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6 日

“事情很複雜,我們還處在危險時段,雖然我們已經幾乎拔出了‘握手’組織的所有羽翼,但我們困境仍然沒有過去,只能繼續查下去,在獲得的情報組我發現,‘握手’組織和一直隱藏在暗處針對我們的勢力相比,簡直什麼都算不得。”

“情況很糟糕?”諾曼問。

“非常的糟糕!”本·艾倫愁容滿面,“既然已經確認了大家的身份,我也就不隱瞞什麼了,目前‘握手’組織問題已經基本解決,只剩下了這個中間人,但我們仍然面臨着另外兩股勢力的監視,現在能確定的就是美國的情報機構,馬丁那邊一直在盯着我們,不知道他們究竟出於什麼目的,另一股勢力我卻一點頭緒都沒有,他們的能力並不比美國的情報機構差,但彷彿就是看不見的怪物,一直如影隨形的圍繞在我們周圍,現在我和紳士幾乎每天都活着被監視之中,甚至每次和外界聯繫都要更換通信設備還有衣服和車輛,我們已經沒有哪怕一點安全感,最恐怖的是我們什麼都他媽的查不到。”

“那另一組人馬呢?可以叫回來幫忙。”說到這重拳又想起了內奸的問題,“至少可以先甄別一下,哪怕去人一個人沒有問題也好,起碼可以分擔一下你們兩個的壓力。”

本·艾倫長出了一口氣:“賭徒他們現在在中東,那邊的任務進展很順利,是美國情報機構給的一個任務,難度不大,但保密性很強,又他媽是個見不得光的髒活,我讓他們去的目的並不純粹,也是想確認一下是否會有消息從他們那邊走漏出去,但到目前位置還沒發現什麼可疑跡象。”

“馬丁上司安排的任務?有沒有酬金?不會又是使喚傻小子吧?”重拳問。

“象徵性的酬勞。”本·艾倫一臉的無奈,“他們算準了現在我們需要他們的技術和渠道,所以……”

“媽的,這不欺負人嗎?這麼下去我們有被餓死的可能。”幽靈罵道。

“合作還得繼續,我們還用得着這層關係,在強大的美國面前我們還是不能把關係搞得太僵的,他們的情報系統是我們最需要的,同時也爲了今後能接到更多是生意,這都可以再談,現階段我們需要藉助他們解決面臨的危機。”本·艾倫無奈的笑了笑,“幸虧有從米洛斯迪爾那裏搞來的鉅款,否則我們還真維持不下去,或許這就是天意。”

“你準備什麼時候去人另一組人?”山狼問。

“等他們的中東任務結束。”本·艾倫敲着手裏的杯子,“希望早點把內奸找出來,但我有不希望任何人有問題,這種心情,太他媽的矛盾了。”

“誰也不希望多年的兄弟走向對立面,但這就是他媽的現實,殘酷的讓人無法接受。”山狼又倒了一杯酒,“雖然我對內奸恨之入骨,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但經過了這幾天的事情我才真正發現,如果真的被揪出來,我還真下不去手。”

“沒辦法,你說了,我們得面對現實。”本·艾倫長嘆,“不管是誰,他都要付出代價,他差點把‘黑血’毀了。”

“隊長,找到奸細可以把他交給我。”幽靈舉起手,“我下得去手。”

“你是瘋子,我怕還沒問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就被你弄死了。”本·艾倫臉上的表情就是兩個字:滾蛋。

“折騰到現在你們就沒人想吃早餐嗎?”諾曼突然問道。

本·艾倫看了看錶才發現天都快亮了:“還真忘記了這件事,好吧,大家想吃什麼我請客。”“到這裏怎麼能你請客?這也太看不起我了。”諾曼站起身,“還是我來吧,到我的酒吧,早餐免費。” 258、初到東京(01)

