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1 日

不遠處,遼闊的湖泊之上,微微蕩漾著粼粼波光,湖水冰冷,以至於靠近湖邊的地方,草木不生,

一大一小兩道身影,穿梭在密密麻麻無人行徑的林子之中,潮濕的土壤,有著樹葉腐朽的氣息,

那雙紫色的眼瞳,已然能夠看出幾分紅色,他走出了林子,矗立在寒風凜凜的湖邊之上,一旁的小女孩,搓搓手臂,青絲飛揚,

「天玄哥哥,這是哪裡啊,突然變得這麼冷,」

小思看著眼前這片遼闊無比的湖面,清冷的寒風令人汗毛倒豎,這裡,是在有些詭異,

天玄臉上苦笑,看向遠處的湖中心,卻是一句話也不說,這裡,曾有著令他窒息的傷痛,

尚在冰冷的湖底地宮長眠的美麗女子,究竟要在何年何月才能夠等回喚醒她的人呢……

「小思,」天玄長長地吸了一口氣,臉上表情凝固,平靜地說道,「我已經不知道前面的路了,不知道我們這麼走會遇見什麼樣的危險,你,害怕嗎,」

「嗯嗯,」小思搖搖頭,拉著天玄的小手,不自覺地握緊了一下,

「其實我答應過你爺爺,說會照顧好你,可是,我怕……」

幾天前那驚險萬分的一幕,又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離開鷹嘴峰之後,而人竟然在黑暗之中遇見了之前逃走的四臂金剛,

可是,偏偏那時候的自己,卻是因為體內真氣耗盡,光憑肉身的力量,哪裡敵得過傳說之中的大力神獸四臂金剛呢,

他的手握著黑色的巨錘,在月光之下與那龐大的魔獸戰鬥,雙拳難敵四手,四臂金剛快拳如麻,向著自己無情地轟來,

終於,他的速度一點點地慢了下來,身體承受了四臂金剛數拳之後,宛如枯萎的落葉,在空中搖搖晃晃,中獎殘忍地落在地上,

「住手,」小思的冰冷的聲音傳來,就連空氣都變得清冷了幾分,

月光照耀著女孩慘白的臉蛋,而在她的眉心之上,那奇怪的獸神印,閃耀著紫色的光芒,時強時弱,奇怪的波動,一陣陣傳來,

而這奇怪的波動,不斷地侵入到四臂金剛碩大的腦袋之中,只見那兩隻巨大如小山一樣的右拳,硬是生生地停住,距離天玄的身體,不到一尺的距離,

「天玄哥哥,我相信你,」

小思輕輕微笑著看著他,甜美的樣子,宛如二月里含苞待放的花兒,不禁讓天玄一下子從內疚之中回過神來,

「而且,你說你答應過爺爺,那你就一定能夠做到的,對嗎,」

風吹過他的臉龐,掠過,留下淺淺的笑容,那熟悉的笑,隱藏著久違的自信,眉心處,緊鎖著的愁緒,化作飛絮隨風飛走,他終於明白,即便這是一條充滿荊棘的道路,也要流著血踏過去,

「那是自然,一定,」

二人沿著湖邊走去,湖面雖然清冷無比,可是,這裡沒有參天的樹木,有的只是連闊的水面,一直走下去,即便沒有終點,也不會迷失方向,

順著湖面一直走去,不知道究竟走了多遠的距離,突然,前面的樹林之中竟然傳來了巨大的聲響,


小思拉著天玄的手猛地一抓緊,她臉色有幾分難看,而天玄注意到小思的變化,最佳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現在的他,可不是之前真氣耗盡的他了,即便是四臂金剛再次追來,也可全力一戰,

「小思,不怕,有我在呢,」

不料,小思抬起頭看著他,在其眉心之上,那淡淡的獸神印時隱時現,隨即她搖搖腦袋說道:「不,天玄哥哥,這次似乎有些不對,不是沖著我們來的,」

「恩,」

天玄一愣,仔細地看著前方的森林,不時地有著幾棵參天的大樹晃動著,而且,隱約之間,他似乎聽見了有人在吶喊求救的聲音,

可是在這樣茂盛的叢林之中,天玄和小思從未見過有人的蹤跡,而且這附近方圓百里只見都不見人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小思,能夠察覺到時什麼魔獸嗎,」天玄疑問道,從參天古樹晃動的情況來開,這魔獸的身軀,少說都得六七米高大,

