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9 日

他同意了,一笑就夾了夾馬肚子,讓馬兒往前面走了一點。

一笑不會跟別人同乘一匹馬,所以就讓那少年在前面牽著馬走。

他們二人很快就離開了這個山脈的範圍。

等到確定山上看不到了,一笑才讓208進入男孩兒的身體。

看著男孩兒的表情由空洞獃滯變得靈動起來,一笑就知道208已經成功了。

「宿主,以後我就可以用這句身體和你一起做任務了!」208摸了摸手臂,結實的肌肉感,確實能感覺到渾身充滿力量。

自己在鐵殼子里待了那麼久,終於又找到了當人的感覺。

一笑任由他高興了一會兒,然後就讓他牽著馬繼續走。

能在現實世界溜達,你讓208幹什麼他都願意,所以二話沒說牽著馬繩,帶著一笑往城市的方向走。

雖然自己攢的錢沒了,但是黃給的錢都在懷裡好好的收著,而且臨走的時候,天也給她塞了不少私房錢。

天不做殺手的時候,是個軍師一樣的人物,有很多人請他籌謀划策,所以能收到的錢也很多。

一笑用自己的錢心疼,但是用他們的錢,就沒那麼心疼了,到了城市,這次打聽了一下。

過了前面的山,再過一條河就是中原地帶最邊界的城市,那地方是玄預測的幾個城市之一。 顧七直視着周璃的眼睛,片刻輕笑出聲:「不過是昨日讓你的人幫忙帶個話。這就讓你惦記上我的這些人手了?

他們現在還不行,用不了。至少現在還不行。」

「我知道,人手上的事不急,要先將線路梳理出來,其中關節打通,至少得費三四個月的功夫。」

周璃勾唇:「只是事情要先與你說了。」

「那些人原先可都是柳龍的人,柳龍身後站着黑鷹幫,你也放心?」顧七笑問。

周璃搖搖頭,俊朗的臉上笑容舒緩,聲音微微壓低:「我不相信他們,不過我相信你。

給你兩個月時間,若這些人還不能從柳龍的人變成為你的人,怕是你也不會繼續留用。」

「不用兩個月,我不養閑人,一個月足夠讓她們認親現實了。」

顧七表情閑散:「只是這些人功夫不到家,兩三個月的時間也只能把他們的體能先練上去。

江平和宋大貴倒是有些功夫底子,不過江平的資質一般,能不能練上去還得再看看。宋大貴的手斷了,三個月也就堪堪養好。

倒是那個叫劉勇的底子還不錯。」

顧七思慮了片刻,道:「一個月後,我挑幾個人出來單獨培訓。」

周璃給兩人重新續了茶水,笑問:「那就說定了。」

「說定什麼?總要先談談價錢吧。」

顧七灌了一口茶水,不緊不慢道:「現在入駐商市的煙絲和茶餅,都是依照規矩提售價的兩成利。

售價是你來定的,煙絲裏頭到底有多少利潤,我可是一概不知的。

若說買賣還照舊做,我自也不會多問。

只是既然周大少爺想要動用我的人,幫你避開漕幫走陸運,那麼咱兩多少也算個盟友了。周大少爺總不會還打算隱瞞到底吧。」

「想在你這邊討點便宜可真夠不容易的。」周璃修長的手指再桌面上劃了兩橫,輕笑道:

「大康朝內的煙絲分次等,中等,上等,還有頂級的貢貨,產地各有不同。我們主要拿的產自於安洲府蘭沐郡的中等的煙絲。

十斤煙絲壓製成一個煙餅。一個煙餅我放在你商市的售價是二十兩銀子。而在蘭沐郡我能拿到的價格,一斤次等煙絲拿貨價是180文,一斤中等煙絲的是400文,而一斤上等煙絲的拿貨價則是700文。」

顧七拿着茶杯的手一頓,視線看向周璃落在桌面上的手指。

面色神色不變,眼中瞳孔卻驟然一縮。

好傢夥!

