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丹田內,青光閃閃,巨日沿著弧線已緩緩在下落,待落至靈海液面三分之一處,變就是達到了日中境巔峰,沉入靈液面的過程,便是日落境。

一夜無語,大家都在這樣的修鍊中緩緩渡過。

待得早晨第一縷陽光出現,大家完成吞吐朝氣之後。便一個個開始忙碌早餐起來,吃過味道鮮美的早飯。

李辰拿出地圖,一一對應著大家走過的地方,與眾人商議一番便開始前行。這裡樹木極為高大,有的上白米,三五個人抱不過來的很多。

囡囡發現有四顆紫葉紅木,高達兩百多米,粗有接近三米左右,樹冠就似一座小山。

告訴李辰這是極為難得的樹木,在靈族被譽為靈樹。有著很強的聚集靈力,和散發靈氣的功能。

建議李辰都收起來,大家齊心合力,才將四顆巨樹每人兩顆收進仙戒內,熙老傳音表揚了這次的收穫,稱不錯。

沿途還有一些,鐵木、黃花梨、紅木等名貴的木材,也都一一收取了一部分。靈果園和庭院,都種植了一些,環境更為優雅了。

清塵和婉兒這會發現李辰和囡囡的戒指可以收取活樹,才感覺到意外。上次小翠拿出許多新鮮蔬菜,兩人還沒感覺到啥,一時間沒有反應到。

便嚷嚷著,她們要感應一下。這個任務李辰交給了囡囡,由囡囡、蔫然等女弟子一同陪著她們去參觀囡囡的戒指空間。

李辰本沒有隱瞞的意思,在龍族時候,就想告訴若蘭姨娘的。

但考慮了一番,還只是略微點了一下,告訴姨娘,將來可以帶爺爺和她一起飛升仙界。不知道老人事後想到沒有,待得她們出來。大家開始極速向前飛掠,快到中午的時候,前方一大片翠綠的竹海。

就在這時,周圍虎吼聲,野熊的咆哮聲忽然傳出。

就見數十頭白黑條紋相間,長達兩三米左右的巨虎,黑漆漆的狗熊,不要命的從竹海中竄出。

好像遭受到致命的危機般,向著他們的方向極速逃跑而來

!! 張六子小心的抱著首長老爺送給他的東西,這麼雪白的筆記本和一盒鉛筆,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之前看到義勇軍在教室內,用這些潔白的紙張寫字,心裡是羨慕的,現在好了,他也有這樣的本子。

張六子找到吃草的水牛,看它沒有什麼事情,就打開筆記本,看著上面的乘法表,進入了沉迷狀態。

沒到中午十二點,義勇軍過來彙報。

「首長,張老四外出已經把魚給抓回來了,聽回來的人說,抓到的魚很多,但不夠牛車搬運,希望首長可以給他解決。」

子堅「是嗎,這麼快,你去以義勇軍的名義在張家村徵集牛車,一天一兩銀子。」

好吧,子堅個敗家子,張老四雇傭牛車,不過是三十文錢,他倒好,直接給一兩銀子,真是不把銀子當錢。

義勇軍臉色有些古怪,「首長,聽說那些牛車的工錢是三十文,你給的工錢是不是太高了。」

子堅「啊,張老四給這麼少,算了,你組織牛車過去拉魚回來,至於工錢到時候讓張老四自己出。」

兩個對比之下,子堅發現自己好像成了冤大頭,給出的工錢超過平常幾十倍,張老四就給了趕牛車三十文也有人幫忙去做,說明這個才是正常價錢。

既然這樣就不做冤大頭了,雖然他不在乎那一天一兩銀子,之前這麼做有一定的風險,所以給出高工錢沒人說什麼,要是連這個都那麼高的工錢,子堅就是擾亂市場行為了,畢竟不是所有人和他一樣,不把銀子當錢!