小思的眉心之上,那紫色的獸神印時而出現,時而消失,她輕輕地閉上雙眼,獸神印內的奇怪波動不斷地向四周瞬間散開,

片刻之後,小思緩緩地睜開眼睛,在那雙美麗的大眼睛之中,充滿了無奈的神情,只見在其眉心之上,那淡淡的獸神印,已然消失不見,

「嚯嚯,」天玄笑著搖搖頭,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去看看吧,若是真有人的話,說不定還能夠帶我們離開呢,」

「恩……」

在茂盛的森林之中,只見一個身穿黃袍的中年男子,手持手持一桿三叉重戟,黃色的真氣不斷地爆發出來,前面竟然有著一頭五六米高大的瞳靈熊,而在他身後,則是有著三名年輕的弟子,其中一名竟還是一名十六七歲的女子,

女子五官精緻,倒還算是頗有幾分姿色,她手持著一柄精緻的匕首,體內鵝黃色的真氣一點點地湧現出來,遊走在精緻的匕首上;而在她的兩邊,同樣是兩名看上去不斷而是歲的年輕弟子,手持三叉戟面對著另一頭高大的瞳靈熊,那黃色是眼珠子,充滿了無盡的殺氣,

「小心,它們因該是一對,應該是有小熊餓了,否則瞳靈熊是不會輕易地攻擊人類的,」中年男子看著前面較大的瞳靈熊,這應該是頭雄性瞳靈熊,身形比較巨大,同樣也比雌性瞳靈熊要兇殘一些,

就在這時,一名年輕的弟子手心顫抖,手中的三叉戟緊緊地握住,惶恐的面龐十分的僵硬,聲音顫抖地說道:「師父,我聽說過飢餓的瞳靈熊十分兇殘,我們不會……」

「哼,你有點出息好不好,若是這樣到了睿寧城,我崇雲門的面子,還不都被丟光了……」 參天的古樹只見,兩頭兇殘無比,將近六七米高大的瞳靈熊,那兩雙發著耀眼的黃色光芒的眼瞳,惡狠狠地盯著林子之間的四人,

那頭高大的雄性瞳靈熊不斷地揮舞著它鋒利的爪子,不時地錘著自己的胸膛,突然,它張開那血盆大口,神展開雙臂,直接對著下方的四人撲了過來,

與此同時,對面的雌性瞳靈熊緊隨其後,掄起巨大的爪子,對著三名年輕的弟子抓去,

鋒利的爪子掠過空氣,發出嗖嗖的聲音,可以看見,在強悍的爪子之上,有著渾實的真氣,從這兩頭瞳靈熊的體型來看,定然是修鍊了多年,不管是肉身的強悍,還是獸性真氣都絕不簡單,

「哼,崇雲三神戟,」

就在這一剎那之間,那為首的中年男子冷喝一聲,體內黃色的真氣瞬間爆發出來,湧進他手中的三叉戰戟之中,

之間他右腳猛地一踢插在地上的三叉戰戟,雙腳順勢微躬,黑色的戰戟頓時飛起,橫在他的手心之中,左手在前,右手則是直接順勢拉到了戰戟的根部,

而身體瞬間爆發出來的真氣,源源不斷地湧進黑色的三叉戰戟之中,戰戟也不斷地顫動起來,回應著他;就在這一瞬之間,只見男子左手突然放鬆,而緊握著戰戟根部的右手則是快速猛地向前一推,他手中散發著黃色真氣的三叉戰戟,頓時對著前面撲來的瞳靈熊爆刺出去,

黑色的三叉戰戟之上不斷地散發出強大異常的波動,而就在飛出去的瞬間,這柄戰戟的兩邊,竟然同時出現了兩柄由渾實的黃色的真氣凝集而成的戰戟,簡直個真正的戰戟沒有什麼分別,

嗷……

三柄戰戟宛如三道金色的閃光,瞬間爆射在瞳靈熊熊坦之上,那兩道由黃色真氣凝集而成的三叉戟,竟直接刺進了瞳靈熊的體內,消失不見,而那黑色的戰戟,同樣是入木三分,鋒利的三叉戟穩穩地插在瞳靈熊的胸膛上,

