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7 日

他差下人喊來了周圍路過的百餘名路人,這些人都是各大部落到小鎮採購貨物的,胡天居然讓這些人做見證,發誓不再找石斧部落麻煩。

唐浩徹底服了,二話不說,提起胡靈兒走了下去。

胡天接過妹妹,掏出一顆丹藥,餵食下去,麻痹狀態很快消失。

唐浩拱手道:「我先回部落等著你的蟒牛丸和戰刀,告辭。」

說著唐浩要走,卻聽見恢復了力氣的胡靈兒嬌聲怒喝。

「該死的部落野蠻人,敢踢本姑娘屁股,還敢給我吃草,我殺了你。」

惱羞成怒的胡靈兒剛一恢復力氣,便驅使一對飛環沖向了唐浩。

這一次飛環化為一大一小兩道青光,直接射向了唐浩的腦門。

「小丫頭,真下殺手嗎?」

唐浩冷冷一笑,對於胡靈兒的武技,經過自己看了一次,並不複雜,所以早就看出其中破綻,這就是不滅靈體的感知能力。

幻蜂刺!

剎那間,兩道殘影飛出,唐浩身形一分為二,拳頭分左右瞬間穿過飛環空隙直逼胡靈兒。

「好詭異的攻擊。」

胡天被唐浩的武技驚住,一出手就如同一群毒蜂出巢,防不慎防。

胡靈兒的攻擊頓時落空,而唐浩的拳頭卻到了胡靈兒身前。

「住手。」

剎那間,胡天腳尖點地,挑起一塊石頭射出,正好擋在唐浩的拳頭前。

啪!

石頭粉碎,石粉噴了胡靈兒一臉,她早已嚇得花容失色,若不是哥哥出手相救,自己恐怕就被眼前的野蠻部落人打中了。

「放心,傷不了你妹妹的,別忘了你的承諾,告辭。」

說著,唐浩轉身離去,這次計劃算是失敗了,沒想到胡靈兒還有個精明的大哥,所以通過胡靈兒接觸雷電天紋黑衣的計劃不可能成功,唐浩選擇離開。

回去的路上,唐浩興奮無比,機緣巧合下自己就成為武者了,他很感激大熊的指點,可大熊在何處呢,當時怎麼能出現在自己腦海中?

唐浩心中的疑問太多。

如果大熊是蠻荒大帝,那不滅靈體就是它煉製的,它殺了搶奪靈體的不老樓、雷尊和巨人,又為什麼放過自己,關鍵時刻還出手相救。

唐浩很好奇,不停在心中呼喚大熊,但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最後他又在一處荒野靜坐兩天,嘗試和大熊溝通,依舊沒有任何效果。

失望的唐浩只好快馬加鞭趕回部落,而此時部落前卻停著一輛精緻馬車,這輛車帶來了一百把精鐵戰刀和一百顆蠻牛丸。

面對忽如其來的橫財,部落人早已議論的熱火朝天。

「哈哈哈,發了,發了。一百枚蟒牛丸,一百把精鐵戰刀,這些東西足以讓石斧部落的實力提升一個大台階,從此再也不用怕火鴉那種級別的部落欺負了。」

部落中的壯年男子幾乎都分到了精鐵戰刀,有二十多人服用了蟒牛丸,其中十五人力氣達到武者境界。

「多虧了唐浩,這小子神了,他是怎麼做到的。」

石大叔和岩山被好奇的部落人圍著詢問,可他倆也不知道離開後唐浩做了什麼,只是一遍遍重複著唐浩如何智斗商鋪的事。

終於,老族長忍不住了,來到送兵刃和蟒牛丸的胡家使者面前。

「使者大人,請問,唐浩到底做了什麼事,胡家如此厚待石斧部落。」

面對部落的疑問,胡家使者很尷尬,他總不能說胡家在賠罪吧,只好一個勁岔開話題。


「我只是奉命行事,具體的緣由還是等唐浩來回答吧!」

忽然,部落中有人喊道:「唐浩,唐浩回來了。」

「走,我們迎接唐浩去。」

石大叔大手一揮,帶著眾人迎接出去,他心中比任何人都好奇,唐浩是怎麼做到的,自己離開時,這小子身上可是只有幾兩碎銀子啊! 唐浩剛到了部落門口,頓時被一大群人抬了起來,口中不斷喊著「唐浩,唐浩。」


