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3 日

他們的隊長居然被門將給鏟倒了,雖然對方是用自己的身體來攔住西班牙人的腳,然而這麼明顯的犯規沒有給上一張紅牌真的已經是仁慈,點球是少不了的。

而伯納烏的王子殿下則是撿起了球,擺到罰球點上,接著沖招了招手。

看吧,他就知道!葡萄牙人有些懊惱,還有些不好意思。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表現真的是太急躁而且太急功近利了,不停向著自己的隊友們要球,面對著這麼一個如此大牌的球星,大家還真不好意思不給球……除了伊瓜因。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小煙槍的視野窄,他不是不給球,他是真的看不到……

然而他就是想要進球,無論怎麼樣都想要,這是他再一次的伯納烏首秀,他期望自己能做得比在老特拉福德的時候要更好。

不過,罰球還是要的。

站到罰球點的面前叉腰站好,和勞爾兩個人一左一右,這簡直讓阿蘭祖比亞叫苦不迭:無論是誰來罰球他都力有未逮,結果現在他的罰球點面前居然站了兩個?

然而阿蘭祖比亞很快就不用擔心了,隨著葡萄牙人乾脆利落地抬腳勁射,足球擦過對方門將的指尖撞入了球網。

「ronaldo點球命中!西甲首秀他終於取得了進球,雖然有些美中不足,不過還算是一個好的開始!」

懷著有些鬱悶的喜悅轉身,還沒走兩步就被卡卡抱了個滿懷,伸手就開始揉他那被髮膠打理得整整齊齊的洋蔥腦袋,他甚至感覺到一個溫熱柔軟的東西輕輕在他的太陽穴旁邊一擦而過,帶著熟悉的觸感。

卡卡這是……親了他?在伯納烏(大庭)的八萬觀眾(廣眾)面前?

葡萄牙人驚呆了,連慶祝動作都忘了做,一直到中場休息,坐在主場更衣室的板凳上之後,他才反應過來剛才在球場上發生了什麼,他看向卡卡的時候,巴西人正在喝水,仰起的脖頸弧線優美猶如一隻優雅的天鵝,讓他不自覺地口乾舌燥,吞咽了好幾次口水,連佩萊格里尼特地的訓話都沒怎麼注意。

范尼說得對,在豪門呆久了,對於教練的敬畏心就沒了。

不過還好的是,進了球之後他的騷動就暫時緩解了下來,下半場上場之後他的表現也漸漸回歸了正常,也樂於開始傳球了,再加上卡卡的回撤,皇馬的局面一下子就好看了起來,逐漸也打得有聲有色——

然而這也無法阻止拉科的再度進球。

皇馬的後防天團一臉苦逼,而在最後的聖卡西臉上的表情已經面沉入水。一球的領先對於皇馬來說並不保險,美凌格們已經無力吐槽了。

求你了老佛爺,花點錢買點靠譜的後防好嗎? 1、段子腿梅西西

很多人都知道段子手。

段子手是寫段子的筆者,而與作家一類進行區分的則是段子手大多以副業的形式存在而非主業,除卻寫段子以外仍有其他的工作。

然而梅西西不用手,他的職業已經註定了他需要的是腿部的力量和腳部的技術,姑且稱之為段子腿好了。

段子腿梅西西,最近這兩年的日子並不是很好過。


由於自己在球隊里的作用日益上升,而且表現也越發出色,越來越多的防守球員將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他的身上。

當然,這是應該的,畢竟大家都不傻,誰是主要火力點大家一清二楚。然而這時候隔壁的教練跳了出來。

穆里尼奧:只要梅西開心,巴薩教練席栓條狗都能奪冠!

……梅西西覺得自己真是壓力山大,這兩天恩里克教練看他的眼神都不對了。

不過不需要他出頭,很快巴薩這邊也有人出聲了。


波爾:皇馬想要奪冠,只要cr7和k8兩個人合作無間就夠了,連情緒都不需要考慮,更何況是教練?

