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 日

七音選擇了開團,帶著眾人在中路往前沖。

娶法師親輔助:「這局還真挺難玩的,不過隊友會玩,你們幸好會,要不然我都得鬱悶死。」

要親親:「還好,雖然大家都是星耀,但有些王者的技術,流啤!」

影流之主:「小心點,別分心。」

七音打了個哈欠,熟練的把大放在了對方的水晶下。

「逆流而上吧!」

對方都在等著我方英雄出現,而我方英雄並沒有選擇直接來到敵方陣營,而是悄咪咪的從外面一步一步跑了過來,打了眾人個措手不及。

加上大喬的三技能減速加沉默,導致他們很多技能沒有及時發出,失去了先機,這也導致我方英雄贏的很開心。

「下盤一起嗎?主播,帶我!帶我!」

「嗯。為了追求公平性,大家還是點擊鏈接,誰先上線我就跟誰玩,反正名額就四個。」七音並沒有答應,而且殘忍的拒絕了。

而這時,七音的室友回來了。

「沐雲?你下午沒有去上課嗎?」原主的小姐妹輕聲問道,

直播間並沒有關閉,雖然聲音小,但大家也聽見了。

「主播還在上課?」

「溜溜溜!逃課啊!跟我一樣,厲害!」

「主播下盤玩魯班怎麼樣?」

「想看主播玩瑤!」

「主播是在寢室嗎?」

七音摸了摸臉,帶著嬰兒肥的臉肉嘟嘟的,「下午沒什麼課,我就沒去。」

「也是,音樂課什麼的,不去也罷。不過音樂老師點名了,我幫你應了一聲。」小姐妹不經意的說。

「謝了,姐妹!」七音迅速答謝。

上學?聽課?做夢呢,她像是那種聽課的學生嗎?再說了,剩餘的時間是用來享受的!

「主播在寢室嗎?想看主播!」

「主播露臉看看唄!」

「強烈要求轉了露臉,希望不是下一個喬碧蘿殿下!」

「樓上你幹嘛拿奶奶說事?奶奶那麼大年紀來網上裝年輕欺騙網友怎麼了?你們可千萬別放在心上啊!」

「卧槽樓上高級黑!」。

「露臉? 英雄聯盟至高王座 露臉是不可能的,這輩子是不可能露臉的。」七音說,「丑是不會丑,但是好看的話,也不會好看給你們看的啦!」 因為室友陸續回來,七音為放不開在宿舍里交流遊戲內的情況,所以打了兩盤就沒打下去了。

「今天就到這裡了,我下了。」

在一聲聲「主播再見」中,七音下線了。

她現在有了自己的賬號,也積累了一定的人氣,現在就等著公司找上門來。

正常來講,七音完全可以簽約他們戰隊簽約的公司,這並不衝突。但那樣的話,未免顯得自己太想單幹了,也就放棄了。

到時候別人估計得說,某某主播在簽約戰隊的同時還簽約了公司,這是早就為之後的解散做準備嗎?

時間也才五點,七音打算出去吃東西。

路上碰上女主了,還有男主。

「林江同學,明明是他們的錯,你為什麼就是不肯承認呢!害得我被老師罵!」李可心很是委屈的看著林江,明明她是向著他的啊!

林江心裡覺得很煩,尤其是這個女生,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莫名其妙的管他任何的事。

「我不需要別人的幫助,我也已經明確表達了,我並不需要你,還請你不要跟著我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我真受不起!」

那些人欺負他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李可心可以保住他一時,可以保住一世嗎?

為了逞一時之快,而讓自己後面的時間都陷入危險中的話,那也太蠢了吧!

「為什麼?林江同學,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李可心不懂,明明她是想幫忙的,為什麼這個男生就不接受呢?

七音看著直想笑,最後一個沒憋住,笑出了聲。

「噗!」

兩人齊齊轉過頭來,看向她。

李可心惱羞成怒,「怎麼是你?看夠了沒有?還看!你笑什麼笑?別笑了!」

七音捂著嘴笑,嘴又開始犯賤了,「我在想你們兩個還挺幼稚的,都還沒幼兒園畢業吧!一個廢物的到了大學還在被欺負,一個愚蠢的到了大學還不知道什麼了叫做人情世故。」

還真是天生一對啊!

「你說誰愚蠢!」李可心聽懂了一點,下意識的就覺得那個愚蠢說的就是自己。

然而,這直覺並沒有錯!

