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4 日

不過,這些最基本的運用也並非一無是處,最讓易小興感興趣的,則是利用神識穿透物體,從而「看」清障礙之後的東西。

這個本事就非常妙了,學會了這個,如果遇到哪個漂亮的女孩子想要偷看一下的時候……啊不不不,作為一個純潔的男生,怎麼可以有這種齷齪的想法?對得起靜怡,還有茗兒嗎?

不過……如果對象是林靜怡或者范茗本人呢?

在范茗陽台上的悲慘一幕,估計絕對不會重演了吧!

哇哈哈哈哈……太嗨了有木有!!

如果讓林靜怡和范茗知道這個傢伙居然想用如此玄妙的能力去偷*窺她們,不知道會不會一通粉拳,把這個傢伙打個半死。

當然,易小興也是不會知道別人他的想法的,作為一個有理想的青年,如此便利的偷窺大*法就在眼前,如果不趕緊學會,那簡直不可原諒!學會了這本事,還用看什麼愛情動作片?

易小興同學是一個說干就乾的人,有了目標,他哪裡還會猶豫?立即按著腦海中的修鍊方法開始練習,先從穿透紙片開始……

不得不說,易小興真的下定決定干某件事的時候,真的很有一股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韌勁。短短一周之內就學會了整個高中全部的課程就證明了這一點,否則,就算他有無雙訣,就算他五氣朝元,整整三年的高中課程也不會直接跑到他腦子裡去。

接下來整整一個白天的時間他都沒有出門,到傍晚的時候,易小興進展神速,已經基本可以把精神觸角穿透大約一公分厚的木板了。當然, 萌寶1+1:傲嬌總裁晚上撩

但易小興已經很開心了。要知道那可是木板啊,如果是衣服的話,他的精神力觸角可以隔著兩米的距離便穿透,穿透以後還可以再看半米。這意味著……

真是想想都讓人激動啊!

與此同時,他的神識裸視距離也達到了三米半左右,一個白天的時間,可視距離就增加了半米,如此速度,堪稱神速!要知道,這個可視距離指的可是半徑,半徑增加半米,可視範圍會增大多少?將近百分之四十!

收穫巨大呀,收穫巨大!

這次塑體化形,資質大幅提升不說,最重要的是人品爆發,意外獲得了神識能力,更一鼓作氣掌握了神識的最基本運用,算是正式跨入神識修鍊的大門。

如果修鍊出神識真如無雙訣所說的那麼困難,他甚至可能還是這世界上唯一一個神識修鍊者,牛逼大發了!

結束了修鍊,易小興才突然感覺到饑渴難耐,這個時候,他才想起自己已經修鍊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這一天一夜,他忙得甚至連口水都沒顧得上喝。

不過看了看時間,黃家的人應該快到了,參加宴會,還用擔心沒有吃的?

反正他是以普通客人的身份參加,到時候只管吃就是了,也不用在意形象。如果有值得一看的美女的話,順便就在她們身上演練一下自己新學會的本領,權當演習了!

剛剛洗漱完畢,黃家派來接他的人就到了。

黃家不愧是世家,考慮的很周到,甚至為他準備了四套晚禮服供他選擇,每一套都價值不菲。易小興現在一心求低調,幾乎本能的就想拒絕,但他現在現在身上穿的還是黃劍那裡弄來的那套,而他自己也沒什麼像樣的衣服,參加這種高層次的宴會,如果穿的太不像樣反而容易引人注意,易小興想了想,還選了一件低調內斂的換上了。

真是人靠衣裝馬靠鞍,這身行頭換上以後,屌絲氣質全無,簡直就是一個翩翩濁世佳公子了。

凱旋假日酒店,一派車水馬龍。滿目皆是各種頂級的豪車,不時還能看見一些經常在電視上才能見到的人物,易小興甚至見到了市電視台最有名的美女主持宋夢融。

如此情形把易小興嚇了一跳,黃家搞的動靜可夠大的啊!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易小興微微有些不喜,太高調了,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他明明已經告訴過黃仕翰不要太過張揚,黃家還是搞出這麼大的場面,讓他有一種被愚弄的感覺。

不過易小興很快便把這點兒不快拋諸腦後了。

因為他發現今天來的美女特別多,用美女如雲來形容都不為過。剛剛學會了那種「透視」的本領,今天看來是有用武之地了。比如那個市電視台的美女主持宋夢融,這絕對是一個三級上等的美女,平時就是他平時yy的對象,如今見到真人,若不大快朵頤一番,那可真是白瞎了這身本事了!