嗷嗷……

瞳靈熊的進攻被打亂,停在前面憤怒不斷地嘶吼起來,它右臂一把抓住這柄黑色的三叉重戟,猛地一下子把它拔了出來,殷紅的鮮血頓時從傷口之處溢出來,

它瘋狂地錘擊著自己的熊坦,絲毫不顧胸前的傷口,巨大的熊掌之中捏著黑色的戰戟,就像是拿著一把黑色的叉子一樣,突然,瞳靈熊竟那這三叉戟發在自己的粗狂的嘴邊,伸出舌頭舔了舔上面殘留著的鮮血,

聞著自己鮮血的味道,那瞳靈熊突然暴怒起來,掌心之中捏著三叉戟,重重地從高空之中暴插而下,中年男子腳底真氣連連暴走,身形快速倒退,若是再慢上一步,便是會被自己的靈器所傷到,

嘭,

三叉戟狠狠地插在地上,頓時爆炸出一個巨大的坑,狂野的力量直接震碎了一邊的小樹,

然而,中年男子身形還未穩住,只見他眉心瞬間皺起來,就在這一瞬之間,兩道金黃色的光芒頓時對著他爆射而來,


嗖,

就在這生死的一瞬間,突然一道黑色的身影從灰塵之中爆竄而來,不知何時,一隻強壯的手臂頓時出現在中年男子的身後,猛地一把抓緊他的衣服,一股強大的力量頓時襲來,將他的身體瞬間拉的飛到一邊去,

嘭,

那兩道金黃色的光芒爆射在地面之上,瞬間強烈的爆炸起來,本就灰塵瀰漫,這再一次爆炸,更是難以看清楚下方的情況了,

不過,若是別人的話,或許真的看不清楚,可是現在這是一頭瞳靈熊,金黃色的眼睛能夠讓它看穿灰塵之中的情況,而且,這頭全身長著堅硬的黑毛,肉身強大,力量也不可小覷的大野熊,頓時撲到了漫天的灰塵之中,

那雙金黃色的眼瞳之中,閃爍著金黃色的真氣,就在它龐大的身軀竄入到黃灰之中的一瞬間,兩道金黃色真氣凝集而成的光芒,頓時爆射到灰塵之中,

嘭,

又是一陣劇烈地爆炸聲,而且在爆炸聲之中竟然傳來金鐵之聲,只見龐大的瞳靈熊停在漸漸散去的飛塵之中,那雙金黃色的眼瞳,死死地盯著下方,

飛塵散盡,在那下方一個爆炸形成的大坑之前,竟然有著一柄巨大的黑色鎚子,那黑色的鎚子散發出一陣奇怪的波動,突然,鎚子之下,一個身穿黑衣的青年,嘴角掛著神秘的笑容,一點點地出現,


「啊……」

就在這時候,只見一邊那頭雌性的瞳靈熊,巨大而鋒利的熊抓一巴掌拍飛了擋在少女面前的青年弟子,那黑色的熊掌,正要對著面色驚恐的清麗少女抓去,

「不好,靈芝……」

那中年男子口中驚慌失措地喊道,只見他連忙沖了過去,一把抓住插在地上的那柄黑色的三叉重戟,身體之上的真氣瞬間爆發出來,

不過,就在他衝出去了不到兩步的距離,只見一道黑色的光影瞬間劃過他的耳畔,掀起一道狂亂的清風,飛馳而過,

嘭,

只見這道快到令人無法看清楚的黑色光影,瞬間重重地轟擊在那頭雌性瞳靈熊身體之上,忽然就在這時,那黑色的光影之中散發出黑色與白色交匯著的狂暴真氣,竟直接將那雌性瞳靈熊的身軀轟擊得倒退出去,倒在地上,

就在這時,那中年男子身體僵硬,瞳孔放大,眼睜睜地盯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隨即緩緩地轉過身來,只見那個黑衣的青年,右臂還未來得及收回來,那英俊的面龐上,帶著堅定不移的神情,

