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5 日

二層的那位龍族後裔怒視了羽塵一會兒,隨即倚在座椅上緘口不言,但羽塵依舊能夠能夠感受到從他的身體中散發出的凌厲氣息。

環形坐席上的人們愣了一會兒,隨即回過神來,戲謔的看著羽塵,他們似乎看到了羽塵被神秘人毆打的畫面。

蘇菲看了一眼坐在位置上閉口不言的的龍族後裔,目光又轉向羽塵,當蘇菲看到黑袍中露出的那雙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時,那雙嫵媚的丹鳳眼中,蕩漾出一弧如陳年佳釀的醉人目光。

「羽小子,收了他吧,別讓她再在外面招蜂引蝶了。」看到蘇菲的神態,季老戲謔的說道。

「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羽塵氣憤的回了一句。

「四千五百銀幣一次!」

蘇菲帶笑掃視了一遍環形坐席,無人應答。

「四千五百銀幣兩次,」

頓了頓,蘇菲再次報了一依舊無人應答。

「四千五百銀幣三次。」

蘇菲動人心弦的聲音回蕩在環形拍賣場上,回應她的是一成不變的寂靜。

「嘭~」

重重的撞擊聲回蕩在環形拍賣場,破碎的木屑證實了這不是夢境,以四千五百銀幣買下了這卷價值不大的《百步九折》步法,還因此而得罪了一個不知修為的神秘人。當蘇菲那一槌砸下時,拍賣場並沒有想起驚天的轟鳴,相反卻是響起一陣窸窣的議論,更多的卻是用一副看熱鬧的神情看著羽塵。

「現在,我們拍賣拍賣行的最後一件拍賣品,」蘇菲捋了捋秀額前的一縷棕色波浪捲髮,嫵媚的丹鳳眼瞟了一眼羽塵,露出一抹妖嬈的笑容,扭動了一下如蛇般的腰肢,說道,「這卷捲軸,由環形拍賣場的首席鑒定師方老親自鑒定,並且方老主動提出要用五千銀幣的高價格購買這卷捲軸。」

「環形拍賣場首席鑒定師方老親自鑒定,我記得方老是天聖王朝最具權威的鑒定師之一,而且方老心高氣傲,一般的拍賣品他連看都不看一眼,更別提鑒定了,今天作為壓軸拍賣的物品究竟是何方神物,竟然能讓方老親自鑒定。」

「你不知道啊,今天天剛擦黑的時候,江城各大酒樓突然出現了一個神秘的黑袍人,只問了一句拍賣行在哪?今天這卷壓軸的拍賣物會不會就是拍賣他的物品,如果我能得到了,嘿!嘿!嘿!嘿!」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你沒聽菲菲說嘛,方老那麼高傲的人都願出五千銀幣購買這件物品。五千銀幣!你半輩子能夠掙五千銀幣嗎?」

「喲!菲菲!叫的挺親切的,我怎麼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和菲菲小姐關係這麼親密了,我看是你的一廂情願吧!」

「你管的著嗎?」

……

蘇菲語不驚人死不休,剛一出口,環形拍賣場便一陣嘩然。大家紛紛輕聲議論著。

「這個妖精!」羽塵看著一臉嫵媚神色的蘇菲,搖頭苦笑。羽塵還準備競價一次以提高拍賣的價格,卻沒想蘇菲直接將價格提高到讓人望而卻步的地步。

五千銀幣,對於環形拍賣場內的那些坐在一層和四層的土豪暴發戶來說,讓他們一下子出五千銀幣,無異於斷其生路。

果然,一陣議論之後,大多數人都發出一聲嘆息。

「然而,賣主卻沒有表明態度,只是說了按照拍賣場的規律,價高者得之。」蘇菲掃了一眼環形拍賣場,芊芊玉指托起那捲季老用靈魂書寫的捲軸,笑道,「經過一番鑒定,方老給出了最終的拍賣標準,起價兩千銀幣,加價不低於一千銀幣。」

「轟~」

聞聲,全場又是一陣嘩然,如此大幅度的競拍,這拍賣的物品,究竟是什麼。

環形坐席上的觀眾,對於那捲捲軸的來歷,更加好奇了。

「刺~啦」一聲,在眾人目瞪口呆中,蘇菲當場把玉手中的捲軸完全展開,頓時,一股凄涼的氣息,從捲軸上撲面而來,環形坐席上的人們當場色變。

蘇菲將那捲已經用火漆封住的捲軸面朝觀眾,讓觀眾更加真實的感受到那股氣息的波動。

「這卷捲軸,名為《離火掌》,屬於凡階下品道技,靈氣為火屬性的修道者修鍊這卷道技,可以提高自己四成戰鬥力,而且可以提高回氣率。更重要的是,這卷捲軸上,蘊含著一股強烈的來自傳說的氣息,這股氣息,究竟有什麼作用,菲菲想大家早已心知肚明。」蘇菲將捲軸聚在胸前,俏臉上帶著一抹凝重。