東京,日本首都及最大城市,亦爲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二戰後成爲亞洲第一大城市。東京位於日本本州島東南部,關東平原東端,國際航空口岸,是日本政治、經濟、文化及‘交’通等領域的樞紐中心,經濟高度發達。東京都市圈GDP高居世界第一,是一座擁有巨大影響力的國際化大都市。與美國紐約,英國倫敦,並稱爲“世界三大城市“。山狼一行四人在東京機場下機的時候已經快半夜了,機場裏卻還是人頭攢動,甚是熱鬧,山狼去聯繫接頭人,剩下的三人無聊的留在大廳裏,這不是他們第一次來日本,之前也曾經來執行過任務,幾個人的行李都不多,每個人只有一個手提箱,裏面是一些衣物和隨身物品,反掃描的夾層裏是各藏着一邊軍刀,只有幽靈帶了一把P245手槍,其他人到是沒帶武器。

三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讓附近的旅客望而生畏,沒多久他們周圍就全都空了出來。

“我長的很嚇人嗎?”幽靈‘摸’了‘摸’鼻子。

“收起你該死的殺氣。”獅鷲低聲罵道,“你的表現太囂張了。”

“有嗎?”幽靈皺了皺眉,眼神突然一變,渾身的氣勢慢慢的小山,整個也變成了一個普通青年。

“這纔像話!”重拳靠在椅子上看着周圍來來往往的人,他們幾個穿的都很正式,手提行李箱,看上去很像商界‘精’英,但臉上卻多了一份可粗獷與豪放。

“在這些人中,我們的確很不現眼,看來隊長說的沒錯,這有助於我們完成任務。”幽靈打着哈欠說道。

這時兩名學生模樣的美‘女’從他們面前經過,‘女’孩帶了很多行李,拖着走有些吃力,不知道爲什麼沒有叫人幫忙。

“這妞不錯!”幽靈揚了揚下巴指着一個短裙‘女’孩低聲對重拳說道:“去搭訕?”

“日本妹。” 劇本樂園 重拳瞟了一眼,“喜歡就去泡吧,這不算吃虧。”

“看看還可以,我還真沒打算下手。”幽靈搖了搖頭,頗有點可惜的說道,“屁股還‘挺’翹!”

獅鷲看了看錶:“隊長肯定有他自己的考慮,我們和這些人在外貌上區別不大,這對我們有利。”

“‘混’在這些人裏多少能做點掩護,不至於向賭徒他們那麼特徵明顯。”幽靈仍然盯着那名短裙‘女’孩。

“山狼怎麼還不回來?”重拳扯下自己的領帶塞進皮箱,他還是不習慣這玩意兒,尤其是這種特質的幾乎連刀子都割不斷的領帶,套在脖子上就讓他想起被人用繩子勒住的感覺。

“注意自己的形象!”獅鷲提醒他。

“不打領帶就沒形象?什麼道理?”重拳不以爲然。

又過了一會兒,山狼返回:“走。”

“人呢?”見他只有一個人其他人都很奇怪。“我們直接去住處,他在那邊等我們。”山狼晃了晃手裏的車鑰匙,“車子已給我們準備好了。”幾個人到停車場找到一輛本田的7座SUV,獅鷲跑到了後面躺着,他不喜歡和人擠在一起,儘管後面只有他和重拳兩個人。

“你認識路嗎?”重拳問搶先做到駕駛位上的幽靈。

“古董,你多久沒開車了?你不知道現在有中設備叫做導航儀嗎?”幽靈一邊發動汽車一邊說道。

“我靠,我還以爲你認識路呢!” 重生之時尚達人 重拳罵道。

剛離開機場不久他們就發現剛纔被那兩名美‘女’正站在路邊向他們回手,身邊放着很多行李,一邊停着一輛出租車,司機正趴在引擎蓋下忙活,看來是車壞了。

“停不停?”幽靈問山狼。

山狼看了看:“看着辦。”

幽靈一‘挺’慢慢地把車停了下來。

其實山狼的意思是不停車,沒想到被幽靈理解錯了,但在重拳看來幽靈很顯然是故意的,他好像對那個短裙‘女’孩很有意思,當然,兩人擦出火‘花’的可能‘性’不大。

“有什麼可以爲您效勞的。”幽靈很客氣的問道,他以開口山狼和重拳都很意外,這一口日語說的,雖然不算地道,起碼算得上口齒清晰。

“我們的車出了問題,可不可以帶我們到可以載我們一程……”說話的正是那個短裙‘女’孩,可就在他發現車裏清一‘色’的都是男人的事情聲音居然變得越來越小,看得出她開始猶豫,是不是該向這些人求助。

