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 日

他取出那件頭盔詛咒之物,再一次用了出來。這一下,就直接將這件詛咒之物給復甦了!詛咒復甦,這向來都是詛咒世界中最恐怖的存在之一,因爲復甦的詛咒是沒有根源詛咒之物的,根本就不能終結這個詛咒。而且復甦的鬼魂會以自己以前的主人爲第一擊殺目標。只要一出現,必定就會直接向主人殺來。

所以。一般情況下,沒有執行者願意動用這一招。除非是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使用。

而這個時候的黃標已經完全瘋狂了,根本就想不到這些東西,只想着將一切都毀滅,緊接着,他竟然又想控制東方小白再次驅動黃家的那件詛咒之物!

要知道,那件詛咒之物是封印高位空間的關鍵,要是真的將這件詛咒之物也復甦了,那麼可就麻煩了,詛咒重新出現,那就意味着還需要進行一場血祭!

這還不是最麻煩的,最麻煩的是,現在這裏只有他們三個人,而這種復甦之後,他們三個有誰能活下來?黃標現在已經快要死了,就算是沒有詛咒的威脅也活不了了。而她自己的詛咒之物已經用完了,用肉體逃走,她怎麼可能逃得過兩個鬼魂詛咒?

就算是從來不依靠詛咒之物的天才灰燼,也做不到這一點。灰燼也是靠着自己強悍的智慧,每每在詛咒降臨之前逃脫詛咒,這樣才能活下來,而不是隻靠着肉體就逃出鬼魂的追殺。

至於東方小白,就更不要考慮了,要是黃標死了,那她乾脆就是昏迷的,連動都動不了,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還不如現在呢!這一次,李澄婉是真的絕望了,就算是黃家和隱山鎮中的人再來,也沒有用了!

但是這個時候,異變突發!本來安安靜靜一直被黃標操縱的東方小白,竟然出現了變化!只見到東方小白的身上突然出現了濃烈的黑色霧氣,這霧氣能夠被清晰的看見,因爲這霧氣竟然是發光的!而且發出的光,還是黑色的。

那種濃烈的黑色光芒,給人一種極爲刺眼的感覺,竟然比直視太陽還要刺眼!

“啊!”黃標突然一聲慘叫,顯得非常痛苦,捂着腦袋跪在了地上。顯然,他是受到了詛咒之物的反噬,而使得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東方小白突然出現了這樣的情況,黃標或許不瞭解,但是李澄婉卻是知道的。

對於東方小白被惡靈附體的事情,陳宏一直都是隱瞞的。不過對於三十三號島上核心的人,還是全都給他們說了,所以李澄婉也是知道這件事。現在看來,東方小白被惡靈附體也不全是壞事,還是有好處的。至少這一次讓他們免去了一次死亡的危機。

但是黃標此時已經瘋狂了,雖然精神方面的反噬讓他極爲痛苦,但是卻沒有直接將他痛暈過去,而這個時候他也展開了反擊。

“啊,小婊子!竟然還敢反抗,給我去死吧!”黃標加大了詛咒之力的輸出,讓那個針形的詛咒之物再次發動,和惡靈對拼詛咒力量。這根針只是一件中級詛咒之物,但是也是相當強的了,只不過在惡靈的面前才表現得這麼渣。

不過惡靈卻是寄生在東方小白的身體之中,和東方小白的靈魂互相糾纏,一直都想要吞噬東方小白的靈魂。而現在這根針的出現威脅到了他寄主的安危,它自然要出來了。否則東方小白要是死了,那麼它也會立即被重新打入高位空間之中,到那時在想要來到現實世界就是千難萬難了!要知道,就算是這次任務中那個終極boss,一箇中級的死靈,還不是不能降臨到現實世界?

惡靈終歸是惡靈,就是比一件小小的中級詛咒之物要厲害。只不過用了幾秒鐘,就將那根紮在了東方小白身上的針給逼出了體外。而且,黃標竟然直接被爆頭了!

這可是讓李澄婉心驚不已,對於這三大最強詛咒也有了全新的認識。要知道,黃標雖然已經發瘋了,但是他還是一箇中級執行者,最主要的是,他的頭上還戴着那頂頭盔!那可是一件中級防禦類的詛咒之物,竟然根本沒有起到作用!

