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他不是在閉百年關嗎?

才過了幾十年,為何會出關?

想起外界傳言,所有武者紛紛不解,就連劍不凡也非常鬱悶,自太長老卸任后,就一直參悟武道,精獸金霄魂獅出現獸脈山,他都沒出現,為何今天會現身?

難道是因為武神佩劍被拔起驚動了他老人家?

劍問天不問世俗幾十年,安心參悟武道。

不過就在武神佩劍飛出,處於閉關中的他就感應到了,所以才會出現。

劍問天的到來並非收回武神佩劍,他自己不認為可以拿得動這把劍,因為在任職宗主的百年,這老小子就試了千百次,也失敗了千百次。

武神佩劍仿若有著某種魔力,拔不出來就是拔出來。

而古木能夠拔出來,無疑證明他和武神佩劍有緣。

於是向著劍不凡輕聲呵斥道:「不凡,我輩先祖歷代留下的祖訓,你莫非忘了?」

劍不凡聞言,身體頓然僵直。

祖訓?

驀然間,他想起自己接任宗主之際,這位太長老曾經說過的話。

「武神佩劍落在此處,我輩族人苦苦守護,卻無人能夠拔出,而此物並非劍宗之物,先輩曾立下誓言,凡是拔起此劍者,不論其身份,便成為此劍真正的主人。」

想到這個祖訓,劍不凡神色獃滯。

若非劍問天說出來,他早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畢竟萬載下來,無人能拔出來,這個祖訓簡直是多餘的存在。

而如今恍然想起,他才意識到。

古木拔出武神佩劍,按照祖訓所言,他現在就是此劍的主人了!

劍問天沒有理會發獃的劍不凡,而是轉身看向古木。

凝視了一番這個年輕人。說道:「武神佩劍在我劍宗萬載,你能拔出是為有緣,從今日起,你便是此劍的主人了。」 被慕靖西這麼一說,連蓉心裡的內疚頓時就這麼消失了。

三少說的對!

為了小小姐一家團聚,她這麼做是對的!

是沒錯的!

嗯!

喬小姐那麼溫柔善良善解人意,一定會原諒她的。

這麼一想,心裡最後的一絲絲顧慮,也沒了。

慕靖西抬手看了一眼時間,淡淡一笑,「一會兒喬喬來了,讓她直接到卧室里找我。」

「好的三少!」

喬安怒氣沖沖的來到官邸,那雙眼眸,彷彿燃燒著怒火,隨時能噴出火焰來。

小女傭看到她,面上一喜,迎了上去,「少夫人,您回來了!」

「小可愛,慕靖西在哪?」

喬安沒時間廢話,直奔主題,她只想把自己的小糯米帶走。

慕靖西那個無恥的王八蛋,竟敢打偷偷帶走小糯米的念頭,簡直不知死活。

他想偷女兒,也要看她同不同意。

冷麪總裁的絕情戀人 話說……

她的小糯米什麼時候變笨了?

明知道爸爸要帶她離開,為什麼不打電話告訴麻麻?

要不是小可愛傳話,她都不知道還有這一回事。

如果她不知道,豈不是就被慕靖西得逞了?

這麼一想,喬安覺得一陣后怕,同時,心裡也暗暗慶幸,慶幸自己在這一刻得知了消息。

言總的追妻日常 也慶幸,自己趕在慕靖西把小糯米帶走之前,來到官邸阻止他。

這麼一想,心情頓時愉悅了不少。

他一定想不到吧?

想不到她會提前收到消息吧?

哈哈……

小女傭想到三少的吩咐,擲地有聲的說,「三少在卧室里,少夫人您去卧室找三少就行了!對了,小小姐也在!」

喬安彎唇一笑,摸了一把小女傭紅撲撲的臉蛋,「謝謝你了,小可愛。」

連蓉羞澀的搖頭,「少夫人您客氣了。」

夏霖目光灼灼,感受到他過分灼熱的視線,害羞的垂下眼帘,夏霖輕咳一聲,正要詢問喬安,他是否要上去。

「夏霖,你在這等著我。我很快就下來。」

「是,喬小姐。」

卧室里,亮著一盞暈黃的壁燈。

喬安一眼就看到了趴在慕靖西胸膛上,熟睡了的小糯米。

男人一手抱著她,一手還拿著一本故事書,雙眼緊閉,父女倆都睡熟了。

這一幕,溫馨得令人不忍打擾。

但……一想到他要私自帶走小糯米,喬安就不得不強迫自己當一個破壞父女溫馨的壞人。

她上前幾步,來到床畔,俯身要抱起小糯米。

手剛碰到她,抱著小糯米的男人便警覺的睜開了眼。

深邃的冷眸,眸底迸射出了銳利的寒光,幾秒之後,看清了她的面容,寒光褪去,只剩下輕如羽毛的柔和。

「喬喬,你怎麼回來了?」

說著,他抬手,把懷裡的小糯米抱得更緊了,肢體語言在告訴她,他不會輕易放開小糯米。

深怕吵醒小糯米,喬安壓低了聲音,「我是來接小糯米的,放開她。」

「小糯米很久沒回來了,母親和父親很想她,我打算讓她在官邸里住一段時間。」

只是在官邸里住一段時間么?

