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他一個人,站在涼亭的下,多少都顯得有些孤單。

不過他看著陳浩,高高大大的背影,放心的笑了。

他知道從今天開始,自己女兒的幸福,總算是有了著落。

因為。

有陳浩愛著自己女兒,他放心!

但與此同時。

蘇墨雪坐在副駕駛上,對於自己父親和老公的談話,卻是一點也不知情。

「老公,你和咱爸聊了那麼久,都聊什麼了?」

「聊你。」

「聊我?」蘇墨雪微微皺緊了眉頭。

「嗯對。」陳浩一邊開車,一邊扭頭看她道,「咱爸說你是他的寶貝女兒,讓我好好照顧你。」

蘇墨雪一聽,就拿手捂上嘴巴樂了。

這時。

陳浩看著自己老婆,笑顏如花的模樣,他真是打心眼裡頭高興。

畢竟從開始打現在,他最最擔心、最最關心的事情,總算是搞清楚了。

「老公!你真的沒有,和咱爸拌嘴?」

「真的沒有。」

「我,有點不太相信。」

「哎不是小雪,難不成你就這麼盼著,我這個女婿和老丈人一見面就掐?」

「怎麼可能!可你和爸爸之前,一見面就……真的只是閑聊?」

「真的只是閑聊,要不然我能這麼高興嗎!」

「嗯說來也是,沒吵架就好,沒吵架就好。」蘇墨雪的聲音,越來越輕。

她始終都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父親,能和自己老公坐下心平氣和的聊天。

畢竟。

從開始到現在,在她父親的眼裡,自己老公都是一個上門女婿。

但蘇墨雪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自己父親,是因為感覺到了陳浩對她的愛。

陳浩是因為,知道了她沒有參與犯罪,以往如同仇人的兩個人,才能坐下來好好的聊個天啊。

很快。

一轉眼的功夫,陳浩開車來到了家門口。

「老婆大人,請下車!」

「呵呵笨蛋,老公看來你今天,還真就挺高興的。」

「那當然了,來先讓老公親一個,我等會兒還得出去見個朋友!」

陳浩話音未落,就拿手捧上了蘇墨雪臉頰,談著腦袋想親一大口。

只是。

他才剛把頭探過來,蘇墨雪卻慌忙躲開,滿眼羞澀的拿手推開了他身子。

「哎呀老公!呵呵你看你又沒正經,能不能尊重一下你的秘書!」

「你是我老婆,又不是我秘書,乖聽話就親一口。」

「陳總,大嫂說的是我。」

「甄爽?你什麼時候坐車上的!」 分分合合纔是愛 陳浩猛的扭過頭,才注意到甄爽也坐在車上。 「老公,那我先回家了!」

蘇墨雪抿嘴笑了笑,快速拿手推開車門,尷尬的朝家門口走了過來。

其實剛才。

甄爽上車的時候,他親眼看見陳浩看見了,可老公愣是忘了甄爽在車上。

蘇墨雪又怎麼感覺不到,自己老公今天是太高興,才忘了甄爽上車的事情呀。

但她不知道的是,自己老公高興,完全是因為排除了她參與犯罪的可能。

至於甄爽,和自己老公單獨在一起,她一點兒也不擔心。

因為……

「甄爽!你到底是什麼是鬼,能不能有一次不在我身邊!」

「就因為這樣,大嫂才放心我做你的秘書。」

「趕緊下車,我還有事兒要出去。」陳浩沒好氣的看她一眼,打心眼裡討厭甄爽。

可他這時候。

那裡又會想到,自己討厭的女秘書,就是讓自己傷心到痛不欲生的杜鵑啊。

「我跟你一起去。」甄爽委屈著臉頰,不肯下車。

「你知道我幹什麼去,就要跟著我,趕緊的從我眼前消失!」

「我就不消失,你是去找老高,我好也有事跟他彙報。」

「你行,你贏了……趕緊給他打電話。」

陳浩猛的坐直身子,兩手攥上方向盤,一個原地調頭朝小區門口開了過來。

因為。

他現在,還真的準備去找老高,把見蘇爺的事跟他說清楚。

很快,也就半根煙的功夫。

陳浩才剛把車開出小區,甄爽坐在後排座位上,突然開了口。

「前面右拐,老高在郊區的湖邊釣魚。」

「釣魚?這老同志還有心情釣魚,我讓他一會兒想上吊都找不到歪脖子樹!」

他這話一出口,噗嗤就把甄爽給逗樂了。

不過。

甄爽沒等笑出聲,就先那說捂上了嘴巴,偷偷看著陳浩開車的背影。

她感覺心頭酸酸的,但還是決定等會兒見到老高,就跟老高……