只可惜能看到的範圍小了點兒,不然就能大看特看了。嗯,得想個什麼辦法接近她們才好。

黃仕翰正在宴會大廳門口迎賓,見易小興到了,連忙迎了上去。

他是個老油條了,一見易小興的眼神兒,哪裡還不明白易小興想幹什麼?

嘿嘿一笑,壓低聲音道:「易長老,參加這種沙龍的很多美女,都是來尋求刺激的,而這種沙龍對於男人來講,就是一個獵*艷的平台。以易長老的本事,只要有心,發生一段艷*遇……呵呵,不是什麼難事。」

易小興頓時就心動了,作為一個純潔的處男,一段蕩氣迴腸的艷*遇,對他來講絕對是一個無法抵擋的巨大誘惑。

但一想到林靜怡,易小興立即又澆滅了這個念頭。時間如此緊迫,拯救計劃剛剛展開,就動這種念頭,還有良心嗎?

「我再強調一遍,不要在這種場合突出我的存在!」

黃仕翰正色道:「易長老放心,今天這個派對的目的,只是向青陽各大世家表明一個態度而已,對於來參加宴會的絕大多數人來講,和一個普通的派對沒有任何區別,純粹是交流、娛樂。」

易小興點了點頭,對上層社會來講,這種派對沙龍是很正常的交流活動,尤其是世家,更是有事沒事舉辦一些類似的活動,用來拉攏人氣,體現存在感。黃家正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宣告黃家要強勢崛起。

宴會大廳面積很大,已經聚集了上百人,衣冠楚楚、很多端著盛有高檔紅酒的高腳杯的人,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交流著。舒緩高雅的音樂緩緩流淌,營造出令人心情愉悅的氛圍。易小興不想顯得太過個別,從一個自身邊經過的侍者端著的盤子上取過一個高腳杯拿在手裡,做出一副找人的樣子,朝一旁食品區走去。

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他可是餓壞了。

正在胡天海地的往嘴裡塞東西,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進入視線。

咦,那不是張丹丹么?

青陽一高排名第二的校花,僅次於林靜怡!

當然,這個排名是易小興的排名,林靜怡是他的頭號暗戀對象,理所當然的被他排在了第一位。其他人也許不會這麼排了,比如張丹丹的粉絲。

但是就算是易小興,也依然把張丹丹排在僅次於林靜怡的第二位,不難想像張丹丹的漂亮程度。

不過他卻並不怎麼喜歡張丹丹,至少表面上不喜歡,甚至和張丹丹的關係還搞的很僵。

因為張丹丹和林靜怡的關係很不好,作為林靜怡的忠實粉絲,他自然不能舍林靜怡而就張丹丹。

張丹丹和林靜怡是截然不同的兩個類型。林靜怡文靜、淡雅、賢淑、溫柔,而張丹丹則熱情、奔放、洒脫、不羈,林靜怡喜歡獨處,朋友不多,張丹丹喜歡交際,朋友遍布全校……

總之,兩個人之間的不同之處實在太多了,如果說林靜怡是水,那麼張丹丹就是火。可以說,兩個人除了都特別漂亮之外,幾乎沒有任何共同之處。

而美女之間,偏偏是喜歡別一些苗頭的,無論是有心,還是無意,所以這樣兩個人,關係自然不會很好。

關係不好也沒什麼,兩個人不在同一個班,平時不怎麼見面,所以就算關係不好,應該也不會有什麼矛盾,但這兩個人偏偏還就是有矛盾。

起因也很簡單,成績!

林靜怡的成績能秒張丹丹幾條街,幾乎穩居全校第一,而張丹丹則和以前的易小興差不多一個水平,有些科目甚至還不如易小興,比如英語。

曾經有一次考試,林靜怡拿了全校第一,而張丹丹恰好是全校倒數第一。更加巧合的是,有兩科林靜怡拿了滿分,而張丹丹那兩科卻因為作弊,被判了零分。

如此一來,就有樂子了。

兩個容貌不分伯仲的美女,一個成績正數第一,一個卻是倒數第一,一個有兩科拿滿分,另一個則在這兩科上吃了兩個鴨蛋,這樣一來,張丹丹就被林靜怡給比了下去,而且還是完敗!