不過馬上,李澄婉又開始絕望了!因爲這一次東方小白身上的黑色霧氣竟然沒有變淡消失!這意味着什麼?這意味着,東方小白的靈魂已經淪陷了!起碼現在是已經淪陷,就不知道還能不能恢復了。畢竟東方小白現在是昏迷的,要是醒過來,或許就能重新掌控自己的身體。

不過這還不是現在最麻煩的,黃標一死,他的那件頭盔詛咒之物已經復甦了!而詛咒復甦這種事情,李澄婉還真沒有經歷過。只知道復甦後的詛咒幾乎就是無解的。東方小白或許可以憑藉體內的惡靈活下去,那自己呢?

穿呀!主神 東方小白體內的惡靈復甦,黃標的詛咒之物復甦,這兩者都是詛咒,而自己只是一個人類,是絕對不可能和這兩者相比的!而這兩者可能還會率先攻擊自己,將自己殺死!

李澄婉再一次陷入了絕境之中,不過這一次她的心情比之前已經平靜了很多,甚至能夠平靜的看着頭盔詛咒復甦之後那個鬼魂在逐漸的接近自己。

沒辦法,任誰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經歷了幾次的生死危機,對於生死都不會看得太重了。

不過李澄婉仍舊沒有放棄,她迅速的向着東方小白移動。東方小白雖然被惡靈佔據了身體,但是惡靈畢竟還沒有完全吞噬掉東方小白的靈魂,所以這具身體之中仍舊有着東方小白的意識。

只不過這意識暫時昏迷了,還在沉寂之中。李澄婉要做的就是將東方小白喚醒!只要將東方小白喚醒,那麼就能夠度過這次危機。因爲東方小白的手上還有一件沒有使用過的詛咒之物,而且她的聖盃還有一次羣體攻擊的手段。這兩個手段加起來,足可以度過這次的危機了!

李澄婉衝到東方小白的身邊,然後就伸手去拉東方小白。可是當她的手觸碰到東方小白的肩膀時,那附着在東方小白身上的黑色霧氣突然涌動起來,直接將李澄婉緊緊的纏了起來!

李澄婉根本就沒有機會躲閃,就被抓了個正着。而且那黑色霧氣還好死不死的纏住了李澄婉的脖子,她感覺到自己快要窒息了。

“難道這次真的不行了嗎?”。李澄婉在意識消失之前最後一次想到。



。, 還好剛纔有白光包裹,陰兵沒有發現道空已經魂飛魄散,要不然自己肯定沒這麼好脫身。

宋星海又是慶幸又是後怕,魂魄穿過灰濛濛的空間,重新迴歸肉身。

“師兄!”

“師兄回來了!”

一見宋星海睜眼,圍在旁邊的師弟師妹瞬間圍了過來,七嘴八舌的詢問怎麼樣了。

“唉……”宋星海嘆了口氣,一臉沉痛的說道:“雖然我盡力施救,但是道空的魂魄還是被陰差抓進了陰司,我真是愧對師弟啊!”

一聽這話,清風山弟子也是一臉的黯然,都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覺。

“師兄不用難過,你已經盡力了……”

“雖然道空師兄入了陰司,但是魂魄完整,還有投胎轉世的機會。”

“對……師兄,你就別自責了,道空枉死,來世必有厚報。”

萌寵嬌妻不要逃 衆人紛紛勸慰宋星海,宋星海又是一聲長嘆,冷聲說道:“道空身爲我們清風山弟子,不管怎麼說也不能死得這麼不明不白,這件事一定得討個說法!”

一衆弟子立刻點頭……

“師兄說得對,咱們一定得爲道空師兄報仇。”

“殺了那賊人!”

不過也有幾個弟子面現猶豫,低聲說道:“可是那人看上去很難對付,要不咱們趕緊回山,請師父出山?”

宋星海哼了一聲,“我這一次來江城就是爲了壯大我清風山名聲,要是什麼事都請師父出山,豈不是顯得我清風山無人!”

“師兄教訓得是……”那弟子縮了縮腦袋,不敢吭聲了。

宋星海環視一眼:“雖然我不知道那人是誰,但是看他對待張誠的態度,明顯是認識,而且張誠之前偏幫那隻鬼首還是那人的徒弟,他們之間肯定有關係!”

“師兄說得對!”一個弟子黑着臉,憤慨的說道:“肯定是這小子勾結鬼物,故意搗亂,不想讓師兄抓住妖人!”

宋星海眼中閃過一絲陰狠,咬牙道:“勾結鬼物殺害我清風山弟子,我肯定不會讓他好過!”

