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5 日

不過,眼下不是疑惑的時候,對面那群獵人已經瘋狂了,把李昊當做了可口的獵物,要強勢斬殺,

這其中,共有二十多名修者,大部分都是中年人,不知道修行了多少歲月了,而且這些傢伙顯然很有經驗,目標直指李昊眉心,前胸,小腹等地方,出手犀利而殘忍,

「一群白痴,」

「懸賞我的人難道沒有說過我的實力嗎,」

李昊冷笑,絲毫不在意那些人的進攻,大步邁出,就那樣安靜的在神力汪.洋之中漫步,

任憑秘法聖術撞擊在身上,都沒有絲毫的效果,甚至連他的防禦都破不了,即使是一些法寶也難以奏效,與他體魄撞擊后發出金屬般的撞擊聲,隨之破碎炸裂,湮滅一空,

他就如同一尊天神般在柔和的神光之中邁步,萬法不侵,著實嚇壞了不少人,

「怎麼可能,」

「這麼強大,」

眾人驚呼,顯然沒有想到李昊竟然如此變態,同時抵抗二十多人的攻勢,還是跨境界,竟然沒有一點傷害,,

這怎麼可能,一個區區從外界飛升上來的年輕修者而已,怎麼會如此強大,

「祭出秘寶,炸死他,」

有人咆哮,與其他人聯合,共同掌控了一件禁器,一瞬間爆發出無比璀璨的神輝,如同一輪燃燒的太陽一般,朝著李昊砸了過去,這是一件大殺器,以諸多仙料神材鑄造而成,卻只能夠使用一次,威力絕倫,別說是一名七重天的仙神了,就算是一尊仙王來了,也得受傷,

「雕蟲小技,」

李昊冷笑,手掌伸出,五指張開,輕輕朝著前方一甩,

「嗡,」

橫衝直撞的那輪太陽發出一聲沉悶的炸響聲,就那麼硬生生的被五根修長的手指給握住了,隨之,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那太陽快速崩潰,湮滅,最終消散無形,


一件大殺器,就這樣被毀掉了,連偉力都沒有完全釋放出來,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你,你到底是誰,」

有人驚呼,滿臉絕望,

「我是李昊啊,你們不是認識嗎,還要拿我去換取懸賞不是嗎,」

李昊冷笑,輕輕邁步,

白衣飄飄,黑髮飛舞,他獨立天宇之中,高高在上俯視眾生,恍若一尊天神一般,帶來一股巨大的壓迫力,

「跑,」

突兀的,有人轉身朝著光幕外衝去,竟然選擇了逃走,

不過,只是徒勞而已,李昊輕輕點指,一道神力衝出,化作了一團熾烈火焰,一下子將其燒成了灰燼,

這一幕,看在那群人眼中,更是充滿了畏懼,一名仙神八重天的強者,就這樣被斬掉了,連哀嚎聲都沒有發出,實在太可怕了,

「給我解釋一下為什麼襲殺我,或許,我能饒你們一命,」

李昊高高在上,俯視所有人,語氣低沉,冷喝道,

他實在是有些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明明是剛剛來到這仙界而已,自己就被通緝了,簡直無緣無故,

「大,大人,這,這不關我們的事啊,我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有人膽戰心驚,求饒道,

「我不聽廢話,」

李昊點指,滅了那說話的修者,這傢伙剛剛叫囂的最厲害,甚至祭出了一家大殺器要斬殺李昊,若不是他強大,恐怕此時已經成為他換取前途的獵物了,

「大人饒命啊,」

「我們是看到了懸賞才認出您的,」

眼睜睜看著兩個人死在面前,這群人終於畏懼了,有人顫抖著取出一副圖卷,小心解釋道,

原來,這真的是一張通緝令,上面刻畫著李昊的頭像,栩栩如生,最為關鍵的是在其頭頂的三個大字:斬立決,無論何人只要能夠殺掉他,都能夠得到大量的獎勵,甚至只要提供確切的信息便有豐厚的懸賞,而懸賞最下面,蓋著『神庭』兩個字,如同星辰一般熠熠生輝,很是顯眼,

「這個神庭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要殺我,」

李昊納悶,從來不曾聽說過這個東西,

「回大人,神庭乃是仙界一個超級大勢力,統御了十分之一的仙界領土,」

「我們也不知道為何會通緝您,只是這懸賞令傳遍了整個仙界,幾乎人人皆知...」

那人不敢放肆,解釋道,

「剛來就攤上大事了...」

李昊皺眉,

「大人,我知道因為什麼,」

有人顫顫巍巍的走出來,開始解釋,

「事情的起因乃是因為一個女子,她也來自外界,但卻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強行打開了世界屏障而來,」


「那是一個絕美的女子,恍若精靈,而且,她非常強大,剛剛來到這裡便引發了軒然大波,險些將整個仙界給翻過來,」

「具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反正那一次整個仙界大亂,許多超級大勢力都出動了,最終,是神庭得手了,出動了許多至強者,終於抓到了那人...」

