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9 日

不知過了多久,或許只是剎那而已,或許度過了漫長歲月,無盡黃沙中,葉銘佇足而立。

此刻,他踏在一座沙丘之上,視線透過漫天的狂烈風沙,在極遙遠處,似乎能夠望見,有一抹綠色若隱若現,為這無盡的蒼茫劃上了休止。

「骨碌,骨碌。」

前方的黃沙中,突然冒出一朵朵殷紅的湧泉來,遍布四面荒野。頃刻間,便已染紅了方圓數百里,血染黃沙,將這漠漠黃沙,變成了一片血海汪洋。而葉銘佇立在沙丘上,就像是血海中突起的礁石,孤立無援,隨時都會被淹沒,或者只要一股血浪襲來,就會被撕裂成碎末,然後被無情吞滅,渣滓不剩,蕩然無存。

無盡血海,也是無盡恐懼,要將希望吞沒。

唰!唰!唰!唰!

一股股黃沙與鮮血狹裹的狂流升騰而起,猶如龍捲,扶搖天地。

無數股黃沙與鮮血飛速凝聚,鑄就一尊巨大的血沙怪人,巍峨宛若高山,橫阻天地。

就如一道無可跨越的屏障,阻隔在葉銘與遙遠的那抹綠意之間。

血沙怪人雙眸就像是讓人絕望的無盡深淵,望向葉銘,冷漠的目光,仿若要從葉銘的身上,經過渾身六億三千多萬毛孔,奪走所有希望,一絲一縷都不剩下。

「嗷!」血沙怪人仰首狂吼,聲音震懾天地。

腹黑老公乖乖就擒 ,隻手遮天,對著葉銘籠罩、傾壓了下來。

就好像要捏死螻蟻般,將葉銘碾成齏粉。

任憑四面血海掀起驚濤駭浪,葉銘佇立在沙丘上,巍然未動,面對血沙怪人籠罩而來的巨掌,目光平靜,竟像是視若無物。

狹裹無盡恐懼的血海,收在葉銘的眼眸中,未曾泛起一絲漣漪。

葉銘雙眸中,浮現出領悟光芒。

葉銘右臂緩緩抬起,伸出一指,觸及血沙怪人籠罩而來的巨掌。

一圈圈波紋憑空浮現,吹散漫天黃沙,仿若揭露面紗,顯現出這天地的真面目。

葉銘與血沙怪人齊齊靜止,仿若時光隨之凝固,天地在這一剎那,停止運轉。


又有風起。

吹動葉銘身上衣角飄舞。

長發也飄揚了起來。

「嗚嗷……」血沙怪人口中發出低吼嗚咽,高大身軀轟然崩塌,化作大蓬黃沙墜於地面,四面奔涌了出去。

葉銘腳步踏出,腳下蕩漾起一圈圈波紋,隨著他向前踏去,那被鮮血染紅的黃沙,仿若被洗滌凈化般,飛速恢復原狀。

如此景象,就好像是這星隕鐵的天地,已認同了葉銘。

唰!葉銘駕馭起流光,向著那遙遠的一抹綠意而去,流光在漫漫黃沙中劃出一條大弧,就像是在無盡黃沙與那抹綠意間,建起了一座橋樑。

通往希望的彼岸。

石室中,靜靜盤坐的葉銘身上,體現出深遠的意境,無聲無息間,本命靈輪在身後展現而出,黑暗、光明大道運轉,似演變無窮奧秘,仿若將要產生蛻變。

破而後立,涅槃之後,就是全新的境界。

一道流沙劃破重重沙幕,在無盡黃沙中,抹上一筆無法忽視的光彩。

然而,那一抹綠意,卻依然在遠方。

而且,葉銘與其距離,卻好像根本未曾有接近過,哪怕是一寸一毫。

那道流光依然在,葉銘卻突然停了下來。

