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他兒子說:就是就是,我表姐給咱們想了個好辦法。那以後咱家豈不是要發大財了嗎?

他憧憬著未來。

……

王晨光非得讓姥爺帶著他們一家人,去參觀牧野花村的機器人,是怎樣在田裡地管理莊稼的。


他還讓姥爺帶著他們一家人,去看花卉基地,姥爺最新培育出來的花草樹木,長得有多喜人。

他很好奇,為什麼那麼多的遊客來此村參觀呢?

張光明一家人正在喝茶。

張文慧手裡推著行李箱,興匆匆地踏進了屋門。

她與姐姐一見面,就問姐姐:你去了美大醫學院后,咋樣受的腦傷?

姐姐怎麼會失憶了呢?

還有,我外甥怎麼會丟了呢?

張文雅一聽大妹妹問這些話,她頓時心碎欲裂。

倆姐妹相擁而泣,抱頭痛哭了一場。

姐妹倆痛哭流涕地訴說了各自的苦難遭遇,一家人都哭聲慘烈。

小妹給大姐擦了擦眼淚,又給二姐擦擦眼淚,不無感慨地說:「先是二姐未來的小姑吳學睿失蹤了,緊接著,就小帥帥和大姐也失蹤了。

咱們兩家怎麼都是那樣倒霉呀?」

張光明夫婦趕緊問二女兒:「學睿現在怎麼樣了?」

張文慧回答說:「她好不容易,才和丈夫離了婚。

現在她和她的老同學,也就是他的男朋友,在國外上研究生呢。」

張光明轉過身,又問大女兒,「說說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你是去京城工作呀?

你還是去山區的醫院工作?」

王富強趕緊說:文雅,你不是跟我說那個醫院的房屋破陋不堪,醫療設備太老舊了嗎?

我跟爸爸說了這件事情,爸爸他跟我說,他要拿出一筆巨款,捐給你去工作的那個山區的醫院。

「哦,那好啊!」張文雅高興地說,「我到醫院后,就可以來個拆掉危房了。然後,我還要把老舊的醫療設備都扔掉,再買新的醫療機器。

「姐姐,你想不通,之前你到那裡偏遠窮困的地方去工作,是為了躲避那個情敵,現在她已經被繩之以法了。

那你為什麼還要到那裡去工作呢?」

「你誤會我了,剛開始我決定去偏僻的山區的醫院去工作,就是覺得那裡缺乏好醫生。

我看到,年年畢業的年輕的醫生們,都爭先恐後地到城裡的各個醫院去工作。

所以,我回到醫院后,我就下定決心,要到那裡去工作。

張文慧不解地問:我是覺得,你跟姐夫分開了幾年的時間,好不容易一家三口團圓了,你又要走那麼遠……

張文慧用那雙紅腫的眼睛,不解地看著姐姐問。

「你不知道,那裡的許許多多的山民們,因為沒有醫學技術高明精湛的醫學專家為他們治病,因此失去了最佳的治療時機,而失去了生命啊。

所以我選擇到最貧困的山區去治病救人呀。」姐姐很明確,又很詳細地告訴了大妹妹自己的想法。

「我贊成文雅你的選擇。」父親點點頭說。他又扭過臉來問大女婿:「富強你支持她去么?

哦,還有小帥帥同意你媽媽去嗎?」

父子倆一起毫不猶豫地回答:我支持她去!

王富強又說:我和孩子每星期天都會坐著火車去看王文雅的!

張文雅開心地一笑說:謝謝丈夫和兒子的支持!

張文慧這才理解了姐姐的做法。

她點點頭。

張文雅又給妹妹張文君打去電話說:「咱家就差你了,你快來吧。趁著我們都在家,等你來吃一頓闔家團圓飯呢。」

媽媽趕緊也對著電話說:「文君你要帶著男朋友也來家裡啊。」

張文君在電話那頭,很爽快地就答應了。

張光明就說:「咱們家, 金牌調解員[快穿]

