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5 日

“不好,快躲開。”

一個黑衣人似乎發現了什麼,驚恐的大叫,然後準備跑走。

可是下一刻,天上的雨水,就變成了一道道尖銳的冰錐,覆蓋之下,廢村都被破壞殆盡,地面都被砸出一個個坑洞。

幾個反應慢的黑衣人被冰錐砸中,直接倒在地上慘叫,隨後更多的冰錐落在身上,瞬間叫聲消停。

另外的黑衣人急忙施法,加持防禦,抵擋躲避冰錐。

很快,一波冰錐消停,天空變得晴朗。

而剩下的四個黑衣人卻提心吊膽,完全不想什麼對付陳浩了,分成四路,飛快逃跑。

可是四個黑衣人卻沒發現,他們看起來像是跑出了村子,可是實際上,卻在環繞着一棟房子繞圈圈。

在一旁,藍蝴蝶煽動翅膀,靈光浮動,看的嘻嘻直笑。

藍蝴蝶百年道行,精通冰法幻術,傳承驚人。

雖然出手很少,可一旦出手,如果沒有針對之法,根本就剛不過。

“奇怪,有些不對勁!這些傢伙有些弱的過分,那像是剛纔那種邪法的駕馭者,他們……不好,小藍小心。”公雞在一旁觀看,突然感覺不對勁,急忙提醒。

下一刻,白衣女子出現在藍蝴蝶旁邊,頭髮一甩,裹住了藍蝴蝶。

“混賬東西,給我放開小藍。”公雞大怒,撲騰翅膀,飛了過去。

白衣女子不爲所動,頭髮分散一部分,纏繞公雞。

公雞張口一吐,一道碧綠光芒擊中白衣女子的頭髮。綠光浮動,可是白衣女子的頭髮卻絲毫沒有變化。

公雞有些驚呆。

石化神通居然無效?難道是因爲,這傢伙是個鬼?

公雞琢磨着,身影卻沒停,躲開了頭髮的攻擊後,張口就是一個光圈,覆蓋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似乎有些遲鈍,對於光圈完全不躲,任由光圈套住了身體。

然後光圈收縮,讓白衣女子慢慢的失去了掌控力,席捲的長髮也緩緩消失。

藍蝴蝶趁機煽動翅膀,消失不見。

白衣女子似乎看到這一幕,然後它的身影也消失不見。

公雞看的一臉懵逼。

這特麼……假的吧!

被老子的光圈套住了還能跑?你丫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而這時候,在屋頂打坐的陳浩背後出現,白衣女子長髮遮掩的臉慢慢從他肩膀後面冒出來,長髮如同活物一樣蔓延,纏繞。

就在這時,陳浩睜開眼睛,咧嘴一笑。

魔鬼公寓 下一刻,白衣女子,消失無蹤。

袖裏乾坤內空間,小女孩,白霧又在對打,齜牙咧嘴,鬥得很兇。突然看到新來的,各自動作頓了頓,又相互看了看,猛然散開,各找了一個角落躲起來。 突然的遭遇,讓白衣女子有些懵,陰冷怨毒的眼神,也變得有些迷茫。