「甄大秘書,是不是還得我請你下車?」

「啊?哦對不起,我剛才走神兒了!」甄爽慌忙推開車門,她聲音很低。

情緒也很低落,絲毫沒有了之前,跟自己鬥嘴吵架的模樣。

陳浩見她這樣,竟莫名的有些心疼,恍惚間都感覺有點不認識甄爽了。

但。

他現在和甄爽,已經一前以後的來到了湖邊,也就沒有多想。

老高坐在湖邊啊的小馬紮上。

他頭上戴著個草帽,穿一件黑色運動服,左手夾著根香煙,右手拿著個魚竿……

「老高同志,晚上回你家喝魚湯去?」陳浩一個貓身,蹲在了他旁邊。

「那你得去菜市場買兩條魚。」

「幾個意思?你不會一條魚都沒釣到吧!」

神祕呆妃很有種 「誰規定拿著魚竿,就非得釣到魚的,有話快說忙著呢。」

老高坐在小馬紮上,兩眼盯著湖面,一直沒有扭頭看陳浩。

這時。

陳浩輕哎的一聲,頓時就給弄的特無奈。

「行!你釣,你接著釣,你要等會兒還有心情釣魚,我真就去採石場給你買魚去。」

「什麼意思?你找到蘇爺犯罪的證據了!」老高蹭的下,把頭扭了過來。

「差不多吧,但跟你想的有點不一樣。」

「臭小子有話直說,少在老子跟前賣關子,哎甄爽你也過來了。」

老高說著說著,才突然看見甄爽安安靜靜的,站在陳浩旁邊。

甄爽也沒說話。

她沖老高點點頭,勉強的笑了笑,就當是打招呼了。

但與此同時。

陳浩也蹲在老高旁邊,把剛才見到蘇爺,還有蘇爺有個同胞弟弟的事情,仔仔細細說了一遍。

好久。

這郊區的湖邊,都沒有半點兒動靜。

安安靜靜的,只有湖面上幾個水鳥,嘎嘎嘎的來回撲騰。

「臭小子,你沒跟我開玩笑吧?」老高丟下預感,蹭的站了起來。

「沒事你釣魚,接著釣魚,就跟剛才一樣,對我愛答不理就行。」

「滾滾滾,少跟老子沒正經,蘇爺真是給冤枉的?」

「愛信不信,反正以我對蘇爺的了解,他要麼不搭理我,要麼就不削跟我編瞎話。」

「嗯對,你這話說的沒錯,蘇爺這人是挺自負的,就是調查這麼長時間,怎麼會……」

老高話沒說完,就啪的聲,拿手拍在了自己腦門上。

他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費勁心思,都給陳浩調查出了一個未出世的孩子。

蘇爺,竟然是給冤枉的,真正犯罪的是蘇爺的雙胞胎弟弟!

釣魚?

他現在,那還有心情釣魚啊!

「哎老高,用不用我幫你,去找棵歪脖子樹?」

「找歪脖子樹榦嘛?」

「上吊啊,你現在肯定沒心情釣魚了吧!」

老高猛的一愣,抬腳朝他踢過來,頓時就給弄的想哭還想笑。

他是一萬個沒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但總算想通了一件事情。

「難怪之前,那麼多人找不到蘇爺犯罪的證據,蘇爺根本都沒有犯罪,怎麼可能找到證據!」

「對,這句話沒毛病。」陳浩開口道。

「這所有人都知道,蘇爺的雙胞胎弟弟幾年前就死了,誰會往一個死人身上去查。」

「就算蘇爺的弟弟,犯下天大事情,那也只會往蘇爺頭上按,幸好蘇爺沒有犯罪。」

「要不然啊,我們家小雪,可真就說不清了!」

陳浩一口氣說完,往嘴裡塞了根香煙。

他才剛要鬆口氣,老高卻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看陳浩一眼笑了。

「臭小子,既然蘇墨雪都清白了,那你總該好好調查了吧!」

「哎呦信號不好,聽不清,我得回家給手機充充電。」陳浩拿手摸著耳朵,轉身就要走開。

他今天過來,原本是想著就此畫上個句號,以後好好和蘇墨雪過日子的。

怎麼也沒想到,老高又讓自己接著調查蘇爺的雙胞胎弟弟呀。

「臭小子!你給老子回來!」

「高叔,陳浩都已經走遠了,不會回來的。」甄爽總算開了口。

「不是甄爽,你看他這什麼態度,什麼就手機信號不好,還回家充電什麼的,這瞎話編的也太過分了吧!」

這時。

甄爽苦苦笑著,輕碰紅唇又喊了聲高叔。

她從幾年前,還是陳浩女朋友的時候,就一直習慣喊他高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