七音像個教師一般負手走在眾人面前,「嘖嘖嘖!完全不像個大學生,像是剛剛高中畢業上來的!」

林江臉色有點紅,他很清楚李可心這個人的單純。

李可心這個人吧,其實不是真的蠢,就是太單純。不懂得人情世故,也不知道生活中該如何跟一個人相處。

久而久之,她按著自己的方法活著,在他人眼裡也就成了個「傻子」,他人就是七音咯!

好歹是個女主角,在劇情里,有很多男男生為此折腰。

「這位同學,請你不要永遠語言辱罵。大家共退一步不行嗎?」李可心試圖挽回操作,讓自己成為弱勢的一方。

但是七音也不是害的,「語言辱罵?我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髒話吧!我為什麼要退一步?我做錯了什麼?」

李可心直接被梗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林江看了一眼七音的背影,然後緩緩離去。 唐術刑慢慢走到那孩子跟前,伸出手去:“別怕,叔叔不是壞人,叔叔只是路過這裏的,希望你能幫助叔叔,好嗎?外面有……有壞人在追叔叔。”

那孩子見唐術刑說着和他一樣的語言,隨後點頭,點頭的時候突然間咳嗽了出來,這一咳嗽,吐出了一大口血。

“那爺!”唐術刑招呼那錦承上前去,這裏只有那錦承懂醫術。

那錦承上前,也不管孩子如何掙扎,上上下下檢查了一番,隨後又檢查着孩子的口腔,仔細詢問了一陣,扭頭對唐術刑低聲說:“看他的症狀和他的解釋,好像是食道癌。”

“什麼?”唐術刑很驚訝,“他只是個孩子呀。”

那錦承搖頭:“癌症可不分孩子還是大人的。”

那孩子靠在角落中,聽完那錦承的話道:“叔叔說得對,是食道癌,醫生也是這麼說的,說我活不了多久了,媽媽也想治好我,可是我們沒錢了,我們什麼都沒有了,連吃的都沒有了,媽媽餓壞了,她說要睡了,讓我守着她,我知道她睡醒了,就會起來出去工作,帶吃的回來的……”

孩子眼睛含着淚花,他很清楚自己的母親是死了,卻一直這樣欺騙自己,告訴自己母親還活着,只是太餓了,所以睡過去了,實際上他母親是活活餓死的。

唐術刑站在那,看着那具屍體,那個得食道癌的孩子,還有那隻毛絨絨的小貓,腦子中突然間涌出了很多事情——癌,對於他們屍化者來說,是必須存在的東西。而對普通人來說,這東西卻是致命的,只要患上。想要痊癒的機會幾乎極小,而這些號稱正義。要爲人類而戰的全球抵抗軍,在來到這個城市的時候,就像是癌症一樣,讓這個城市中的所有人都生不如死,沒有工作,沒有吃的,甚至還爲了自己軍隊的壯大而徵收平民賴以生存的所有。

“他媽的——”唐術刑低頭說了這樣三個字,轉身去看向封死的窗口。如今他的雙眼就像這個窗戶一樣,被封死了,什麼都看不到,看不到希望,什麼都看不到。

他一直在尋找希望,尋求解決的辦法,但每次得出的結果都讓自己如此的絕望。多年前,他認爲尚都是毀滅這個世界的真兇,阻止尚都阻止萊因哈特希就可以制止一切,後來才發現就算沒有尚都。惡劣的環境也會殺死所有的人類。到後來,知道遠古人類的真相之後,他又一次陷入了迷惑之中。發現好像自己面對的問題都是無解的,自己能理解,但是其他人呢?

抵抗軍也好,尚都也好,好像所有人的目的都是爲了生存,但生存的最終意義又變成了兩個字——殘忍。

私心,人的私心是最可怕、最致命的癌症!唐術刑想到這突然間渾身一背的冷汗,因爲在那一瞬間,他突然間有些理解萊因哈特希了。有些理解古丹了,因爲早年的古丹就是這麼認爲的。所以他希望毀滅人類,而萊因哈特希希望用自己來替代人類。消滅人類的私心。

但是那可能嗎?

無解,這個提問依然是無解。

“動靜大起來了,機器行屍估計要搜過來了,我們應該走了。”白戰秋說着進了屋,看到眼前的場景後,也是愣了下,隨後什麼都沒有說,轉身又出去了。

“帶上孩子,我們走。”那錦承要去抱孩子。

“別……”唐術刑蹲下來,摸着那孩子的頭說,“你得問問他願不願意走。”

“什麼?”那錦承覺得此時的唐術刑很奇怪。

唐術刑卻看着孩子認真地問:“孩子,你願意跟我們走嗎?”