隨後,它的身影憑空消失,但是再次出現,卻在袖裏乾坤空間一個角落小女孩的身邊出現。

小女孩原本極力的在收斂自身氣息呢,突然發現白衣女子出現在身邊,眼珠子都瞪圓了,就當它準備逃開的時候,白衣女子先一步消失不見。

之後,白衣女子在袖裏乾坤空間中不斷的閃現,嚇得讓小女孩和白霧不自覺的蜷縮到了一個角落,然後抱在一起,意外的團結了。

屋頂上,看到這一幕,陳浩鬆了一口氣。

果然,袖裏乾坤對付這類沒有生命的異類,最是有效不過,只要沒有超越先天的修爲,一抓一個準,自己冒險當誘餌,沒白乾。

隨後,陳浩看向一個方向,嘆息一聲。

幕後駕馭,先前和自己對話的那個老傢伙,太過精明,哪怕自己主動當誘餌,而且大量消耗法力,他居然還沉得住氣,只是讓幾個弟子當替死鬼。

就在剛纔白衣女子被自己困住的瞬間,他就直接遠遁,這會兒氣息都消失了,根本別想追到這樣狡詐的傢伙。

起身從屋頂上下來,陳浩看了看公雞和藍蝴蝶,沒啥問題,只是有些被嚇到了。

二者聯手,神通對白衣女子完全無效,這讓出道以來,極少受挫的公雞,有些鬱悶,暗暗琢磨,是自己最近飄了,神通退步了,還是神通跟不上時代變化,需要琢磨新套路了。

沒有管陷入沉思的公雞,陳浩進入屋內。

在白衣女子被自己用神通徹底困住的時候,這會兒徐父等人已經恢復了正常,等明天早上醒來,這一波交易算是完成了。

吩咐藍蝴蝶幾小留下來照顧,陳浩則走出村子,陰陽眼觀察地氣煞氣走向,來到了後山的一個洞穴前。

看這洞穴情況,應該是一處墓穴,洞口被打開,沒有任何防護,這會兒已經雜草叢生。

陳浩沒有猶豫,直接進入了洞穴中,下到了一個地下甬道。

地下一片黑暗,陳浩手捏法決,凝聚了數十個小火球,直接覆蓋前面,照映的明亮一片。

看的清楚了,陳浩就發現甬道中地面上都是射出的箭支,顯然先進來的人,遭遇了陷阱,不過看情況,也被輕易破解。

陳浩目前也是修爲漸深,藝高人膽大,面對這樣的墓穴,完全無懼。

穿過甬道,通過一個被外力破開的石門,裏面就是一個大殿。

大殿石柱雕刻神獸雲紋,奇花異草,更有銅器玉器,看起來入葬之人,富貴非常。

陳浩環視一圈,就來到了大殿旁邊的偏殿,這裏看起來像是一個寢宮。裏面有腐朽的錦帳珠簾,白玉棺。

不過吸引陳浩注意的不是這些,而是在白玉棺槨的旁邊,還有一個半人高瓷缸。

這瓷缸通體黝黑,內中散發出驚人的怨氣。

甚至,這瓷缸因爲怨氣太多,而發生了神奇的變化,感知中,和這四周山脈地氣聯合一起,長久滋養,成爲了一種類似法器的存在,姑且可以稱之爲怨器。

陳浩走到瓷缸邊,繞了一圈,越看目光越凝重。

這瓷缸完全和地氣結合在一起,就不分彼此,甚至不可以輕易移動,否則必定驚動地氣,從而導致山崩地裂,地氣咆哮。

從這一點看,白衣女子的出處算是找到了,必定是在這瓷缸內孕育而出。

不過有點奇怪,這瓷缸到底什麼來歷,怎麼會有這樣奇異的變化?

注視瓷缸,陳浩沉吟片刻,伸手放在了瓷缸邊沿。

下一刻,怨氣纏繞陳浩的手指,快速蔓延陳浩全身。

隱隱約約之間,陳浩腦海中突然浮現了許多畫面。

盛世,繁華,長情,恩怨,滅族,最終就是這一口瓷缸。

記憶的最後,陳浩都看的心驚肉跳。

那是兩個女人的鬥爭,最終失敗的那個,被誅滅九族,斬殺千人,而這女人卻被斬斷四肢,切了舌頭,做成了人棍,放在這瓷缸之中,用她族人的鮮血配合各種藥材,滋養不死。眼睜睜的看着另外一個女人,風光無限,最後,就算是那個女人死了,也把這個女人帶入了墓穴,就放在寢宮旁邊,讓她目睹自己死後殊榮。

瓷缸中的女人,因爲沒有人補給,慢慢的也死了。

但是這口瓷缸,裝滿了怨恨,成爲了這墓穴中最兇險的東西。

陳浩手臂一抖,纏繞身體的怨氣就被震散,然後看着瓷缸,陳浩嘆息了一聲。

此物怨氣太深,已經無法消弭,而且它和地氣相連,輕易不能移動,否則就會破壞這百里山林。

而且陳浩發現,這死在瓷缸中的女子,和被抓的白衣女子並不一樣,顯然這地方是後來被發現,然後藉助這瓷缸怨氣和這一方凶地來培養白衣女子。

可惜,兇物培育,有傷天和,成功之時,必有劫數降臨。

自己說來,或許就是這東西的劫數,它最終功敗垂成。

心中想着,陳浩轉身就要離開。

突然,瓷缸嗡嗡有聲,然後怨氣爆發,呼嘯而出,凌空幻化成一大片虛影,全部都在看向陳浩。

陳浩腳步一頓,和那無數虛影對視。

良久,陳浩開口道:“你們這是在求助我幫忙嗎?”

