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5 日

他又馬上找殘圖花了五千功德兌換了一本《食神心經》,學習后,心中豁然開朗,馬上再往鍋里加了十片桂花葉,三個辣仙椒,還有些許食鹽,大把姜蔥蒜。

不一會兒,超級香味自動迷散開,夏鴻騰的慧眼自動打開,但見『八卦鴛鴦鍋』上的香氣中,許多小字元亂飄:

四品風狼:魂力+400,靈力+400。

一勺天歲水:魂力+100,靈力+100。

靈植神桂葉,靈力+50。

奇植辣仙椒,靈力+10。

四品風狼皮+6。

四品風狼血+1500。

夏鴻騰看得一愣,四品風狼皮+6是什麼東西?

他直接往這地方一點,頓時飛出六張似活狼一樣的狼皮,幾乎沒有半點破損。

這手工,完全巧奪天工,不愧為聖后的手段,優雅,靈巧,無跡可尋。

夏鴻騰又往四品風狼血+1500的地方一點,頓時1500團小血球如氣泡一樣飄浮出來,夏鴻騰忙用三個大缸去盛,略聞一下,其純凈度幾乎跟殘圖提取的相媲美。

好東西啊,以後自己儘管往這個『鴛鴦鍋』里扔凶獸即可,扒皮,抽血,切肉,全都自動完成,完全不用自己操心。

這個聖帝對聖后太貼心了,這禮物送的,我給101分……

「咦,什麼東西這麼香?」李廷蘭聞著味就走了進來,看到夏鴻騰正對著一個大鍋發獃,她直接看愣了,「夏大哥,你在幹嘛?別說你在用佛系混燉法做菜!」

「哈哈哈,廷蘭,你來的正好,剛才我做菜時忽然發現,要想成為一個正宗的靈廚師,各種考證絕對不能少,所以廷蘭,下次必須去如夢宮考塊《如夢令》,否則你不可能成為高級靈廚師!」

李廷蘭很奇怪夏鴻騰為什麼這樣說,其實她家老爹就是一個隱居的靈廚師,否則你以為她大哥李廷超為什麼對製作葯墨有一手?

就因為很多靈廚師中講到的搭配,跟制墨搭配有著詭異的類似,也叫異曲同工。

可是她從沒聽老爹說過要想成為真正的靈廚師,會跟《如夢令》搭上關係呀?

「讓我來品品你燒的風狼肉味道如何!」

李廷蘭說著手裡多了一雙筷子,夏鴻騰做的烤魚一直讓她念念不忘,現在她成了靈龜師又得到夏鴻騰送的一縷天火后,她已經從老爹那裡繼承到靈廚師傳承。

「咦,這一塊肉居然有7點靈力,還有7點魂力,夏大哥你是如何做到的?」

李廷蘭完全不敢相信,又隨意挑了一塊肉,還是這種一模一樣的味道。

這傢伙是怎麼辦到的,李廷蘭可是嘗過自己老爹做的風狼肉,老爹曾說,能把風狼肉燒出『一成靈力,一成魂靈力』就算邁入靈廚一道,燒出三成靈力,三成魂力,就是高級靈廚師。

要知道燒出魂力極難,她目前憑著天火和絕對味感,也只能時靈時不靈地燒出二成魂靈力而已。

現在這傢伙居然燒出七成靈力和七成魂力,這是什麼級別的靈廚師可以定位?

李廷蘭對自己剛被老爹用秘法激活的超級靈舌相當自信,自己的『絕對味感』絕不會出錯的!

夏鴻騰看到李廷蘭一口道出風狼肉的魂靈力含量有點懵,要知道他的慧眼看到的正是這個數據,感情別的靈廚師是用舌頭嘗魂靈力的,自己真是漲見識了。

聽到李廷蘭想向自己取經,忠厚的他笑笑道:

「秘法無它奇,只因恰有好聖器。等你哪日有了順手的聖器后,廚藝自然會暴升幾級。」

「這,這……你這樣說會沒有朋友的!」

李廷蘭被暴擊的居然無言以對,秘法無它奇,只因恰有好聖器,你跟我這個窮人提聖器是啥意思?

