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不知道,不過看她匆匆而來的,可能是來找我們的,還是過去看看吧。”夢道臣說罷,揚塵而去

“混蛋。” 鬼王的獨寵 ,但也跟了上去

真怪自己嘴賤

“他們又離去了,難道早就發現了我們,拿我們耍着玩。”章強一臉恨意,說道

“哼,吩咐下去,分散開來,緩緩地壓上去,今日不能再讓他們跑了,要是讓王家反應過來,就沒我們什麼事了。”


章澤勢眼中透出殺機,揮了揮手

“好。”一箇中年男子點了點頭,而後退了下去 “嗯?”孫定瑤感覺後面有人追了上來,回頭望去

“好像是,小天他們..”孫定瑤欣喜難抑,面露桃花,不過她意識到不妙,俏臉微微一動,掩去了所有的情緒,而後用力地朝着他們揮手

“真的是找我們。”王虎看着孫定瑤的舉動,好奇地說道,還有意無意地看了夢道臣一眼

“那快點,別讓人家等急了,駕。”夢道臣說罷,胯下用力,駿馬立即疾馳而去


“這個狐狸精,到底是來幹什麼?”冰雅閣喃喃自語道,一種隱約的危機感浮現在了心頭,她柳眉微卷,臉色帶着愁意,內心五穀雜陳,亂作一團,騎馬飛奔而去

“恩人,你們怎麼會在我的後面?”孫定瑤對着衆人點了點頭,語氣極爲客氣

“不用叫我恩人,我不太習慣,叫我小天就行了。”夢道臣開口道

“嗯…..”孫定瑤猶豫了一番,其實她是有點捨不得這個稱呼的,這樣才能把她與其他人區分開來,算作是一種特別的聯繫

只有這樣,纔能有資格與夢道臣身邊的那名女子,冰雅閣,分庭抗禮

至少在她看來是這樣的

“好吧,那以後我就叫你小天了。”

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她下巴輕點,笑着說道

“孫小姐,有什麼事嗎?”冰雅閣平淡地問道,像是在對一個不相干人說的一樣

“哦,對了,差點忘了。”孫定瑤輕拍壓下額頭,隨後眼神直視着夢道臣,鄭重地說道

“我爺爺讓我過來代表孫家,與小天一起共進退。”

“那就勞煩孫小姐了。”夢道臣點了點頭,內心欣喜,他這一路上都在爲了林家的事情而頭痛呢

剛好,這時候孫定瑤的出現幾乎解決了這個難題

有着孫家以及半個王家的壓迫,林家也只能認了

“不用叫我孫小姐,我叫孫定瑤,叫我小瑤就可以了,家裏人都是這麼叫我的。”孫定瑤隨意地說道,卻是暗自咬了咬舌頭,目光望向了別處

“哈哈,孫小姐真是快人快語,我還是叫你名字吧。”夢道臣這時候要是還聽不出來就是智商有問題了,他淡淡一笑,回道

心裏則是將龍莫敵這個爲老不尊的師父數落了個遍

肯定是這個老混蛋給他引的風流債

“嗯。”孫定瑤點了點頭,也是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的

這時,突然一股股的氣息在往這邊趕來,呈包圍之勢

“終究還是來了。”夢道臣無所謂地看向四方,說道

“怎麼回事。”冰雅閣問道,她也感覺到了有人在往這邊而來

“不知道,不過來者不善是肯定的。”夢道臣四處張望,眉宇間流露出憂色,他感受到來人中有數股強大的氣息,有一人甚至都不弱於孫康,也就是武師四重的實力,隨即他當先騎着馬兒飛奔開來

“走,找一處山腳,至少不能太被動。”

一股股身影在林中穿行着,帶起一陣呼嘯的風聲,速度極快,個個都是接近武師的水準

林木震動,落葉飄落,兩方的距離在快速拉近,五百米,四百米….