一斤中等煙絲拿貨價400文,十斤壓製成一個煙餅,也就說一個煙餅拿貨價不過四兩銀子。

而周璃將煙餅送進商市后,一個煙餅確實二十兩,哪怕扣除商市的抽成,利潤也足有四倍!即便扣除運輸成本,人工等,也至少能保證三倍的利潤。

這還是專門提供給來往商客少量拿貨的批發價。

在商市裏,煙絲的正是零售是按照兩算的。一兩中等煙絲零售價就要160文。

算下來一個煙餅的真實零售價能高達二十五兩銀子。

好傢夥!真的是好傢夥!

周璃這廝,每一趟送來商市的煙絲少說也有五六百斤,而且最近隨着過路商客的增多,煙絲的送貨次數越來越頻繁。

這還只是開始,一旦后坡地的路修建完成,商市的名頭在附近鎮縣打開,那銀子自然更加源源不斷!

周璃看着顧七神色笑笑:「沒有你想的那麼多,漕運那邊即使有人打點,也得被剝下一層皮來。要不然這貨可到不了我手裏。」

「路線你訂,銀子你出,人手我出,跑一趟,加上商市原本的兩成利,我這裏要總佔五成。」顧七眯了眯眼道。

「最多四成。人手不用你全出,我的人也是要去的。另外各處關卡也需要我的人去打點。」周璃微微將身子往前傾斜,神色多了幾分認真。

「漕運的人可不好惹,除了漕運,一路上還要避開馬幫的視線,這都是要命的買賣,最低四成半,不能再少了。」

人情歸人情,生意歸生意,一談到分成,自是誰都寸步不讓。

見顧七不肯退步,周璃思量了片刻,道:「那至少要再加四個櫃!」

「原來你在這裏等著呢。」顧七輕笑:「成交。」

……

談妥價錢,顧七心情良好,讓何四娘子做了點吃食點心上來,又重新續了熱茶,方才繼續下面的話題。

「你剛剛說要先梳理線路,可有了眉目?」

「從安洲府蘭沐郡到何松鎮,近兩千里,沿路有三個關卡,走官道車馬至少要走十三天。」

周璃說着頓了頓,半晌後繼續道:「我會再這三處分別安排好接應的人手,到地方就卸貨分裝,過關后再讓你的人將貨裝起來。」

「你安排了周氏的商隊一起走?」顧七蹙眉問。

「用周氏的行商通行文牒會容易一些。」周璃點點頭問:「怎麼,你覺得有問題?」

「不是我信不過你,而是周家可不全是你的人。一趟兩趟的也就算了,時日長了難免會走了風聲。不如…

不如開個鏢局吧。」

顧七思量片刻道:「開個鏢局,以你的人脈重新弄一張行商通行文來應該不難。到時候車馬以幫商戶走鏢送貨的名義出城也不會引人注目。」

周璃聞言神色一動:「是這般道理。

且若真接了合適路線的鏢,一趟走下來至少還能省下一半車馬費,倒也划算。」

「從江州府江陵郡到安洲府蘭沐郡,沿途那麼多郡城,商戶不知凡幾。想要接到這條線上的鏢單不難。」

顧七笑了笑道:「只要我們在接單的價錢上,動點手腳,就不愁接不到這條線上的鏢單。」

都是千年的狐狸,周璃聞言自是明白其中意思,瞭然:「就依你說言。」

「不過,這樣走的話,我原本定下的接應的人手怕是要換地方了。」

「也倒不用。只是既然人手都留了,倒不如物盡其用。乾脆就在那三處開三個配送轉貨點,作為鏢局的分站。

到時候我們的人馬卸貨上貨也是名正言順,根本不需要額外避諱旁人看沒看見。」nocontent。 男人的第六感,有的時候可以媲美女人的。

剛剛在走廊上,霍錚的眼神,讓章若虛很清晰的感知到:他們兩個之間,絕對不是陌生人,而是有著那麼一絲瓜葛。

這個瓜葛,大概就是傅清寧了。

尤其是章若虛在律師界混了這麼多年,最擅長體察人心。

他從霍錚看他的眼神里,品出了明晃晃的嫉妒!

