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8 日

他彙報完后,齊厲在座位上沉默了片刻,開口道:「那位現在正在花火兵擊館里?」

男子點頭:「對,根據情報,他讓梅延風首長為他安排了一個兵擊協會理事的身份,然後就待在花火兵擊館沒走了。」

齊厲聞言陷入沉思。

這段時間整個演武司都因為他和於塵之間的事而動蕩,甚至全世界都在關注著華國的這場動蕩,結果在這麼關鍵的時刻於塵竟然跑去看一個無關緊要的年輕人?

站着的男子試探性地問道:「或許那位老爺子可以治好陳克的病?」

齊厲搖搖頭:「就算是真的,我也不覺得陳克值得他這樣重視。」

於是房間內再次安靜下來。

某一刻,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報告!」

「進來。」

一名上尉雙手拿着一個信封走了進來,來到齊厲面前,將黃色的信封遞過去:

「首長,您的信。」

齊厲眼神變幻了一下,接過信封,直接從裏面拿出信紙展開。

信紙上只寫了一句話:

「一冠換一印。」 第1417章

清脆的聲音,響徹大廳。

一旁的元欣容被嚇了一跳,不禁叫出聲:「呀!」

秦舒也沒想到辛將軍會直接動手,下意識地想上前勸阻,但理智卻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

她只能微握著掌心,保持冷眼旁觀的姿態。

安若晴則是緊張地從沙發里撲了過來,抓住辛晟的手,關切地朝打了一巴掌的辛裕看去。

見到兒子臉頰上一個通紅的巴掌印,甚至嘴角都有一絲血跡,她氣惱地掐了掐丈夫的手臂,「晟哥,你再氣也不能打孩子呀!」

「是啊是啊,辛將軍,都是落黎口無遮攔,該挨打的是這死丫頭!您可千萬別生辛裕的氣。」李春南附和地說了一句。

元紹承則是冷著臉命令秦舒,「落黎,你還不快跟辛將軍和辛裕道歉?!」

「我只是說了自己的心裡話,為什麼要道歉?」

秦舒頭也不回地懟了元紹承和李春南一句,然後,朝辛晟看去,說道:「辛將軍,我的態度你也看到了,我實在沒興趣嫁給辛裕。你們慢走不送。」

一秒記住https://m.net

她直接下了逐客令。

不用她說,被氣得不輕的辛晟也不想久留。

他拽著一臉心有不甘的辛裕,帶著安若晴,頭也不回地離去。

元家人想挽留都沒有機會。

秦舒看著那三人遠去的背影,心裡默念了一聲:辛叔叔、辛裕,抱歉了。

這時候,元紹承憤怒的聲音響起:「元落黎,這就是你乾的好事?!」

話音未落,人已經走到秦舒身旁,高高地揚起手,作勢要打。

揮下去的一瞬間,被一隻輕巧秀美的小手扣住了手腕。

「嘶~」

劇烈的痛意讓元紹承忍不住吸了口氣,滿臉驚怒地瞪著眼前這個女人。

而秦舒則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清冷的眸子里透出一抹厲色。

她扣著元紹承的手腕,輕飄飄問道:「破壞了你跟辛家聯姻的計劃,惱羞成怒了?」

「你、你說什麼?」

元紹承錯愕地看著她,下意識否認。

秦舒譏諷地扯了扯唇角,甩開了他的手。

她淡淡說道:「別把主意打到我的頭上,我不是你能隨意算計的棋子。」

嬌柔的嗓音,說出的話卻透著十足的警告意味,而且,暗含威壓,竟然讓見慣了大風大浪的元紹承,都有種心裡一緊的感覺。

所有的怒意和責備本已經醞釀好,這一刻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憋得老臉通紅。

秦舒不再理他,轉身而去。

身後傳來元紹承惱怒的吼聲:「你給我滾!滾得遠遠的,我元家沒有你這樣的女兒,你一輩子都別再踏進這個門!」

秦舒腳步微頓,眼中閃過一抹譏諷。

終於露出真面目了嗎?

她頭也不回地說道:「以後就算你們求著我,我也懶得再來第二次!」

一句話,把元紹承氣得七竅生煙。

李春南從沙發里起身,走到他身旁拍撫他的後背,說道:「紹承,你就這麼讓她走了?那元家這事兒」

「她的德行你也看到了!真讓她嫁進辛家,準是管不住自己的!我就算是不跟辛家結這個親,也不能等著她惹出大禍來!」元紹承怒騰騰地說道。

元欣容立即附和了一句:「爸說得沒錯!元落黎就不配嫁進辛家,以後咱們跟她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

她心裡想的卻是:既然自己沒機會嫁給辛裕,那也輪不到元落黎!

這時候,一直沒有說過話的元俊書突然開口,有些疑惑地說道:「爸、媽,今天的元落黎就好像變了個人一樣?」 林天成的家,就在雲城下轄的寧縣,由於地理位置不佳,發展一般。