“不,我要和媽媽在一起。”孩子堅定地搖頭。

“外面有怪物,機器怪物,這種怪物很可怕,它們會殺掉你,把你撕成碎片。”唐術刑冷靜地說。

那錦承看着唐術刑道:“他只是個孩子,你跟他說這些幹什麼? 九街 帶他走就行了。”

“在孩子的眼中,父母就是世界,他只有十歲,他什麼也不懂,沒有他媽,他什麼都沒有了。”唐術刑低聲道,“所以,他不會走。”

孩子只是搖頭,什麼都沒有說,那錦承也清楚,以他們現有的條件,還有那孩子吐血的程度,他也活不了多久,也許一星期,也許再長一點,總之他活不了太長的時間。

唐術刑抱着孩子說:“你真的不要跟我們走嗎?”

“叔叔,我很怕。”孩子終於哭了出來,“但是我媽媽還沒有醒,我不想走啊。”

孩子哭着嘴角還淌出鮮血來,那錦承扭頭看向一側,他不想看到這個畫面。

此時的唐術刑則盯着那孩子,一直看着,目光沒有移開一秒。

“我知道你很怕,但是不管什麼時候都要相信自己,讓自己活下去,明白嗎?哪怕是多一秒,多一秒也好!”唐術刑抱着孩子低聲道。

孩子不語,只是哭,但雙眼卻看向在一旁躺着,身體都已經變色的母親。

許久,白戰秋又走進來,用眼神示意他們,不能再呆下去了,必須走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跟我們走吧!”唐術刑再一次勸說,那孩子卻推開唐術刑,搖着頭退到自己母親的旁邊,然後像那隻小貓一樣蜷縮在那裏,不再擡頭。

“走吧。”唐術刑起身,“這是他自己的選擇,尊重他的選擇。”

那錦承沒有再堅持,起身來走到後門的位置,將堵在那裏的冰箱挪開,他看到冰箱上面還有血跡,地上也有,他完全可以想象得出,這孩子的母親在死前,用自己最後的力氣挪動冰箱堵住後門,卻再也沒有力氣去封住前門。

而那孩子,也吐着血幫自己的母親挪動着冰箱,雖然他的力氣很小。

“走吧。”唐術刑輕鬆將冰箱挪開,與白戰秋、那錦承走到後門的時候。卻看到那孩子抱着小貓站在臥室的門口看着他們揮手。

“叔叔,再見,謝謝。”孩子露出了個微笑。

“再見。”唐術刑也勉強擠出個微笑。隨後扭頭就走,那錦承緊隨其後想馬上逃離這裏。白戰秋則站在那裏看着那孩子。

“叔叔,怎麼了?”那孩子奇怪地看着白戰秋。

“你叫什麼?”白戰秋問。

孩子卻只是笑,什麼都沒說,關上了臥室的門……

那一刻,白戰秋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撕扯自己的心。

……

前進,繼續前進,再前進,前進的路上唐術刑總試圖再找到一兩個活着的人。帶着他們離開,可惜的是他沒有找到,見到的全都是殘缺不全的屍體,沒有看到任何一個活着的人。

那錦承也在找,白戰秋也在看,三人試圖用這種方式來彌補心中的悔意,也許他們真的應該帶走那個孩子的,可是能帶走嗎?那孩子不會走的。

或許吧。

城市中的槍聲不再密集,變得零散起來,聽得出來。機器行屍已經殺光了大部分盤踞在這個城市中的軍隊,而槍聲幾乎都集中在中心區域,那座五星級酒店之中。

唐術刑爬到一座較高的樓頂。用望遠鏡看着那座酒店,指着那裏道:“那裏還有活人,我們應該去那裏,救一個是一個。”

“好。”那錦承沒說話,只是簡單應道,白戰秋也只是點點頭。

夜色中,三人朝着五星級酒店出發,與此同時,奎恩也帶着自己的小隊到了五星級酒店的外圍。聯絡上對方之後,通過下水道進入了酒店的地庫之中。並且在地庫中見到了無比謹慎的血鯊代表。

見面那一刻,奎恩第一件事就問對方:“既然有下水道可以出入。你們爲什麼不走?”

