錚的懷中。

洪錚愣了一下,卻被它給逃走。

「咯咯,那位小哥,好厲害的本事……」柔媚無比的聲音再次的傳來,傳遍了死靈霧海。 第四百八十二章青帝宮小祖

這聲音充滿了一股魔性,清脆婉轉,大珠小珠落玉盤一般,似百靈鳥,靈動十足。回蕩在死靈霧海中,卻是很詭異。

聲音來自於霧海深處,穿透力極強。

洪錚再次看去,霧海深處有一大片聖潔的光芒。那裡像是孕育了一輪太陽一般,光芒很刺眼。恍惚中,洪錚看到了一道曲線無限美好的身影正遙遙的看著洪錚。

「死靈霧海深處的強者,據說正在借卵重生,糟糕了,我們打擾了她的沉眠!」跟在楚軻旁邊的女子瑟瑟發抖。

死靈霧海邊緣,小青帝首先殺到,身後跟隨了衡言測,中域小天帝等人。

小青帝一臉的凝重,緩緩開口:「我在死靈霧海深處感應到了我族小祖的氣息!」

「你族小祖?」衡言測一愣,「與准帝白玉涵並列的蘇慕婉?她不是死了上千年了嗎?」

小青帝搖搖頭:「不知道,但我確確實實感應到了萬化仙決的氣息,應該就是我族的小祖!」

「福澤花就在裡面。」衡言測突兀的開口,指向霧海。

福澤花的身影正在裡面上躥下跳著,踩到了空間錯亂的節點上,幾乎快要衝出霧海邊緣,看到衡言測等人,嚇的一激靈,身軀再次消失,進入到了霧海深處。

「怎麼辦,進去還是不進去?」中域小天帝在思索著。

小青帝沉思了許久,而後臉上出現了堅定之色:「進去,如果裡面真的是我族的小祖在借卵重生,那麼看在我是她後人的份上,一定會給予我方便。況且福澤花這種東西,可遇而不可求,今日讓它逃走,來日再尋找,也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了。」

「富貴險中求,我進去。」中域小天帝開口。

小青帝點頭,而衡言測則是放棄了:「你們去吧,我就不進去了,我先去尋找其他造化。」

「衡兄小心。」小青帝道。

衡言測自傲一笑:「放心,就算是碰到了中域三王,想要留下我,也是沒那麼簡單。」

小青帝與中域小天帝心中一凜,深深的看了一眼衡言測。

此人不顯山,不露水,眾人與他接觸這麼久,都沒有摸透他的底牌,是個很恐怖的人物。

衡言測有狀元天寵之名,淡淡一笑,包含深意,卻什麼都不說,轉身就開始離去。而小青帝與中域小天帝,則是跨入到了死靈霧海中。

一進入其中,小青帝就全身發光,萬化仙決自主復甦,他看向了霧海深處。

「咯咯,青帝宮的傳人?進來吧,姐姐在這裡等著你。」嬌笑聲再次傳來,似乎牽動了與小青帝的血脈之力。

他面色一喜,呼喊道:「小祖,是你嗎?」

楚軻發愣,而後面色大變:「什麼,霧海深處,是青帝宮的魔女?她不是死了嗎,難道化為死靈,準備借卵重生?」

魔女蘇慕婉,這個名字,很多人都不會陌生。是幾千年前,與白玉涵一個時代的人物,二人幾乎在同一時間觸摸到了准帝本源。但隨後,白玉涵進入隕星地帶,一消失就是幾百年。而蘇慕婉更是在中域第三環中,被神秘人物擊殺。

「難道當年的蘇慕婉被擊殺后,靈魂飄到了這裡,化為死靈,準備借卵重生?」楚軻眼中出現了驚駭之色。

洪錚看向霧海深處,面色也是漸漸的凝重起來,心中翻起了滔天大浪。因為他發現,霧海深處,准帝蘇慕婉並不是最強的,最起碼有六七尊強大的氣息在那裡蟄伏,有輪迴的氣息在流轉。

「懸空島蘊含了輪迴的奧秘,因為那裡有序列圖!所以這處霧海中,有很多輪迴失敗的人潛伏,準備借卵重生。那裡到底有什麼?」洪錚很少有如此失態的時候。出雲古國太神秘了,蘊含了輪迴的奧秘。更是被人一掌擊碎整個大界!

嗤!

一道死靈沖向了洪錚,四周出現的死靈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強大。到最後,有一尊身穿龍袍的死靈出現了。正怔怔的看著洪錚,他雙眸中,死氣滾動,沒有一絲的生機,看上去無比的詭異。

他歪著腦袋看了洪錚一會兒,腳踩神秘步法,向洪錚沖了過來,一掌轟向了洪錚的後背!