這麼高端的話題,你存心打擊我是不是?她一臉委屈加不甘地看向夏鴻騰。

夏鴻騰還指望她幫自己賺大錢呢,自然不會讓她有情緒,想了想道:「來,我送你一套靈廚秘籍,還有五百隻靈獸,讓你慢慢研究!」

說著,打出一道玄光,把從殘圖那裡買來的靈廚術復了一份傳給李廷蘭先。

李廷蘭有自家靈廚術作對比,馬上看出夏鴻騰給的靈廚術要博大精深百倍,如何不知道又從夏鴻騰那裡弄到好東西了,直接飛奔向夏鴻騰,抱住他給了一個深情的熱吻。

「謝謝夏大哥!」

「咳咳……」

剛剛連訣趕來的夏家四個長老以及薩荒二老和無邪雙怪,正好看到不該看的一幕,好在這些老傢伙司空見慣這種事,假裝咳嗽幾聲作提示。

李廷蘭哪知道自己隨便搞逆襲就被這麼多人撞到,馬上紅著臉低著頭,急忙跑開。

「眾位這是?」

夏鴻騰的臉皮明顯要比李廷蘭厚多了,他不知道這些老頭的鼻子這麼靈,自己正想找人找他們,卻自己提前找來了!

咦,不對!

夏鴻騰很快看到這幫人神情不對,他們想幹嘛? 這次組團來找夏鴻騰是夏家二長老牽的頭,此次被夏鴻立擺了一道,大家都有責任,二長老覺得當面正式向夏鴻騰認錯表決心才絕,否則這個莊主一氣之下把他們趕走就虧大了!

「莊主,這次來,我們是正式向你道歉的!總的來說,這次事件我個人要負主要責任,因為對方來人是跟我暗中接頭的,是我心生貪念,被一千兩好處費蒙了心,從而從中遊說,促成此事,請莊主發落!」

大長老和其他兩位長老也忙恭身請罪道:「我等不查,未以莊主為第一擁護人,是為大錯,請莊主發落!」

原來是找自己認錯的,不過夏鴻騰一想到這幫老頭吃裡扒外就氣不打一處來。

「良禽擇木而棲,君子擇善而從。我希望你們的招子放點些,這次我可以揭過,若有下次,恩斷義絕,絕不輕饒!」

他冷冷地掃了眾人一眼,眼下正是用人之際,再加上老太君還住這裡,只能放些狠話,再給些甜頭,看看能不能藉此機會徹底馴服這幾個老頭。

二長老帶頭保證道:「多謝莊主寬宏大量,以後我等唯莊主馬首是,跟二少誓不量力!」

「對對,通吃山莊以後就是通吃山莊,再不接受什麼夏家代家主管理!」三長老也明確表態!

「好!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看到這兩個跟夏鴻立走得很近的兩老頭都旗幟鮮明地表態,夏鴻騰決定也給他們來點甜頭福利嘗嘗!

「來,都別豎在那裡,到那張桌子候著,老實說,跟我混,你們級別都太差了,呆會看看我的師門秘法能不能幫你們吹成胖子……」

夏鴻騰轉頭正看見吳謝那兩老頭眼睛盯鍋里看,根本沒聽他在教訓人,馬上冷冷地話鋒一轉,「說你呢,老吳老謝,沒看到薩黃和薩隱都成六品中期的靈龜師了嗎?」

一直自我感覺良好的無邪雙怪傻眼了,怎麼扯到我們身上了?升級這種事能急得來嗎?

「等等,莊主,您的意思是說,這兩位哥是被你師門秘法強行催熟的?」

「嘿嘿嘿嘿……」薩黃薩隱兩人的奸笑代替了夏鴻騰的回復。

「哇哦,莊主,我們兩人一直盡心儘力為莊主幹活,求也對我們施秘法催熟!」吳節義豈能不知道這位爺想玩人前顯聖,馬上自告奮勇地跪下要求當實驗品。

頂流影后 謝東來同樣是機靈的老狐狸,同步跟著跪下道:「對對,莊主,此次驅逐戌衛軍我可是踢飛過十幾人的,求莊主也讓我升一級!」

「起來,像什麼話,給莊主我認真辦事,我會少了你們好處?」

夏鴻騰說著對兩人慧眼一掃,這兩人也算厚積薄發,靈力值已經相當接近六品中期靈龜師的要求,功德值略微比業力值少點,吳節義差120點,謝東來要差190點,魂力值也略微比六品中少點,這兩項強制指標不達標,難怪觸碰不到天劫。

不過,這些在夏鴻騰眼裡都不算事,靈力和魂力值完全可以通過食療來補滿,至於功德值嘛,哥可以幫你買單,前提是,你得去我雷澤谷封地,給我搬幾天石塊!