「後面的事情就沒有人知道了,有傳說那女子被神庭俘虜了,有傳說危急關頭其逃走了,不過自從那一日後,整個仙界便不安寧了,」

「然後過去了沒多久,便有關於您的懸賞令被傳了出來,雖然是神庭散發的,但據說所有的大勢力都有參與...」

那人訴說因由,陡然回過神來,卻發現整個法陣內鴉雀無聲,只有一股恐怖的氣息在沸騰著,恍若一座被壓抑了萬古的火山,隨時可能噴薄而出, 小小的一片凈土,與混沌海隔絕,散發出柔和的光芒,

這裡,乃是自古至今流傳下來的聖地,雖然不大,但是卻極其寧靜,其上烙印有神秘的道紋,據說出自古之神明之手,長存不朽,在這片無邊無際的混沌海中,也只有這樣幾處遺迹是安全的,相當於庇護地,供前來尋找機緣造化的修者修養生息,

然而,此刻的庇護地,卻一點也不寧靜了,

有一股可怕的讓人絕望的氣息在瀰漫,在沸騰,充斥著暴怒,遮天蔽日,

這是一種很可怕的景象,那瀰漫而出的情緒恍若一座無底的漆黑魔淵一般,徹底籠罩了整片凈土,將所有人包裹在內,只是那一剎那而已,便有數人硬生生被嚇昏了過去,險些沒有直接崩潰掉,

「大,大人...」

女主是個狠角色 ,顫顫巍巍的縮成一團,只感覺自己被黑暗所包圍,就快要邁入地獄了,

「神庭在哪裡,」

「那處禁地在哪裡,」

李昊開口,聲音冷冽如刀,語氣深沉如雷,震動天地,

這一刻的他,從天神化身為魔神,神色冷漠而無情,有毀天滅地的氣機在沸騰,可怕至極,

「沒有人知道神庭究竟在哪裡,它是整個仙界傳承最久遠的存在,高高在上,」

「至於那禁地,就處在仙界最中央,號稱帝關,」


那修者快要被嚇死了,精神有些恍惚,大口喘著氣說道,

「神庭,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李昊低聲自語,漸漸恢復了平靜,

按照這些修者提供的消息來看,那神秘的女子想必就是靈兒無疑,

想當初,靈兒為了追尋張銘而強闖仙界,就此消失在通天古路上,一晃幾十年過去,卻沒有想到其竟然在仙界遭此大劫,雖然暴怒,但是李昊心中相信,靈兒絕對沒有生命危險,那是一個得天獨厚的女子,強大,聰慧,狡黠,靈動,這個世界上,哪怕是至高的仙界之中,也絕對沒有人能夠傷的了她,

「張銘是從仙界中走出來的,想必在這裡一定有著莫大的勢力,」

「那所謂的神庭能夠抓到靈兒,並且懸賞我,想必一定與其有聯繫,」


「不管如何,我會掀翻你,」

李昊問清楚了離開的路,轉身而去,他並沒有選擇斬殺這群修者,而是直接在凈土外圍的大陣上又加了一層,鎮封其五十年,省的他們逃出去泄露他的行蹤,

一路飛馳,不多時便見到了徘徊的天兵天將,顯然已經到了出口,

「這是混沌石,送我去仙界,」

李昊直接尋到了那名天將,交上兩百顆混沌石,沒有理會眾人訝然的目光,他直接踏上了傳送陣,在一陣閃爍的神光之中,消失不見,

雖然知道這群天兵天將有問題,但既然對方並沒有對他動手,他也不想多起事端,

「真是厲害啊,這才幾天而已,便得到了如此之多的混沌石,要是尋常修者,怎麼也得耗費半年的時間,」

「說起來,那人很眼熟啊,總覺得在哪裡看到過,」

一群天兵圍在一起,議論紛紛,

「鏘,」

然而,突兀的,有一道紫色神輝乍現,那一群天兵頓時被崩碎成了灰塵,直接消失了身影,

背後,一尊銀甲天將出現,嘴角勾起,望著那閃爍的傳送陣,久久不語,

神輝耀目,瑞彩橫空,


李昊從傳送陣中出現,終於來到了真正的仙界,

這是一座古老的城池,高大寬廣無盡頭,恍若一座大陸一般懸浮在虛空中,無比璀璨,

明媚的陽光,湛藍的天空,濃郁的精氣,還有帶著氤氳芬芳的各種靈花異草,充滿了生機勃勃,讓脫離混沌海那昏暗世界的李昊倍感清新,

身軀輕輕一顫,他直接變化了另一個模樣,大搖大擺的離開傳送陣,進入城池之中,沒有猶豫,直奔酒樓,不管在哪裡,這種地方都是消息的主要來源地,能夠讓他得到許多有用的信息,