現在文雅和小帥帥都回來了,那就讓文君來熱鬧熱鬧吧。」


大家都笑了。

父親問二女兒:「你快說,你的那位男朋友他會來嗎?」

張文慧羞怯怯地對大家說:「他說他過些天,把那邊的婚房裝修好了,他就和他的爸媽一起,坐著飛機趕來。

他們說,要來和爸爸媽媽商量我們的婚事。」

「你們倆博士后都馬上快畢業了,也應該考慮結婚的事情了。」李月娥說。

這時的張家人,都期待著張文君帶著她的老外男朋友的到來。

他們都在忙活著去自己的果樹上,摘又紅又大的蘋果和雪白的梨。

……

忽然,有人在大門口喊道:「張支書快出來呀。」

牧野花村的高蹺隊、旱船隊、鑼鼓隊、秧歌隊,這幾隊的群眾演員們,幾天以來,一直忙著為慶祝端午節表演節目,而忙碌著排練呢。

群眾演員們都在做著最後的綵排。

領頭的是李冬至,他喊張光明去,讓他把把關,看看錶演的咋樣。

張支書一會兒指導這個的動作,一會兒又指導那個的演唱。

他直到覺得無可挑剔了,才放心地回家去了。

張文君打電話給老爸說,她和男朋友,大概今天下午就會到家。

張光明聽到三女兒說,她和男朋友戴衛就快來了,他就趕快去院子里的挑選了幾樣新鮮蔬菜,然後又是殺雞的,又是宰鴨的,兩口子就開始忙活了。

他張家人,今天要做,四葷四素的八個冷盤,還要炒四葷四素的八個熱菜,還有四葷四素的八大碗。

他們今天要熱情款待來自國外的小夥子。

張文雅還教會了爸爸媽媽幾句俄語的歡迎詞語。

果然在下午,張文雅的手機響了,電話那頭不知說了一句什麼,她聽著電話,就吃驚地說:「啊!二妹你說,你帶著戴衛已經來到縣城下了公交車,又坐上了一輛計程車往咱家趕呢?

這麼快呀?現在到哪兒了?」

「大姐,請你快打開咱家的大門哪!」

她放下電話就喊著說:文君來了!

她把戴衛也帶來了!

她疾步走出屋門。

張文雅首先邊朝大門口走,邊驚呼道:「哇!你們來的可真快呀!」

她興高彩烈迎接二妹和她的男朋友。

大家都笑逐顏開得,慌忙出來迎接文君和她的老外男朋友。

張文雅她迅速地打開了大門,一起用俄語說:ДобропожаловатькмистеруДейви!(歡迎戴衛先生的到來!)

Всемспасибо!(大家!)戴衛笑著拱手說。

他一看未來的父和岳母的身後,有好幾位家人呢!

他就張開雙臂想擁抱大家。

張文君莞爾一笑說:戴衛先生,請你用握手的方式,以示打招呼吧。

他就不好意思地放下了雙手,給大家鞠了一躬,很有禮貌地又用華夏的標準普通話說:大家好!

我很高興見到你們!」

大家一起很熱情地說:「快請進,戴衛先生!」

這是張光明提前交代大家說的話,他要讓外國的這位小夥子,感受到華夏文明熱情的待客之道。

他對家人說,這也關乎著咱華夏的待客禮儀啊!

張文慧呵呵笑著和小玫文傑勾著頭,搶著觀看這位外國的男青年。

小帥帥擠到最前面,他仰著頭驚訝地用悅耳的聲音說:「哇,你長得又高又帥呀戴衛叔叔?」

張文傑和張文慧都問:「戴衛先生的個子,有一米九還多吧?」 戴衛用溫和的語氣問:「對,你們說的沒錯。我身高一米九五。」

他扭過臉來問:「這個會取悅人的小可愛,就是小帥帥吧?」

「嗯嗯,我就是小帥帥。」王晨光仰起頭回答說。

「來,讓叔叔抱抱你這個帥小夥子!」

戴衛他說著就把王晨光抱了起來,親了親他的小臉蛋。

大家一起說:「你會說一口流利的華夏普通話,真不錯!」


張文君幾乎是搶著說:「他自從來到京城上大學,就很努力地學習普通話了。」

李月娥爽朗地「呵呵呵」笑了幾聲說:「你說的普通話真棒啊!你這樣說話,我們就可以順暢快地進行交流了。」

戴衛得到未來丈母娘的誇獎,他高興極了。

張光明連忙熱情地說:「戴衛先生請進屋裡來說話吧!」

王富強趕快接過張文君手中的行李箱。

張文君笑著說:「謝謝大姐夫!」

戴衛很喜歡小帥帥,他又很親切地說:「來,小傢伙,快讓叔叔看看,噢!王晨光你好帥呀,怪不得你奶奶給你起了帥帥的名字呢!」

他撫摸著小帥帥的一頭黑黑亮亮的頭髮,高興地說:「哦,你長得雙眼皮,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眉清俊秀的,這小臉白白凈凈的,很像你漂亮的媽媽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