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 日

不是能源巨獸,而是普通廢土巨獸。

因為能源巨獸極少去捕獵生物的,那些怪物吃能轉化為能源的物質為主,遇上以鐵角牛為獵物的那種概率更是低。

「洞窟高度都快有兩百米了,這怪物是有多大啊。」于斌有些心悸的說道。

洞窟寬更大,達到了四百來米。

人類看到這種洞窟是會被震撼到的,太巨型了。

「瞭望者沒辦法搜索到裡面的生物,說明洞窟裡面有轉彎處,也可能裡面的生物沒有在,出去捕獵了。」

瞭望者那邊傳來了報告:「能跟這種洞窟匹配的生物,應該需要巨量的食物,一趟出去估計會很久。」

使用的熱成像,因為洞窟裡面很暗,光學沒辦法看清楚,但熱成像也沒辦法穿透岩石,所以遇到轉彎處,再裡面就看不到了。

「城主,是不是我們先進入查探一下?」白千雪詢問道。

如果沒有什麼寶貝,她覺得還是不要招惹這種生物比較好,但遺迹跟外面不同,通常這麼強大生物的巢穴里,都會有些寶貝。

且大概率情況下,寶貝跟難度成正比。

也就是俗稱的藏寶點。

這個遺迹的等級超過了郡級,但還不到第三階段。

這種地域廣闊的遺迹,難度等級是根據裡面最難的那個藏寶點,或可探索的區域來定的,並非裡面所有生物或區域的總實力,或總難度。

這個洞窟這麼巨型,遇到難度大於縣級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那樣的話,他們會很難搞定。