果然,剛剛坐下,他便聽到了眾人的談論聲,全部都是關於最近飛升而來的修者,

「真是天大的消息啊,時隔數萬年,再次有飛升者進入仙界了,第一帝關即將要開始,證道天途又一次重現人間,或許,真的能夠誕生出一尊至高的大帝也說不定,」

「是啊,聽說這一次外界又開啟了黃金盛世,每一個飛升而來的年輕人都強大的不可思議,與我仙界的年輕至尊都不遑多讓,絕對將會展開一場震古爍今的神戰,」

「大帝,至尊啊,已經消失了數萬年了,這一次,諸雄爭鋒,群星璀璨,或許真的能夠從中出現一個至強者,橫掃一切屹立絕顛,」

所有人都在談論,對這場即將到來的盛世無比期待,畢竟,這可是數萬年都沒有過的盛舉了,諸多年輕強者匯聚一堂,征戰帝路,註定了將會碰撞出最為絢爛的火花,照亮整座宇宙,

由此也可以得知,那至高無上的大帝有多麼難得,數萬甚至數十萬年都難以出現一尊,需要經歷無盡的征伐,需要擁有滔天的氣運,甚至要歷經一場場恐怖的磨鍊,才有那麼一點點機會而已,

「可惜,我等沒有這個資格,否則的話,一定要去見識見識所謂的年輕至尊,所謂的少年大帝究竟有多麼強大,」

「據說,只是從外界飛升的便有三百人之多,再加上這一世仙界誕生的奇才,恐怕得有千數,真是不敢想象,」

「沒錯,就算一些不朽的大教,諸如神庭,仙陵,玄冥等等都派出了最強的代表,讓人難以想象這場盛宴究竟有多麼激烈啊,」

人們驚呼,讚歎,都很是期待這一大世,想要見證只在傳說中出現的大帝至尊,毫無疑問,所有人都充滿了信心,認為這一次一定能夠走出一名大帝來,畢竟,這是只在傳說中存在的黃金大世,數十萬載都難以出現一次,

李昊認真傾聽眾人的議論,漸漸知道了一些關於仙界的信息,

其實,這所謂的仙界,和大荒幾乎沒有什麼兩樣,唯一不同的,或許就是這裡的環境了,畢竟混沌海這種東西,可不是輕易就能夠見到的,還有就是,生存在仙界的生靈,都是從古至今誕生的異種奇才,俱都是曾經統領過一個時代的最強種族,更有曾經走上帝路的絕世俊傑的後代,他們潛力超凡,又出生在這樣一個世界,可謂奪天地造化,每一個都強大莫名,

然而,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仙界之所以至高無上,乃是因為其中坐落的九座帝關,

沒有人知曉其究竟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也沒有人知曉其中到底蘊含有什麼樣的辛秘,只是知道在黃金盛世到來的時候,其將會自動開啟,迎接年輕俊傑進入其中追尋機緣,不過,即使如此,幾乎所有人都確信,九座帝關中蘊含有讓人證道的力量,只要能夠邁入最深處,一定能夠證道混元,成為一尊至高無上的大帝,

這根本不需要證實,因為曾經真的有人橫掃了諸雄,邁入了最深處,而那人,也真的成就了混元道果,威壓九天十地,開創了一個輝煌盛世,

第一帝關,是最初的一個關卡,也是唯一一個有史實記載的關卡,據證實裡面有古之大帝的傳承,亦有天地韻生的造化,可以讓人領悟天地大道,參悟宇宙至理,雖然不見得能夠得證混元,但也絕對擁有不可估量的價值,

而且,這一道關卡只是初選而已,只有能夠順利通過的人,才能夠進入更深的帝關,而失敗者,要麼隕落,要麼退出,沒有第三條路要走,

可以這麼說,這所謂的第一帝關,就是一根獨木橋,逼迫著諸雄進行對抗,淘汰掉大部分的修者,

很殘酷,很慘烈,但是卻沒有人願意放棄,

修行一生,歷經艱辛,不就是為了這一刻,

李昊點了點頭,準備動身,前往那第一帝關所在地,因為據這些人所說,距離其開啟已經不遠了,最多一月,便要徹底開放,

然而,他剛剛起身,又聽到了一個消息,頓時愣住了,再一次坐下,側耳傾聽,

「聽說了嗎,前幾年出現的那個神秘女子又復出了,聽說也要進入第一帝關中,」

「什麼,不是被神庭的至強者給抓走了嗎,怎麼又出現了,」

「誰知道啊,當初仙界最古老的十個超級勢力一同出手,為了她險些將整個仙界給掀翻過來,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雖然有傳聞其最終被抓了,但也有傳聞那其逃走了…」

「這,恐怕真的要發生大事了,估計第一帝關將會徹底亂套了,」

人們驚呼,很快便被這個消息鎮住了,議論紛紛,

「那神秘女子,到底是誰,為什麼能夠掀起這麼大的風雨,」

李昊化身為一個中年人,仔細的詢問,

「這個,說不清楚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