「環形拍賣場壓軸物品,來自傳說時代的凡階中品道技《離火掌》,現在開始拍賣。」

「六千銀幣!」蘇菲的聲音剛剛落下,一個渾厚且帶有一絲嘶啞的聲音隨即從三層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傳出。

蘇菲嬌軀一陣,不可思議的看著那襲黑袍,不知道他的的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不過,一陣如疾風驟雨般的競價聲,如雨後春筍般呼嘯而至。

「七千銀幣!!」

……

「八千銀幣!!」


……

「一金幣!」

……

看著如同過山車般飛速上漲的價格,蘇菲那略帶迷茫的俏臉上突然露出一抹恍然大悟的表情,嫵媚的丹鳳眼中蕩漾出一弧醉人的波紋,目光迷離的看向羽塵,芊芊玉指不不經意間劃過那嬌嫩的丹唇,劃過兩隻小白兔中間的無底深溝。

「妖精!」羽塵冷啐了一句,隨即運起九五神功。

趨之若鶩,是九霄人們的一個共同特性,如今的九霄,人們私心太重,有利可圖時人們往往一哄而上,都一樣自己能夠多分一杯羹,遇到困難時,人們往往作鳥獸散,躲得遠遠的。

面對來自傳說時代的捲軸,人們的激情已經被蘇菲調了起來,此時,環形拍賣場如同一個火藥桶一般,只需一枚火星,就能將其引爆,而羽塵脫口而出的「六千銀幣」就是這顆火星。

在大腦充血的高度興奮中,季老用靈魂書寫的捲軸,最終以兩金幣四千銀幣的價格成交,聽到這個消息,羽塵激動的差點咬住自己的舌頭。 「先生好深的城府!」還是那件充滿神秘的小屋,蘇菲玉臂環胸,將兩隻胖嘟嘟的小白兔束縛的呼之欲出,那張嬌美的俏臉上,浮現出一抹誘人的紅暈,嫵媚的丹鳳眼中,蕩漾著迷離的夢幻神色。

「哪裡哪裡!在下的這些雕蟲小技,全靠菲菲小姐幫忙。在下豈敢貪功居大。菲菲小姐就不要嘲笑在下了。」羽塵淡笑一聲,回應道。

「先生直接叫我菲菲就可以了,菲菲小姐,菲菲小姐的,讓外人聽見以為菲菲很見外呢。」蘇菲嬌笑一聲,玉指夾著一張紫金卡片,在上面留下一個香吻后,遞到羽塵手中,說道,「先生,這是一張環形拍賣場高級貴賓卡,憑藉這張卡先生可以到任意一家環形拍賣場,進行消費,典當物品,貸款,最高可貸五十金。」

「先生今天拍賣的捲軸為兩金幣四千銀幣,扣除拍賣行收取的一成手續費,以及先生用四千五百銀幣拍的《百步九折》步法,還剩一金七千一百,以全部核算到卡內。先生了查收一下。」

「我對菲菲絕對放心。」羽塵把玩著貴賓卡,說道,「在下還想購買一些藥材,帶給京師的朋友,不知拍賣行是否有在下需要的藥材。」

「哦!」蘇菲嫵媚的丹鳳眼轉動了一下,笑道,「先生需要什麼藥材,菲菲了派人看一下。」

羽塵沒有推辭,來到玉台前,龍飛鳳舞的寫下一些藥材名稱,交給蘇菲。

蘇菲看了一眼,微微吃驚紙上雋秀洒脫,蒼勁有力的行體字,隨即打了一個響指,將紙張交給原先接待羽塵的綁著馬尾辮的女孩。

「先生,菲菲真的很好奇先生面具下面的真實面目。」女孩離開房間內,蘇菲扭著如蛇般柔軟的腰肢,緩步來到羽塵面前,芊芊玉指在羽塵的面具上緩緩滑動,紅唇輕啟,吐氣如蘭。

「在下也想看看你這妖精的真實面貌!」羽塵一把握住蘇菲的皓腕,冰冷的面具緊貼著蘇菲的俏臉,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中劃過一道邪魅的目光,隨即握著蘇菲的皓腕,緩緩向下移動。