虛影們不說話,只是看着陳浩。

陳浩道:“你們恨的是那個躺在白玉棺中的女人吧,哪怕是死了,也要破壞泄恨。說起來,剛纔的記憶,你們的確很可憐,無辜冤死。不過你們終究怨氣太重,對這一方地域的生靈影響太大。我給你們一個選擇,我可以把那白玉棺中亂殺無辜的女人骸骨送到你們的甕中,但是畢竟事情隔得太久遠,報仇無望了。所以,你們發泄完了,就必須放棄仇恨,投胎轉世,如果答應,給我一個迴應,否則,我出去之後,封禁入口,未來這裏將永遠埋在地下,無人知曉。”

這下虛影們暴動起來,怨氣呼嘯,似乎很不滿意。

陳浩笑了笑,二話不說轉身就走。

怨氣追擊過來,陳浩身上冒起雷光,噼啪一聲,怨氣瞬間泯滅大半,虛影們也都發出哀嚎之音。

眼看陳浩就要走出地宮,突然系統聲音響起:“叮咚:怨靈羣,二百三十七年冤魂,完成死願,獎勵兩年道行。”

陳浩腳步一頓,轉過身來,臉上已然是露出笑容。

這是白撿的道行任務啊,而且順手就能完成,算是這一波冒險後的獎勵吧。

毫不遲疑的破壞了白玉棺槨,陳浩把裏面那個穿金戴銀,珠光滿身的骷髏丟入了甕中。

下一刻,怨氣倒卷,甕中嗚嗚有聲,頃刻間,骷髏就泯滅消失,隱約,有哭聲響起。

就在這時,系統聲音響起。

叮咚:怨靈羣,二百三十七年冤魂,死願完成,兩年道行獎勵發放。

絕斬之帝 在一股法力涌入丹田的時候,眼前的甕中,虛影也在一道道的冒出來,散發白光。

它們似乎後悔了,不甘心,努力反抗,可惜任務成型,哪有後悔的道理,一個個的化作白光散去。

與此同時,袖裏乾坤空間中,正一腳踩住白霧,秀髮纏住小女孩脖子,不斷猛勒的白衣女子,突然發出慘叫,身上一道道怨氣溢出身體,揮發消散。

隨着怨氣的消退,白衣女子的形象也有了巨大的改變。

身上的陰氣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超然脫俗的氣息。

長髮散亂,也變成了秀髮纏繞,披在肩膀,樸素無華,氣質純粹。

宿管阿姨 原本陰冷惡毒的眼神,更是變得悠遠深邃,空靈絢爛。

慢慢的,慘叫聲消失,白衣女子沉默下來。

脫離了魔掌的小女孩和白霧再次抱作一團,蜷縮在角落裏。

這一刻,小女孩心中莫名的期待出去了,出去了還有可能是欺負別人,可是在這裏,只能被欺負,完全打不過啊! 看着瓷缸中的怨靈殘魂全部消失,雖然怨氣還很重,但是失去了本源,終究有一天會徹底被消弭。 億萬豪門的替身媳婦 屆時,這瓷缸也就沒有那麼大的危害了。

陳浩滿意一笑,轉身出了地宮,然後施法封禁了入口。

迴轉村裏,陳浩就發現黑貓已經回來,看到陳浩,黑貓喵嗚了幾聲。

公雞翻譯道:“浩哥,貓姐說,那隻老鼠已經死了,因爲它太狡詐,抓不住,只能殺。”

陳浩道:“死了就死了,原本看它啓靈,也算是異類不易,想給它一個機會,沒想到這傢伙兇性十足,被禁制控制都還敢害人,死不足惜。”

說着,陳浩誇獎了黑貓幾句。

黑貓開心的眯起貓眼,美滋滋。

之後,陳浩找了個空位坐下來,意念深入袖裏乾坤,感知被抓住的白衣女子。

這一感知,陳浩差點沒叫出來。

臥槽,這真的是白衣女子?