不僅是那個中年男子,那一身鵝黃色的長裙的女子,手中握著精美的匕首,不禁一愣,一不注意,頓時掉落在地上,

叮鈴叮鈴……

那黑衣的青年手心輕輕晃動,之間那黑色的巨錘,頓時從雌性瞳靈熊的身軀面前飛過來,緊緊地握在他的右手之中,

而看到這一幕,即便是他身前他高大的雄性瞳靈熊,眼瞳之中頓時也失去了戰意,轉過身軀,就欲逃走,

這時,黑衣青年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他微微地抬起臉龐,那張英俊的臉上,陽光灑下美麗自信的畫面,

動了,他腳底緩慢地變化著,手中的巨錘猛地一橫,憑空帶起一陣強勁的風,可是,就在這時,一個小女孩的聲音突然傳來:「天玄哥哥,放了它吧,一定是有小瞳靈熊了,不然它們也不會攻擊人類……」 天玄手中那柄重鎚,墨璃星宇突然停住,硬是生生僵持在空中,他的面龐徒然凝固,緩緩轉過身來,看著那個出現在樹蔭之下一身紫色的衣服的可愛女孩兒,

「小思,你的意思是……」

就在他猶豫的這一瞬之間,既然錯過了追逐瞳靈熊的最好時機,即便是那龐大的身軀,畢竟這麼多年生活在這裡,竟是十分的靈活,一轉眼的時間,消失在叢林之中,

而另一邊的雌性的瞳靈熊見到雄性瞳靈熊離去,也放棄了這次襲擊,灰溜溜地鑽進了密密麻麻的林子之中,

眾人緊繃的心弦終於在現在放鬆了下來,中年男子急忙走到那鵝黃長裙的少女身旁,關切地問道:「靈芝,你沒事吧,」

那名叫靈芝的少女,看上去十六七歲的樣子,倒也生的一副好面容,雖不算是沉魚落雁,也比不上蘇昕或是柳夢潞那樣的美女,不過她身上的靈動的氣息,是二人都沒有的,

尤其是那雙眼眸,清澈如許,平靜如湖,青絲垂過她的耳畔,白皙的臉龐,顯得格外的好看,

少女看了一眼被瞳靈熊一巴掌扇飛的兩個師兄,眼中閃過一絲失望,頓時看著天玄,靈動的眼眸晃動著,輕聲對身邊的中年男子說道:「我沒事,不過爹爹,我們是不是得好好謝謝這位恩公,要不是他,只怕女兒剛才已經……」

不過,似乎天玄並未聽見她的話,只見他臉色有幾分蒼白,可見剛才對抗瞳靈熊的時候,還是吃了吃了不少苦頭,

然而現在的他,在意的卻不是自己的身體,他一步步走向樹蔭之下的小思,小思剛才所講的話,才是讓他真正在意地方,

那小女孩看著他,鄭重地點點頭,小思身懷奇異的獸神之力,她所講的話,定然不會有錯,

天玄走過來,在他那雙紫色一點點變淡的眼瞳之中,漸漸變得深邃起來,深邃到看不見底,他拉住小思的手,一步步走向崇雲門的那四人,

而現在,那四人也正好看著自己和小思走過來,天玄看見那中年男子看著自己的眼神有幾分奇怪,不過,緊接著他便是一手拉著身後的少女,走了過來,二人看見天玄那淡紫色的眼瞳,先有幾分奇怪,對視了一眼,隨即彎下腰,感激不已地說道:「剛才真是多虧了小兄弟的救命之恩,否則剛才我和小女只怕早已經……」

中年男子講到這裡,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看著他身旁的少女,悔恨地說道:「靈芝,都怪爹爹太著急,才會選擇走這條近道,還好你沒事,不然我怎麼給你娘交代呢,」

「爹,娘……」天玄看著眼前這對關切的父女,眼神之中漸漸變得迷茫起來,

不過,即便是剛才有著生命危險,這靈動的女子卻是沒有一絲一毫責備的意思,在她那靈眸之中,微波盪起,輕輕一笑,宛如冬日裡傲雪開放的梅花,輕聲道:「爹爹,靈芝不怪您,真的不怪您,看,我不是一點事兒都沒有嗎,嘻嘻……」

「恩公恩公,」才說著呢,那中年男子竟拉著女兒的手撲通一聲齊刷刷跪倒在天玄的面前,激動不已地說道,「恩公,我崇雲門無以為報,先給恩公磕頭了,」

話音剛落,那父女二人竟要彎下腰去,給他磕頭,可是天玄眼神迷離,似乎一點都沒在狀態,更是沒有在意剛才中年男子所講的話,小思拉著他手掌猛地掐了一下,他才頓時清醒過來,