血鯊代表笑了,苦笑:“你開什麼玩笑?就算我們衝出去,我們能走多遠?我們這麼多人,一旦出去就會吸引所有怪物的注意力,瞬間就會被圍死。”

奎恩搖頭:“所以你們就選擇坐以待斃?”

血鯊代表臉色一沉,看着散坐在地庫中休息的那幾十號老弱殘兵:“所以,你才騙我說,你手下有一千來號人?”

“那只是給你們假希望,讓你們不要放棄。”奎恩說着,看着地庫中停放着的車輛道,“還有,我打算借你們的車用一用,我們現在的目標應該是去碼頭,而不是留在這裏等死。”

“你喝多了吧?”血鯊代表道,“碼頭?那裏的怪物應該更多,我們現在應該做的就是等待白天,聽說白天機器行屍不會露面,到時候再說吧,怎麼樣?”

“這樣也行。”奎恩點頭,他也聽說過白天機器行屍不會出現。

“不過這裏我說了算,你要遵守我的規矩,明白嗎?”血鯊代表沉聲道,“你們的活動範圍只是在地庫,如果要去其他的地方,必須經過我的允許,還有,我們的食物有限,地庫有自來水管,你們要喝水自便,但要吃的東西,抱歉,我們沒有多餘的。”

血鯊說完要走,魯本生氣地起身道:“你這算什麼?”

“算什麼?”血鯊代表冷笑道,“算是對你們給了我假希望的褒獎吧。”

說着,血鯊代表帶着人離開,隨後地庫的門被封死了,外面還傳來他們堆積東西的聲音,看樣子不僅他們鎖了門,還將外面堆滿了雜物,防止奎恩小隊上去。

“媽的!這個雜碎!”魯本一腳踹在門上。

奎恩搖頭道:“沒關係,這就是人性,你應該清楚纔對,人都是這樣的,多年前你就應該明白。”

魯本一屁股坐下來:“但你不一樣,你在救人。”

“你錯了,我以前比他還惡劣,但後來我遇到那個人。”奎恩靠着其中一輛汽車坐下,“我在想,如果那個人現在也在這裏,或許就能帶着我們離開,他就像是救世主一樣……” 七音解決完吃飯的事就回了寢室,她其實是想出去租個房子,然後直播開的更大一些,不至於在寢室束手束腳的。

但是因為資金不夠,所以這件事也只是想想而已。

「來來來,李沐雲同學,上線上線!」

晚上八點的時候,他們各自忙完了自己的事後,紛紛邀請著對方上線。

七音想著反正也沒什麼事,也就登錄了遊戲。

「如果葉非往這條路上越走越遠,算不算誤入歧途?」

遊戲登錄到一半,七音突然想到。

【不算,其實電競職業玩家也算是一種職業,而且這是為自己爭奪榮譽的一種職業。像他之前跟個混混一樣,欺負男主之類的時,那才叫做真正的誤入歧途。】

「哦!」七音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所以其實帶著他在這條路上狂奔不就行了?

不過劇情有介紹一個月後,葉非會遭遇一群黑道的人,他們帶著他真正的走向了歧途。

前面也說了,葉非的母親是死於非命,葉非對於母親的死耿耿於懷,誓要將兇手抓住。

但是警察遲遲沒有抓到兇手,也不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嫌疑人,於是葉非放棄了,打算以後自己來查。

黑道的人有自己的人脈,也有自己的信息網,對比於規規矩矩的警察局,黑道簡直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為了查清楚自己母親的死因,葉非從此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所以劇情里,葉非並沒有成立ZS戰隊,也沒有實現自己成為電競職業玩家的夢想。

回過神來后,一通預選,最後就給自己的位置只剩輔助了。

只是平常的上分而已,所以對於選擇的角色,並沒有太大的要求。

其實如果真正要打的話,還是得讓人專攻一項角色。比如單倫比較擅長上單,其他英雄雖然會玩,但總歸沒有上單熟練一點,所以只用專攻上單就好。

其實每條路都有自己的節奏,也有自己的使命,習慣了之後,再去另一條路的話,容易被習慣帶過去。

七音最後選擇了鯤,混分大師。

開局就反野,對方顯然也有防備,所以開局就打了起來。但是因為兩方技術尚可,所以雙方並沒有死人,我方得到對方的三條野豬就是。

「夢裡花落知多少!」

莊周的語音包聽起來很舒暢,連帶著心情也變好了不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