「哈哈哈,你終於回來了,快,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石大叔大步迎上。

唐浩被問了個稀里糊塗,不解道:「什麼怎麼回事?發什麼什麼事情了?」

「戰刀,蟒牛丸,你自己看。」

唐浩一抬頭,這才發現眼前族人手中都握著精鐵打造的戰刀,以前那些鐵礦製作的劣質兵刃通通不見了。

「哦!說這事啊,沒想到胡天還挺有信譽,這麼快就送來了。」

忽然,一個穿戴有些講究的人從人群中走出來,對著唐浩行了個大禮。

「您就是唐浩公子吧?」

這傢伙見到唐浩時恭敬的態度讓人詫異,就連唐浩也不習慣。

來者微微笑道:「我是胡天少爺的使者,按照約定送來了一百蟒牛丸、一百精鐵戰刀,還有這把上等玄鐵戰刀是送給您的。」

說著,使者從背後拿出一把寒光閃閃的玄鐵戰刀交予唐浩。

部落的族人平日連精鐵戰刀也沒有,更談不上玄鐵刀了。此時見到最頂級的玄鐵刀,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個個心中充滿疑問,唐浩到底幹了什麼,居然得到如此巨大的好處。

岩山上前,拿過玄鐵刀看了看,忍不住驚嘆道:「石大叔,你看這刀,比那晚我們得到的還要好。」

石大叔笑道:「我們當時得到的只是下等玄鐵刀,這可是上等貨,一件售價五十蠻荒晶石。」

岩山吐了吐舌頭,這才明白戰刀的價值。

然而誰也沒想到唐浩摸了摸刀背,卻將戰刀還給了胡天使者。

「對不住,這刀我不能要,說好了只收一百蟒牛丸和一百戰刀的,多餘的我看就沒必要了。」

一聽唐浩不要,使者頓時急了,悄悄上前附耳道:「胡天公子,我家少爺說了,小姐刁蠻任性,遲早要惹禍,這次多虧了你出手教訓,算是給她漲了個記性,所以這刀算是額外答謝。」

「嘿嘿,這個胡天,真有意思,別人打了他妹妹,他居然還要感謝。」

使者的話讓唐浩哭笑不得,他這當哥哥的真是用心良苦啊。

「不過這刀我還是不能要,你回吧。」

唐浩轉身就走了,只留下使者一個人傻傻的站在原地。

岩山和一些部落人心痛的看著使者帶著上等玄鐵戰刀離開,恨不得馬上搶過來。

那可是一把上等玄鐵戰刀啊,以前連見都沒見過,更別說擁有了,但是唐浩卻鐵了心的連看也不看。

隨後,唐浩在石大叔的陪同下見過族長,將事情緣由說了一遍,大夥再次對他的膽識佩服的五體投地。

特別是得知唐浩已經成為武者后,整個部落的人比自己成為武者還要高興,唐浩在他們心中早已成為英雄。

接下來的日子,巨象族、水狸族等十餘個小部落紛紛前來求和,這些部落以往和石斧部落都有小過節,得知石斧部落得到大量蟒牛丸和精鐵刀后,便不敢輕視,紛紛前來表示誠意,不再騷擾滋事。

石大叔和族長一直忙於應付別的部落使者,樂的喜笑顏開,石斧部落的狩獵範圍也因此擴大了好幾倍。

當族人興奮時,唐浩卻陷入修鍊的苦惱中。

這些天他一直在修鍊幻蜂刺武技,第一層幻蜂刺武技很快修鍊到巔峰,只要唐浩心神一動,便能化出兩道影子進行攻擊。

但是再往後的修鍊居然變得異常緩慢起來,沒有第二層的武技內容,無法進行後續修鍊。

唐浩心中暗暗感覺有些不對勁,難道是修鍊方式錯誤了?


原本以為修鍊了第一層,第二層就會出現,但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修鍊不成,唐浩靜靜想了好幾天,終於覺得導致得不到幻蜂刺第二層武技的原因只能是靈體缺少刺激。

「沒辦法了,看來必須再引一次赤尾蜂,用它們的毒素刺激身體,試試能不能得到武技第二層。」

正當唐浩想著如何誘使赤尾蜂幫助修鍊時,小鎮上胡家兄妹也正在談論他。

「怎麼樣,小妹,我說唐浩不是貪婪之輩吧,咱們送去的玄鐵刀他根本就沒收,只要了他應得的那一份。」

胡靈兒氣呼呼道:「哼,你是不是得了他什麼好處,為什麼老是幫他不幫我。」

胡天被寶貝妹妹逗樂了。

「你總說唐浩奸詐,實際上那不是奸詐,是聰明,你想想,他一個部落小子而已,心思居然如此縝密,把商鋪耍的團團轉,我很喜歡這樣的人。」

胡天又道:「妹妹,關於雷尊那件綉著雷電天紋衣衫,據說上面有雷尊的傳承,但我卻參悟不出來,雷尊可是絕世強者,如果我們得到他的雷電召喚術,你和我還用受家裡的窩囊氣嗎。」