望著眼前不停飄舞的黃沙,看似雜亂無序,卻又好像有著一絲規律。

仿若有一雙無形的手,隱藏在極深極深處,通過無比晦澀、隱蔽的手段,在操控著這一切。

這雜亂中的規律,就猶如是絕境里的希望。

葉銘雙眸中的光芒,變得明亮起來,那絲隱藏的極深的規律,也逐漸顯現出輪廓,變得清晰起來。

葉銘嘴角輕揚起一抹弧度。

旋即,葉銘腳下流光騰起,所過之處,下方貧瘠、荒涼的黃沙上,竟是覆蓋起重重綠色,無數樹木花草,猶如潮水般,隨之浮現了出來。

原來,那一抹綠意,並不遙遠,就在人本身的心境中。

綠意覆蓋,四面狂風黃沙也盡皆散去,然後,無盡黑暗降臨,時空變化,葉銘出現在一片無邊無盡的浩瀚星空中。

這星空中,飄浮著一顆土黃色星辰,綠意正如潮水般覆蓋,頃刻間,變得生機盎然。

土黃色星辰,曾經也是一方凈土。

這就是第一重塔閣,星隕鐵的本源。

然後,就是時光的流逝,歲月的變遷。

土黃色星辰的每一次變化,都在葉銘的眸中展現了出來。

時光是最強大的改造者,她給你榮華、繁盛,也終將帶來頹敗、衰落。

葉銘見證著土黃色星辰從興盛到頹敗,直至衰落的過程,仿若能夠感覺其抵抗歲月流逝,從不屈變為掙扎,由掙扎變為無奈,最終被燃燒的靈魂,化作一塊隕鐵而墜落。

有人會因此而感嘆時光的無情、強大,不可戰勝,甚至不自覺間,心境變化。

有人會感懷土黃色星辰的命運,感同身受,靈魂中,被埋下悲傷的影子。

但也有人,會因此窺探到時光的奧秘,得到感悟。

這才是星修室的真正意義,但歷年來,有無數大星徒曾在此修鍊,鮮有得此感悟者。

時光靜寂,葉銘盤坐在石室中,雙眸微閉,識海中,不斷浮現出土黃色星辰歷經無數歲月,演變的一幕幕景象,重重畫面仿若光影浮掠,匯聚成一道世事滄桑變化的磅礴畫卷。

而感悟,就像是在這浩瀚歲月長河中,大浪淘金,將其中的精華凝聚、提煉而出。

土黃色星辰,最終燃燒成了星隕鐵,但這並不意味著結束,誰又能否定,這不會是一種新的開始?

在無盡的黃沙中,不也是有著那抹綠意?

破而後立,涅槃重生! 就在靈武大會進行之中,葉銘等人在九星塔星修室的時候。

,另一座星修室里。

簡陋昏暗的石室里,盤坐著一道黑袍身影,靜默無聲,仿若他整個人,就是一陣陰影,使得古老的星修室,都是被染上陰沉、森然的氣息,讓人心悸。

這道黑袍身影,自然就是宋皇龍。

他閉著雙眸,靜坐,仿若在等待著某個時機。

「恩!」

突然,宋皇龍微閉的雙眸一睜,精光閃現,猶如寒冷的刀,撕裂了平靜。

「終於等到了,整整十九天了,才完成星修室的考驗,這個表現可不算出色。」

「是你的實力退步了,還是你與別人不同,在星修室發現了更深層次的奧秘?還真是讓人有些期待呀!」

「葉銘,久違了,見到我,不知會不會讓你感到驚喜……」


森沉獰然的聲音中,宋皇龍雙手拈訣一揮,石室中,符文閃現,傳送陣隨之被激活。

原來,宋皇龍早已完成星修室的考驗,他竟是能感應到葉銘的動靜,一直在等待著葉銘,直到此刻,才是啟動傳送陣。

唰!唰!