百來公里的距離,開車的話一小時出頭,林天成和凌墨晴是坐車的,就耗費了兩個多小時。

林天成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

想到罹患惡疾的父親,還有自己的360殺毒功能,林天成心中充滿激動。

林天成的家,還住在寧縣的老城區,房子外面牆面的地磚都脫落了不少,就連家家戶戶陽台上的防盜網都是銹跡斑斑。

凌墨晴知道林天成淡泊名利,不過看見林天成住在這種地方,內心又是一陣震撼。

林天成寧願住這種地方,都不願意靠賭博去發不義之財。可是,為了自己,林天成卻連連出手。

「天成。」凌墨晴很是感動,緊緊捏了下林天成的手。

林天成不知道凌墨晴心裏想法,帶着凌墨晴上樓,敲了敲門。

「來了。」林母就在裏面答應了一聲。

「天成,是你?」開門后,看見門口站的是林天成,林母吃了一驚,旋即臉上就洋溢出慈愛的笑容。

看見母親頭上又新添了不少華髮,林天成感覺到鼻子有些發酸。

以前林天成的父親沒有生病,家裏開個小診所,日子也能過的下去。自從林天成的父親生病後,家境就一落千丈,僅有的積蓄花光不說,還欠了外面不少錢。

可就算是這樣,父母還是叮囑林天成不要擔心,更不要有壓力,只管好好完成學業。

林母不過四十歲出頭,看起來都五十多了。

「這是……」林母看見凌墨晴,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她雖然是一個小人物,但眼力還是有的,當然看得出來凌墨晴氣質非凡,非富則貴。

見凌墨晴的手挽在凌墨晴的胳膊上,她也隱約明白兩人是什麼關係,可是又有點不敢相信,甚至是有點緊張。

自家事自家知。

以林家的條件,哪裏配得上凌墨晴這樣的女孩?

「阿姨好,我是林天成的女朋友,我叫凌墨晴。」凌墨晴主動打了個招呼。

「你好你好,快進來坐。」林母連忙招呼了一聲。

看見凌墨晴如此乖巧懂事,身上更沒有一絲一毫的倨傲,林母心裏更是有些忐忑,甚至有點拘謹。

她有些擔心,這個家門一進,凌墨晴以後就不會再來了。那樣一來,受傷害的只會是林天成。

「你坐會兒,我去看看我爸。」進門后,林天成對凌墨晴道。

「我也去看看。」凌墨晴道。

林父已經聽到了外面的聲音。

他不幸罹患肝癌,雖然做了手術,暫時保住了性命,但因為是晚期,憑藉現代的醫療手段,想要徹底治癒難如登天。

好在林父是個中醫,回家后,自己弄中藥保守治療,再加上林母悉心照料,就抗到了現在。

因為林天成回來,林父的精神就更好了,出門就對林天成笑道:「天成,怎麼這時候回來了,放假了?」

「放了幾天假,我就帶墨晴回來看看。」林天成道。

凌墨晴就乖巧地對林父點頭,「林叔叔好。」

雖然林父是林天成的親老子,但在看見凌墨晴的剎那,兩眼中依然閃出幾分驚艷。

他當然沒有什麼齷齪心思,只是覺得凌墨晴太漂亮了,不知道林天成怎麼忽悠到手的。

「實習還順利嗎?」林父問林天成。

「順利,我已經拿到醫院的用工合同了。」林天成知道父母在意的是什麼。

縱然他賺了一千萬,但估計在父母心中,遠沒有一份醫院的正式用工合同重要。

「是嗎?太好了,我就知道你小子行的。」林父就更加高興了,臉上都笑開了花。

他時日無多,最放不下的就是林天成母子,現在林天成可是事業愛情雙豐收,他就更看的開了。

「爸,你坐。」林天成上前拉住林父的手,開啟360殺毒。

頓時,林天成腦海中的顯示屏上,就彈出一條對話框。

「警告,檢測到新的機體,為防止病毒入侵,建議對新機體進行檢查。」

林天成毫不猶豫選擇檢查。

「開始檢查,倒計時10、9、8……檢查到癌症病毒……檢查到炎症病毒,檢查到大量垃圾。警告!癌症病毒危害性極大,新機體隨時可能發生致命故障。是否立即查殺?」

看到彈出的這條對話框,林天成長舒了口氣。

360殺毒,可以查殺癌症病毒!!!

林天成很清楚,致命故障,就是死亡!

自己給家裏打電話的時候,每次林父都說恢復的很好,看樣子,他們是為了不讓自己擔心,才故意這樣說的吧。

要不是自己人機合體,只怕回來的時候,和父親已經是天人永隔。

林天成又是後悔又是自責。

他現在電力不足,不可能給林父查殺垃圾,但查殺癌症病毒迫在眉睫。

林天成選擇了癌症病毒進行查殺。

「查殺癌症病毒,需要10個電,電量不足,請充電后再試。」屏幕上又彈出一條對話框。

林天成心中就是一驚。

他早料到360殺毒,就算可以查殺癌症病毒,和查殺感冒病毒的耗電肯定不一樣,但沒想到要這麼多電。

只是,想到父親病入膏肓,林天成心中釋然。

老爸可是癌症晚期,隨時可能撒手人寰啊!哪怕匯聚全世界的頂尖中西醫高手,面對老爸也會束手無策。

林天成本來還有11個電,給林父檢查的時候耗費1個,剩餘10個。

雖然說10個電剛剛可以給林父治病,但林天成可不敢賭電量耗盡,自己還能不能活。

一定要趕緊找凌墨晴充電才行了。

只是,林天成剛剛回家,總不能立刻就帶凌墨晴去房間裏面曖昧吧?

看老爸的樣子,撐一天沒問題的。

林天成按捺住心中的急切,心裏也想好了,今天晚上,自己一定要在凌墨晴身上充下電。

「你們還沒吃午飯吧?我去做。」林母道。

林天成回家及時,父親的命保住了,心情不錯,他看了下餐桌,道:「我吃過了。不少菜啊,中午有人來家裏做客?」

林母面色僵了一下,旋即笑了笑,道:「你林伯伯一家人今天本來要過來吃飯的,但中午有事就沒來。下午會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