與此同時,在距離樹林的另一面,林天生就好像什麼都沒做過一樣,只是目光溫和的看着林婉兒。

張誠站在旁邊連大氣都不敢出,自己這位岳父大人太生猛了,一個真人下品的法師,被摸了摸毛就斷氣了,這尼瑪也太誇張了吧。

林婉兒現在也是法師了,見到自己父親的手段更是驚訝,在她的印象裏,自己的父親一向沉默寡言、不苟言笑,怎麼也沒想到居然這麼厲害。

“婉兒,你是不是還在怪我……”林天生緩緩說道。

林婉兒一愣,神色有些複雜,她還小的時候林天生就不告而別,一走就是將近二十年,要說不怪那肯定是假的。

她曾經無數次的幻想過,如果有一天見到林天生,自己會是什麼反應。

責怪?斥問?還是嚎啕大哭?

但是等真的見到的時候,林婉兒才發現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萬般感觸堆積在心頭,最後只是化作兩行清淚緩緩淌下。

林天生嘆了口氣,“當年我之所以離開你,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以後你會慢慢明白的。”

說完林天生轉頭看向張誠,淡淡的說道:“我不管你前世是誰,既然你今生選擇跟我女兒在一起,那就要做好承擔一切後果的準備。”

張誠一個激靈,連忙小雞啄米般的狂點頭。

林天生凝視着張誠,嘴角緩緩露出一絲微笑,“不過你今天的表現我很滿意,希望以後也不要讓我失望……”

說完之後,林天生轉身走到宮裝鬼首身邊,低聲囑咐了幾句,然後就揹着手朝來時的方向走去。

“爸!”

一見林天生要走,林婉兒連忙大叫一聲。

林天生沒有回頭,聲音緩緩飄來。

“你有你的宿命,我也有我的宿命,不要哭,有緣自會再見……”

風驟然增大,吹起林天生的黑衫,託着他猶如飄然而起,掠過山谷間的空地,轉瞬沒入夜色之中。

張誠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我的天!還能騰雲駕霧?難道我這岳父已經成仙了?

愣了好久,他才突然驚醒過來,扯着喉嚨大喊道:“叔!你別走啊!去我家坐坐啊!我那兒有上好的龍井,還有大浴缸!要不我請你去洗個腳?做個馬殺雞什麼的?”

“尊上……別喊了……”宮裝鬼首走到張誠旁邊,搖頭道:“我師父已經走遠了。”

張誠悻悻的閉上了嘴,對宮裝鬼首說道:“我這岳父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啊,這還沒說上幾句話呢,怎麼就走了。”

宮裝鬼首嘴角抽了抽,低聲說道:“我師父今天說的話比他以前一個月還多。”

說完她看着滿臉哀怨的林婉兒,款款行了個禮,“師姐,你也別傷心了,雖然我不知道師父當年爲什麼會不告而別,但他一定有苦衷的。”

林婉兒抹了抹眼淚,緩緩點了點頭。

宮裝鬼首是林天生的徒弟,叫她一聲師姐也沒問題。

她猶豫了很久,鼓起勇氣問道:“我爸現在……是人是鬼?”

“我不知道……”宮裝鬼首搖了搖頭,“不是我不說,而是師父修爲太高,沒人能看得透,不信你問尊上。”

請你死心吧 張誠摟着林婉兒的肩膀,柔聲安慰道:“你放心吧,我岳父這麼變態,如果他不想的話,這世間誰能讓他變成鬼,你別瞎想了。”

林婉兒一聽這話,忍不住掐了張誠一下,“你纔是變態呢!不許你亂說。”

“是是是……我錯了……”張誠連忙求饒,苦着臉說道:“你爸這麼厲害,以後我都不敢欺負你了,看來我在家裏的地位要直線下降了。”

看見張誠這模樣,林婉兒破涕爲笑,拎着他的耳朵說道:“知道就好,看你晚上還敢欺負我。”

剛一說完,林婉兒就發現自己說錯了話,忍不住俏臉一紅,偷偷看了一眼宮裝鬼首。

不過宮裝鬼首明顯沒聽懂話裏的意思,一臉的呆萌。

張誠撓了撓頭,問道:“對了,你還沒說今天你們來這兒幹什麼呢?難道我岳父也是來抓那隻混沌的?” 而就在李澄婉失去意識的一瞬間,她的身邊突然出現一道空間裂縫,然後一隻乾枯的手掌就這樣伸了出來.緊接着出來的是一個人,不,那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具乾屍!正是蕭晨的殭屍分身!