葉銘與宋皇龍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激活星修室傳送陣,被傳送了出去。

光柱散去,出現在葉銘眼前的,是一片無盡的炎漿火海,炙熱氣息瀰漫,身處其中,仿若連靈魂都有一種被焚燒的感覺。

而葉銘就站在炎漿火海中,飄浮的一座岩石平台上。

岩石平台通體火紅色,仿若也是由炙熱火焰凝聚澆鑄而成,其上拓刻著一道道符文,猶如朵朵火焰般。

這個岩石平台,名為星武台,本身也是座傳送陣,待選手對決結束后,會自行激活,勝者晉級下一輪對決,而敗者,則將被直接傳送出九星塔。

神醫寵妃 ,前方一道光柱憑空浮現,光芒散去,現出一道森沉的黑袍身影。

宋皇龍也被傳送過來了。 一股森然氣息彌散整座星武台,四面火熱的炎漿,都有了些陰冷、森沉。

森沉中,藏著暴虐。

「恩?」見到這道黑袍身影,葉銘雙眸微縮了起來。

「葉銘,很久沒見面了。」黑袍身影低沉的嗓音,猶如刀鋒在摩擦著金鐵。

聞言,葉銘目光微閃,說道:「你以靈磐境修為,選擇第一重塔閣的星修室,是專門針對我而來?」

黑袍身影說道:「這也得慶幸於本皇子修習的秘術,能夠敏銳感知你氣息的變化,在你氣息在星修室消失的剎那,我便已感覺到了。」

「本皇子這麼費盡心機的來見你,葉銘,你該不會是已忘記我了吧?那可真是讓人有些失望。」

黑袍身影緩緩掀起頭罩,露出他的真容。

宋皇龍原本尊貴、驕傲的臉上,此刻氣息森冷,深藏著野獸般的兇殘、暴戾。雙眸中,布滿恨意,仿若已深刻在瞳孔深處,化作他靈魂的一部分。

這股恨意,猶如寒刀鋒銳冷漠,指向葉銘。

「是你。」先前,葉銘已隱隱猜測到黑袍身影的身份,現在宋皇龍展現真容,證實了他的猜想。

宋皇龍獰笑說道:「是我,我終於又回來了。為了這一天,我經歷了無數次生死搏殺,現在,我不僅要戰勝你,還要徹底擊潰你的信心,將你永遠踐踏在腳下,永世不得翻身。

宋皇龍的語氣中,充滿著深重的恨意,使人心悸。

從他那森然猙獰的臉龐,深重恨意的雙瞳,不難想象出,他經過何等血腥、激烈的搏殺,才是由一個無比驕傲、尊貴的大皇子,走到了今天這等地步。

望著宋皇龍的猙獰,葉銘目光平靜,淡淡說道:「今天,你一樣會敗。」

「是嗎?」

宋皇龍嘴角略微一翹,揚起一抹譏諷的弧度,緩緩說道:「我倒要看看,這麼久未見,你到底有何長進,可別讓本皇子太失望了。」

說話間,宋皇龍身上靈氣釋放,他那已變得灰白夾雜的長發,隨之飄舞而起。


「灰眸吞噬。」

宋皇龍的左瞳中,驀然浮現出一股股灰流,整個左瞳都被渲染成令人心悸的死灰色。


隨著他瞳孔中灰流飛旋,化作瘋狂漩渦,四面八方的靈氣,竟是如潮水般被吞噬,連四周百丈內的炎漿火焰,仿若生氣都吞滅,變成了恐怖的死灰色。

這灰眸,就像是無盡漩渦,要將四面天地間的生機盡數無情吞噬。

葉銘身上衣袍也被這無形的死氣牽扯,獵獵飄舞,像是快將碎裂。

「啪!」葉銘飛舞的長發中,一根黑髮斷裂飄飛,瞬間就是變成死灰色,旋即化作齏粉,灰飛煙滅。

葉銘雙眸目光略微一沉,閃現出一抹寒意。

錚!

右臂上,龍魂圖騰綻放光芒,葉銘右掌中,已是擎起神龍之矛。

「給我破!」

低喝聲中,葉銘腳掌一頓,身體已是如箭般飛躍而起,掌擎神龍之矛,電光火石,對著宋皇龍猛烈刺殺了過去!

隨著神龍之矛疾馳而過,虛空中,碎裂聲連續響起。

無數無形的死氣被激蕩出灰色氣流的本體,然後被無情碾碎,湮滅在耀眼的黃金光澤中。

宋皇龍左瞳中的灰色漩渦,出現了一絲紊亂的跡象。

瞬息間,神龍之矛已殺到宋皇龍跟前,耀眼黃金光芒,在其灰瞳中強勢映照了出來。

「嘿嘿,倒也有些手段。」

見此一幕,宋皇龍冷笑一聲,雙掌驀然一合,他的左瞳迅速恢復原狀,空中卻是浮現出無數股灰色氣流。

隨著宋皇龍手掌合起,灰色氣流迅速凝聚,在葉銘與宋皇龍之間,祭起一個巨大的灰色漩渦,仿若要將一切事物,盡皆吞噬。

遠遠望去,這灰色漩渦,猶如是地獄開啟的森然大口,聲勢駭然。

宋皇龍本身的境界修為,已是達到了靈磐境二重,但經歷無數近乎「瘋狂、變態」般血腥搏殺,修鍊詭秘邪術的他,真實戰鬥力,並不限於此,是能夠越級挑戰的存在。

相比靈磐境三重的許冷鋒,宋皇龍都要更勝一籌。

「砰!」一陣巨響,氣浪暴涌,激蕩得四面炎漿都是狂亂飄舞。

神龍之矛與灰色漩渦狠狠對撞在一起!

一番劇烈交鋒,灰色漩渦爆裂成無數碎片,四面飛濺。

「桀,桀,桀……」

但是,這無數碎片裂而不滅,狹裹著死寂灰流,傳出尖銳森然的鳴聲,對著葉銘瘋狂賓士而來,氣勢暴戾、猙獰。

面對瘋狂襲來的灰流碎片,葉銘神情平靜,右掌一握神龍之矛,唰的劃出一道圓弧,黃金光芒猶如鍍金彎月般祭出,將四面襲來的碎片灰流盡數碾殺成碎末,蕩然無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