「前輩,前輩,」天玄一眼看到突然跪下給自己磕頭的父女二人,急忙彎下身子阻止二人,道,「這是為何,快快起來說話,」

他強行將二人拉了起來,二人無奈,眼前之人恐怖的力量,之前對抗瞳靈熊的時候,便是能夠體會得到,而現在只是輕輕被一拉,身體就是不受控制的被拉了起來,

中年男子突然轉過身來,對著身後那兩個身穿黃衣的弟子大聲說道:「你們兩個還不快快過來拜見恩公,要不是他,你們早就被當做食物了,」

那兩人應了一聲,可是看上去似乎很不服的樣子,而當他們走過來的時候,先是一直注視著那鵝黃長裙飄飄的美麗少女,隨後看著天玄的眼神,則是多了某種複雜的感情,

「多謝恩公救命,」兩人同時慵懶地彎下腰緩緩說道,說完,瞥了天玄一眼,似乎在傳達某種意思,

而天玄也注意到了二人的神情有些不對,再加上二人一直注視著身旁的美麗女子,他頓時也明白過來,自己那時候還真是搶了他們英雄救美的功勞啊……

至於這個被自己救下的少女,這種事情天玄也不想再多想,隨即連忙拉開話題,對那中年男子說道:「不知道前輩幾人為何出現在這裡,四處荒無人煙,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地方,」

中年男子看著天玄,之前的違和感現在可以說一掃而光了,心中不禁對這個青年影響大好,不禁人長得英俊,實力不用說,定然在自己之上,可是,面對比自己弱小的人,依舊能夠恭敬地喊「前輩」二字,沒有一點驕奢,實屬難得,

他輕輕一笑,對天玄就像是早就認識了的熟人一樣,實話實說:「小兄弟有所不知,我叫上官崇雲,聽聞睿寧城的鑄劍大賽竟然驚動了大陸上各個強大的門派,所以我們這樣崇雲門這樣的小門派也想見識見識這樣的場面,只不過路程較遠,所以才選擇了這裡的近道,卻是不料果然還是遇到瞳靈熊的攻擊了,」

「前輩所講的可是睿寧城的青年鑄劍師大賽,」

天玄一陣驚訝,現在看來,睿寧城的青年鑄劍師大賽果然驚動了大陸之上所有的勢力,就像之前遇見的幽蘭谷內谷,同樣也派了弟子前去,

不過,他想不明白的是,這麼一個小地方的鑄劍大賽,為何能夠驚動整片大陸,這其中定然有著某種東西藏在迷霧之中,

「正是鑄劍師大賽,而且聽說現在大賽被分作了預賽和主賽,預賽已經在一個月之前開始了,所以我們才這麼急匆匆的呢,」

「分為預賽和主賽,而且已經開始了……」

天玄心中突然想起某些事情,關於這次鑄劍大賽,關於柳家,以及和凌越乾的約定,

突然,他揚起英俊的面孔,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們不如一同上路吧,前輩……」 茂盛的林子之中再次陷入了以往的寧靜之中,這片寧靜的土地,已然習慣了這種寧靜,陽光如期而至,將每一片躍躍欲試的綠葉,籠罩在其中,

在林中的幾人,面面相覷,突然,那叫做上官崇雲的中年男子驚訝地看著天玄,說道:「難道恩公也要去睿寧城,我看恩公手持重鎚,力大無窮,年紀輕輕的,實力不俗,難不成恩公也是前去參加這次鑄劍大賽的,」

「呵呵,」天玄面前的一笑,淡淡地說道,「算是吧,只不過出來修鍊,迷路了而已,」

「出來修鍊,」不料那一身鵝黃長裙的靈動少女,卻是一下子聽出了一些端倪,奇怪地問道,「可是,這個小姑娘……」

「靈芝,不得無禮,」

她話說到一半,卻是被上官崇雲阻止,偷偷看了天玄一眼,隨即美目低垂,腦袋微微地低下去,不敢抬起來,

「恩公莫怪,小女靈芝一向心直口快,還請見諒,」

天玄微微一笑,小思的事情,且不說現在是才剛剛認識的人,即便是到了睿寧城柳家之中,她的身份也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