洪錚猛然轉身,火眼金睛復甦,兩束可怕的黃金神光濺射,照耀在了那道死靈的身上。頓時,那道死靈尖叫一聲,半個身軀居然燃燒了起來,騰燒了金色神焰。

「唳!」死靈再次尖叫一聲,雙手捏印,將火焰斬去,冷冷的盯著洪錚。這是一個實力很強大的死靈。像是上古的大人物死後化成的。

他滅去自身的火焰,張開大口,吐出了一道銀白色的霧氣,橫跨半個霧海,斬向了洪錚。

靈體大境巔峰的法相,並且已經結出了三道人花,化為了一道胸中至尊氣。吐了出來,像是一道長河,向洪錚覆蓋而來。

銀白霧氣跨天,要崩碎了蒼穹一般,斬向了洪錚。

洪錚腳下出現了金光,身軀猛然拉長,化為縱地金光,出現在了死靈的身前,一擊龍拳轟了出去,砸在了死靈的身上。

這死靈很是難對付,被洪錚一拳轟在身上,身軀踉蹌了一下,幾乎都要被砸裂了。但硬生生承受了洪錚的一擊,雙足在虛空中點了幾下。虛空中頓時出現了一圈圈的波紋,而後直接消失在了遠點,再次出現,已經在百丈之外。

「空間錯亂的節點……他們能自由的掌控。」洪錚平靜的望著百丈之外的死靈,目中出現了思索之色。

眾人均是不敢亂動,害怕踩在比較厲害的錯亂節點上,會傳入到了霧海深處。

那株福澤花在死靈霧海中不斷的跳躍中,嚇的屁滾尿流,慌不擇路。身軀不斷的出現在霧海中,到處都是他的影子。

洪錚死死的盯著福澤花腳下,波紋不斷出現。腦海中開始瘋狂推演著,而後,他眼中漸漸的出現了明亮之色。

暴狼總裁:嬌寵不好惹 另外一個方向,中域小天帝也是蓋世之才,極致孕骨路都完成了一半。他很明顯與楚軻乃是熟人,此刻將楚軻的照妖盤持在手中,推演著福澤花的動作。 第四百八十三章大瘋九步

「可有把握?」楚軻問到,施展出了天照十二形意,十幾尊凶威滔天的凶獸全部分散,與死靈廝殺。將死靈霧海都殺到了沸騰,霧氣不斷的崩碎,然後有生出,波動如同大海嘯一般劇烈,到處都是光雨。

中域小天帝不斷的催動照妖盤,照射在了負責花的身上,不敢亂動。遙遙的鎖定了福澤花的蹤跡。

「九百六十八處節點,九百六十九處錯亂節點……」中域小天帝鼻尖上都出現了汗珠眼中漸漸的出現了睿智之色。

「已經找到了九百六十九處錯亂節點,並且知道了踩上每處節點之後,會落腳到什麼地方。待我將這方區域的錯亂節點全部算出,我便能夠知曉,福澤花下一次出現在什麼地方,也能夠推演一些出去的道路。」中域小天帝說道,語氣中有淡淡的自信。這個方法或許很笨,但需要龐大的推演能力與計算能力。

洪錚觀看著福澤花,站立在原地不動。手中持著仙魔龍齒棍,橫掃十方,每次出手間,都有無數的死靈被洪錚擊碎。而小青帝,像是著魔了一般,徑直向霧海深處走去。

「霧海深處的強者,似乎不能夠出來,否則的話,我們早就沒有了活命的機會。」洪錚心如明鏡,看的很是透徹。

在他的觀察中,死靈之所以能夠在此地行動無阻,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他們掌握有一種神秘的步法,直接能夠控制錯亂的空間節點。另外一個,就與中域小天帝的方法一樣,藉助至寶,能夠算出此地到底有多少節點。以及踩上節點之後,再次出現的方位。

洪錚眼中的明亮之色越來越濃,腦海中不斷的出現這些錯亂節點的方位。而後他動了,腳下開始出現了神秘的步法——大瘋九步!

這是當初在棲魔洞中得到的古術,曾經他見到一路腳印,延伸進入到了棲魔洞之底。根據當初他的推演,若是將大瘋九步修鍊到極致,天下之大,他哪裡都可以去得。

他一步踩出,頓時,波紋閃爍。但他足尖發光,指地成鋼一般,錯亂節點居然被他生生定住。他身軀一個踉蹌,錯亂節點並沒有將他傳送走。

而後,他踏出了第二步,再次踩在了一處錯亂節點上。

嗡的一聲。

整個死靈霧海都是在顫抖!

大瘋九步強制性的將空間穩固住,似乎牽動了整個死靈霧海的局勢。

中域小天帝,小青帝,楚軻的臉上出現了驚駭之色,呼吸急促的看著洪錚。

「怎麼可能!洪錚他這是什麼步法,居然強行凝固住了虛空,讓錯亂節點都是難以發揮出作用?」中域小天帝眼中出現了難以置信之色。

洪錚這一手,實在太讓他驚艷了。

這種大瘋九步,簡直就是一切空間之術的剋星。如同指地成鋼,凝固空間節點,將空間之力壓制。

這種手段,恐怕只有通天大境的高手才能夠做到吧?但洪錚,一個小小的靈體大境的高手,憑什麼能夠做到這一點?

