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8 日

不知道超高空跳傘,是否能挨過去?平安度過此次危機。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徐玲已經沖著揚聲器話筒,講解了三遍降落傘包的使用方法。

包括主傘,以及備用傘包該在什麼情況下使用等等。

即便如此,蔣少龍還是非常緊張,手心裡不禁攥出一把冷汗。

徐玲似乎看出蔣少龍有點不對勁兒,關切的詢問道:「蔣少龍,你沒事兒吧?」

「沒……沒什麼。」蔣少龍趕忙搖搖頭回答道。

不得不說,蔣少龍撒謊的技術實在是太爛了。

雖然,蔣少龍嘴上那樣說,可臉上的表情,卻早已經出賣了他。

徐玲一臉狐疑的盯著蔣少龍,歪著小腦袋問道:「哦?是嗎?」

「當然……呵呵。」</

p>

見蔣少龍死不承認,徐玲暫時放下降落傘包,雙手掐住惹火的小蠻腰,將完美的身材展漏無疑。

「那好吧,蔣少龍,既然你沒事兒,等會兒跳傘的時候可要排第233章合,等會我會打開起落架升降門,從這個位置進行跳傘,出事兒的概率相對來說會低許多。」

「噔噔噔!」

說完,機長往前走了沒幾步,抬起右腿使勁兒跺了幾腳,示意那裡就是起落架升降門。

蔣少龍趕忙上前仔細觀察了一番,認為機長說的十分有道理。

飛機在高速航行之時,如果乘客們從正門跳傘,很容易被橫向來風吹暈,整個人處於無意識狀態中進行跳傘。

一旦落地之前還沒有醒來,昏迷的乘客會遇到何種下場?結果便可想而知了……


另外,還有一個更加糟糕的可能性。


根據蔣少龍目測,從飛機側翼大門跳傘的話,極有可能會被吸進機翼右側的發動機內。

只要有一個人被吸進發動機內,邊有可能導致整個飛機失去動力發生火災,在飛機墜落之前就爆炸解體。

屆時,可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飛機上所有的乘客們,都要跟著一起遭殃。

「咔嚓……」

正當蔣少龍陷入沉思之際,忽然聽到腳下傳來一陣沉悶的響聲,當即意識到不妙,往一旁的工作倉躥過去。

蔣少龍剛剛站定身形,就發現自己剛才所處的位置,已經敞開一個巨大的窟窿。

仔細望過去,蔣少龍這才看清楚,是兩扇體積較小的鐵門降了下去。

「呼……」

蔣少龍長出了一口氣,暗自慶幸道:「擦!好在我反應及時,連個降落傘背包都沒有穿,這要是掉下去絕無生還的可能性啊!

飛機與地面的垂直高度,最起碼也得有上萬米。

別說蔣少龍的身體經過變種細胞強化了,就算是注射過第十代機體強化液,亦是白搭。 或許是沒有佩戴護具的緣故,強勁的氣流拍打在蔣少龍臉上,猶如刀割一般,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半分鐘過後,機長從駕駛室里走了出來,扶起依舊躺在地面上昏迷不醒的副手,替其穿上降落傘背包。

「啪……」

「啪啪啪!」

機長一連串扇了副手十幾巴掌,連蔣少龍看著都覺得疼。

可是,那個倒霉催的副飛行駕駛員依舊沒有清醒過來的意思。

「小夥子,麻煩你幫我到工作倉里接一杯涼水。」機長抬頭沖著蔣少龍大聲吼道。

沒辦法,兩人之間隔著一道打開的升降門,巨大的氣流阻隔了用來交流的聲音。

即便如此,蔣少龍依稀之間,也僅能聽到斷斷續續的幾個字。

好在蔣少龍聽到了「水」這個特殊字眼兒,再加上機長懷中正抱著昏迷不醒的同事,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對方要做什麼。

