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12 日

三年後,我們將會面對一個無比恐怖的敵人,超越了不朽者的臻境,應該會是傳說中的,,天尊」葉揚低沉的道,

「天尊」兩個字,從葉揚的口中吐出,就像兩個巨錘,狠狠地砸在眾人心中,砸得眾人一陣天旋地轉,

天尊是不朽者之上的境界,天尊顧名思義,天道至尊,屹立於天道法則之上,

不朽者可以吸收天地之力為己用,而天尊不再是吸收,而是徹底地掌控天道之力,那樣的無人可以抵擋,

「其實管他什麼天尊地尊的,既然是我們的敵人,就把他幹掉就行了」葉揚微微一笑,

「孩子,天尊可沒想的那麼簡單,如果對方真的成就天尊,我們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大長老道,

「大爺爺,怕什麼,這不是還有我在嗎,那個神主就交給我了,不過其他的人,就要交給你們了」葉揚拍拍胸脯道,

聽到葉揚滿口答應下來,又想到葉揚的九玄之主,不禁微微放下心來,這樣應該還是有機會的,一切都看葉揚的了,

「放心吧,其他的小嘍啰,就交給我們好了」蒼古非常豪爽的道,

葉揚不禁笑道:「老濕,你太小看敵人了,你想想,光一個烏天和光啟,就能搞出一萬界王境魔獸,你可以想象一個下整個神族,會有多少戰力,

而且你不光要算神族,還要算冥族、魔族,大世來臨,不光是仙界的大世,也是九天的大世,他們準備了這麼久,他們會有多少戰力,老濕請你放開你的想象」

葉揚的話一下子,讓他們想起了那一萬多恐怖魔獸,光憑兩人得到一部分支持,就有這麼大的手筆,那麼他們的實力,真的難以想象了,

是今天百倍,千倍,亦或是萬倍,想想都讓人頭皮發麻,就連發過大話的蒼古,都不禁艱難的吞了一下口水,

「所以,現在我想請幾位族長前輩,統計一下各自家族弟子中,仙王巔峰境強者有多少人」葉揚問道,

夢煙界王、猿天界王、天昊界王、驚天界王還有羽族老祖,都微微一愣,不過還是將自己這邊的實際情況報了出來,

讓葉揚想不到的是,幾個族仙王境強者,加起來竟然有八十萬之眾,

葉揚不禁仰天大笑道:「那我們以後就有八十萬界王大軍了」

「葉揚你小子說什麼呢,什麼八十萬界王,」大長老聽得又驚又喜,抓著葉揚問道,


「大爺爺,你看這是什麼,」

葉揚大手一伸,忽然手中多出了一團能量,那團能量一處,眾位界王強者,都張大嘴巴,目光陷入獃滯,

「天地本源,」 葉揚大手一伸,忽然手中多出了一團能量,那團能量一處,眾位界王強者,都張大嘴巴,目光陷入獃滯,

「天地本源,」

即使是界王強者,見到天地本源,也被震的無以加復,天地本源乃是天地誕生出的最原始的精華,

縱觀整個世界,天地本源出現的次數,也就僅有的那麼幾次,它可以使仙王巔峰強者,立刻進入界王境,

「這一團天地本源,足夠七個人晉陞界王了」天羅界王道:「不過只有七個界王,貌似對大局影響不大」

葉揚微微一笑:「誰說我只有一團,」

「難道……」天羅震驚的看著葉揚,下面的話,都不敢說了,

「你有多少人,我就有多少份天地本源」葉揚極為自信的道,如今他體內的宇宙中,基本上有百分之一的星辰,都誕生出了本源,

即使是百分之一,那也有好幾百萬顆星辰啊,幾百萬份天地本源,有多少人不能用,

眾人用了很久的時間,才從震撼中緩和過來,葉揚的話,太令人震驚了,

「葉揚,你這樣傾力培養我們的族人,那仙族這邊怎麼辦,」夢煙界王問道,

夢煙界王的話,也問出了眾人心中的疑慮,不管怎麼說,葉揚是仙族人,這樣傾力培養別人,他以後改如何面對後人的評說,

更何況,他就不怕有一天幾大仙獸一族強大起來,將來吞併仙族嗎,

「你們都是有信仰的人,我相信你們,至於仙族,」葉揚搖了搖頭道:「在他們沒有找回信仰,不懂得敬畏和感恩的時候,我是不會去管他們的,任由他們自生自滅吧」

「葉先生,你這麼做是不是會有些欠妥,」洛冰凝此時輕咬了一下櫻唇,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