要是讓百姓習慣了用銀子才能做事,看不上那幾十個銅錢,那玩笑就大了。

在這裡沒什麼事情,子堅想著出門看看拉回來的大魚,接著外面有義勇軍進來回報「首長,三個燒磚工匠過來了。」

子堅「把他們請進來吧!」

吳磚的名字是過世的爹起的,世家窯戶,他一代已經是第五代人的窯戶,作為工匠,他沒有資格脫離窯戶的行業,這是開國皇帝定下來的規矩,吳磚沒有能力改變什麼,從爹那裡接過燒磚的手藝,已經有幾十年的經驗。

「首長老爺好!」

三個匠戶先給子堅問好,畢竟子堅花錢請他們做事,算是他們的主顧了。

子堅「三位師傅客氣了,請坐吧!貴姓?」

吳磚推辭道「首長老爺,小的吳磚,我們站著就行。」

好吧,他們不坐,這不是子堅沒有禮貌,這是他們的事情。

子堅開口道,「找幾位師傅過來,相必你們也猜到了,我要很多的磚石,你們燒磚的造價多少錢的?」

吳磚「首長老爺,我們所造的磚石為青磚,造價為三十文一塊。」

子堅搖頭,「不可能,你燒的什麼磚,一塊磚這麼貴。」

幾個工匠不說話,人家嫌價格高,有什麼辦法。

子堅「這裡有一本燒制紅磚的書本,你們不會認字,去請教,教書先生,我要大量的紅磚,你們的燒制青磚的手藝自己收著吧,給我燒紙紅磚就行。」

子堅不知道古代燒磚的價格多少,但按照吳磚說的一塊磚三十文,那一兩銀子下來,不過是三百多塊磚,能幹什麼的,剛才子堅聽說張老四雇傭一輛牛車的工錢是一天三十文,現在一塊磚要三十文,所以,看到大明多數的百姓住草屋,木屋就沒有什麼奇怪的。

一個百姓一天的辛苦,才能購買到一塊磚,想要建成一間住人的房子,需要百姓百姓干多久才能湊夠磚石?

這是老式的制磚方法,子堅肯定不會用的,造價貴,速度慢,想達到子堅的要求,天知道要多久,子堅把紅磚的技術讓吳磚他們學去,就可以建成相當於後世小黑作坊的燒磚廠,投入幾百人進去,一天產出一幾萬塊廉價的紅磚沒有問題,至於青磚嘛,讓它見鬼去吧!

子堅「紅磚的技術就在裡面,我準備先投入一萬兩銀子進去,你們回去先試驗,學會燒紙紅磚的方法,你們以前做這方面的事情,應該很容易燒制出紅磚的。」

吳磚那些這本薄薄的書,也不知道說什麼了,這位爺對他們原來的手藝不感興趣,要傳一門新的燒磚手藝給他們,有種憋悶的感覺,自己的手藝被人看不起,任誰的心情也不好。

子堅「你們三個幫我做事,以後就十兩銀子一個月吧,早點把磚燒出來。」

子堅要的,是廉價的紅磚,起碼讓百姓也用的起,子堅計劃一文錢能購買幾塊紅磚,那怕最貴,也盡量降價到一文錢一塊,這樣的價格百姓能用的起吧,要是這樣都用不起,那就是個人問題了。

吳磚「首長老爺,這!」

子堅,「你有什麼問題!」

「沒有了,小的會儘快做好的!」

子堅「嗯,你們先燒制一些出來給我看看,如果成功了,我會調撥五百人給你打下手,這兩天能把樣板給我做出來吧!」

吳磚,「大人,我們都不識字,恐怕。」

子堅「沒事,我會派個讀書人給你們幫手,這樣吧,待會你們去找張有德老師,讓他給你們講解燒制的方法。」

「小桃,讓義勇軍過來。」

義勇軍甲「首長。」

子堅「你帶三位師傅找張老師,讓他講解把書本上燒制紅磚的方法,至於銀子,讓張老師找夫人要。」

「是,首長。三位,請跟我來」

其實子堅講解是最合適的,但他作為堂堂首長,這種小事才懶得管,手下又不是沒人,有什麼事情吩咐他們去做就行了唄,不然要他們來做什麼。

子堅拿出筆記本,把紅磚的任務劃開,剩下還有幾件大事急需要做的,水泥,鋼筋,還有茶籽油,這每一個都關係著根據地未來的發展,而且這些事情都需要大量的人力,張家村就這麼點人口,已經不能滿足子堅的發展需求了。