不是要把小糯米帶出國么? 劍問天出現,然後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武神佩劍的主人是古木,頓然引發了巨大轟動。

凌駕於絕品之上的利劍。

被劍宗守護萬載的至寶,就如此簡單的送人了?

這讓眾人有些風中凌亂。

就連公羊立聽到劍問天所說,也是獃滯當場。

古木能夠拔起武神佩劍,他也非常震驚,不過卻沒有絲毫高興,甚至擔心會因此而結怨劍宗。

畢竟這玩意是人家的鎮宗至寶,自己的弟子莫名其妙拔出來,這是打臉啊,而若再有點貪心,想要把劍佔為己有,肯定會徹底引爆劍宗的怒火。

但如今,劍宗上任宗主出現,竟說此劍為古木所有。

這讓他無法想象。

不過繼而是欣喜不已,畢竟這把武神佩劍可是非凡之物,而自己還想著在回到劍山以後,為古木尋找更高級別的佩劍來替代無芒劍。

在這個節骨眼。

天降神劍,古木又將其拔出,簡直是雪中送炭。

而且公羊立不認為,還有什麼劍比此劍更猛,更適合古木的了。

看到突然出現在上方的老頭,古木也頗感意外。

武神佩劍很猛,他心動不已。

但卻知道,此物乃劍宗所有,自己想要帶走,恐怕有很大難度。

體力透支,還在人家地盤,拿了至寶,這絕對是被圍攻的節奏,而師尊又是昏迷,掌教帶的人也不多,根本干不過啊。

古大少還算頭腦清晰,並沒有因為垂涎此劍,而忘記現在的處境,所以本想著耍兩下就還給人家,可沒曾想卻出現了一個比劍宗宗主官職還大的太長老,竟說此劍是自己的了?

這無疑是了中大獎。

如此牛掰的寶物給自己,古木怎麼著也得表示表示,於是拱手說道:「多謝了。」

劍問天搖搖頭,嘆道:「當年那位武神出現定州,力斬凶獸,將其遺落在此。

萬載下來,不管是獸脈山,還是萬獸谷,凶獸均是不敢來犯,如此可見,這柄劍便是妖獸之剋星,你今日拔出,希望日後能夠斬妖除魔,造福世俗!」

古木聞言嘴角抽搐。

因為他在一瞬間,仿若有了一股濃濃的『維護世界和平』的使命感。

「晚輩定當不負厚望!」古木點點頭說道,同時給了劍宗太長老一個『這世界我來保護』的凝重表情。

諸多強者看到兩人如此,差點紛紛栽倒。

不就是贈一把劍么,至於搞的這麼莊嚴嗎?

太長老不在言語,而是將目光移向商弘權,淡淡說道:「你怎麼在這裡?」

此話有些不友善啊。

劍問天閉關了這麼久,也才是剛剛出現世俗,並不了解這裡的情況。

僅僅是只知道古木拔出了武神佩劍。

不過武聖商弘權在這裡,讓他有些意外。

武神成為遙不可及的存在,武聖無疑是尚武大陸最強。

很多隱世的大能都自覺遵守無形規則,盡量不顯身,不參與武者之間的事情。

而商家這個武聖卻在這裡,身上還遺留著淡淡的殺機。

劍問天便猜測,這老小子肯定是在欺負弱小。

強者欺負弱者很正常。

但商弘權欺負的地點不對,因為這裡是守劍城,是劍宗的大本營。

不管是誰在此地胡來,劍問天都決不允許。

感覺到劍宗太長老話語不善。

商弘權微微皺眉,那起先眾人之上的強者風範兒也沒了。

他是武聖初期,劍問天在閉關前就已經達到了武聖中期。

這一對比,自己還談什麼強者風範,人家才是這裡武道最強的老大啊。

商弘權雖然不是劍問天的對手,但畢竟也是武聖強者,自然不會被他的氣勢嚇到,而是冷冷說道:「兩個小輩今天比武,我是來觀戰的。」

這貨話一出,眾多武者紛紛在心裡鄙夷起來。

是,你是來觀戰的,觀得興起,還親自上陣要和一個小輩過過招來著呢。

劍問天淡淡掃了掃周圍,道:「現在應該比完了?」

商弘權聽的出來,這傢伙是在很不友好的送客。

於是心中暗暗生氣,卻也只能向著商家新和商家榮一揮手,然後拱手向劍問天,道:「我商家嫡系重傷,需要及時救治,商某就先告辭了。」

「不送。」

商弘權聽到這麼毫無感情的聲音,差點栽倒。

不過最後緊握著拳頭,帶著重傷的商崇連憤然離開了劍道學府。

決鬥主角之一離開,大家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也算告了一個段落。

但回想起,比武過後的諸多變化。

尤其古木拔出武神佩劍,這讓他們頓時發現。

來守劍城觀戰,不虛此行!

武者開始紛紛動身離開,不過卻始終議論著剛才的事情。

今天發生的一切,註定不會被人很快忘記。

而武狂和商崇連一戰,繼而神奇的拔出武神佩劍。

註定同轟碎武皇境門一樣,名揚定州,名揚尚武大陸!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