第二步他依舊在適應,還是走的不順暢,如同嬰兒學步一般,搖搖晃晃的。但並沒有摔倒。

第三步,第四步的時候,他的速度漸漸的快了起來。每走一步,腳下都是發出了嗡鳴聲。他的速度越來越快,邁步的速度也是越來越頻繁。再有半柱香的時間,他便能夠完全的恢復行動能力。不用再在乎空間錯亂節點。

「那位小哥,真是好高的悟性哦,咯咯。」霧海深處,再次傳來那女子的聲音,有些魅惑。

洪錚再次向霧海深處看了一眼,而後偏過頭去,並沒有理會。霧海深處的女子,很是神秘,讓他有些忌憚。縱然她不能夠輕易的從裡面出來,但洪錚依舊不願意招惹。

福澤花就如同兔子一般,上躥下跳著,一會兒出現在這裡,一會出現在那。但隨著他的蹦躂,它的身軀漸漸的向霧海深處傳遞了過去。

「不好,它踩入到了一處傳送力比較強的錯亂節點上,傳遞到了霧海深處。」楚軻的面色一變。

中域小天帝強行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緒,瘋狂的推演著。

「九百八十七,九百八十八處。」他也動了起來,腳踩在空間節點上,身軀頓時消失,出現在了福澤花的身後。與福澤花被傳送的路徑保持一致。他的速度要比洪錚強上太多,他有照妖盤在手,又將這裡的空間節點數目觀察的很仔細,每次跨出,絲毫不落空。離福澤花的速度越來越近。

呼!

幾十個死靈出現了,瘋狂的向中域小天帝沖了過去。他眸子一凜,眼中出現了殺機,背後衝出了一桿又一桿青銅巨斧,高懸在虛空中,迸射而出。

啊!

死靈瘋狂的慘叫著,根本就不是中域小天帝的對手,接二連三的被崩碎。他撐開一道護體金光,保護自己不被死氣侵襲到身軀中。

洪錚也遇到了圍擊,但是他拎著仙魔龍齒棍,一往無前,直接打穿一條通道,向福澤花追擊了過去。

「洪錚,福澤花必定是我的!」中域小天帝看了洪錚一眼,聲音無比冰冷。他穿梭的速度比洪錚快上許多。腳踩在幾個錯亂節點上,輕輕鬆鬆便拉近了自己與福澤花的距離。

「我的小弟弟,進來呀。」魅惑的聲音再次響起,小青帝身軀一震,眼中出現了茫然之色,全身都發光,萬化仙決自主復甦,那是一種一脈相承的血脈感。而後,他眼中的靈智都似乎消失,變成了與死靈一般,恍恍惚惚的向霧海深處走了過去。

楚軻眉頭一皺,心中隱隱有種不妙的感覺,但卻說不上來。

洪錚雙眸似電,看了一眼小青帝與霧海深處,亦是有危機感。

玩家請自重 「站住!」洪錚一邊追擊福澤花,一邊喝了一句,甚至都用上了靈智規則。但沒有絲毫的效果,小青帝像是沒有聽到眾人的呼喊聲一般,傻乎乎的向霧海深處走去。

而就在此時,中域小天帝依舊迅速的拉近了與福澤花的距離。 第四百八十四章得手

福澤花身形不斷的閃爍中,越靠近霧海深處,空間錯亂的節點也是越多。它不斷的踩入到了上面,又是不斷的被傳送走,間隔的氣息連一息的時間都不到。漸漸的向霧海深處行去。

洪錚心中的危機感越來越濃,他行走在虛空中,大瘋九步被他施展的淋漓盡致。足尖發光,踩在虛空中,將空間錯亂節點硬生生的凝固。到最後,周圍出現了無數的死靈大軍,如同潮水一般的湧來。

「殺!」中域小天帝跟隨在了楚軻的身後,二人殺出一條道路,按照中域小天帝推演出來的道路前行。

洪錚拎著仙魔龍齒棍,一往無前,橫掃之間,接連掃碎這些死靈。空氣中到處都是死氣,越來越濃。雖然不能夠侵入到眾人的身軀中,但眾人都感覺到了身軀無比的冰冷。

小青帝踩在了幾個傳送力比較強大的節點上,身軀已經消失在了霧海深處,不知道去往了什麼地方。

「九百九十九,一千,就是這裡!」 寵婚撩人:傅少,你老婆回來了 中域小天帝踩在了節點上,身軀瞬間消失,直接出現在了福澤花的身前,一把擒住了福澤花,將其提在了自己的手中。

「洪錚,福澤花是我的了,我看你怎麼跟我搶……」他哈哈大笑,但話還沒說完,他瞳孔就狠狠的收縮著。

洪錚全身金燦燦的一片,將霧海都是照亮了。周圍布滿了無數的死靈,如同潮水般將洪錚的身軀都覆蓋了。

但他實在太強大,金光閃爍間,硬生生的打穿了一條道路。無數的死靈,在他的仙魔龍齒棍下,全部的爆碎。他已經來到了中域小天帝後方十丈的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