只見空間之中,除了躲在角落,瑟瑟發抖的小女孩和白霧,另外一個卻是一位鍾靈毓秀,氣質超俗,眼若繁星,姿態優雅的女性。

它一舉一動,無不賞心悅目。

這一會兒,這個女人雙手搭在一起,眺望什麼,十分專注,就好像它的眼神,穿透了袖裏乾坤,看到了外界一樣。

陳浩意念感知的時候,白衣女子似乎也發現了陳浩,轉過身來,注視向陳浩的意念。

陳浩一驚。

要知道被抓進袖裏乾坤空間中,除了王爺的那個化身,似乎小女孩它們都無法察覺自己的意念。

這個白衣女子難道是和王爺一樣的存在?可是這樣的它,怎麼會被一個普通的邪道修士抓住,還困在甕中,用凶地怨氣淬鍊成爲兇物呢?

意念與白衣女子對視,無聲的觀察。

良久,陳浩眉頭微蹙。

真是奇了怪了,這個女人變化之後,感覺和陰月山中的那位,越發的相似了,那是形體,姿態,氣質,都幾乎相同的感覺。

離婚後讀懂男人 陳浩可不是普通人,感覺細緻入微,絕對不會錯的。

但是這也很奇怪,陰月山中的那位,絕壁是大佬級,哪怕是自己進階了先天,遇到了也不敢放肆。

而這位,看起來很厲害,卻被人放進凶地淬鍊?二者的差別,貌似有點大呢!

心中琢磨着,又看着白衣女子純粹到毫無雜質的眼神,陳浩心中一動,意念覆蓋過去,和白衣女子接觸。

這一接觸,陳浩愣住。

白衣女子,居然毫無抗拒,意念更是純淨如水,沒有絲毫的雜念,面對陳浩的探知,發出了好奇的念頭,就好像一個剛出生的孩子一樣,對外界充滿着未知和新奇。

陳浩越發驚奇,全方位的和白衣女子接觸。

看起來像是魂靈之體,但是通體爲一種超越了普通靈體的真靈存在,就好像後天和先天的區別一般。

女子的意念純潔無暇,如同一個清澈的山溪,自己的意念感知,就好像溪水中的一條魚,雖然遊過,卻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

這種種體現,讓陳浩越發肯定,這女人和陰月山中的那位,絕壁有關係。

或許,有機會可以帶去看看,說不定就和那個讓陳浩至今都懵逼的系統任務有關係呢。

大佬激發的任務,那獎勵可都不一般。

正琢磨着呢,突然陳浩嚇了一跳。

因爲白衣女人那原本任由查探的意念,突然蔓延到了陳浩的意念之中。

這讓陳浩驚詫無比。

因爲白衣女人的反擊,並沒有讓陳浩生出驚懼慌亂之念,似乎白衣女人的意念蔓延,毫無惡意。

陳浩略一沉吟,默不作聲的任由白衣女人感知。

片刻後白衣女人突然開口了。

喵嗚……

陳浩:“……”

白衣女人和陳浩意念接觸,陳浩什麼想法,立馬被意念反饋。

白衣女人似乎覺得有趣,咧嘴一笑,又喵嗚了一聲,頓時讓陳浩意念微微活泛。

佳人一笑百媚生。

這白衣女人容顏絕美,氣質超俗,那嫣然一笑,說句能魅惑蒼生都不爲過。

陳浩心中驚歎。

這半輩子見過的女人,怕是沒有一個能比眼前的更美了,那種美,驚心動魄,無可形容。

正想着呢,白衣女人突然咯咯咯咯的叫了幾聲。

陳浩嘴角一抽。默然無語,這一會兒他哪裏還看不出來,這個女人,通過他的意念,感知到了黑貓和公雞的存在,然後模擬了二小的叫聲。

也就是說,這個女人,就是一張白紙,正在快速接納外物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