「呵呵,沒什麼欠妥的,仙界有好人有壞人,不過大多數人都變壞了,沒有了信仰,眼中只有yuwang和利益,這樣的人,比魔獸還要可怕,

我這麼做,也並不是放棄了所有人仙族人,在生死關頭,依舊能跟我們站在一起的人,我們會誓死守衛他們,

至於那些隔岸觀火,自私自利的傢伙們,就隨他們去吧」葉揚淡淡的道,

「可是你要如何分清,仙界里的好人壞人呢,」洛冰凝急忙問道,

「呵呵,疾風知勁草,烈火見真金,到時候自然而然就知道了,那個時候沙子和金子很容易分辨了」葉揚解釋道,

雖然還是有些不太懂,不過聽到葉揚的口氣,並不是放棄了所有仙族人,讓洛冰凝放心不少,她不忍心見整個仙族,都被神魔無情的屠戮,

「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猿天界王道,對於葉揚的極端信任,讓他們心中感到一陣溫暖,

雖然當年的合作,讓他們受過傷,不過從葉揚的身上,他們看到了仙族的未來,將是一片光明,只要有葉揚在,絕對不會發生之前那些不快,

「接下來,請幾位族長大人返回祖地,將所有仙王巔峰以上的弟子,秘密送到幻雨仙宮來,不能讓外界知曉」

葉揚告訴幾個族長,這也是為了迷惑敵人,因為仙族已經亂了,姦細和叛徒無處不在,這件事必須要秘密進行,

如今幻虛界王隕落,但是為了永遠記住這位值得尊敬的長者,葉揚決定將修行地,定在幻雨仙府,

另外這樣也等於告訴世人,葉揚繼承了幻虛界王的意志,會一直守護著仙界,讓仙界不至於大亂,震懾一些宵小之輩,不至於亂來,

因為一旦仙界大亂,一些私慾膨脹的傢伙就會變得瘋狂,什麼邪惡的事情,都有可能做得出來,


幾個界王強者相繼離去,葉揚告知奪魂劍聖,也就是絕無情的師父,還有天羅界王,只要是他們能夠絕對信任的弟子,同樣也帶過來,

葉揚話語中特意加了「絕對」,兩個活了無盡歲月的老頭子,自然明白葉揚的意思,

同時他們也明白葉揚的性格,葉揚是絕對不允許自己的身邊有叛徒出現的,他將身邊的每一個人,都當成自己的生死兄弟,

從葉揚願意用堂堂神子的命,去換一個修為只有仙君境的歐陽飛,就能看出葉揚是一個極為看重感情的人,

一眾界王全都回去之後,戰場也打掃完畢,道衍、絕無情等一眾年輕強者,也乾脆留了下來,

如今一場生死大戰下來,眾人已經成了生死兄弟,跟羅雪峰、孟飛、熊開山等人打成一片,除了夜雨寒依舊冷冰冰的外,其他人已經聚在一起,高聲論闊,尤其孟飛這傢伙口沫橫飛,就聽他一個人在那裡哇啦哇啦,

葉揚帶著月池和洛冰凝到來時候,孟飛趕忙閉上嘴巴,一臉恭恭敬敬地點頭哈腰道:「老大」

見剛才還氣勢滔天,如同大灰狼一般的孟飛,頃刻間想變成了哈巴狗一樣,讓眾人一陣大笑,

「得啦,趕緊收拾收拾,返回幻雨仙宮」葉揚沒好氣的道,吩咐大家準備走了,

如今一場大戰下來,天神山已經被夷為平地,原來投靠了烏天的仙族界王們,死的死逃的逃,早就沒有了蹤影,

「道衍兄,一起來吧」葉揚走到道衍身前,重重地拍了一記道衍的肩膀道,

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道衍心中感嘆,他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有同輩的人,敢拍他的肩膀,

可是葉揚拍了他的肩膀,非但沒有讓他不高興,反而隱隱感到自豪,笑道:「我曾說過,我欠你一條命」

葉揚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道:「我葉揚身邊,只有兄弟,兄弟間肝膽相照,說這些,有些傷感情了」