幽靈看了一眼山狼尋求他的意見,但山狼已經閉上了眼睛,根本就沒打算理他。

幽靈暗自嘆了一口氣準備拒絕這位美‘女’,但張開嘴之後卻變了樣:“如果你們不介意我們都是男人的話我可以帶你們到有車的地方。”

這下反倒是讓兩位美‘女’爲難了,好不容易攔下一輛車,但一車的男人卻讓她們缺乏安全感,而這個地方這個時間又很難再攔到其他車子,就在她們猶豫不定的時候出租車司機擡起頭:“兩位小姐,你們可以上他們的車,我已經記下他們的車牌號了,不會有問題。”這話有點告誡的意味,不過幽靈他們並不在意,他們本來也沒打算對這兩個‘女’孩怎麼樣。

兩位美‘女’對視了一眼,還是有些猶豫,幽靈看着短裙美‘女’:“如果不上車我們可要走了。”

短裙美‘女’有點着急了,他怕後面再攔不到車子他們兩個‘女’孩在這種地方恐怕更不安全,倒不如賭一把,萬他們不是壞人呢?這種想法簡直是太天真了,車上的幾個人雖然算不得惡人的,但絕對不是什麼好人,不過除了幽靈之外其他人似乎對這兩個‘女’孩興趣不大,而幽靈也只是對她有點好感,到是沒什麼邪念。

“那就麻煩各位了。”短裙‘女’孩點了點頭,“請打開後備箱,我們的東西有點多。”

幽靈下車幫忙將行李裝好,等兩個‘女’孩上車之後他纔開車上路。

‘女’孩有點拘束,其實爲了讓他們安心重拳已經跑到了最後一排座位,和獅鷲坐在一起,把中間的位置留給了她們。

“怎麼坐這麼晚降落的飛機?也不找人接機,這樣很不安全。”氣氛有點尷尬,幽靈開始緩解氣氛。

“飛機晚點了三個小時,否則也不至於這麼晚纔到東京。”短裙‘女’孩一臉的無奈,“有出租車就好,自己回去,找人接反倒讓我反感。”

“哦,去哪兒了?”幽靈繼續問,他並沒有明白‘女’孩話裏話外的意思,但對這些他並不在意,反正萍水相逢,只是隨口聊天而已,不必太過於多瞭解。“法國,巴黎是個好地方。”‘女’孩兒很興奮,“對了,我叫美惠子,這是百合子。”“你們好,叫我K就好了,其他人都是我的朋友,他們不太喜歡說話我就不多做介紹了。”幽靈簡單的介紹道。“凱恩先生,您好。”美惠子很禮貌,“聽你您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她居然把‘K’聽成了‘凱恩’,但幽靈也沒打算去糾正,就繼續說道:“我是日裔美國人,在美國長大,日語說的不太好,還請見諒。”

“哦,怪不得。”美惠子點了點頭,“沒關係,如果您覺得不方便我們可以用英語‘交’談。”

“不必了,謝謝關照,我本想練習一下日語,正愁沒人‘交’談,遇到二位真是榮幸!”

這時美惠子的手機響了,她取出點開一看就嘟起了嘴:“是父親大人,我不想接他的電話。”

“既然能打通他就知道你下了飛機,不接太不禮貌了。”百合子說道。

美惠子頗爲無奈的接聽了電話:“父親大人……”話還沒說完就被那邊打斷,幽靈豎着耳朵聽了半天也聽不清是對方在說什麼,不過從後視鏡裏看到的美惠子的表情判斷,她好像是正在被父親訓斥。

“是,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出了點小狀況,車子壞掉了,現在我們正打成幾位善良先生的車子……沒關係,不必麻煩了,我可以自己回去……好吧,我們的車牌號碼是……是,是,我們很好……”

過了一會兒美惠子掛斷電話,一臉的不開心:“我說不想接他的電話,現在又要派人來接我們,煩死啦!”