殭屍分身出來了,蕭晨當然不能落後,也隨之出來了.他這一次從高位空間迴歸現實世界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比之進去不知複雜了多少.他是集中了詛咒之眼,詛咒心臟和殭屍分身的左手,三者合一才最終將空間撕裂開來,重新回到了現實世界.

但是蕭晨也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回來,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李澄婉被東方小白身上散發出來的黑色霧氣籠罩着,而且脖子上還被霧氣凝成的繩索緊緊的纏住,眼看就要不行了!

蕭晨哪顧得上發生了什麼,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將李澄婉救下來.蕭晨身上灰色的霧氣迸發而出,心臟跳動的聲音震動了整個小院.然後那黑色的霧氣就像是遇到了天敵一樣,趕忙推開,甚至就連東方小白體內的惡靈也是趕緊縮回了東方小白的體內.

而東方小白和李澄婉兩個人就這樣直接軟到在地上.蕭晨趕忙上前查看,但是卻發現一邊竟然還有一隻鬼魂,而且似乎還是詛咒復甦出現的!而黃標的屍體也就在那裏,頭顱碎裂,頭上的頭盔也沒有了.

蕭晨心神一動,那灰色的霧氣重新涌動,剎那間掩蓋了鬼魂.不到三秒鐘的時間.鬼魂就被驅除了.這讓人家一箇中級鬼魂情何以堪?本來詛咒復甦之後想要大殺四方的!但是剛剛出來,就感應到一個惡靈在身邊.雖然是一個低級惡靈,但是也無限接近於頂級鬼魂了.它趕忙去殺另外的一個人類.

但是這個人類還好死不死的跑到了惡靈身邊.這一下成了惡靈的獵物,自己自然是不敢上去搶,只能等到惡靈老大殺完之後能夠帶領自己大殺四方.

但是誰能想到在這個時候邊上還正好又出現了一個傢伙,這個傢伙雖然是個人類,但是展現出來的力量卻是相當強大.而且似乎還是惡靈老大的剋星,惡靈老大竟然做起了縮頭烏龜!而那個人類確實強大,一下子就將自己給弄回了高位空間之中.

以上是那個鬼魂的內心獨白.當然,假如它有智慧的話,一定會這麼說的.

見到兩個女人軟到在地上.蕭晨也知道現在不是詢問剛剛發生了什麼的時候.他先是將掉在地上的詛咒之物撿了起來,接着又是抱起了兩女.當然,自己抱着的是東方小白,而李澄婉.只能辛苦她一下.被殭屍分身抱着了.

希望她不要在被抱着的時候醒過來,否則很可能會直接展開攻擊.要知道,殭屍分身的那張臉和鬼魂也相差不了多少,一張連一點水分都沒有的臉,相信大家都能想象得到吧.畢竟《木乃伊》這個電影很少有人沒有看過.

蕭晨和自己的殭屍分身將東方小白還有李澄婉抱進了自己的小屋之中.也就是他第一次覺醒記憶時所在的那個小屋.那裏本來是被濃霧籠罩了,所以蕭晨和東方小白已經搬了出來,不過現在高位空間已經重新被封印了,濃霧也都消失了.

蕭晨回到小屋之後.查看了一下兩個人.其中東方小白的情況非常嚴重,倒是沒有什麼損傷.但是她的精神已經幾乎崩潰了!

本來東方小白的精神就已經嚴重透支了,在一天之內畫了整整十張血符咒,東方小白只不過是一個低級靈媒,怎麼能支撐得住呢?而且在之後,用針形的詛咒之物攻擊黃標的時候,還被黃標反噬了,被控制了靈魂.

在之後,體內的惡靈又復甦了,和黃標對拼了一記.其實這些都沒有什麼,只要人活着,靈魂依舊在之中,那麼就可以恢復.畢竟精神力只不過是靈魂的附屬,只要靈魂還在,還怕沒有精神嗎?

真正眼中的事情,是東方小白體內的惡靈!這惡靈一直都想要吞噬東方小白的靈魂,佔據東方小白的身體.這樣一來,東方小白就將會成爲一個擁有智慧的惡靈!

而不管是東方小白,還是蕭晨和陳宏,都是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因爲那樣的東方小白,雖然依舊擁有東方小白的全部記憶,但是卻已經不能稱之爲東方小白了,那已經是一個惡靈了.將不會再以生存爲目標,而是會殺戮人類!而且危害性絕對要比一個頂級的鬼魂更大,因爲鬼魂最好對方的地方就是他們沒有智慧!

