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人家是在關心她,她知道的。

肖越撇過臉去,他受不了她的哀求。

出院回家,她不肯讓他多待,他只好給她準備完吃的才離開。

「可可,肖越也沒吃飯吧?」忙前忙后,飯都沒顧上吃,為什麼不留人家一起?

「他是老闆,大把事要忙呢,我們已經很耽誤人家了。」葉靈埋頭苦吃,很豐盛的一餐,三個人吃都足夠的。

「可可……」

「媽,我沒事,真的只是餓了而已。他們沒把我怎麼樣,就是帶我到那等著,誰知道後來可能忘記我了,都不送飯給我吃……」

看母親在抹淚,葉靈不敢再解釋,換了個話題:「媽,好想念你做的小蛋糕,要不你做點解解饞?」

母親看她良久,然後才應道:「好。」

一一一

葉靈事後了解事情經過,聽完覺得無言以對。

原來林小美因為外出不注意,把孩子弄沒了,但是姜睿宇又知道了她懷孕的事情,本來已經要和好的兩人,因為這件事,林小美想太多,就想把鍋甩到付婷娜身上,跟了付婷娜兩天,然後就自導自演了一出綁架事件,誰知道付婷娜剛好一個衝動去了三天兩夜的自駕游,林小美等不到約信的付婷娜,反而差點被自己請的混混反水,當然最後是姜睿宇的出現,英雄救美,然後一切真相大白。

自駕游回來的付婷娜表示吃了一百隻蒼蠅一樣噁心,但更噁心的是那兩人都這樣的還能在一起!

聽著付婷娜噼里啪啦的吐槽,葉靈也想說兩句:「為什麼你手機一直關機?」

「這個……」

在葉靈的眼神威脅下,付婷娜只好如實交待,她是被一個富家子弟窮追不捨,出去「避難」去了。

「而且我有兩個號,忘記都給你,不好意思哈。」

你一句不好意思,她花了一千多的住院費!

葉靈表示自己又開始非常缺錢了。

付婷娜對著她嘿嘿一笑:「不過你也得謝謝我呀。」

「幹嘛謝你?」說話也不掂量掂量的嗎?都這樣了還敢邀功?

「不是這樣的話,怎麼患難見真情呀?」付婷娜得意地挑挑眉。

「……」

「你看看,要不是經歷這樣的事情,你還不知道你的那位對你這麼上心呢?對不對?雖然苗頭是早就有了,但沒有行動是不是?你看,現在可好了,時不時就跑來幫幫忙照顧芳姨,最重要的是每次都有這麼多好吃的,我看他是不是把市區的所有飯店都跑過了呀,哪裡有好吃的都知道,你看看這醬鴨,就陳記的出名,這味道一定是陳記的你信不信,開車都要一個小時才能買到呢,更別說還要排隊了。」

「他不可以叫別人去買嗎?」作為老闆,隨便吩咐一個下屬就能做到的事,為什麼要自己親自去。

「肖越你說,這醬鴨你是自己買的還是叫人買的?!」

付婷娜就不信了,憑自己二十八年來看人的目光,還能差了這麼一著不成! ……

「侍奉人?」林逸的眉頭緊鎖,腦海當中閃過了一些小電影的畫面,隨後道:「按你所說,這些媚忍的工作就是侍奉伊賀忍者的客人?」

林逸的心中別提多震驚了,這世界上估計也就是日本人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了。

「不是不是,」美姬子的臉頰有些通紅:「媚忍自己旗下有公司,不需要靠這個,我被安排侍奉主人是自願的!」

聽著美姬子的話,林逸有些震驚了,記得當初的美姬子如同一個單純的小女人一般,進入房間之後那種被逼迫的流淚,看的林逸心疼不已,可是現在聽到了這些之後才知道,原來這都是這小女人設的局,一時之間林逸無奈了起來,沒想到看上去這麼單純的美姬子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面,當真讓人有些想不到。

「主人,你……你生氣了?」美姬子感覺自己好像說錯了話,偷偷的望了林逸一眼,抿著自己的小嘴唇,表情當中儘是委屈。

「沒有沒有,我生什麼氣啊!」林逸擺了擺手道:「只是沒想到這裡面還有這樣一段故事。」

「我……我……」美姬子結巴了起來,不知道說什麼了。

林逸無奈道:「算了算了,這一次就不教訓了,可是不能有下一次了!」

「是,主人,不會有下一次了!」美姬子立刻露出了笑容。

望著美姬子,林逸忍不住笑出聲來,沒想到這小妮子還是一個奧斯卡級別的影帝呀!