「先生,您需要的藥材全部都在這枚戒指中,請過目。」

在那名使者再次來到房間內,羽塵二人觸電般分離開來。羽塵接過戒指,貴賓卡在使者手中的機器上化了一下,向蘇菲拜了拜手,轉身離去。

「嗯!」蘇菲玉指緊握,雙腳氣憤的在地面上跺了跺。蘇菲始終忘不了,當她的手指碰上那根滾燙的火棍時,羽塵那雙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中,燃燒著的熾熱的火焰。

環形拍賣會如火如荼的進行了三個時辰,當羽塵從環形拍賣場走出后,明月已經偏西,皎潔的月光從而將,落在寂靜的街道上,冷清的街道更顯凄涼。

羽塵貼著街道的陰影處,神不知鬼不覺的略過街道,走出江城,朝著廖軒莊園方向快速略去。

然而,在城外遼闊的平原上,羽塵飛奔了一段時間后,突然間停止了步法。在月光下,羽塵那雙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突然爆射出一道凌厲的目光。粗糙的手掌,不留痕迹的了一起。

一望無際的大平原上,羽塵一動不動的站著,夜風吹起他身上的黑袍,如同幽靈一般在黑夜裡搖曳。


在羽塵對面,同樣站立著一個黑袍神秘人,一道如蛇蠍般陰冷的目光,從黑袍中射出,肆無忌憚的打量著羽塵。

「將《百步九折》交出來,我還能留你一條生路。」黑袍中的人發出一聲冰冷刺骨的聲音,讓人感覺處在寒冬臘月。說話間,一股充滿殺伐的霸道氣息,從黑袍中散發而出。雖然氣息較微弱,卻依舊讓羽塵為之色變。

從他的聲音判斷,對面黑袍中的人,年齡應該與羽塵差別不大,也就是十五六歲的樣子。羽塵萬萬沒想到,這位年齡與自己相仿的少年,竟然會散發出如此濃郁的殺伐氣息,這位龍族後裔,究竟歷經了什麼不為人知的苦難,才會變得今天這幅模樣。

雖然對這位龍族後裔的身世感到不幸,但羽塵絕不會因此而對他放鬆警惕。

「憑什麼,《百步九折》是我自己買的,那是屬於我的東西,你有什麼資格要求我交給你。」注視著那位龍族後裔,羽塵不卑不亢的應道。

「憑你今天沒有本事守住《百步九折》。」

龍族後裔冷笑一聲,一雙冰冷的眼睛中閃過一道凌厲的目光,丹紅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一股令人心有餘悸的殺伐氣息,如猛虎一般從龍族後裔身上撲面而來。

「呵~呵~呵呵~」

冷清的夜空中飄蕩著龍族後裔高冷的笑聲。羽塵知覺眼前一晃,隨即耳邊響起一股呼嘯的風聲,一個冰冷的拳頭,帶著勢不可擋的氣勢,在羽塵那雙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中快速放大。

皎潔的月光下,一望無際的大平原上,一道黑影「呼~」的一聲劃過寂靜的夜空,轉眼間以來到羽塵身旁,黑影帶起洶湧澎湃的氣流,將羽塵的臉面刮的生疼。

「你也瞧不起我!」聽到龍族後裔如此挑釁的聲音,一股怒氣直充羽塵腦門而去,羽塵的臉色,瞬間陰暗了下來,那雙藏在黑袍中緊握著的拳頭,因為過度用力,指甲刺入肉中,滲出一絲絲血痕。

「羽塵,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執著,退一步說,就算你得到了冠軍又怎樣,僅憑那點聖靈露水能讓你那廢物老爹起死回生嗎?頂多是讓他苟延殘喘,多過幾天罷了。但,你真的有能力拿到總冠軍嗎?」

在龍族後裔不屑的說了句「憑你今天沒有本事守住《百步九折》。」時,羽塵耳邊突然響起了靈武學堂比武時林青那句滿帶嘲諷意味的聲音,今日龍族後裔的傲慢,竟與當初林青嘲諷羽塵時如出一轍。

「你們為什麼都瞧不起我?」

面對如餓狼般瘋狂撲向自己的龍族後裔,羽塵臉上露出一絲狠色。雙腿猛然登了一下地面,身體如同出鏜的炮彈一般朝著龍族後裔爆射而去。握的發白的拳頭,帶著一絲惱怒,重重的與龍族後裔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嘭~」