沒有機械化的大明,想要做事,就需要大量的人力,但人力的增加又會使得糧食的消耗加速,沒有糧食有限制著人力的增加,這社會關係一環套一環,讓子堅頭疼不已。

以前作為普通的打工一族,以為上班勞力很辛苦,但到了這裡,作為帶路人,他要指導著整個群體的發展方向,讓子堅鬱悶不已。

一雙白嫩的手放在子堅頭上,幫他按摩著,子堅放下思緒,頭靠在後面的李珠兒上。

「你怎麼過來了!」

李珠兒輕笑著,「夫君想什麼如此難受!」

子堅靠在柔軟的佳人上鬱悶的說,「搞發展太麻煩了,涉及的方方面面的事情太多,還是去搶銀子夠爽快。」

李珠兒抽空,找李肆幾個親信,問過了子堅的來歷,然後才知道子堅山賊的身份,不過他都已經是子堅的人,講究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還能怎麼樣!

不過李珠兒也發現這些山賊的作風,根本不像山賊,主要對普通百姓不像山賊,反而是把地位放在同一位置上,比如請百姓做事,義勇軍是給銀子的,要是其他的山賊,讓百姓做事你看會不會給工錢,敢跟他們談工錢,一把刀子就砍過來。

李珠兒對夫君的抱怨無可奈何。 被安慰了一會,子堅終於決定舒服些了,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水泥,鋼筋,茶籽油,需要的人力和糧食,能把子堅拖垮,但又不得不做,只能先小規模的搞起來。

抓過李珠兒的嫩手,「珠兒,你想在家裡做一個少奶奶,還是出來幫我做事?」

由於沒有人手,子堅只好把李珠兒抓出來用了,當然先問她的意思,如果她想在家當個主事女主,子堅無所謂。

李珠兒吃驚不小,問道「夫君,你有什麼事情要妾身做嗎!這會不會不合規矩。」

家裡有男人的,女人一般在家相夫教子,子堅這樣讓女人出來拋頭露面,簡直聞所未聞。

子堅「有什麼不合理的,以後地盤越來越大,你想掌握一方的權力,還是安心在家。」子堅再次問道。

子堅這是分權力給李珠兒,就看她怎麼選擇了。

李珠兒以前跟著爹在外,見慣了權力的好處,子堅這麼明顯的提示她怎麼會不懂,但她也有擔憂的。

「夫君,妾身這樣好嗎!」

李珠兒這句話就已經表明了意思,她是想掌握權力的,她是子堅第一個女人沒錯,但不能保證子堅以後還會有其他的女人,真的在家安心做夫人,如果以後子堅找到新的女人,她就可能失寵,這如果能幫到子堅,那麼以後不管子堅有多少女人,她的地位也不會降低。

現在她是掌管著子堅的財政,但子堅不能一直把這個給她掌握的。

子堅不管李珠兒心裡的小九九,「呵呵,那我當你答應了,我先給你一個任務,那,就是這個。」子堅用筆指著筆記本上的一個任務說「茶籽油,這是決定義勇軍發展的一個命脈,我就交給你管理了。」



李珠兒坐好,認真的詢問茶籽油的作用。

子堅開始有些詫異,李珠兒也算外面走的,怎麼也不懂茶籽油的用處呢!想想古代落後的信息傳遞,她一個小商人的女兒不知道也沒什麼出奇的。

子堅「茶籽油的作用當然是食用了,另外還可以做肥皂,當然了用茶籽油做肥皂就過於浪費了,但單單一個食用就很好了,所以呢,我要大規模的採集茶籽,這事就交給你去做了!」


李珠兒「那妾身就幫夫君了,那妾身有什麼好處。」

李珠兒摟著子堅脖子撒嬌。

子堅「這樣吧,以後你榨出來的茶籽油,義勇軍以五十文錢一斤收購,你成立一個公司,就是商隊的意思,成立公司后,你組織百姓採集,壓榨茶籽油,之後再優先賣給義勇軍。以後這些錢就是你的了,你可以自由使用。」