東方小白此時精神透支,又受到了精神攻擊,靈魂已經虛弱到了極點.雖然不會被消滅,但是阻礙惡靈吞噬的力量就又弱了很多.本來東方小白只是有很小的一部分靈魂被惡靈融合了,但是現在,東方小白的靈魂幾乎已經被惡靈佔據了大半.雖然並沒有完全吞噬,但是這也只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

而之所以李澄婉能夠撐到蕭晨迴歸現實世界而沒有被惡靈幹掉,也正是因爲惡靈在忙着吞噬東方小白的靈魂,否則只需要一招李澄婉就撐不住了.要知道,那可是堪比最強高級執行者的惡靈!

蕭晨現在也沒有辦法,剛剛雖然強行爆發了詛咒心臟的力量將惡靈重新逼了回去,但是惡靈現在已經和東方小白的靈魂大半都重合了,根本就不能下手,否則東方小白很可能會直接死掉.

而且,就算是他能出手,也對付不了惡靈.惡靈只不過是出於天生的等級壓制,而被他體內的詛咒心臟嚇退的,以蕭晨現在掌握的詛咒心臟的力量,根本就不能對付得了惡靈.

而這個時候,李澄婉醒了過來.蕭晨趕忙過去看看她的情況.還好,只不過是窒息,剛剛意識模糊暈了過去,蕭晨就感到了,要是在這樣一會,可能就醒不過來了.

";咳咳咳.";李澄婉醒來就是張口大咳,沒辦法,任誰都得是這樣.蕭晨端過來一杯水,喂她服下,然後又給她拍了拍背好不容易緩了過來,這才注意到蕭晨.

";啊

,你回來了!";李澄婉十分驚喜,自己沒有死,而蕭晨也回來了,不用想就是蕭晨救了自己.

";剛巧趕上你要死了,要是再晚回來幾秒鐘,可能你的喉嚨就要被勒斷了.那惡靈散發出的黑色霧氣凝成的繩索可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這也就是沒有重視李澄婉,否則那是可以直接攻擊靈魂的,直接就將李澄婉的靈魂拖入高位空間之中,永墮地獄,別想再醒過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弄成了這個樣子?按理說以你們兩個的實力,就算是血祭失敗,也不至於搞成這樣!黃標又是怎麼死的?";蕭晨在進入高位空間之前可是仔細考慮過的,憑藉他們兩個的實力,足以應付突發狀況,何況還有一個黃標在旁協助!

";別跟我提那個黃標,就是他差點害死我們兩個!";緊接着,李澄婉就將她今天晚上經歷的波折過程整個和蕭晨講了一遍,然後還在意識傳導器中大罵黃標,將蕭晨雷成了焦糊狀!

他沒有想到李澄婉這樣外表冷漠的女人罵起人來竟然會這麼瘋狂,嘴中一個髒字都沒有,但是卻是字字誅心!他懷疑,要是黃標還活着,被李澄婉這麼一罵,都能在死過去.殺傷力絲毫不比她捅黃標那兩刀差啊!

";你呢?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這還不到一個小時呢!";李澄婉看了一眼屋子中掛着的一個掛鐘,疑惑的問蕭晨.蕭晨可是去了一趟高位空間,竟然會這麼快就回來了,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而且之前她可是聽黃標說的明明白白,管家可是要對付蕭晨的,一明一暗,還帶偷襲,再配上管家那絲毫不比蕭晨差的實力,蕭晨這麼安穩的回來讓李澄婉感覺不可思議.

";找到書頁當然就直接回來了!";蕭晨笑着晃了晃手中的書頁,得意的笑道.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運氣這麼好,在高位空間中找回失落的詛咒之物也就罷了,找到書頁完全就是運氣了.

本來他進入高位空間中尋找書頁也不過是無奈之舉,高位空間那麼大,找書頁這種小東西簡直就是大海撈針.找到的機率很小,只是因爲沒有別的好辦法,所以纔將希望放在了這上面.

可是哪能想到,蕭晨在將自己的詛咒之眼尋回來之後,只是隨意的走了兩圈,就遇到了幾隻殭屍!

沒錯,就是殭屍,而且這殭屍還是他的熟人,就是黃老太爺那些血祭的人!

他們竟然變成了殭屍,這讓蕭晨感到措手不及,不過幾只小殭屍,還是很好對付的.幾下將之驅除,然後就從他們出現的地方找到了失落的書頁!