「道衍兄,你還不了解我老大,不過沒關係,想要了解我老大,我孟飛這裡有第一手資料」

孟飛勾著道衍的肩膀,神神秘秘的道「我老大的泡妞秘籍,我已經總結到了第四部了,以後有機會,免費分享給你」

說完,孟飛還向道衍擠眉弄眼,露出一個男人都懂的笑容,說不出的猥瑣,

「砰」


孟飛剛剛說完,屁股上就挨了一腳,整個人被踢飛,不過這次不是葉揚踢的,一個女子的怒聲傳來:「你個下流胚子,不許教我夫君學壞」

只見馨然一臉怒容的看著孟飛,顯然那一腳是馨然踢得,孟飛這時才著地,

孟飛揉了揉屁股,一臉幽怨的看著道衍道:「道兄,你這不是害人嘛,你有老婆,也不早吭聲」

道衍有些尷尬,剛要道歉,卻被馨然一把拉住,氣哼哼的道:「有什麼好道歉的,這個傢伙就是要勾引你學壞,難道你想做一個花心大蘿蔔嗎,」

馨然一句話說完,就覺得氣氛有些不對了,天衛們都一臉的怪異,眼睛偷偷的向葉揚的那邊瞄去,

葉揚的臉立刻就黑了,怎麼又是躺著也中槍,老把我帶上幹什麼啊,我招誰惹誰了,

「葉揚,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說你的」馨然也一下子覺得說錯話了,如果論花心大蘿蔔,等於當著光頭的面罵禿驢了,太明顯了,趕忙道歉,

葉揚有些哭笑不得,這樣的事只能自認倒霉,剛要說話,楚嫣然緩緩走了過來,笑道:「沒錯,葉揚就是一個花心大蘿蔔,不過也多虧了他花心,才讓我們情有所系,

如果他真的專一了,我們眾姐妹,只能獨守空山,望穿秋水,鬱鬱而終了」

眾女一聽楚嫣然的話,嘴角都浮現出了一抹笑容,她們有時也曾經偷偷想過,獨自一人擁有葉揚該多好,

可是自己幸福了,身邊的眾位姐妹就真的要像楚嫣然說的那樣,黯然凋零鬱鬱而終,那又是何等的殘忍,

楚嫣然的話,讓葉揚感動的熱淚盈眶,好人啊,還是嫣然最好,不不不,所有人都好,只不過嫣然更好一些,

「嫣然……我……」葉揚拉著楚嫣然的手,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如果不是人太多,他會瘋狂親吻這個可人兒,

「葉郎,什麼都不用說,我們都懂,不過你也確實需要收斂一下了,因為……在這樣的下去,以後咱們的家,就沒有落腳的地方了……」楚嫣然美目之中閃過一絲狡黠,

葉揚老半天沒反應過來,等明白楚嫣然話中的意思以後,不禁額頭上滑落了一滴汗珠:「嫣然,你調皮了……」

「哈哈」

看到葉揚那尷尬的表情,眾人一陣哈哈大笑,道衍、絕無情、猿天、風平等、馨然、殷有容等人,受到感染,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不過笑過之後,他們都感受到葉揚他們一群人中,那種流淌的親情,那種無拘無束的情感,這是他們從來不敢想象的,

在陰險詭詐的仙界中,那樣的情感是最為危險的,可是葉揚他們這麼一大群人,每一個人的情感都是那麼的真摯,那是一種可以將自己性命,完全交託給對方的一種信任,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讓幾人心中生出無比的感動,人類都是同居動物,就算是再強的人,心中也期望的有著一群可以信賴的夥伴,

不過在仙界,那是無法奢望的奢侈品,今天他們終於體會到了這種感覺,感動的讓人想哭,

大笑而過後,妖月給孟飛打了眼色,孟飛立刻明白過來,大喊要回去喝慶功酒,帶著眾人浩浩蕩蕩地離開了,

妖月拉著月池眾女,也跟著眾人離去,轉眼間人全部走光,只留下了兩個身影,深情對視著, 四目相對,久久無法分開,天地寂靜,彷彿時間一瞬間定格,整個世界只有對方的心跳聲在持續,