波爾是他們的體能教練,然而梅西西並不知道,這句話除了能宣告世界對面的雙子星有多麼和諧之外,究竟還有什麼卵用。

都怪波爾,他都不敢打電話給卡卡了!qaq

2、金球獎

梅西西一不開心的時候就會想找人說話,尤其是親近的人,沒有人的話,就算是小玩具也可以。

以前是他的足球,慢慢變成了羅納爾迪尼奧,那個巴西人,之後又是另一個巴西人,卡卡,不過在他轉會去了隔壁之後,他們之間的聯繫就沒有以往那麼密切了——畢竟他們雙方俱樂部的關係在這裡,作為雙方俱樂部的旗幟性人物……之二,公眾外面的關係可不能太好。

而羅納爾迪尼奧?

梅西甩了甩腦袋,將這個名字扔到腦後。

不過在門德斯的宣傳中,他和隔壁的cr7、k8兩個人自幼就關係挺好。卡卡他倒還能厚著臉皮說一句「好朋友」,然而……老實說雖然這個人也沒給過他什麼壞臉色,然而他還是各種壓力山大。

怎麼說呢,這人似乎氣場就專門針對他,讓他膽戰心驚的。

這天在諾坎普,一直都不怎麼樂意參加賽後記者招待會的梅小西被人堵在了球員通道里。

「梅西!今天ronaldo和卡卡兩個人十五分鐘上演帽子戲法和助攻帽子戲法,你有什麼感想嗎?」

「梅西!對於今年的金球獎你有什麼期待嗎?」

「梅西,你覺得你這次能成功打破卡卡和ronaldo的屏障,勇奪金球獎嗎?」

「梅西,你覺得那兩個人今年誰能奪得金球獎?」

問題一個比一個直接,梅西西覺得自己都快要窒息了。

所以他下意識張口,說了讓他恨不得咬死自己的一句話。

「為什麼不讓我直接打電話去問問那兩個人的感受呢?」

所以說他不喜歡和記者打交道!!qaq

3、justdoit!

卡卡和剛結束了自己的比賽,巴西人就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電話接起,對面是梅西抖抖索索的聲音。

「卡卡?」

巴西人不疑有他,還以為是阿根廷人又遇到什麼麻煩了,溫聲笑道:「怎麼了梅西,又發生了什麼嗎?」

「不,不是……」梅西在電話這頭滿身冷汗,不過面對著記者們他作為巴薩的旗幟又不能露怯,所以他鼓起勇氣問道。「那個,聽說你們在比賽里各自有一個帽子戲法?」

電話那頭寂靜了一瞬間,接著巴西人笑了起來。「對,你別壓力太大,接下來的比賽也要好好加油。」

「那個。」梅西吞了吞口水。「你……你和兩個人……你們……」「嗯?」

「你們倆覺得今年誰會拿金球獎呢?」聽到這句話之後,電話那頭的人很明顯笑了起來,他的聲音很好聽,開著擴音聽起來更是讓人心生愉悅,願意跟著一起笑。

「應該是cris吧。」巴西人很是放鬆,很明顯最近的比賽並沒有給他太大的壓力。

「是不是你自己,你對自己就這麼沒信心啊?」梅西西一時間忘記了自己目前的狀況和面前兩眼冒光的媒體,專心致志地和他講話,「最近的狀態怎麼樣有沒有搶你的球權?要我說你還是……」到巴薩來幫他吧?

然而梅小西的話沒有說完,擦著身體路過的葡萄牙人已經注意到了巴西人的神色,雖然前面的話沒有聽到,但是就這麼一句已經夠了。所以葡萄牙人挑著眉接過了手機,對著說了一句:「梅西,你對我有意見?」

電話那頭一聲尖叫,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看著嘟嘟嘟響著的電話,和卡卡兩個人面面相覷。

電話那頭的梅西西看著面前的長槍短炮,在心底淚流滿面。

羅納爾多嚇到他了,賠錢!x

4、初見

兔子先生帶著一束自家採摘的玫瑰赴約,在見到貓咪先生之後送給了他,並且說:很開心見到你。

貓咪先生眯起了漂亮的眼睛,氣勢洶洶。「一直以來你去哪裡了?」

Σ(°△°|||)︴

兔子先生嚇得給貓咪先生準備的小魚乾都掉了。

—————————–

阿奎羅第一次見梅西的時候,他還不到17歲。那是阿根廷青年隊參加一場友誼賽的前夕,在訓練場上他們第一次見面。

當時他們兩人坐在一起,旁邊還有加雷以及弗爾米卡。雖然他與梅西坐在一起,但是當時他根本就不認識這個小傢伙,因為從來沒在阿甲聯賽中遇到過。後來他們三個人一起討論起耐克的球鞋,當時加雷說這雙鞋真不錯,而那個小子緊接著回了一句「他們從美國買的」。