雖然張丹丹關不怎麼關心成績,但這並不能阻止她不爽。

很快,有關林靜怡的一些流言便出現在校園裡。說林靜怡表面清純,實則早就是破鞋了,她的成績也是因為勾引老師換來的,不然根本不可能考滿分,甚至還為某某老師打過胎云云,連時間地點情節都有,說的有鼻子有眼,好像真有那麼回事兒似的。


流言很快便傳到了林靜怡耳朵里,林靜怡的處理方式很簡單,她直接找到了張丹丹,直接了當的對她說:「我知道關於我的那些謠言都是你散布的,我想告訴你的是,你這樣做毫無意義。我要你立即停止對我的中傷,否則一切後果自負。」

張丹丹自然不會承認,「你憑什麼說是我乾的,你有什麼證據?」

林靜怡淡淡的道:「我不需要證據,我這次來就是想鄭重的警告你,我不希望再聽到類似的謠言!」

沒有人比易小興更熟悉林靜怡,當林靜怡用這種方式說話的時候,往往意味著她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張丹丹也憤怒了,冷笑道:「我要是不答應呢?」

這話幾乎等於默認事情是她乾的了,幹了缺德的事兒,被人當面警告居然還這麼囂張,於是易小興就怒了。

「你若是再敢污衊靜怡,信不信我立馬大耳刮子煽你?!」

易小興當時沒帶鏡子,但他相信,他當時的表情一定非常嚇人,張丹丹被嚇到花容失色,連退好幾步,半晌沒說出話來。

那一次,是易小興在林靜怡面前難得霸氣的一次,不過效果卻是令他喜出望外。那件事之後,林靜怡對他再不像以前那樣不冷不熱的視若無睹了,甚至經常對他露出笑臉,易小興在林靜怡面前說話的時候,才終於不再那麼拘束。

也正是因為那件事,易小興喜歡林靜怡的事情開始全校皆知。

同樣是因為那件事,張丹丹記住了易小興,以一種不怎麼友好的方式。

事後,張丹丹還就真的沒敢怎麼樣,流言也真的停息了。

不過,儘管和張丹丹鬧的很不愉快,卻不等於易小興不能一邊想著張丹丹一邊擼。

事實上,張丹丹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幻想對象,她最為人稱道的除了容貌之外,便是她的身材。火爆這兩字似乎就是專門用來形容她的,前凸后翹、玲瓏凸浮,蜂腰纖細、臀如滿月,令人一見之下,便忍不住產生一種按在身下蹂躪一番的征服欲。

如今在這種場合下遇到張丹丹,而他又恰好學會了偷*窺大*法,若不在她身上好好驗證一番的話……真是白瞎了這身本事!

張丹丹穿一身紅色露肩連衣短裙,身材被完美的勾勒出來,雖然只是一個高中生,但深深的事業線已經顯露無疑,熱辣誘人,修長筆直的圓潤美︶腿,足以留住任何男人的目光,讓人忍不住生起一種一探究竟的衝動。


她好像經常出入這種場合,在人群中左右逢源,如魚得水、顧盼自如。

就連易小興也不得不承認,張丹丹學習不行,在交際方面真的很有天分。

就如同女神總會吸引男人的注意力一樣,男神同樣也會吸引到女人的目光。

易小興修為達到五級之後,整個人的氣質更是為之一變,屌絲氣息大減。在林靜怡把無雙訣傳給他,而他還沒有開始修鍊之前,就已經有女生為他傾倒了,何況現在?換了身行頭之後,更是化身標準男神,哪怕他刻意低調,也會如明珠一般吸引別人的目光。

所以在易小興注意到張丹丹之後不久,張丹丹似感覺到了什麼,很快也注意到了他。

見竟然會在這裡見到易小興,張丹丹先是一愣,隨即唇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竟裊裊娜娜的走了過來。

易小興暗暗激動,他本來正在考慮應該找個什麼理由才好湊到張丹丹的身邊,大飽眼福,卻想不到她居然自己走過來了,這不是自投羅網么?

這可是你自找的,不能怪我哦!

現在他的精神力,裸視距離能達到三米半,就算隔著一層紗裙,三米左右的距離還是能做到的。而兩個人正常交流時的距離只有一到兩米,可以說,張丹丹很快就將在自己面前一覽無餘!

想著想著,易小興不由自主的就嗨了。

靜怡,不要怪我,我沒有移情別戀,只不過是在幫你出氣哦!