「不用,我們直接進去看看,普通生物的巢穴必然是要大於體型很多的,否則進出和在裡面活動有麻煩。」

項楊知道裡面大概是什麼生物,具體寶物就不知道了,因為前世過來時,被人搜刮過了,輪不到遲到者。

那時,他們看到的是一具巨大的屍體,已經腐爛了。

「我估計這裡的守護獸也就比縣級強,比郡級弱,我們完全能應付。」

「如果守護獸不在最好,搜索完寶貝就撤離,不過大概率會在,所有人做好戰鬥準備,半個小時后,神龍城將進入裡面。」

項楊命令道。

「是。」其他人紛紛應道。

不用等半個小時,才幾分鐘,瞭望者那裡傳來了報告:「緊急報告,前方巢穴里有生物活動,很可能是要出來了。」

顯然,神龍城在外面的動靜,引起了裡面生物的警覺。

出來就不好對付了,項楊果斷下了攻擊命令。

「全員注意,馬上進入交戰狀態,神龍城將使用野蠻衝撞,將怪物堵在巢穴里。」項楊說道:「林勝廣注意,由我暫時接管野蠻衝撞。」

「是,城主。」

神龍城停在巢穴入口一百米外,林勝廣操作野蠻衝撞,他剛剛應答,項楊已經接管了這個城市戰鬥武器,直接發動。

神龍城一個震顫,往前掠去,嚴密無縫的衝進了洞窟巢穴裡面。

然後,一團巨大的火焰從洞窟裡面沖了出來,塞滿了整個視界框,項楊他們完全看不到裡面的情形了。

瞭望者的熱成像也一下子失效。

不過,之前神龍城距離洞窟太近,也並不安全,所以一直是展開防禦形態和戰鬥形態的,也因此火焰氣浪全部衝擊在了全覆蓋防禦裝甲上。

【警告:受到超高溫熱量衝擊,第一層防禦裝甲外表受到融化損傷。】

【警告:受到超高溫熱量衝擊,前外壁瞭望者組件觀測室玻璃外壁受到融化損傷,光線穿透率損失90%。】

【警告:生命維持系統滿負荷運轉,城內溫度仍然處於四十度以上高溫中。】

連續三條系統信息閃過。

前面幾個瞭望者一下子變成了瞎子,只有10%左右的光線穿透率,已經很模糊,基本不能觀測了。

剛才這個火焰的溫度相當的高,直接將玻璃外壁表面弄模糊了。

瞭望者也需要穿過玻璃外壁,才能看到外面的。

其他人一陣驚詫,只有項楊很淡定,雖然前世看到的是屍體,皮也被扒掉了不少,但他們還是能分辨大概是什麼類型的生物。

看到這口火焰攻擊,項楊已經可以完全確定是什麼了。

那是一條會噴火的巨龍。

而前面幾個瞭望者失去效用也無礙,因為怪物就這麼一個,這麼巨型,進入裡面后,基本也不用觀測了。

神龍城沒有停下,直接穿過龍焰,向裡面繼續衝撞。

但項楊在下達野蠻衝撞命令后,就開始中止操作了,所以神龍城直接停在了距離岩壁大約二十米的位置上。

沒有撞上岩壁,攻城錘也完好無損,運氣很不錯。

龍焰也幾乎同時消失了,通過前置氙氣燈在防禦裝甲縫隙里透露出來的那些亮光,他們終於看到了那條巨型的生物。

黑色外皮,類似翼手龍的那種翅膀,但仍然有四條腿,加上翅膀肘部也可以放在地上,看起來有六條腿一樣。

那怪物背上布滿了鋒銳的尖刺,高達一百五十多米,長度沒辦法估計,因為尾巴在裡面。

跟一般認識中的巨龍不同,這條巨龍有兩個腦袋。

噴完龍焰后,雙頭巨龍就撤退進入了轉彎口裡面,因為巢穴通道並非是全平直的,所以這個野蠻衝撞是沒辦法攻擊到的。

項楊也是算準了,雖然有點冒險,但仍然將雙頭巨龍堵在了裡面。

這條雙頭巨龍是會飛的,一旦離開洞穴,會升空,那時神龍城會很被動,相對來說,在洞窟裡面會更有優勢。

雙頭巨龍繼續撤退,離開一段距離后,再次噴出了龍焰。

「野蠻衝撞操作權返回。」

神龍城繼續經歷高溫烘烤,這次是整個左側邊,但項楊關閉了瞭望者的使用,觀測室外面被防禦裝甲覆蓋,龍焰沒能衝進來。

項楊將野蠻衝撞的許可權返回給林勝廣,在神龍城可以動的時候,立刻進行後退。

然後掉頭操作,讓神龍城的正面面對雙頭巨龍。

「高度太低了,城市之怒沒辦法展開支臂。」

高鴻展操作城市之怒,提醒道:「必須儘快進入裡面洞穴,希望裡面空間足夠。」

「火焰太猛了,完全看不到外面,城市大炮沒辦法瞄準。」紅霞控制一門常規城市大炮。

「等火焰結束,就給那怪物一炮,希望這個洞窟足夠堅硬。」武中軍也一樣控制一門常規大炮。

最後一門常規城市大炮賀鵬控制,他什麼都沒說,而是盯著空白一片的瞄準鏡,也打算火焰一結束,就第一時間瞄準開炮。

溫度太高了,控制室里所有人都大汗淋淋,有種蒸桑拿的感覺。

如果不是這種城市,還有生命維持系統在運轉,這種火焰下,沒人,也沒有任何機器車輛能撐得住。

但沒有一人敢分心,全部聚精會神的盯著前方,隨時準備還擊。

項楊仍然在關注神龍城的轉向,即便在龍焰里,神龍城的轉向機動也在進行。

終於,龍焰再次消失了。

轟轟轟,連續三炮,幾乎同時射擊,三個破甲彈沒有絲毫偏差的打在了雙頭巨龍身上,發出巨大的爆炸聲。

雙頭巨龍一聲嘶吼,轉身進入了裡面,那是它平時休息的巢穴,是個圓形的空間,高達五百米,地方相當的空闊。

地面留下了一攤血液。

威力這麼強大的大炮,也只是造成了一點傷,雙頭巨龍的防禦力居然這麼強大。

。 第599章奕王妃幫忙

蘇招娣見這位奕王妃在為賢妃考慮,眼神便有些瞭然,隨後嘆氣道。

「王妃教訓的是,我記下了,日後不會亂說話了。」

奕王妃擺手,放緩了語氣,「你別介意,我剛才也並非教訓你,只是這京都人多眼雜,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說的一句話就被傳到當事人耳朵里了,說不定會給自己引來麻煩呢,也可能會給當事人引來麻煩呢?」