領會到機長的意思之後,蔣少龍趕忙轉身進入工作倉,找了個杯子用來節水。

可能是時間緊,太過於倉促,蔣少龍竟然沒注意到出水口的「加熱」標誌。

當蔣少龍繞過升降門,艱難的來到兩人身邊,將手中的水杯遞給機長之時,後者將一杯滾燙滾燙的熱水,毫不猶豫的潑在副手臉上。

「啊!」

還真別說,蔣少龍歪打正著,只用了一杯熱水,就讓昏迷多時的機組工作人員醒了過來。

望著副手臉上騰起繚繞不絕的白色霧氣,機長的面部比起都扭曲了,轉身問道:「小夥子,我不是叫你倒一杯涼水過來嗎?」

蔣少龍聳聳肩膀,回答道:「不好意思啊機長先生,是我不小心給搞錯了。不過,管它涼水熱水呢,只要能把你的同事叫醒就行了。」

那個十分無語的說道:「叫是叫醒了,可是他的臉恐怕要遭殃了。」

副飛行駕駛員發出一陣殺豬般的慘嚎,在蔣少龍手底下不停地抽搐著,大聲喊道:「你們要幹什麼?放開我……救命啊!」

機長微微皺了皺眉頭,張開嘴巴吼道:「準備好了嗎?」

作為一名合格的飛機駕駛員,早在訓練之初,便已經接受了跳傘技能訓練。

所以,機長一點也不擔心副手的操作問題。

只見,該機組人員抬起頭,勉強睜開被熱水燙傷的眼皮子,滿臉疑惑的問道:「準備什麼?」

可惜……

他說話的聲音實在是太小了,以至於機場誤認為是在回答準備好了。

「啊……」

結果,伴隨著一記被無限拉長的慘叫聲,機長將副飛行駕駛員一把推了下去。

「咕嘟!」

看到機長如此果斷的舉動,蔣少龍不禁咽了口口水,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退幾步。

機長沖著蔣少龍擺了擺手,頂著飛機外面的巨大氣流介紹道:「等會兒我們都從這裡跳傘。」

蔣少龍木訥的點點頭,錯愕道:「可是,剛才那個人還沒說準備好呢,你怎麼就把他給推下去了?萬一出現危險狀況怎麼辦?」

聞聽此言,機長自以為是的笑道:「不可能,我明明聽到他說準備好了。」

蔣少龍一臉無奈的樣子,以他那雙經過變種細胞強化的順風耳,是絕對不會聽錯的。

可是,蔣少龍已經懶得跟機長爭辯了,只能在心底里默默地為那個副飛行駕駛員祈禱,希望他能夠安全著陸。

此時,徐玲帶領十幾名乘客趕至升降梯附近的走廊里。

機長抬頭詢問道:「小玲,機廂里的情況怎麼樣了?乘客們的情緒都安撫好了吧?」

徐玲用力地點點頭,指著跟在自己身後的乘客們介紹道:「這些乘客是第一個梯隊,他們自願先跳。」

對於這個結果,機長非常滿意,道:「好的,把這些乘客交給我來安排,你去忙吧。」

「那好,機長,我再去做其他乘客的思想工作。」

時間所剩不多,說完,徐玲也不再客氣,轉身向後半截機艙跑去。

蔣少龍二話沒說也跟了過去,因為他突然想起自己的黑色雙肩背包還在座位下面。

要知道,刺客聯盟內部網路登陸專用的微型平板電腦還在那個背包里呢。

對於蔣少龍來說,此行什麼都可以丟,唯獨不能沒有這台微型平板電腦。

否則,就算蔣少龍跳傘之後平安抵達法國,又該用什麼來聯繫大衛呢?

短短几分鐘的時間,已經有好幾批背著降落傘包的乘客,先後從升降通道跳了下去,生死未卜。

法國機場方面,早在接到跳傘通知的第一時間,派出十幾艘軍艦,在沿海區域待命,做好隨時救助跳傘乘客的準備。

細心的蔣少龍觀察到,幾乎所有的跳傘的乘客,都沒有攜帶任何行李及物品。

後來經過打聽才知道,這是空姐們硬性規定的。

因為,急救專用跳傘背包,是經過特殊設計的,只能承載一個人的重量。

萬一乘客們攜帶的行李,超出降落傘的最高負重量,就會加快降落傘下墜的速度。

在強大的地心引力作用下,超重的乘客,與地面接觸的那一剎那,就會產生身體難以承受的衝擊力。

輕則骨折受傷,重則內臟器官遭到震擊,當場殞命。

當所有乘客都被機長推下升降通道之後,機艙里只剩下四位身穿制服的空姐,以及蔣少龍、琳妙妙兩人。

機長早就背上降落傘包,返回駕駛室看了看定時炸彈的倒計時,只剩下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了。