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

… 「小興,好久不見了,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兒遇到你。」張丹丹笑盈盈的說道。

雖然兩個人之間曾經鬧的很不愉快,但此時張丹丹的臉上卻看不出任何惱恨之處,就好像遇到了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樣。

「是啊,我也很意外。」

易小興寒暄著,神識卻早就掃了過去。

從易小興的角度看過去,最引人注目的,無疑就是張丹丹那頗具侵略性的胸了。易小興曾經不止一次的幻想過張丹丹的胸會是一個什麼形狀,這種情況下,哪裡還會客氣?

剎那間,張丹丹的胸部便在易小興的神識掃視下一覽無餘,甚至比直接看還清楚。

不得不說,張丹丹的胸形很完美,是典型的水滴形,這種形狀恰好符合手掌的輪廓,因此握感極佳。這樣一對兒美*乳,若是拿在手裡把玩兒,那該是一件多麼令人心曠神怡的事情啊!

心裡這麼想著,身上某處不安分的地方差點兒沒站起來,嚇的易小興連念數遍冰心訣才鎮壓下去。

急色也不能急成這個樣子!若是讓張丹丹看到這種囧事,丑可就出大了。

張丹丹一副驚異的樣子,上下打量著易小興,「真是士別三日,即更刮目相看,想不到你這一打扮,竟然這麼帥,以前怎麼沒看出來啊!若不是早就認識你,還以為是哪家的公子哥兒呢!」

其實哥以前也很帥,只不過你沒看出來罷了。易小興暗暗腹誹,嘴上卻道:「你也出落的越髮漂亮了,人都說女大十八變,越變越好看,要是再過段時間,我可能都不敢認你了。」

張丹丹一陣嬌笑,「你可真會說話,難怪林靜怡那樣的美人兒都被你給迷住了呢!」

她這一笑不要緊,惹得那對兒美*乳一陣輕顫,可想而知其柔軟程度,易小興忍不住又是一陣心猿意馬。神識攀上高峰,集中到那向前突出的兩點上……

咦?突然,易小興一怔,那向前突出的兩點……怎麼是紫色的?

理論上,貌似這個年齡的少女那兒都應該是粉紅色才對吧,貌似比她還要大上幾歲的范茗就是可愛的粉紅色,這一點易小興記得很清楚。

而張丹丹和林靜怡同樣的年齡,為何卻是紫色,甚至還微微有些發黑?這種顏色簡直和以前看過的愛情動作片的女主角差不多,而且向前突出,完全不似未經人事少女那般微微內陷。

易小興當然不可能把張丹丹和那些愛情動作片的女主角聯繫在一起,雖然他並不喜歡張丹丹的為人,但也不會把她想的太過不堪。

也許有些人天生就是這樣的,可能是我少見多怪吧!從實戰經驗上來講,易小興只見過范茗的,她未必就能代表所有的女人。

兩人寒暄一陣,張丹丹道:「對了,你知道林靜怡為什麼突然退學了么?」

易小興心說我當然知道,但我會告訴你么?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

張丹丹抱以一個同情的眼神,低聲著:「我卻知道一些內情呢。」

「哦?」

張丹丹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你很喜歡林靜怡,但有些事……唉,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講,我只能說,你愛錯了人!」

易小興忽然警惕起來,和她美麗的外表比起來,張丹丹的心可就不怎麼漂亮了。

張丹丹是什麼人?那可是八面玲瓏堪比王熙鳳的人物!

和性子冷冷清清沒幾個朋友的林靜怡不同,張丹丹是青陽一高的大紅人,她身邊的帥哥是用群來衡量的,雖然哥很帥,但比哥更帥的大有人在,她會對自己這麼一個曾經得罪過她的人另眼相看?

別看張丹丹現在和他聊的很愉快,但他們兩個絕對不是朋友,自己也沒有值得她巴結的理由,她為何無緣無故的就跑來和自己說這些?答案不用問也能猜到,別有用心!

不過易小興還是來了興趣,他很想知道張丹丹能吐出什麼象牙來,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到底怎麼回事?」

張丹丹壓低聲音道:「林靜怡出事了!」

「哦,她出什麼事了?」

「她懷孕了!」

「什麼?!」

聽到這話,易小興差點兒沒跳起來。張通當時明明沒有得手,自己也沒有下手,林靜怡怎麼可能懷孕?難道說……

不過,易小興很快便回過味來,這話是從張丹丹嘴裡說出來,真實性是要大打一個折扣的,疑惑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