啊哈,終於有了搭訕的理由了。「沒在比賽里碰見過你,你叫什麼?」

「萊奧。」

「姓什麼?」

「梅西。」


「……梅什麼?」很抱歉他對這個姓氏不是很了解。

「梅西。」說完他就笑了,那個笑容看上去乾淨而純粹,阿奎羅隨之也笑了起來。

「以前怎麼沒見過你?」

「我12歲就去巴薩了。」

噢,那個走運的天才神童,原來就是這小子啊。

後來他們成為了好朋友,成為了阿根廷隊有名的連體嬰,連他們倆的簡訊都發得黏黏糊糊。當然,也很有可能是因為這個遠赴西甲的人從巴塞羅那帶了一身的乖孩子文藝氣息,平時都不怎麼講話,讓人看著就很想誇誇他的原因吧。

然而之後的相處中他就知道,他錯了。

這個看上去像是乖寶寶的小傢伙,小氣、獨佔欲強、容易吃醋。簡直和從外星球來的喵星人一樣,因為很萌的外表而獲得人類的信任,然而……相處時間久了,他就會暴露出自己的本性。

他哪是認識了一隻貓,他是供了一隻貓祖宗。

5、玫瑰園

兔子先生有一個很漂亮的玫瑰園,有著滿園的玫瑰。他精心打理,每天早晨都澆水、定期修剪枝椏,愛惜得不行。

當貓先生來定居后。他的玫瑰園裡便只有一支玫瑰了。

「你要一直想著我。」貓祖宗這麼說道。

從那天起,兔子先生的玫瑰園裡只有胡蘿蔔、大白菜、青菜。

還有一支玫瑰。

————————–

「你去哪兒了?」阿奎羅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拿出來一看,來自萊奧的簡訊。

還能在哪兒,自然是房間里啦,這時候可沒什麼說的,而且他也知道,他的好朋友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變得有些缺乏安全感,可能是因為最近巴薩的動蕩?估計這時候的簡訊也是為了轉移一下自己的心情,既然是這樣的話,他讓對方高興一點又如何呢?

於是他笑著回了一句:「別擔心,我的愛人,一個人呆著呢!」

這條簡訊發出去過後他下意識覺得有些不妥,然而哪兒不妥卻是說不出來,不過很快,梅西的簡訊就再次傳了過來。

「你可別騙我!」

瞧瞧,他之前說什麼來著,他的小夥伴就是缺乏安全感。阿奎羅並沒有深究梅西的別騙他指的是「一個人呆著呢」還是那句隨口一般的「我的愛人」,反正回答「當然!我不會騙你的!」就對了。

年紀還算年輕的阿奎羅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究竟答應了一份怎樣沉重的承諾,以至於在之後的漫長生命中,他都被一種難捱的溫柔給折磨著,梅西表面上像是一朵玫瑰,然而他卻瘋狂生長著、汲取著養分,然後全園子的玫瑰都枯萎了,只剩下他一支,嬌艷欲滴。

之後,他的玫瑰園除了這朵玫瑰之外,再也長不出其他的花朵,這是獨屬於一個人的強佔。

塞爾吉奧·阿奎羅,養了一朵帶刺的玫瑰,心甘情願,然而他還沒意識到為什麼。 3:2,進了那一球的人是貝萊隆,拉科魯尼亞的靈魂人物自然有他被稱為「西班牙的齊達內」的理由,就算已經是34歲「高齡」,他依舊可以繼續為球隊帶來進球。

一球的領先並不能代表什麼,依照皇馬堪比豆腐渣工程的後防線來看,只有一分的領先實在是算不得什麼,而且皇馬的弱點實在是太明顯了,對面的拉科魯尼亞一抓一個準:中前場速度太快導致前後空當太大、前場無論是卡卡還是勞爾都還沒完全習慣新隊友輸送而來的炮彈、還有因為缺少了水爺佩佩兩大「戰力」而沒有上賽季那麼兇狠顯得更加豆腐渣的後防天團。

這也就導致了這場比賽,皇馬進一個球,拉科魯尼亞就追一個的場景,再加上一上場對面的拉科魯尼亞就開始擺大巴,繼續這麼下去的話皇馬前場都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才好了。

幸好卡卡和並沒有放棄的意思,后場防線不足那就他們前場努力努力,巴西人看了看周圍,突然露出了一個特別燦爛的笑容,一閃即逝。這個笑容在聖西羅並不多見,不過每次被攝影機捕捉到之後不久,聖西羅王子就會策動起一輪對方球隊噩夢級的攻擊,這次也沒有例外。

卡卡和故技重施,在接到了球之後,卡卡高速奔襲到了對方的禁區邊緣,在將拉科魯尼亞大部分防線的注意力之後微微一笑,抬腳就傳球到了另一個方向——

·ronaldo!