傅清寧夾著餃子的那隻手微微一頓,隨即道:「我前夫!」

她不會騙人,尤其不會拿這種事騙人,沒必要,也不道德。

原來如此!

跟章若虛猜的沒什麼區別。

他哦了聲,隨後微微笑道:「他看起來,似乎對你還有那麼一點想法。」

這是顯而易見的。

如果不然的話,桐城這麼大,酒店這麼多,他是不大可能會跟傅清寧住隔壁的。

男人的身體,是最誠實不過的,心在哪兒,人就在哪兒!

或許能騙得了女人,但是卻欺騙不了男人。

提起這一茬,傅清寧也沒心情吃飯了,筷頭上夾著一個餃子,怎麼也不願意往嘴裡送。

章若虛看著她猶豫不決的樣子,又說:「如果他騷擾你,讓你感到為難的話,我可以幫你控告他!」

打官司這種事兒,沒有人比章大律師更擅長了。

傅清寧卻搖了搖頭:「他沒騷擾我……」

他一直安分得很,哪怕是昨晚上闖入自己的房間里來,也僅僅是強制性將她抱上了床,送了他一份新年禮物而已。

今天,他也只是給她送了份餃子,言語調侃幾句。

想到這兒,傅清寧的視線,又落到了霍錚送來的餃子盒上。

那是一家老字號的餃子館,做出的餃子很地道,傅清寧從小就特別喜歡吃這家的餃子。

後來,她還帶著霍錚去吃,他也很快愛上了這個味道。

章若虛離開以後,傅清寧一個人坐在房間里,靜靜的發著呆。

下午,到了晚餐時間的時候,門又被敲響了。

傅清寧一猜就知道是霍錚,所以沒有理會。

結果,下一秒,霍錚的電話就打了進來:「該吃晚飯了,我推著你,去樓下的自助餐廳里吃好不好?過年了,餐廳那邊很有氛圍,也很熱鬧,聽說還有禮物送呢。」

傅清寧有些無精打採的:「我不想去!」

「為什麼不想去?」

霍錚別有深意的問:「是身體不舒服嗎?」

傅清寧原本還有些懵懂,聽到耳邊傳來霍錚的笑聲,才忍不住怒罵道:「神經病,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除了睡覺還是睡覺?」

「哈哈,我又沒說什麼,你急什麼?」

見她惱火,霍錚的笑聲更加的肆無忌憚起來:「再說,現在你還要坐輪椅,身體不舒服不是很正常嘛!」

傅清寧深深吸一口氣:「你到底想幹嘛?」

雖然霍錚他並沒有幹什麼的,但是一想到他在桐城,而且就住在自己隔壁,傅清寧還是覺得渾身不自在,

她知道霍錚不是那麼輕易放手認輸的人,他跑到自己隔壁去住,肯定另有圖謀。

傅清寧現在是怕賊偷,更怕賊惦記著。

霍錚可是個既有賊心又有賊膽的人。

他聽完傅清寧的話,忽然顧左右而言他的來了句:「你那個高中同學,叫章腎虛的,是不是在追你?」

「他……」

傅清寧瞬間反應過來,罵道:「胡說什麼?人家叫章若虛,不叫章腎虛!你才腎虛!」

然而,在霍錚眼裡,他巴不得章若虛變腎虛!

他輕聲笑了:「胡說什麼?我腎虛不虛,你難道不清楚?還是你想再嘗試一次?」

傅清寧:「……」

她幾乎忘了,霍錚從來就是個不要臉的!

「他腎到底虛不虛啊?」

霍錚煞有介事的問:「要是不虛的話,我以後絕對不會這麼稱呼他了。」

傅清寧知道他在套話,想探知她跟章若虛的關係,到底到了哪一步。

是而,她有些挑釁似的道:「不虛!好得很!強壯得很!」

霍錚哦了聲,隨即笑:「只有這樣的男人,才配來追求我們家阿寧!」

「誰是你們家的?」

傅清寧反唇相譏:「你現在沒老婆,你是光棍兒,懂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