“叔叔也是擔心你的安全,理解一下!”百合子安慰她。

“嗯……”美惠子嘟起了嘴,“我不喜歡和他來往。”

“他畢竟是你的父親。”百合子拍了拍她的手。

“好吧。”美惠子無奈,然後有對幽靈說道,“凱恩先生,一會兒父親會派人來接我,可能需要在中途停車,感謝您準我們搭乘您的車子。”

“沒關係。”幽靈聳了聳肩,對於美惠子,他也只是很欣賞罷了,至於進一步‘交’往他到時沒想過,畢竟兩個人的背景、身份、經歷,生活環境完全不同,兩個人產生‘交’集的可能‘性’不大,不過這倒是幽靈第一次對一個‘女’孩有好感,很奇怪。

氣氛一下又變得沉悶起來,山狼等人都不說話,只是裝作睡覺,這道是讓兩個‘女’孩心裏多少有了點安慰,在一羣大男人中間的那種不自在正在無形中慢慢的消失。

“你們是學生吧?”幽靈打破沉悶,開始找話說。

“是的,我們是學生,您的眼力真好。”美惠子還是比較健談的。

“怎麼就你們兩個?這樣出‘門’太不安全了,應該帶上男朋友!”

“纔不要,自由自在多好。”美惠子搖了搖頭。

“您多慮了,現在治安這麼好,只要我們多加留意就不會有問題的。”百合子捂着嘴輕笑,“她不喜歡的她的男朋友,所以……”

“不要胡說!”美惠子拍了她一下,百合子只能繼續捂着嘴笑。

“現在哪裏安全?”幽靈搖了搖頭,他對這個世界太瞭解了,弱‘肉’強食。

“我們就是爲了享受這份安靜,很好,無人打攪,坐在巴黎街頭喝咖啡,去‘花’田呼吸芬芳的空氣,喝剛出產的香檳。”美惠子一臉的陶醉,彷彿仍然置身‘花’海。

“如果有興趣下次到巴黎可以來找我們,免費導遊!”幽靈‘摸’出一張名片,“這是我們公司在巴黎的聯繫方式。”山狼突然睜開眼睛看了幽靈一眼,顯然對他的做法很不滿意,不過也沒說什麼,而幽靈卻裝作沒看見,他也是有點衝動,不過現在後悔也已經晚了,馬上拿回名片太不禮貌了。“您不是美國人嗎?”美惠子接過明面,讀着上面的名字,“吉姆·K·薩蘭德,國籍安全保衛技術服務與諮詢有限公司,很抱歉叫錯了您的名字,真是太沒有禮貌了。”

這是“黑血”的對外業務公司,從事合法生意,同時也是他們洗黑錢的一個渠道,僱員不多,都是本·艾倫招募的退伍軍人,在世界很多地方設有辦事處。

“沒關係,是我沒說清!”幽靈道,“因業務需要我每年都會在法國住上半年。”

“哦,如果有機會去巴黎再麻煩您!”美惠子客套的說道。

“隨時歡迎,不過需要提前打電話,我好做準備!”幽靈有些期盼,期盼真的有那麼一天,但他也很清楚美惠子也只是隨後說說。

開着開着幽靈就皺起了眉頭,他咳嗽了一聲,山狼睜開眼睛看向他,順着他的目光掃了一眼後視鏡,發現有輛黑‘色’的跑車跟蹤後面。

真他媽什麼事都能遇上,到了東京也不得安生,這又他媽的是誰在跟了過來?難道?又走漏消息?算了,還是先甩掉後面的車再說,想到這些山狼皺了皺眉低聲說道:“加速。”

幽靈立即明白了他的用意,他笑了笑對後座的二人道:“兩位美‘女’,坐穩了,我們要加速了。”

“要安全駕駛!”百合子提醒道,但她的話還沒說完,車子已經開始向前猛衝,速度快的把兩位美‘女’嚇得大聲尖叫起來。

“放鬆,我們趕時間!”幽靈笑了笑,他最喜歡乾的事兒就是賽車,尤其是在公路上。

兩個‘女’孩雖然被嚇了一跳,但並沒有驚慌,只是有點害怕,百合子輕聲說道:“你們要去哪?”而美惠子卻略帶興奮地看着幽靈嫺熟的‘操’縱汽車,“從沒開這麼快過,好刺‘激’。”