心中有了計較的夏鴻騰又等了片刻,看到連夏奴赤和麻六都聞著香味找借口來了,也沒見其他外人來,就知道今天設鍋要套的那些老狐狸不會再上鉤。

他的神色相當不爽,算了,還是起鍋。

夏鴻騰剛盛了一碗肉,慧眼不自覺一閃,卻見肉上靈氣快速掉到+2,我靠,這肉還不能離開鴛鴦鍋太久,十息之外,靈力就快速渙散。

看來只能圍著吃了,夏鴻騰打了一個手訣,鴛鴦鍋瞬間變大一倍,他招呼道:「都別流口水了,自己搬桌椅圍過來!」

說著自己找了一塊靈力魂力同+7的肉塞嘴裡,狼肉入口略咀嚼便化,感覺辣仙椒獨有的辣味伴著溫和的靈力,從喉嚨里直流丹田。

就是這個味!

夠爽,夠辣,夠霸道!

無邪雙怪當人不讓地快速搶佔到好位置,兩人手速超快地下筷撈肉,第一塊肉下肚,眉梢瞬間狂展,連一聲感慨都沒有,直接爭先恐後地夾第二筷肉。

被這兩個不知羞恥的老頭一帶節奏,其他人也唯恐撈不到肉了,馬上也快速動起手來。

遇到如此美味,再笨的人也知道此時不是說廢話的時候,全都悶聲呼呼地撈肉。

六條風狼肉在這些大胃王的筷子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少,正在夏鴻騰想用慧眼看看這幫貨補到什麼狀態時,卻聽有人猛的一拍桌子。

「啊,我受不了了!」

二長老只覺肚子撐的厲害,耳畔隱隱傳來雷音,聞聲望去,屬於自己的雷劫已經慢慢在空中醞釀而成。

「莊主,我居然吃肉吃出雷劫了,容我先去渡個劫再回來重謝你!」他再笨也知道抱對夏鴻騰的大腿了,此時容不得再呆,說著飛出天然居踏龜而去。

「呀,二哥,你向南飛遠點,我也吃肉吃出雷劫了!」三長老如何不知道是夏鴻騰讓他也傳染了久違的天劫,對他莊重地躬身道:「多謝莊主,王某銘刻於心!」

「去吧,向西飛遠點!」夏鴻騰擺擺手!

「咦,莊主,我明明隱隱感應到雷音,可就是不能撥雲見雷,這是為何?」吳節義吃的最多,魂力和靈力都已是補到大圓滿,可是功德被業力壓制,如霧霾蓋頂,雷音雖在動卻是找不到人轟。

「我也是耶!怎麼回事?」謝東來狂運自己修鍊的心法,發現速度快了十倍,能感應到雷音,可就是溝通不到雷劫!

「你們這種情況也是大多人普遍的情況,我就給你們講解幾句,用我師門的話說,你們這是業力蓋頂,功德被壓制了。所以,即使某方面已經達到升級的標準也沒有用,因為沒有得天眷顧,再多努力也是枉然!」

「呀呀呀,求莊主指點迷冿,以後你指哪兒我就咬哪兒!」

「對對對,我是莊主您忠誠的小奶狗,求莊主照顧啊!」

眼看一甲子的壽元就在眼前卻不可得,無邪雙怪又重新刷新了自己的底線。 看到兩人表演的如此賣力,夏鴻騰也知道是時候松點口,雙手背後學高人風範抬頭望天道:

「也罷,我就用師門秘法助你們溝通到雷劫,以後記得多積功德,就不用像今天這般欲求無門!」

「多謝莊主!」

聽到夏鴻騰願意出手,兩人忙齊齊磕頭。

眼下生命體即將進化,可是看得到卻摸不到那層皮,讓他們有勁也沒地方捅,人生最大的痛苦莫過於此。

功德一說,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特高大上有沒有?

聖家絕學,果然不同凡響。

夏鴻騰看人家對自己施了最高規格的禮節,也不再磨蹭,輕拈手訣,給兩人各打進一道功德玄光,直接把兩人功德補圓滿。

「我靠,我溝通到雷劫了,莊主,大恩不言謝……呸呸呸,老謝你他娘往東飛遠點,別跟我的雷劫串燒了!」那道玄光一入體,吳節義第一時間就發現頭上烏雲被破開,隨後便感應到雷雲越來越大,他馬上往北飛去!

「哈哈,我也溝通到雷劫了!」謝東來被夏鴻騰的手段直接折服,感應到自己的雷雲快要降下,忙朝夏鴻騰一拱手示敬,隨後一刻也不敢停,快速往東飛!