李珠兒掌管子堅的財政,但那些銀子李珠兒是不能亂用的,那是屬於義勇軍的財產,李珠兒相當於是個銀行長,她可以掌管錢財,但銀子的所有權不屬於她的。

但義勇軍用銀子從李珠兒那裡收購茶籽油,這筆錢就是李珠兒所有,她可以任意的支配。

李珠兒很快想明白其中的道理,露出喜悅的臉色,能有自己的小金庫,當然開心了。

李珠兒迫不及待問夫君,「那茶籽油是怎樣的,給妾身一看究竟。」

子堅起身「走,昨天回來路上,我採摘了三麻袋茶籽回來,現在應該在倉庫裡頭。」

很快子堅從糧食倉庫找到了茶籽,讓人抬了出來。

李珠兒那些一個茶籽,「夫君,就是這個啊,妾身以前經常見到,只是不知道能做什麼。」

子堅,「嘿嘿,你這是看著寶貝不識貨,要是你家做這個生意,保證能掙大錢。」

李珠兒神色黯然,想起了被殺害的爹。

子堅從後面抱著她安慰道「好了,是我不好,那個趙天虎被我捉到,交給劉鎮的百姓處理了,算是報仇了。」

李珠兒很快恢復過來,事情畢竟過去了,再回想也沒用,接著臉色紅潤,因為在這裡幫忙做事的少女有十多人,被子堅在眾人面前抱著,她的臉皮沒有那麼厚。

茶籽外面有一層沒用的皮,十多個少女的努力下很快把沒用的皮剝掉。

剩下的了一麻袋的茶籽油種子,這樣還不能榨油,本來這些種子需要曬幾天,等裡面的水分晒乾,但子堅不能那麼久,所以只能找另外的方法,加熱。

讓人找來三個大鐵鍋,分成三份用小火不停的翻炒,把茶籽種子的水分給炒干。

這個過程需要的時間要長一點,兩個小時后,種子才算炒干,期間子堅和李珠兒吃了中午飯。

等種子炒干后,接著下一步,把茶籽種子的殼敲碎不要,留下裡面的肉才是榨油的關鍵。

有十多個少女打下手,事情做的很快,這樣一來,去掉殼后,剩餘的茶籽肉只有四分之三的麻袋。

李珠兒拿起一把茶籽肉,打量著,這些東西能榨出能食用的油,她沒有見識過,不過想來夫君不會欺騙她。

「夫君,接下來要怎樣做。」

子堅做的步驟,是榨油經過,李珠兒當然要記得每一步的做法,以後這個事情就是有她掌管的。

子堅聳聳肩,「下一步要粉碎。」

讓義勇軍去百姓家借來一個石磨,有半人大小,直接抬回到張府,子堅推動著石磨,反正他力氣夠大,李珠兒親自給子堅添加茶籽肉。

呼呼轉動的石磨,把茶籽肉給粉碎,當然磨成粉末不可能,但也能夠用了。

下一步就是蒸熟這些茶籽粉,要用大火一次把它蒸熟,這些也不用子堅出手,有少女完成。

半個小時后,蒸熟的茶籽粉子已經好了,子堅把茶籽粉包裹在稻草做好的模子里,一共做了十個茶籽餅。

等做好這一步后,子堅鬆了口氣,事情也差不多了。

李珠兒跟著看了半天,看自子堅如何把茶籽種子,一步步做成這樣。

「夫君,這樣就好了嗎!」

子堅「嘿嘿,剩下最後一步了,就是榨油,之前做了那麼多事,就是為了這一步。你們都退後,最後的事情讓我來搞定。」

子堅把十塊做好的茶籽餅疊在一起,放在一塊石板上,然後把一塊石板壓在茶籽餅上,石板的重量不過百來斤,當然不能壓多少油出來。

「嘿嘿,看我的吧。」

接著子堅在外面,把一座門口的一個石獅子抱起,起碼有五百斤以上,子堅的行為嚇得一旁看熱鬧的人閃到一邊。

「首長好樣的,首長就是神人。」

說話的是李肆個傢伙,子堅這邊的行動他早就過來看了,只是不懂首長幹什麼。

子堅懶得管看熱鬧的幾個親信,抱起石獅子壓在石板上,然後重達五百斤的重力,把茶籽餅給壓出了油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