接下來的幾天,銀狐雇傭軍團的幾百名成員依靠各個渠道全部都偷渡來到了日本,被威爾全部都安置妥當,威爾得到了這個消息,馬上告訴了林逸,林逸深吸一口氣,看起來行動的時間要到了。

奈良,媚氏商事會社旗下的一家古典日本建築。

櫻花玉就在其中,不過今天的櫻花玉並不像以往那般穿著和服,而是穿著一襲黑色的緊身衣,包拖著她那凹凸有致的嬌軀,不得不說櫻花玉是一個尤物,年紀不小了,可身材容貌還這樣出色,還擁有成熟女人的嫵媚,簡直是所有男人夢想中的女神。

櫻花玉的身邊跪坐著同樣穿著一襲黑色緊身衣櫻花清影,櫻花清影也很漂亮,只是相比較櫻花玉來說差了一些,太過青澀,沒有經歷過人事,不過假以時日,櫻花清影也絕對會是數一數二的大美女。

櫻花清影的身後還有一些女人,不過這些女人全部都被面紗遮住了臉,看不清楚她們的本來面目,不過櫻花媚忍的成員除了首領以外全部都是十八歲到二十八歲之間的女子,除了首領櫻花媚忍,其餘的成員都會在二十八歲以後被強迫離開櫻花媚忍。

這些女人雖然看不清模樣,可透過那些露出來的肌膚就能看到這些女人的皮膚都很不錯,媚忍是一個流傳了數百年的古老家族,以前媚忍自成一派,不屬於伊賀忍者,屬於一個家族,櫻花家族。

可是後來,櫻花媚忍已經逐漸的不適應這個世界了,所以才會尋找依靠,伊賀忍者就是她們的靠山,不過這些年來她們為伊賀忍者打探消息,刺殺敵人立下了汗馬功勞,所以伊賀川平對媚忍不錯,可是武藏五郎不一樣,他不容許有個不聽話的媚忍留在身邊,他想要除之而後快。

武藏五郎的手段有些殘忍,不過特別管用,那就是他利用對了方向,用鬼忍令牌讓櫻花媚忍和林逸斗得你死我活,他好坐收漁翁之利。

望著四周這些女子,全部都是媚忍的高層,櫻花清影的黛眉輕蹙了起來,不解的望向了母親櫻花玉:「母親大人,不知道有什麼事情需要召集我們整個媚忍高層?」

「大事!」櫻花玉冷聲道:「那林逸手中拿著鬼忍令牌卻不交出來,著實可惡,而且還戲耍於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櫻花清影一愣,忍不住怒火中燒:「這林逸簡直囂張之極!」

「從今天開始,我媚忍就準備行動,殺了林逸!」櫻花玉冷冷道。

一旁的眾位媚忍高層俱是應聲道:「殺林逸!」

林逸成了整個媚忍的獵物,而林逸不管到哪裡都覺得有人跟蹤,可是回過頭來就會消失不見,這些媚忍別的方面不行,追蹤人可是有一套,連林逸這種擁有強大反追蹤能力的人都被糊弄住了,也是厲害。

不過林逸並沒有害怕,現在銀狐的人手已經到了,只需要和銀狐見一面,商量一下之後就準備對伊賀忍者下手了,到時候把伊賀忍者夷為平地,整個媚忍沒有了靠山,這樣林逸就能和她們坐下來慢慢說了。