「老赤,莊主,這附近還有可以適合渡天劫的地方嗎?」麻六忽然也放下筷子問道。

夏鴻騰抬頭望去,好傢夥,麻六這老頭最近幫大家抽空打打鋤頭菜刀什麼的,居然功德值是這幫人之中賺的最多的,幾近翻倍。

「怎麼,你也感應到天劫了?」

「嘿嘿,莊主,自從你上次幫我升了一級后,我感覺生命體似解鎖了一樣,打起鋤頭菜刀什麼的,特有勁,剛才吃了幾口狼肉,耳朵便隱隱傳來雷聲。」

麻六現在已經完全適應在通吃山莊的生活,原本以為夏鴻騰會把他圈起來當器奴養,誰知道這個莊主根本理都懶得理他,自己想找他反而都看不到人。

現在由於通吃山莊就他一個人會打菜刀和鐵具,在眾人中人氣相當高,手下徒弟已經帶了十個,每天在旁邊隨便指點一下,就有苦力忙著在他面前爭寵表現,感覺瞬間達到了人生的最高點。

夏鴻騰根本沒看麻六意氣風發的樣子,直接冷冷地道:「附近沒渡雷劫的好地方了,為引發雷劫竄場事故,你們暫時壓壓氣息,等第二批吧!還有,狼肉也先別吃,先各自悠著點!」

聽夏鴻騰這麼一說,老赤和四長老也不敢吃了,他們覺得自己應該都是第二批……

天然居十層茶房處,木老正召集眾住客喝茶,隱隱透露話音,說夏鴻騰在下面設宴,希望大家到時能出面幫忙扛一下來自戌衛軍高手的壓力。

但是這幫老狐狸根本裝作沒聽出木老的話音,全部打哈哈地略過木老的話,任他暗示幾次,也沒有接話題。

老實講,眾人雖然位高權重,但是終究年歲大了,性情也溫和不少,早就沒有了懟天懟地的心勁,覺得不再為家族豎沒必要的強敵。

木老只能低頭喝悶茶,這幫老哥終究是老了,再也沒有當年一呼百應、豪氣沖雲天、策馬抗外域的氣勢。

「咦,誰在渡劫,動靜不小啊!」遠處天際一聲悶雷打破了這裡的氣氛。

「好像不對,什麼人的天劫能引起方圓千里都是雷劫的?」其中一個六品靈龜師道。

「這有什麼?我剛感應了一下,那是有四人各佔了一個方位渡天劫!」 槍炮領主 某七品靈龜師道。

「四人同時渡天劫?怎麼可能?木老,什麼情況?」有人替眾人喊出心聲。

木老也是一愣,聽這動靜,威力怕是有五六品的樣子,略感應了一下后笑著道:「呵呵,是我們莊主又手癢在玩人前顯聖,幫幾個靈龜師升了一級!」

「真的假的?這世上有能幫靈龜師升級的秘法?」

「對啊,老木,你別亂說!」

「是呀,怎麼可能?江湖上根本沒這種說法流出!」

幾個七品靈龜師全都不相信地道。

「呵呵,怎麼不可能?你們現在住的『天然居』和其聚靈詩,就是出自他的手筆!」木老雲淡風輕地道,「我這麼跟你們說吧,他身邊的薩蠻二老我十天前來時,他們還是六品初,昨日見他們時,已經全都六品中了!」

「我靠,老木,那小傢伙真的有聖者師父?」

「是啊是啊,老木,我們都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你老實跟我們露個底,他師門是何來歷?」聽到真有人實打實的成功案例,這幫老狐狸瞬間沒法淡定了。

「停停!道聽途說的事咱不傳,你們想知道,自己去問去看!」

木老沒想到夏鴻騰此時弄出的大動靜瞬間幫他漲了面子,他也是老江湖,如何不知道帶球過人?

這幫人,果然要用踢的方法才願意飛!

眾老頭別的不關心,對這種能進化一級生命體的秘法超關心,若是能再進化一級,意味著他們骨肉重整,壽年再加,正是他們現在一直追尋的道。

「老木,走走,看在咱們當年相互擋刀的情份上,請代為引見一下莊主!」

「對對,老木啊,憑咱倆的交情,你必須幫我引見一下江湖盛傳的聖王子是何人物!」

「木兄,不就是正面杠一下戌衛軍來人嘛,老泮我應下了,大不了老泮我跟他們玩自爆,這幫崽子的命精貴著呢,必能嚇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