胡靈兒還在生唐浩的氣,用吃了槍葯般的語氣抵觸道:「強大有什麼用,還不是被人殺了。」

胡天無語,知道這一次妹妹被唐浩打擊慘了,氣不順,說什麼都白搭。

沉默片刻后,胡靈兒忽然反應過來,小聲道:「大哥,難道你想去尋找雷尊隕落的地方?」

「嗯,只有那地方才可能激活雷尊黑衣上的秘密,否則我們空有寶山,卻不知道寶藏藏於何處。」

胡靈兒似乎猜透了哥哥的用意,瞪圓了水靈靈的大眼。

「你該不會想邀請唐浩一起去吧?」

胡天再次點頭。

「是的,雖然我是胡家商會蠻荒部落的分會長,擁有大權,可你也清楚,家裡的人還是不太放心我,派了不少姦細,我的一舉一動都被他們瞧在眼裡,甚至我現在除了你都不知道應該相信誰。」

「尋找雷尊隕落地十分危險,我必須和有實力,而且信得過的人一起前往。」

「唐浩為人機警,有原則,不貪婪,只要談好條件,他便是最可靠的朋友,所以我願意和他一起。」

胡靈兒這才明白,大哥同意用玄鐵刀試探唐浩,除了和自己打賭外,最主要的是想試探唐浩人品。

如果他連小小玄鐵刀的誘惑也扛不住,胡天就不會選他。

石斧部落內,唐浩並不知道有人談論他,他的眉頭依舊不展,繼續修鍊的唯一的方法恐怕只能是用赤尾蜂刺激身體了。

但是他可不敢再使用誘蜂粉,那東西太過於邪乎,整個蜂群一見到誘蜂粉,肯定能把自己裡外圍上十幾層,到時候不滅靈體說不定也扛不住。

站在山崖之下,唐浩一直盯著半山腰的蜂巢,手裡提著三百斤大弓,一直不敢拉弓放箭。

成為武者后,他就已經換了三百斤大弓,威力足足增加好幾倍。

忽然,唐浩眼神看向山頂,靈光在腦海中一閃。

「哈哈,有辦法了,控制蜂群數量了。」

唐浩迅速從小路爬上山頂,然後試了試風向,風是向北方刮的,他立刻站到了逆風處,隨即將一把誘蜂粉撒了下去,粉末被山風吹進了蜂巢。

嗡……

赤尾蜂暴怒了,沖了出來,四處尋找敵人,可誘蜂粉很快被山風吹散,赤尾蜂根本就沒找到任何攻擊目標。

而唐浩借著大量赤尾蜂出巢時,又將一根塗滿了誘蜂粉的山藤拋了下去,一頭捏在自己手中,一頭隨風擺動到蜂巢旁邊。

那些留在蜂巢中的少數赤尾蜂再次被激怒,嗡的一下飛出來,順著山藤就向唐浩衝去。

唐浩大喜,山藤拋下,吸引了近乎百餘只赤尾蜂,數量不算太多,剛好夠自己用。

他急忙將山藤收了起來,餘下的赤尾蜂失去方向,便不再追趕,在半山腰飛了一會就回巢了。

看著那一百隻赤尾蜂,唐浩興奮吼叫起來。

「來吧,赤尾蜂,我唐浩的武技就靠你們了。」

瘋狂的唐浩脫去上衣,任憑赤尾蜂刺中身體。

「哎呀!輕點,痛死我了。」

赤尾蜂毫不客氣的刺中唐浩身體,頓時百餘只赤尾蜂的毒素進入體內,不滅靈體的凈化力量運轉起來,毒素紛紛化解,並且被吸收。

唐浩強忍刺痛,也不驅趕叮在身上的赤尾蜂,直接施展出武技幻蜂刺。

「哈哈哈,有效果,有效果。」

吸收了毒素,當第一層武技施展到巔峰時,武技的第二層內容自動展現在腦海中,瞬間被靈體融會貫通。

上下飛舞的唐浩沒有急功好利馬上修鍊第二層幻蜂刺武技。

反而利用毒素帶來的力量將第一層幻蜂刺再度完善,然後才開始修鍊第二層。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唐浩渾身叮著百餘只赤尾蜂,兩道幻影開始演化為三道幻影,最後出現四道幻影。

幻蜂刺第二層武技可以施展出四道幻影進行攻擊,如此一來,力量等同於擴展了四倍,雖然是分散的,卻同樣不可小視,而且同樣帶有麻痹效果。

就這樣,他在修練中度過了大半天,毒素被完全吸收乾淨,盯在身上的赤尾蜂紛紛落地,居然死了,凈化力量不但進化了蜂毒,還吸收了毒蜂的生命力。

此時的唐浩勉強能夠做到分化四道幻影的程度,力量不足時便只能化出三道來。

接下來的幾天中,唐浩幾乎是晝夜不分的瘋狂修鍊,既然得到幻蜂刺第二層修鍊方法,自然要儘快掌握,形成戰鬥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