本來林逸對媚忍沒什麼好感,可是聽美姬子說了那番話之後,內心當中也是有著些許感激,林逸只能在心中放媚忍一馬,什麼事情都能處理完了伊賀忍者的事情再說。

來到了一家大酒店,三繞兩不繞就擺脫了追蹤,然後進入了一個包間,此時的包間裡面正有兩個人,不是別人,威爾和銀狐。

一看到林逸,威爾和銀狐兩個人俱是站起身來,恭恭敬敬道:「林!」

林逸應了一聲,拉起椅子坐在了一旁:「銀狐,這一次的事情又要麻煩你,實在是有些過意不去,不過你放心,這次的事情處理完了,我不會少給你的!」

「這個我當然知道,林逸你出手一向大方!」銀狐笑了笑道。

林逸點了點頭:「對朋友我一向大方,可是對敵人我也很殘忍!」

林逸的嘴角掛著一絲殘忍的微笑,讓人看上去有些害怕,銀狐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心臟跳動了起來,他感受到了林逸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林逸說這話就是在警告他,千萬不要成為他林逸的敵人。

銀狐趕忙道:「林逸,我早就說過了,我銀狐只會成為刀鋒雇傭軍團的朋友,永遠不會是敵人!」

「這個我當然知道,」林逸微微一笑:「你銀狐如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只要我林逸能幫到的,絕不推辭!」

「這個我當然相信!」銀狐在一旁陪笑道。

一旁的威爾看到氣氛有些緊張,立刻轉移話題道:「林,現在銀狐雇傭軍團的人已經全部都齊了,隨時可以動手,那我們什麼時候動手呢?」

「對,什麼時候動手呢?」銀狐也趕忙問道:「我的人手沒有任何護照,呆在這裡多一天就多一分風險,不如早早的辦完事情然後離開!」

「你們說的不錯,」林逸琢磨了一下道:「這樣吧,銀狐,你派遣幾個偵查員去偵查一下地形,然後制定出來一套行動方案,然後我們就可以行動了!」

銀狐點了點頭:「好,沒問題。」

一旁的威爾則是笑著道:「銀狐雇傭軍團,強攻努洛伊曼王宮,血洗東萊王室,現在如果能夠夷平奈良忍者村,那銀狐雇傭軍團可就是地下世界當之無愧的第一!」

「那是!」銀狐露出了笑意:「我銀狐雇傭軍團雖然並沒有多麼厲害,可我們做的事情驚天動地!」

威爾和銀狐哈哈大笑了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酒店裡面進來了一名服務員,幫三個人滿上茶水之後,低著頭轉身要離開,林逸一把拉住了這名服務員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一下,忍不住眉頭緊鎖了起來:「今天晚上到我的房間來!」

這名女服務員的眼神當中閃過了一抹慌亂,不過僅僅一閃即逝,隨即就恢復了正常,立刻恭恭敬敬道:「是,老闆!」

說完這番話,這名女服員就離開了包間,而一旁的威爾和銀狐都當做沒看見,雇傭軍們有很多喜好,有的喜歡擦槍,有的喜歡女人,也有的喜歡美酒,這倒不是說雇傭軍有多麼多麼壞,而是因為他們長期生活在生死邊緣,每個人的壓力都很大,有一些嗜好來發泄一些他們緊張的心情也是不錯的,當然了,前面這三樣是好的,更有一些雇傭軍,喜歡自殘自虐,最後到自殺,也有一些會為了緩解壓力吸食管製藥品,最後被榨乾了身子,留下一副皮囊就離開了。

林逸喜歡女人,這是公認的事實,銀狐和威爾都知道,所以他們二人才沒有過多的在意這個事情,倒是林逸,嘴角掛著一絲冷笑,你們這些人,我不去找你們,你們反而來找我,哼哼!

「我倒是聽說日本女人的服務不錯,」銀狐望著威爾笑著道:「曾經來過一次日本,讓我記憶猶新呀!可以這麼說,論全世界所有國家女人的服務,日本女人絕對能排名第一!」

「沒有廉恥,為了錢可以不顧一切,這樣的女人有什麼可玩的?」威爾不屑道:「這樣的女人就是白送給我我都不要!」

威爾和銀狐不一樣,威爾喜歡那種清白一點的女生,當然了,並不說玩玩,而是動真感情。

就比如說林逸,他就喜歡林若煙那樣的女強人,人與人不一樣,眼光也不一樣,蘿蔔青菜各有所愛,沒什麼可說的。

…… 肖越看了葉靈一眼,沒說話。

「肖越你一個大男人,你看她幹嘛?!你有點男子氣概行不行?我跟你說,你這樣以後很容易妻管嚴的!」

肖越嘴角一彎,繼續幫芳姨揉面。

葉靈當沒看見,削著蘋果的手卻頓了頓。

「咦,我說你呀……」

付婷娜一副大姐范的「教導」著肖越要怎樣怎樣,完全不顧忌其他人的感受。

葉靈瞥見母親嘴角的笑意,心裡一酸。

「媽,我出去買點飲料吧。你們要喝酒嗎?」

葉靈朝兩人喊。

「喝酒?我可以呀……」付婷娜第一個響應。

肖越卻凝視著葉靈,只是葉靈不接他的目光。

他想跟去,可是手上的活還沒幹完!