最終將夢道臣他們逼至一處山腳下

那些人一個個從林中走了出來,眼中帶着殘酷地嗜血光澤,他們的目光將在夢道臣他們身上一一掃過,隨即停留在兩位女子身上

“哈哈,今天運氣真是很好,竟然還能碰見如此貨色的女色,等下一定要好好地享受一番。”

“那是一定的,犒勞犒勞各位遠道而來的兄弟。”章澤勢緩緩地從林中走了出來,很是平靜地說道,似乎已是志在必得

在其身後,分別是他的兩個兒子

“原來是黑蛇這羣廢物啊,怎麼?我還沒去找你們,你們就這麼急着想來送死?”夢道臣冷眼地看着這些人,底氣十足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放心,等下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我手上的刀好使。”章亮臉上散出淡淡的戾氣,他抽出兵器,冷酷看着獵物

“就憑你們?哈哈哈,今日必死!”章強在後面有些瘋狂地低吼着,怒氣沖天,他永遠也忘不了夢道臣,冰雅閣這兩人的臉,他無數次想將他們撕裂

“哼,就你們這羣雜碎,還想留住我們不成?”夢道臣也是拿出兵器,高傲地說着,帶着一份篤定

他轉頭看向孫定瑤,略帶歉意地說道


“孫定瑤,不好意思了,今日一見,便有着血戰。”

“哈哈,怕什麼,你們救我孫家於水火之中,我這條命也是你救的,何懼一戰,今日,便是殺個痛快。”孫定瑤淡淡一笑,朗聲道,豪氣沖天,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巾幗意氣,她的目光不增半分懼色,依舊如此,只是多帶了一些悽美的柔情

她不後悔,還多了一分慶幸,沒將孫定金也一同帶過來

“既然如此,那便殺出一條生路來。”

說罷,夢道臣肌體上散發出一股波動,戰意大漲,手中兵器一橫,率先殺了出去

“殺。”冰雅閣三人大喝一聲,攻殺而出

“砰砰砰。”兩方劇烈地碰撞着,氣機在四溢,像一個風暴的中心,在席捲而出,兵器的碰撞聲令人心驚膽戰,地面都被踩得破爛

孫定瑤已是武士八重的修爲,手中使的是一把靈器長鞭

她周身溢出淡淡的銀白光澤,長鞭靈活地打出可怕的威勢,與四名黑蛇糾纏在了一起,一位武士九重,三位武士八重

作爲孫家未來的武王,孫千秋特意交給她一件靈器防身

“竟有還有些靈器,孫家嗎?”章澤勢站在一旁,淡淡地看着戰鬥,沒有一絲想要出手的意思

王虎戰力也是不弱,他直接硬生生拖住了一名武士九重,兩人殺得旗鼓相當,不分高下

“哈哈哈,真是痛快。”夢道臣仰天大笑,戰意通天,他的大刀透出寒芒,攻勢大開大合,斬得兩名武師一重都憋屈萬分

他的氣息在凝實,在爆發,風隨戰起,愈戰愈狂,每一刀都透着可怕的力氣

震得對手手臂,頭胸口都在發麻

冰雅閣也是戰力無雙,與她對戰的是兩名武士巔峯,可同樣皆是被她殺的敗退開來

她的身上散發着一股清冷之意,恐怖的血氣在加持戰力,她的修長的秀腿輕靈一動,便能讓敵人感到一絲危險

不過夢道臣,冰雅閣,王虎三人似乎在有着某種顧忌一般,不能持續爆發,不時還停下腳步穩住狂暴的氣息

可即便如此,也是很是戰力驚人!

誰能想到,這四個年紀輕輕的少年,在山腳的一處,竟然橫推了整個黑蛇的高層戰力! 最驚訝的當屬孫定瑤,她原以爲她煉化了東陰地花,手持靈器,應當是他們當中最強的戰力,可是她的戰力,也就比王虎略勝一些而已

她突然有了一種活下去的希望了!