“你們去哪?我先送你們!”幽靈一邊瞄着後視鏡一邊問,那輛布加迪威龍果然跟了上來,提速非常的快。

“這車和布加迪威龍比速度你沒有任何優勢。”重拳在最後一排懶洋洋的說道。

“在哪?”美惠子也學着他們的樣子看後視鏡,但在茫茫車流根本就沒看到什麼布加迪威龍。

“開這車比什麼速度?比的是技術!”幽靈開始在車流裏來回的穿梭,百合子不停的尖叫,最後她把嘴捂住不讓自己叫出來,而美惠子卻非常的興奮,雙眼放光的盯着前面。

冷血總裁的棄婦 的確,在布加迪威龍面前他們的車是不可能靠速度取勝的,但幽靈有自己的辦法,在車流中來往穿梭,依靠衆多的車輛限制布加迪威龍的速度,讓它無法發揮自己的速度優勢。

美惠子的電話又響了,她取出來看了看直接掛斷,然後一臉苦悶的對百合子說道:“是他。”

“是誰?”百合子已經被嚇得‘花’容失‘色’。

“還有誰?”美惠子嘟着嘴說道。

前面是紅綠燈,幽靈連續不斷的鑽着縫隙,在最後一秒闖了過去,而布加迪威龍卻被停下的車流堵在了後面過不來。

“您是賽車是嗎?車開的真好!”美惠子羨慕地問,“父親不允許我單獨駕車,每次都要有人陪同,而且要限制速度,很無趣!”

“呵呵!”幽靈笑了笑!

這時候美惠子的電話又響了,她看了看接通:“中村先生,我是美惠子,不,謝謝,我會自己回去。”過了一會兒她掛了電話一臉的不高興。

“怎麼了?”百合子小聲問。

“凱恩,剛纔那個開車的是我男朋友,很抱歉給您添麻煩了。”美惠子有些不自在的說道。

幽靈看了看後視鏡,布加迪威龍還沒跟上來,“哦?那真是誤會了,需不需要我停車?”

“不要!”美惠子立即說道,“不需要,我不想上他的車,我要和百合子一起回去,另外,我們行李很多。”她給自己找了一大堆的理由。

百合子在一邊偷笑。

“看來您的男朋友很富有!”幽靈說道。

“和我沒關係。”美惠子轉頭看着窗外,看來她好像不太高興。

“人家可是鉅富家族的大公子……”百合子笑着說,結果被美惠子打斷,“不許提他!”

幽靈有些奇怪,爲什麼一提到他的男朋友她就不高興呢?難道他吵架了?

就在這時山狼提醒他:“看兩翼。”

幽靈這才注意到有幾輛車從附近包抄過來,將他們夾在中間,與此同時車子全都打開了雙閃,緊跟着又有數輛車打開了雙閃,十幾輛車將他們完全包圍,密集的車流硬生生的被這是幾輛車壓在了後面,車隊非常的壯觀,分成三層將他們圍住。一輛車的車窗降下去,一個穿西裝的年輕人探出頭來大力的揮舞着手臂對這幽靈大聲呼喊着。“我靠,雅庫扎……”重拳看着外面的車流失口罵了一句。 259、初到東京(02)

“雅庫扎”是日本俚語,對黑幫的另一種稱呼,據說源自日本撲克牌中最臭的那張牌(“雅”、“庫”、“扎”是賭博遊戲“三張紙牌”中不能得分的八、九、三這三張牌。),也有的說是指“破落戶”。“雅庫扎”成員都自誇祖上是德川家康時期的武士出身,也就是當時幕末的變革大潮中失雲主人的野武士,這些浪人後來各自抱團結幫,逐漸成爲黑社會組織,統稱爲“雅庫扎”(或稱爲暴力團)。“雅庫扎”是一個結構嚴密的,等級制度鮮明的組織,十分重視家族關係。最上層的是“父親”,下面的是“孩子”。“父親”爲“孩子”提供保護,“孩子”必須絕對效忠“父親”。“雅庫扎”至今保留着傳自德川時代的三大規矩:第一,入會需同“父親”對飲,並宣誓效忠;第二,文身;第三,斷指謝罪。

獅鷲向外看了看低聲問道:“你怎麼知道?”