「你小心點。」

母親囑咐她。

葉靈沿著馬路一直走,望著稀朗的星月,站了很久。

然後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買了東西回去。

她找了一份工作,工資不算太高,但是能勉強維持住。

這樣的日子,原主沒想回來。

到最後她在遊戲里出了一件裝備,轉手賣了一筆錢,加上肖越總是找機會給她賺錢,慢慢就把貸款還上了。

還清貸款的那一剎,葉靈深深的鬆了口氣。

後來母親複檢的時候,醫生也說恢復得很好,藥物可以減半,負擔一下輕了許多。

原主回來了。

臨走的時候,葉靈找了一個很笨的借口跟肖越見了最後一面。

肖越欣喜若狂,以為終於等到了她的回應。

所有的人都以為他們成雙成對了,只有肖越知道,她還一直沒有給她開丁點的門。

現在終於願意了嗎?

他幾乎沒有放下過彎起的嘴角。

每個人都知道他要去約會了。

但是沒人知道,他會失戀回來。

那個人說,「希望你從此離開我。」

她抱他的那一刻,他以為所有的花都終於等到了盛開的時刻,他以為所有的思念終於有了出口,他以為,以後的自己也是個有女朋友的人了。

他沒有告訴她,他偷偷的去定了兩個人的戒指,只要她一答應,他就可以馬上策劃求婚,在她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馬上捉她去登記,一定不能讓她有任何反悔的機會。

可是一切都沒來得及做,她就全盤否定了。

「只做朋友好不好?」

當然不好呀,他要的從來就不只是朋友呀。

「如果只做朋友,我會挺開心的。」

那麼你從來不對我笑,是因為我的感情給你帶來的壓力嗎?

肖越看著面前的人,一陣陣的酸楚湧上來,甚至都到了眼眶。

原來一個人,要不在乎你的時候,真的可以不在乎你呀?

原來你為她做再多,她即使看在眼裡,也不會被感動嗎?

原來感情真的不是一直付出就可以的?

「可以呀。」

陪在你身邊的機會還是不想失去啊。

我能怎樣?你都這樣說了,我勉強你的話,你會更不快樂不是嗎?

只是你有想過,我也是有心的人?我在看你笑的時候,心會突然自己痛一下那種感覺,其實不是那麼好受你知道嗎?

可是,勉強你,不是我會做的事……

這一夜,徹夜難眠。

一一一

葉靈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在乎評分了。

她明明感知到,原主一回去,就會答應和肖越在一起的。

可是她就是要說那些話,就是想臨走前得到肖越的承諾。

答應只做朋友,應該就不會在一起了吧?

可是如果原主回去,告訴他,她改變了主意,他還會遵守承諾嗎?

那又怎樣?

她已經看不到了呀。

也無能為力了。

「星河,你說我是不是變壞了?」

「壞的定義是品質惡劣,有害,質量差,不完美……」

「嗯,我都符合。」

葉靈躺在星空下,看著繁星點點,眼裡的光也一點點模糊下去。

她把自己活成了一個壞人啊。

「嚴格來說,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只要是人類,總會有不同的缺點,他們體現在不同的方面,如果以質量來論,從造物者的角度來看,人類算是瑕疵品,說質量不好也沒有錯……」

「所以人都是壞人?」

「這個定論理論上來說也算對的。」

「都是壞人,那麼怎麼會有好人?」

「人類的行為有規範來限制,因為限制而約束自己的行為,使之不會做出規則之外的事,這個理論上,沒有超出規則之外不在壞人之列,而被稱為好人。」

「……」哦。似懂非懂。

「那我壞嗎?」

「理論上來說,不在壞人之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