機長放聲安排道:「你們先走,我留下來殿後。」

聞聽此言,蔣少龍趕忙替琳妙妙檢查了一下降落傘背包,安慰道:「妙妙,別怕,咱們到了下面一定還會再見的。」

琳妙妙面帶驚恐之色,問道:「蔣少龍,你說我能活著落地嗎?」

「當然,法國機場方面已經派出搜救隊伍,放心吧,妙妙……」

說完,蔣少龍拍了拍琳妙妙的香肩,右手按在女孩兒柔軟細嫩的腰部,陪著她一起往升降通道走過去。


孰料?就在琳妙妙即將跳傘之際,這個傢伙竟然轉過身來,用力地摟住蔣少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其左側臉頰上,留下了一個淡淡的粉紅色唇印。


隨後,琳妙妙彷彿從蔣少龍那裡獲得了無盡的勇氣,縱身躍下升降通道出口,絲毫沒有猶豫。

見此情景,站在一旁的徐玲當時就吃醋了,對蔣少龍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直至葉子跟小喬以及機長等人全部跳下去,整個機艙內只剩下蔣少龍跟徐玲兩個人。

徐玲從工作倉內取出那個特殊加強型降落傘包,撅著小嘴問道:「你背還是我背?」

蔣少龍露出一個充滿陽光的微笑,略顯尷尬的回答道:「當然是我來背了,男子漢大丈夫,就算有恐高症,也要充當女人的保護傘,嘎嘎。」

「哼!」

徐玲似乎並不買賬,沖著蔣少龍冷哼一聲,順便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

雖然徐玲嘴上沒有挑明,但是,蔣少龍心裡跟明鏡似的,什麼都清楚的很。

只聽,蔣少龍匆忙解釋道:「小玲,你誤會了,我跟琳妙妙真的是剛剛認識的朋友而已。」

徐玲把降落傘包塞給蔣少龍,鼓起腮幫子氣呼呼的說道:「快點背上吧,別叨叨了,鬼才願意搭理你有沒有女朋友。」

女人往往就是這樣,嘴上明明說不在乎,心裡卻著急的要死,令人捉摸不透。

「呃……」蔣少龍被徐玲頂的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了。

忽然間,蔣少龍想起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遂即開口詢問道:「小玲,我這個背包裡面裝有非常重要的東西,能不能一起帶上?」

徐玲二話沒說,從蔣少龍手裡接過黑色雙肩背包拎了拎,點點頭答應道:「還不算重,應該沒什麼問題。」

蔣少龍喜出望外的笑道:「是嗎?簡直太好了……」

徐玲白了蔣少龍一眼,沒好氣的說道:「還不趕緊謝謝我?」

「啊?謝你什麼?」蔣少龍不禁滿臉疑惑的問道。

徐玲抬起右手食指,指著蔣少龍的鼻子呵斥道:「蔣少龍,做人要講良心好不好?要不是本姑娘身材這麼苗條,體重只有46公斤,今天這個背包你就別想帶了。」

聞聽此言,蔣少龍這才恍然大悟。

不過,與此同時,蔣少龍也被徐玲刻意編造的理由,雷得外焦里嫩、頭皮發麻。

看到蔣少龍背上那個加強型降落傘包之後,徐玲主動背上黑色雙肩包,說道:「準備好了嗎?」

蔣少龍點點頭回答道:「嗯,沒問題了。」

「撲哧……」

不曾想,待蔣少龍轉過身來,徐玲竟然忍不住捂嘴笑出聲來。

蔣少龍莫名其妙的問道:「怎麼了?小玲?」

徐玲指著蔣少龍笑道:「你把自己包的像個大粽子一樣,樂死我了……」

「難道不是這樣穿的嗎?」蔣少龍低頭看了看背在身上的加強型降落傘背包,確實有點不太對勁兒。

只見,徐玲圍著蔣少龍轉了三圈,解開一條三米多長的安全帶,介紹道:「這條帶子是用來固定咱們兩個的,你一個人都給用了,我怎麼辦?」

眼瞅著時間所剩無幾,蔣少龍一把摟住徐玲的楊柳細腰,走到升降梯入口處。

感受到外面強烈的氣流之後,徐玲瞪大雙眼,兩隻芊芊玉手不停地拍打著蔣少龍的胸膛,驚恐的問道:「蔣少龍,你要幹什麼?」 蔣少龍自信滿滿的笑道:「系什麼安全帶啊?太麻煩了,乾脆我抱著你得了。」

徐玲當即拚命的搖頭,極力反駁道:「不行……絕對不行,人的力量在大自然面前是非常渺小的,萬一你中途抱不住把我給扔了怎麼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