“廢….”章澤勢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寒意,今日一定要將這些人留在這裏,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可能,黑蛇在未來幾年都將不復存在

他跨步開來,看似隨意地走着,似乎在掠陣

就在經過夢道臣不遠地時候,他目光陡然變得狠厲,身子化作一道殘影,猛地動作,風勢席捲,可怕的氣機在繚繞,隨即一掌猛拍而出,欲將夢道臣打死

“哼。”夢道臣自然是察覺到章澤勢的攻勢,他冷哼一聲,一掌輕拍小腹,一根細小的長針猛地刺向章澤勢,而後,氣息再次狂亂而出,瘋狂暴漲,達到了武士九重


他們之所以迂迴,便是要佈置手段,爲的就是等待這個時機

“王虎,雅閣,全力爆發,今日,定要殺了一舉殲滅這羣人渣。”

夢道臣嘶吼着,恐怖的靈力在爆發,他右手猛地一揮,速度極爲,打得那兩名武師一重都躲閃不及,直接被砸得橫飛十多米,口鼻盡是流血,差點就被擊殺

“哈哈,終於不用再忍了。”王虎,冰雅閣聽到夢道臣的話後,舒暢地狂吼一聲,同樣的一掌拍向小腹,氣息猛地飆升一大截

“不好。”有了夢道臣那邊的前車之鑑,這些人一見王虎,冰雅閣兩人的動作,立即腳步連動,爆退開來

“還挺機靈的,可是有用嗎?”王虎的眼中閃爍着玩味的笑意,衝殺過來

夢道臣甩了甩手臂,淡淡的光澤在顯化,恐怖的氣機在流淌而出,他拳頭緊握,衍生出一種可怖的氣力,血氣在繚繞,氣息在狂暴地蒸騰

他的腳掌劃出一個半圓,陡然轉身,一拳與章澤勢的一掌對攻在了一起

“散雲掌”

“砰。”地面都塌陷了進去,雙方皆是飛出去十米遠,脫出一地的揚塵,而後,煙塵中身影閃爍,再次殺了出來

“這少年究竟是何人?小小年紀,戰力竟然恐怖如斯。”

“必須要斃掉這名大敵。”章強,章亮兄弟眼中露出殺機,隨後兩人消失在了原地

“嘎嘎。”冰雅閣找準時機,她身子靈妙地躲過對方的一擊,她舉起右腳,氣機在盪漾開來,帶着她骨頭的撕裂之聲,她的攻勢恐怖到了極致,橫掃前方

“砰砰砰。”兩名武士巔峯的修爲直接被踹飛數十米,他們的骨頭都被踢碎,更是刺入了他們的內臟

他們痛苦地掙扎了一番後,便是沒了動靜

冰雅閣吞下一枚丹藥後,目光冷冷一掃,往王虎的方向而來

兩人圍殺一名九重武士,幾乎沒什麼壓力,那人想逃,可是脫身乏力

“砰。“王虎幾乎無縫隙地銜接上冰雅閣的攻勢,寒冽的光澤劃過,乾脆利落,人頭落地

兩人沒有言語,身子一閃,加入了孫定瑤的戰鬥之中

“砰。”

一股巨力傳來,夢道臣被砸落,地面都裂開了

“哼,再來。”夢道臣嘴角流血,他舌頭一伸,將血液抹去,正當他再想衝殺上去的時候,他的氣息在迅速渙散

“看來是剛剛打得太兇了,果然,武師四重還不是現在的我能抗衡的。” 特別的你 ,封住了渙散的經脈,露出有些擔憂之色


“看來要想辦法走了。”

說罷,夢道臣肌體蒸騰出可怕的氣機,再次殺了出去

“哈哈,雖然不知道你們用的是什麼手段,但是也就如此罷了,現在就讓我來結束這場鬧劇吧。”章澤勢感應到夢道臣身上的變化,殘酷地大笑着,似乎已是盡在掌控

他內心不能平靜,拿下這些人,那麼,他們身上的各種寶物,功法,一切的一切,都將是屬於自己的

往後,黑蛇將會是平步青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