媽喲?!!拉科魯尼亞的後防成員完全被嚇飛了,讓巴西人來他們還能接受,畢竟巴西人的腳下技術並沒有那麼華麗,他們好歹還能知道他的路線是怎麼來的,然而葡萄牙人……

這貨無論是盤帶還是突破,完全都不按常理出牌啊?!!

超級拉科悲憤了,剛才蜂擁而衝去卡卡那邊的後防線一片混亂再度沖向了葡萄牙人那邊,已經不作為大半場比賽的葡萄牙人早就憋了一口氣了,他直接就乾乾脆脆地帶著球沖入了對方禁區,他腳上的頻率實在是太快了,而且爆發力量也強,甚至都不用晃神,他就能在所有人全神貫注的時候帶著球一發而爆發、從容離開。單獨一個人根本不可能防住他,從他在曼聯的第一場比賽開始所有人就清楚地意識到了這一點。

一時間拉科魯尼亞的後防大亂,不過看葡萄牙人今天一整場比賽的旺盛進球欲,他們紛紛做出了追擊葡萄牙人的決定,誰讓他在英超是出了名的獨,誰要球他都不給呢?

然而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傳說中很獨的葡萄牙人居然在小禁區外,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傳球了!傳球的對象正是他們以為完全沒威脅但卻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另一邊的卡卡!

拉科魯尼亞人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說好的獨呢?!說好的不愛傳球只愛自己單幹的呢!說好的倔強不羈愛獨闖的呢?!

都是騙人的!


然而大家可能都被這麼些年葡萄牙人的表現給騙了,畢竟剛到曼聯的時候他可是被主場解說給評價為「無私」的男人啊!

然而·ronaldo時隔多年的「惡作劇」並沒有成為全場的笑點,實際上大家都快被他給嚇哭了,不過很明顯,皇馬眾將都沒有體諒大家心情的感受,尤其是卡卡,這套互相助攻的動作他們已經駕輕就熟,所以在拉科魯尼亞眾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中,巴西人腳背打球。

重炮轟門!彩虹弧線!足球乖乖落入了球網中,連帶著美凌格們的驚嘆興高采烈地上前一把將人摟在懷裡揉了揉汗濕的腦袋,接著在周圍隊友們一起撲上來的遮掩下,他輕輕一口啃在了巴西人的鎖骨上,直接啃得身下的巴西人抖索了自己的身體。

鬆開的時候,巴西人默默地跑遠了,都沒看葡萄牙人,然而大庭廣眾之下反擊了的葡萄牙人則是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笑得開心又張狂。

兩球落後了,拉科魯尼亞方雖然有些浮躁,不過還是堅守地擺大巴,甚至更為嚴重地防死了皇馬的鋒線傳遞路線,既然如此,那他們就不靠鋒線進球就是了。勞爾在場上安撫了有些浮動的軍心,很快卡卡、阿隆索、迪亞拉三個中場控制著足球在後面慢慢進行著短傳滲透,鑒於三個人都是傳球好手,一時間場上的場面居然還有點三角攻擊的影子。

不過在之後拉科魯尼亞就知道錯了,皇馬的進攻點並不是只有鋒線而已。迪亞拉高舉雙手興高采烈地慶祝,就在剛剛,他成功遠射攻破了拉科魯尼亞的大門,助攻的人是阿隆索,球是從卡卡的方向傳過去的。

在一邊看得有些羨慕,他還沒有自己的獨立進球呢。

在確定了領先優勢之後,佩萊格里尼換下了勞爾換上格拉內羅恍惚間居然覺得自家的教練想在最後的時間裡用完三個換人名額,將所有的新援都換到場上來吧?

……

那酸爽,媽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