“剛纔張開車窗裏那傢伙脖子上的文身,在加上這陣勢,典型的黑幫。”重拳揚了揚下巴,懶洋洋的說道。

獅鷲轉過頭去車已經超了過去,他連個人都沒看到,更別提文身了。

“不要緊張,是我父親派來接我的人。”美惠子趕緊解釋,但他卻發現車裏的幾個人沒一個看上去緊張的,只是比剛纔的沉默狀態“活躍”了一些而已。

“哦!”幽靈才弄明白,“原來是令尊大人的手下,那,是不是要靠邊停車?”

“請停車,再不停車他們可能會非常的粗魯。”美惠子無奈的說道。

“粗魯?”幽靈看了看那個還在衝着自己大吼大叫的傢伙,“我倒是想看看他們能粗魯到什麼地步!”

“他們……”美惠子張了張嘴,最後卻說道,“唉……算了。”

“原來你是社團內部的家族成員,怪不得這麼大的排場!”重拳在後面說道。

柔情陷阱:賈少的逃妻 “很抱歉,嚇到你們了,我是不喜歡這種場面,所以儘量避免和他們接觸,但父親卻擔心我的安全,所以……”美惠子沒說完幽靈已經開始靠邊停車了。

“沒關係,不要客氣,搭車而已,難不成他們還能把我吃了?”幽靈滿臉的不在乎。

“有我在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的發生。” 豪門星妻:總裁太危險 美惠子很堅定的說道,看她的樣子好像如果沒有她在肯定會出點什麼事情。

“大家注意,不要惹事!”山狼盯住衆人,表情鎮定。

這一切都被美惠子和百合子看着眼裏,他們頗有些驚訝,這些應該見過大場面的人,因爲這種鎮定是裝出來的。

車子剛停下大批的黑幫分子有圍了上來,虎視眈眈的盯着他們,幽靈下車,根本不用正眼看這些人,而是自顧自的打開了後門,美惠子和百合子下車。

美惠子一下車氣氛突然變了,幾十號黑幫分子立即非常規距的鞠躬行禮:“大小姐。”

美惠子很尷尬的看着幽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這時人羣突然讓開一條路,一個帶着茶色眼鏡的中年人走過來,很規矩的對美惠子鞠躬:“大小姐。”

美惠子趕緊還禮:“中村先生,勞煩您來接我。”

“山口先生非常擔心您的安全……”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起來,倒是把幽靈晾在了一邊,直到他咳嗽了一聲美惠子纔想他來。

“中村先生,這位凱恩先生是我剛認的朋友,如果不是他慷慨的允許我們搭車現在我們恐怕還被困在路邊;凱恩先生,這是中村健先生我父親的助手,也是我的叔伯……”

“感謝您對大小姐的照顧。”中村健很客氣的對幽靈鞠了個躬。

幽靈不習慣這套,但也不得不還禮:“舉手之勞,不必客氣。”

中村看着幽靈的目光中透出一絲異樣:“凱恩先生在哪裏高就?”說話間中村伸出了手。

“呃……”幽靈不知道該不該和這個傢伙聊下去,同時他也看到中村的手背上密密麻麻五彩斑斕的文身,果然是黑幫。

就在這時一陣囂張的咒罵聲從人羣后面傳了過來,中村皺了皺眉轉頭向那邊看去,幽靈也藉此避開了與他握手,也看相了那個方向,同時發現一邊的美惠子表情有點不自然。

只見一個一頭金髮的年輕人穿過人羣走了過來,還沒開口幽靈就聞到了濃重的酒氣,從他的面色和精神狀態上看這傢伙是個癮君子,他認識這小子,剛纔的布加迪威龍裏就是他,這傢伙非常的囂張,自顧自的走到闖了進來,目空一切,幽靈發現中村的臉色不太好看,顯然他對這個年輕人非常的不滿。

金髮青年直奔幽靈走了過來:“八嘎,剛纔是你開車?”口氣囂張無比。

美惠子臉色很難看,從她的角度看這實在是太丟臉了,她開口勸阻到:“石井君!”

“男人說話女人閉嘴!”石井大聲喊道,然後又指着幽靈,“你開的車?”

“是,你想怎麼樣?”幽靈盯着他。

“八嘎……”石井突然揮手打向幽靈,這下所有人都被弄得措手不及,美惠子和百合子都被嚇得閉上了眼睛,就連中村都覺得有些吃驚,但他並沒有阻攔,他想看看幽靈的反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