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8 日

不要留在輕界跟我們搶飯吃了啊!!!

面對驟然變臉的白川綾,嘉神奈忍不住在內心瘋狂吐槽。

恨不得直接上去捏著對方的臉讓她立馬老實下來。

請務必成為演員去好萊塢奮鬥,再去追逐奧斯卡拿下獎盃,最後帶著你的幸福生活給我離輕界遠點吶混蛋!

這傢伙的形態,簡直太多了點。

能瞬間從清冷部長變成可愛少女,還可以偽裝理繪同學變成小傲嬌,甚至昨天晚上還看到她解鎖了強勢姐姐新姿態。

這樣的白川同學,如果不是因為接觸久了感覺她非常麻煩。

換做任何一個少年都可能會被吸引上的吧!

畢竟什麼形態都能變,抱一個回家就相當於娶了n個。

這種誘惑還真算不上低。

「咳咳…」

「你先進來坐會。」

整理了一番思路,嘉神奈恢復了淡漠語氣。

差點忘記這傢伙能夠讀取思想。

冷靜冷靜,不要想什麼奇奇怪怪的事。

「我先去把衣服給換了,總之白川同學隨意就行。」

「好啊~」

白川綾甜甜的點了點頭,跟隨在嘉神奈身後走進玄關,很自然的從鞋櫃里拿出拖鞋然後乖巧說道:「打擾了!」

…..

…..

換衣服當然用不了多少時間。

加上似乎因為上次的事,給白川綾稍微造成了一些陰影原因,導致麻煩少女這回倒是並沒有跟著走進房間。

而是邁著修長雙腿老老實實在客廳以及廚房遊走,在以參觀姿態打量這間公寓,當然這對於嘉神奈來說也算減少了一波麻煩就是。

片刻后…

「白川同學?」

換好衣服的嘉神奈就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聽見身後響起的聲音,白川綾下意識回頭看了眼。

於是,優雅的西裝少年再度出現在面前。

挺拔身姿在衣物襯托下顯得恰到好處,略顯平淡的目光與完美五官互相交映著,讓他看起來更是多了一絲憂鬱感。

聲音帶著疑惑,又讓這份憂鬱少年彰顯出年輕人該有的活力。

見到還楞在原地的白川綾,他皺了皺眉頭,有些不解的環顧身體四周詢問。

「怎麼…「

「我衣服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獨居男人當然不可能在家準備落地鏡。

如果有什麼地方沒穿好,自己還真未必能夠察覺。

「領帶沒系。」

定了定心神,白川綾迅速提醒一句。

雖然已經是第二次看到對方穿西裝,但就算這樣也不得不感嘆,這傢伙的確挺能駕馭這類風格衣物。

這等優雅感…

不知道的,甚至都得以為他是哪家的貴族後代吧?

「領帶嘛…」

本來嘉神奈拿著領帶是打算一邊出門一邊系的。

畢竟這玩意打起來也不難,反正房間里也沒落地鏡。

既然如此能一邊趕路一邊把打領帶時間省下來,就像晨起趕時間上學時通常都會嘴裡叼著麵包出門,這對於獨居男人來說是基本操作了。

不過…

看到不遠處的白川綾,嘉神奈的腦袋忽然就有點間歇性犯抽。

直接走到她面前,接著面無表情的伸出手,吩咐著道:「過來,你幫我系。」

「啊…」

白川綾眨了眨眼睛,似乎沒想到對方會忽然做出這種操作。

被嘉神奈略帶命令的口吻吩咐,大腦短時間內陷入迷茫狀態,居然本能接過領帶然後就湊了上去。

當她反應過來時,雙手已經拿著領帶環繞在嘉神奈脖子上。

這等動作遠看起來就像是白川綾雙手環抱的抱住對方,兩雙同樣清澈的眼睛互相對視著,彼此之間看起來格外親密。

啊這…

現場一時之間陷入沉默中。

嘉神奈跟著眨了眨眼睛,這就稍微有些意外了啊。

雖然剛才自己腦袋間歇性犯抽皮了那麼一句是事實,可問題在於就算如此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對方也應該會當場拒絕才是。

但這副非常順從跑上來給我系領帶的幾個意思?

這種賢妻的既視感,就真讓我稍微有些無法適從了啊!