「嫣然」

「葉郎」

一聲輕輕的呢喃,兩人緊緊地抱在了一起,火熱的嘴唇貼在了一起,以這樣的方式,傾訴著彼此的思念,

不知不覺間,淚水打濕~了兩人面頰,過往的一幕幕、一滴滴都浮現在二人的腦海之中,那是來自靈魂深處的回憶,

「嫣然,我終於找到你了」不知過了多久,兩人輕輕分開,葉揚看著眼前的楚嫣然,有些苦澀的道,

楚嫣然輕輕伸出玉手,將葉揚眼角的淚痕輕輕拭去,美~目之中閃過一絲母性的光輝,

「都這麼大人了,還跟小孩子一樣愛哭,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沒長大」楚嫣然有些嗔怪的道,不過俏~臉之上,卻全是欣喜之色,

這麼多年過去了,葉揚對她心沒有一點變化,那熟悉的舉動,熟悉的眼神,讓她心中充滿了溫馨,

「葉郎,對不起,你受苦了」楚嫣然輕輕撫摸著葉揚的頭髮,髮絲如雪,不禁美~目之中浮現一抹心痛,

「除了特別想你,其他都還好」葉揚笑道,這些年除了那刻苦銘心的思念外,別的東西,都沒被他放在心上,

再強大的敵人他不怕,再危險的困境他也能克服,面對多舛的命運,他從未屈服過,

可是他有過一段非常痛苦的時期,沒有楚嫣然的日子,他總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完整的人,緊緊地抱著楚嫣然,生怕她飛了一般,

楚嫣然輕輕的擁抱著葉揚,將玉首靠在葉揚的懷中,感受著葉揚那特有的男人氣息,那寬闊的胸膛,給她無比安全的感覺,

「雖然命運有些坎坷,不過我還是要感謝老天,讓我遇到了你,現在的我,才體會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輕輕地撫摸著葉揚的胸膛,楚嫣然精巧的嘴角,浮現一抹笑容,

聞著楚嫣然的發香,在楚嫣然的額頭上輕輕一吻,笑道:「我可不感謝這個老天,我總感覺我被它給坑了,不過有像嫣然你這麼好的女人,我寧願多被坑坑」

「討厭,我們這麼多姐妹守著你,你還不知足,」楚嫣然輕輕打了葉揚一擊,佯怒道,

「嘿嘿,如果是魅力強是一種罪,我的罪已經罄竹難書了,這是一件多麼無奈的事啊,所以,為了咱們都好,嫣然你要寸步不離的監督我才行」葉揚雙手箍著楚嫣然的纖腰,擠眉弄眼的笑道,

「發現你修為變強了,臉皮也跟著變厚了,居然開始自戀起來了」楚嫣然玉手輕掩櫻~唇,吃吃笑道,

葉揚嘿嘿一笑,也不說話,不知道為什麼,跟楚嫣然在一起,他就會有一種非常安靜祥和的感覺,

楚嫣然就像是一個知心姐姐,什麼都不需要說,就可以讓彼此相通,那是一種精神上的共鳴,

笑過之後,楚嫣然輕輕地撫摸著葉揚的臉頰,深情的道:「葉郎,在嫣然心中,你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英雄,九天之內,無人可以蓋住你的光輝,

可是最吸引我的,並不是那個無敵的光環,而是你對情感的執著,也只有你這樣的人,才值得眾姐妹托福終生,

雖然你有些壞,有些花心,可是我們都知道,你對每一個姐妹都是真心的,

你願意為每一個姐妹犧牲自己的一切,女人都是妒忌心很強的,尤其是越漂亮與強大的女人,沒人願意跟別人去分享自己的愛,

整個天地間,只有葉郎你,可以令這些絕世嬌嬈們,放棄心中的妒怨,圍繞在你的身邊,」

「嫣然……我……」葉揚心中感動,剛要說話,卻被楚嫣然的玉手輕輕掩住,

「你知道嗎,雨晴、妖月她們為了你,承受了太多的委屈,當年天地大劫過後,你生死不明,

雨晴她們,感覺整個天都要塌下來了,你不是女人,你不了解,她們承受的痛苦和絕望,比當初我消失時,你心中的痛苦,更加強大千百倍,

在那段暗無天日的日子了,看不到希望,聽不到你的音訊,她們只能相互打氣,相互勉勵,聊著你的話題,是她們活著的唯一希望和慰藉,」

不知不覺間,楚嫣然俏~臉之上布滿了淚痕,繼續道:「我忽然覺得好幸福,我有著這麼一群痴情的姐妹,

在我無助的時候,她們都發自內心的去關心我,我第一次體會到,這種溫情的感覺,我好開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