蘇招娣趕緊應聲,端起茶杯還是如剛才那般喝了一大口,反正剛才也被王妃看到了,她也就不必再裝了,再裝那就是做作了,以她對奕王妃的了解,她神經大條,不會多想。

「賢妃娘娘品性高潔,不過就是我們前幾日出宮的時候,娘娘身子不好,我還給娘娘診了脈,開了葯,吃了葯不知道身子如何了。」

奕王妃眸子一沉,盯着蘇招娣的眸子便帶了幾分深意。

「哦?是嗎?賢妃娘娘身子不好嗎?昨日還傳話說讓我進宮去陪她說話呢。」

蘇招娣趕緊說道。

「可能就是養病不好出門吧,」

奕王妃深深地看着蘇招娣,輕笑。

「那世子妃可有空?倒是也可以一起去,上次賢妃娘娘還提起你了,說是跟你很投緣,讓世子妃有時間也多進宮陪陪她呢。」

蘇招娣沉默了一下,無奈道。

「我家寧王府規矩多,這京都各個官家的家眷不入宮,我怕是也去不了。」

奕王妃挑眉,「是嗎?寧王妃有那般霸道嗎?還不許你出門了?」

蘇招娣趕緊解釋,「自然不是,母妃很好,她都是為我好,說是我一個女子外出怕是不安全。」

奕王妃微微眯起眼睛,眼神中儘是瞭然,卻沒有再接她的話。

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後看着蘇招娣忽然問道。

「世子妃與我初次見面,為何要跟我說這些?」

蘇招娣但笑不語,她知道奕王妃明白她的意思,從剛才進門聊的那幾句話看,這位嬸嬸對她真的很有好感,八成是會幫她的。

「那你入宮要幹什麼總是能說的吧?」

奕王妃見蘇招娣不願意回答她第一個問題,便又問了第二個。

這個問題蘇招娣自然更不能回答,於是便只是看着奕王妃,滿眼的抱歉。

雖然嬸嬸曾經對她很好,瞌睡安寧侯府敗落,如今她的身份,又如何能告知?就算這位嬸嬸念及舊情不會害她,但奕王府如今畢竟沒了曾經的地位,若是被人盯上,那她豈不是連累了她們?

「這個也不能說嘛?」

奕王妃有些生氣,聲音都拔高了幾度。

蘇招娣抿抿唇,垂下頭輕聲道。

「自然是覺得大家該去拜會一下賢妃娘娘,娘娘生病,我等自該記掛着。」

這樣的理由傻子才會相信,不過奕王妃盯着蘇招娣看了一會兒,卻並未再多問,只是沉聲道。

「我覺得世子妃說的很有道理,那明日我們便一起進宮看看賢妃娘娘吧。」

蘇招娣起身,鄭重的施禮道謝。

「寧王妃也會去的吧?」

奕王妃如此問,蘇招娣輕笑,「母妃也早就念叨着想進宮去看看賢妃娘娘呢。」

奕王妃道。「也是啊,這寧王府那般冷清,她一個人一直在府中待着,也着實是難受,多出來走走的好。」

「王妃說的是。」

又跟奕王妃說了一會兒話,蘇招娣便告辭,她今日已經在這兒待了挺長時間了,不好繼續打擾,何況南玉清也該下朝了,再不回去,那位世子殿下又該出來找她了。

出了院子,蘇招娣再次對奕王府施禮。

「王妃留步,我就先走了。」

奕王妃握著蘇招娣的手,看着她的眼神很溫和,有時候會盯着蘇招娣看個沒完。

「我真的覺得你很親切,所以才願意幫你。」

蘇招娣再次道謝,奕王妃卻嘆了口氣。

「行了,不用再謝了,我本來也該入宮的,不過是順手幫你一把而已,不過我雖然不知道你要做什麼,但還是要提醒你一句,這宮中不比外頭,即便是女人眾多的地方,也是危機重重。」

蘇招娣看着奕王妃,心裏覺得溫暖,不管是什麼時候,這位嬸嬸都是如此的善良,她鄭重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謝謝王妃。」

正要離開,忽然,從後方的一處院子衝出來一個人,那女子披頭散髮,身上的衣服卻很好,看料子跟款式竟然也是閨閣小姐的待遇。

「來抓我呀?來呀來呀,你們來抓我呀。」

那披頭散髮的女子朝着後方一邊喊,一邊朝蘇招娣她們跑過來,身子很纖細,聲音也清脆如黃鸝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