蕭晨這麼一說,也將李澄婉說樂了,還真有點打怪爆裝備的意思!() “對……”宮裝鬼首點點頭,“師父這次來江城也是爲了混沌的事,不過混沌無形無相、生性狡猾,師父也懶得親自去找。我今晚是閒得無聊,見有法師做法所以就來瞧個熱鬧,誰知道被人發現了,要不是以爲這些法師是尊上的手下,我早就殺了他們了。”

“哦……”張誠想了想,無所謂的聳聳肩,“那都是些小雜魚,不用管他們。對了,既然你們也跟到這兒來了,那是不是說明左慈……也就是混沌的老巢就在這附近?”

宮裝鬼首搖搖頭,“不知道,我也是聽到消息所以過來看看,之後被圍了才用心念通知的師父。之前師父說過,混沌是殺不死的,等你們找到了,他再過來撿個現成就是了。”

我這岳父倒是挺會偷懶的……張誠暗暗腹誹了一句,接着問道:“那他抓混沌來幹什麼?”

“這個我沒問過,就算問了師父也不會說。”宮裝鬼首接着說道:“不過師父離開之前讓我轉告你,混沌無形無相,用百里甘霖術來找混沌,純粹是白癡行爲。”

“管我什麼事……我也是來看熱鬧的。”張誠聳聳肩,一臉的無辜。

“師父還讓我告訴你,如果真想抓住混沌,還是到城裏去找,混沌天生喜歡利用人心,不會藏到荒郊野外來的。”

張誠黑着臉哼道:“我就知道攪屎棍不靠譜,浪費老子時間。”

宮裝鬼首笑了笑,施禮道:“師父讓我說的話已經說完了,尊上自己保重……”

“等等……”林婉兒問道:“如果我想見他……該去哪找你們?”

宮裝鬼首搖搖頭,“師父想見你的時候自然會出現,如果他不想見你,就算你找遍陽間也見不着他。”

說完,宮裝鬼首黑裙一舞飄上了天空,朝着林天生消失的方向飛去。

張誠看了看四周,發現華龍還一臉呆滯的站在一旁,跟他一般表情的還有無爲子。

他乾咳了一聲,對無爲子說道:“看來今天是白跑一趟了,你要不要在江城玩兩天再走?”

無爲子驚醒過來,神色複雜的看着張誠,半晌後搖頭說道:“不勞張道友費心了,貧道這次下山是奉師門之命,還要趕着回去,下次如果有機會,再來叨擾道友。”

張誠知道對方肯定急着回去彙報今天的事,畢竟一隻混沌就夠麻煩了,現在居然又多了一隻鬼首,更可怕的是還有那不知身份的林天生,搞不好還要出大事。

無爲子跟張誠華龍道別之後,轉身急匆匆的走出了山谷,上了一輛越野車離開了這裏。

張誠也沒心思管他,原本今晚只是想看個熱鬧,沒想到居然見到了林婉兒的父親,而且還超乎想像的牛逼。

從對方的話語裏,他聽出林天生肯定認識自己的前世,也知道林婉兒是霓裳轉世,這麼看來的話,當年他收養林婉兒可能還是有意爲之。

不過十幾年前他爲什麼又突然不告而別?他現在的身份又是什麼?

一想到這些,張誠就覺得自己的頭都大了。

不過好歹也是一家人,突然多出這麼牛逼一個岳父,對自己肯定沒壞處,張誠索性也不多想。

今天的事對林婉兒的衝擊很大,張誠扶着她上了華龍的車,返回了龍灣別墅。

到家之後,張誠把林婉兒扶進臥室,讓葉小曼安慰安慰她,畢竟女人之間要好說話一些,自己則下了樓,跟華龍坐在了沙發上。

華龍一路上都皺着眉頭,但是礙於林婉兒在旁邊不好開口,此時張誠一坐下,他就立馬說道:“這林天生也要抓混沌,到時候你怎麼辦?”

張誠聳了聳肩,“什麼怎麼辦?我現在只是爲了完成謝七爺安排的任務,只要能抓住混沌就行,至於誰抓還不是一樣。”

華龍指了指張誠的領口,“你是豬嗎?混沌被分割成幾份,又不是隻有一隻,要是到時候他問你要阿肥,你是給還是不給?”

張誠一愣,摸了摸掛在脖子上的金鍊子,想了想說道:“這些到時候再說吧,萬一我老丈人也是想養個寵物呢?反正都是一家人,誰養不是養。”

華龍差點沒暈過去,“你以爲誰都像你這麼沒心沒肺啊!拿混沌當狗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