「嘉神同學昨天在服裝店的領帶系的實在有些不堪入目。」

「看在你是來幫我忙的份上,就當是身為部長的我給與的答謝,就大發慈悲替嘉神同學系個領帶好了。」

僅僅幾秒鐘的功夫,原本還呆在原地的白川綾迅速反應過來。

她像是沒有絲毫停頓般用很是正常的語氣說出這番話。

雙手在嘉神奈身前慢悠悠系著,就彷彿完全沒有在意過這件事情般,讓現場氣氛很快就擺脫了冷卻模式。

如果你臉沒紅,我可就真相信這句話了。

察覺到故作強硬的白川綾臉頰上浮現的一抹紅潤,嘉神奈決定裝作什麼都沒看見。

不過有一說一…

這樣反差萌的白川同學,的確要可比平時可愛多了。

內心忍不住發出這樣的莫名讚歎。

「好了。」

就在話音落下瞬間,眼前的白川同學迅速挪移目光。

故作一副輕鬆姿態的道:「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嘉神同學。」

「到我家的距離可不近,即使打車也挺浪費時間哦。」

「打車過去?你不是司機送過來的?」

「當然,不都跟你說我家司機外出了嗎?」

白川綾率先走向玄關頭也不回的回答。

本來看到白川綾突然跑來自己這邊,還以為司機外出是說著玩的,但現在看起來似乎情況並非是這樣。

「所以你是打車從你家來我這,然後我們再打車過去?」

嘉神奈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可不認為這位大小姐會進行轉乘大巴這種繁瑣行為。

不過來回打車都不心疼車費,有錢人果真是讓人羨慕!

「差不多說對了一半,準確來說我是走過來的。」

換上自己的鞋子,白川綾扭過頭笑吟吟的說了一句。

黑色秀髮如瀑布般自然垂落在身後,兩束青絲編織上蝴蝶結后搭在肩前,讓她看起來更多了一份秀氣可愛的感覺。

摸了摸口袋裡的鑰匙,回味著她剛才說的話。

嘉神奈轉身關上大門似乎就明白了什麼。

「走過來的…」

「等下,你昨天晚上是住在附近?」

「準確來說我平時就住在這片區域哦。」

白川綾揚了揚精緻的小臉,露出有著些許俏皮的笑容,看似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畢竟在千惠高上學,我在附近有房子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值得一提我住的房子可是相當大…怎麼樣嘉神同學,想不想過來跟我一起住?」

「如果你願意把你的卧室分一半給我,我想我應該會跟樂意跟你同居。」

嘉神奈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頭。

兩人並肩下著樓,樓梯道里旋即響起白川綾深吸之後的嬌嗔聲。

「居然這麼快就想到這種事…」

「嘉神同學真過分,才剛同居這也太早了點。」

「再說下去,我真去你家常住的。」

嘉神奈面帶微笑看向她。

「你確定還不終止這個話題嗎?我的白川部長?」

「嗯…打車,我們趕緊找個地方去打車。」

白川綾有些心虛的把目光挪移開來。

…..

…..

托公寓並不偏遠的福。

不過片刻,兩人就順利坐上計程車。

司機是個看起來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沉穩表情象徵著他過人車技的事實。

瞥過這對坐上車的小情侶,內心忍不住感嘆一句兩人的顏值后。

確定了終點位置,司機發動計程車很快就駛入道路上的車流。

「所以說…」

看到身旁笑容滿面的白川綾,嘉神奈目光無神瞥了眼空蕩蕩的副駕駛位,有些頭疼的嘆了口氣。

「你為什麼非要強行拉著我坐後面?」

「那我一個人坐無聊嘛!」

此時的白川綾正挽著嘉神奈的手臂坐在一旁。

隨著計程車發動后,終於也鬆開了手。

從臉上浮現出的笑容來看顯然心情顯得相當不錯。

「再說,可愛的白川同學坐在旁邊陪你,你難道還不高興哦~」

司機的目光下意識通過後視鏡朝著後座瞄了瞄。

判斷錯誤,原來不是情侶。

「雖然也說不上是不高興。只不過白川同學啊,你就不覺得我們兩一起坐後面太擁擠了嗎?」

嘉神奈當然不需要可愛的白川同學陪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