雙拳相撞,周圍的空氣為之顫抖了一下,隨即一股強大的勁力如潮水般從拳頭上湧來。羽塵直覺整條手臂傳來一陣如觸電般的痛麻,呼嘯的風聲將羽塵的黑袍吹的獵獵作響。一股強大的暗勁,通過手臂,毫不保留的砸在了羽塵身上。

「噔~噔~噔~噔~噔」

羽塵後退了五六步,才卸掉身上的衝擊力,羽塵匆忙運起九五神功調理體內沸騰的氣血,反觀那位龍族後裔,卻僅僅退了兩三步。羽塵心中微微吃驚,傳聞都說龍族擁有強大的體魄,今日一見果真不假。

「你大爺,以大欺小算什麼英雄好漢,即使龍族有強悍的體魄,我今天就不信了,一個尚處於幼年期的龍族後裔,他的體魄能夠強悍到那種地步,就算耗,我也要耗死你這個龍仔兒!」看著面前的龍族後裔,羽塵擦掉嘴角的血跡,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中,閃過一道鬥志昂揚的神色。

「敬酒不吃吃罰酒!」龍族後裔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身上的氣息更加陰冷。

沒有多餘的廢話,龍族後裔剛剛收住後退的腳步,便再次沖了過來,根本不給羽塵任何喘息的機會。

見識到龍族後裔強悍的體魄后,羽塵便很有自知之明的不與龍族後裔硬碰硬,而是依靠在十方絕殺陣中練出的感知力與反應力,躲避著龍族後裔一次又一次凌厲的攻勢,又時不時的找准機會,狠狠的丟一個爆裂拳消耗一下龍族後裔。

龍族擁有強悍的的體魄,強大的戰鬥力等一些普通修道者難以擁有的優勢。但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人,羽塵不相信,龍族在任何一個方面都能做到無懈可擊。

果然。

「混蛋,你個膽小懦夫,能不能不一直躲躲藏藏,和我面對面,堂堂正正的和我過招,一直躲躲藏藏的算什麼好漢!」


在龍族後裔一次次攻擊如同打在棉花上時,龍族後裔不禁暴怒起來,凌厲的拳頭雜亂無章,沒有任何套路,直勾勾的朝羽塵襲來。


聞聲,羽塵頓時被龍族後裔的話給逗樂了,心道:「你以大欺小,我又不傻,怎麼會不躲避直接讓你打,再說了,即使我想要劫寶,我也不會傻乎乎的向你一樣正大光明的半路劫寶。要是傳出去了,多丟龍族的臉。至於你拿我沒辦法,是你學業不精,我只能說,怪我咯!」

羽塵差點被眼前的這位落魄的龍族後裔逗得當場笑出聲來。感受著這位龍族後裔單純,執著,不考慮結果便向自己索要《百步九折》步法,羽塵突然想起了父親剛離開時的那個傻傻的自己,只因為不舍的讓父親離開,想要用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去扭轉那早已命中注定的事件。

或許,他也是因為要挑起複興龍族的這個重擔才變成這個樣子的吧。

想到這裡,羽塵突然對這位龍族後裔少了一些厭倦,多了一些興趣,與他比起來,或許自己真的很幸運。

漸漸的,羽塵耳邊響起了龍族少年急促粗重的呼吸聲,以及一縷微不足道的抽泣。沒錯,是抽泣。

在羽塵看到龍族後裔的一剎那,龍族後裔那雙冰冷的眼睛中,掛著一串淚珠,在皎潔的月光下泛著清冷的光芒,在那一瞬,羽塵竟有些失神。

然而,龍族後裔卻抓住了這稍縱即逝的一瞬,冰冷的拳頭夾雜著呼嘯的拳風,帶著斬釘截鐵的果斷,不留餘力的咋向羽塵的臉龐。

「嗤~嗤」

「卡擦~」

一聲清脆的破解聲,清晰的回蕩在寂靜冷清的夜空中。遮掩著羽塵臉龐的面具上,突然露出一道裂痕,隨即如蛛網般向四周擴散。

「砰~」的一聲翠響,面具破解成一片片碎屑,散落在地上。

羽塵面前不足一指的地方,蠕動著一層無色無嗅微不可查的波紋,龍族後裔冰冷的拳頭,在距羽塵不足一指之遙的地方停滯不前,但其凌厲的拳風,卻透過波紋,震碎了羽塵的面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